《香港人是被迫善忘》
香港人是被迫善忘

  有人說「香港人是善忘的」,對於麥當勞死不悔改,屢次用福喜食品,港人隔陣子就會停止杯葛,繼續享受豐富的早餐全餐;對於港鐵疏忽輾死了唐狗,港人隔陣子就會重投車廂懷抱,連牠叫什麼名字也忘了;對於一些公然犯法、私相授受的賣港狗官,港人在網絡上罵了他、改圖恥笑,發洩過後便很快置之不理。

  有時候,香港人並不是善忘,而是明知記住了也改變不了什麼現狀,才會選擇去忘記。有人會站在道德高地罵「善忘」的港人-為什麼不光顧茶餐廳,要光顧壟斷式連鎖食店?為什麼不多走幾步路乘巴士或小巴,硬要讓不斷加價卻經常發生故障的港鐵賺你錢?為何還要留在反佔中的中資企業工作?會輕鬆地說出這些話的人,大概是一些衣食無憂的中產,或是還是用父母的血汗錢吃喝玩樂的臭屁孩。

  你可以每天花多幾塊錢去吃茶餐廳,但你的父母就會埋怨你不節省下來給家用,你的伴侶就會怪責你不必要的「奢侈」習慣延長上樓時間、減少去旅行的次數;你可以提早起床,多走十數分鐘到巴士站,方發現有著相同想法的港人已排成一條長龍,等了三、四班車,才好不容易塞上去,遲到了,死板的華人上司卻不會接受你為了維護社會公義的荒誕理由,仍然扣鐘、扣錢。

  對於這些厚顏無恥的狗官,痛罵不能令他們知恥,法律不能令他們受制裁,唯一的方法可能就是仿傚伊斯蘭極端份子,把他們揪出來,對著鏡頭宣讀其罪狀,然後逐一斬首示眾,以達殺雞警猴之效。但是,沒人會這樣做,沒人有膽色和力量去這樣做,因為每個香港人也有包袱,也不願為了正義而冒上坐牢的風險。

  對,我們知道有很多事情可以做的,但一想到做完這些義舉後,你就要付出相應的代價,自然會「縮沙」。你想做愛港烈士,但身邊的人、身邊的環境卻不容許你去做,明哲保身的態度化成冷水潑熄了你心中的那團火。久而久之,我們變得麻木、變得無情、變得畏首畏尾,心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

  有時候,香港人並不是善忘,而是被迫善忘,這不是對港人的冷笑譏諷,也不是擺出看透世事的姿態,而是替港人深深感到無奈。

Facebook文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