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被人欺負得太久了》
香港人被人欺負得太久了

  近日發生了一單中五生用剪刀插傷同學的新聞,成為網民一時熱話,網民回應幾乎是一面倒認為傷者撩人者賤、報復者情有可原。校園欺凌事件一向是香港的潛在問題,我讀小六時也經常遭到兩名同班同學虐打,而網上討論區亦不乏被欺負者訴苦求助的貼子,曾向老師反映過,但最後也不了了之,被觸怒的欺凌者變本加厲。感同身受的網民自然會偏向同情飽受欺凌的中五生,即使認為傷人行為過激,也會將報復視為唯一的自救方法。

  我並不是鼓吹一定要怨怨相報,但當對方去到冥頑不靈,道德感召和法律制度也無法喝止的地步,就只有以暴易暴一途。儘管弄得兩敗俱傷,也要停止單方面的肆虐。而旁觀者亦不能只以單一件事分析誰是誰非,而是應該追溯源頭。究竟是誰最先挑釁對方?反抗者為何會累積仇怨?互相視敵的起因是立場上的爭拗和批判,還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利益和優越感而嘲笑和惡意攻擊對方?簡單來說,無論是單對單的私怨,還是階級之間的鬥爭,對付缺德無恥的起作俑者,任何形式的反撲也會取得社會的認受。

  而這單新聞之所以惹起廣大市民爭議,亦是歸究於自雨傘革命期間,市民深深體會到香港社會的黑暗面。道德感召無法推翻政府的暴政、無法軟化黑警的暴虐、也無法呼籲政治冷感的中間派支持;法律制度無法保障抗爭者的安全,反而成為了藍絲暴徒的擋箭牌,甚至是近日市民自發到上水阻止水貨客肆虐,反而被港鐵職員和警方指責是滋事份子,顛倒是非黑白。

  懦弱、恐懼、無知、私心,這都是人性的弱點,亦是大部份香港人的通病,要他們一剎間克服心理障礙,眾志成城勇武起來確是不容易的事。但是,我們仍可以看到勇武抗爭的成效,那怕只是一點一滴,也能把力量聚沙成塔;那怕聲音是如此微弱,也許透過不斷的號召、不斷的行動,向世上彰顯這個千瘡百孔的社會面貌。

  九七回歸之前的數十年,是香港經濟起飛、制度成熟的安穩時期,香港人在法治的保障下安心生活,卻間接令一部份年齡層的香港人欠缺了危機感,也喪失了維護自身文化和利益的魄力。到了官商勾結的情況日益嚴重,香港人已被馴服為任憑權貴魚肉、潛言默化跟隨其所訂下的規則的奴隸。面對欺凌者的壓迫,有些人並不是想盡辦法去頑抗、撥亂反正,而是選擇加入欺凌者的一方,一同剝削仍然存有良知的人。

  以小見大,校園欺凌反映出部份香港人趨炎附勢、不求公義的醜態,當然你可以以「年少無知」開脫。但涉案中五生的報復舉動可作為香港人覺醒的借鑑,行動是否恰當是主觀的,但以武抗暴的態度是絕對正確的,也是目前香港人最缺乏的東西,即是「畀人恰到上心口仲唔識還拖」。我希望下次面對敵人時,每個人的膽色和正義感也可以有所昇華,盡自己所能捍衛香港、捍衛家園。

P.S.圖片由Google搜索而得,如觸犯原創者,敬請見諒。

Facebook文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