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也要吃飯》
藝術家也要吃飯

  近日,我在網上見到一些爭拗,見到一些網絡紅人被人指責牟利手法不當,有欺騙受眾或是借二次創作獲利之嫌。我不會去評論他們的手法是否恰當、是否真的如反對者所說已經「變質」了,畢竟每個人對商業化的定義和接納程度也不同。撇除個人喜惡,我只會考究他們有沒有損害其他人利益,或是明顯鼓吹不良風氣。

  然而,在這個百花齊放的網絡世界上,我總是看到當中有不少反對者純粹是毫無理據地「逢紅必踩」,他們會覺得無論是做任何類型的創作,也必須是義務性,假如你賣廣告或是向受眾收取一分一毫,就是罪大惡極、辜負粉絲,敗壞了整個網絡的風氣。為了避免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很多人選擇即使收了錢賣廣告也不敢明言;很多人不敢一開始就坦言自己寫的故事將作出版用途,怕受眾先入為主厭惡而影響人氣。

  在香港做創作人是很慘的,市場遠比其他地方小之餘,亦難以抗衡其他娛樂的競爭,受眾數目極不穩定。我記得以前訪問過我的啟蒙偶像-天航,他在博益倒閉至他開出版社自立門戶之前,是倚靠在街頭賣東西維持生計和儲蓄資金;黃洋達亦曾在一個講座中,以作家的身份再三強調稿費的重要性;到了今時今日,已往很多成了名的作家也因為讀者的流失,出版量相繼減少,或是淪落到要替產品賣廣告賺取外快作為一點幫補。香港幾乎每樣事物也跟商業掛勾,藝術也不例外,隨著出版業的衰退,在商業化與自主性之間顛簸著、身心飽受煎熬的人何其之多,而我亦親眼見證著很多人因為受不了而放棄夢想。

  我們經常埋怨政府不把資源投放在創意產業,這一點我也是認同的,但最重要的是受眾對藝術的態度需要改變,應該多一點欣賞,少一份挑剔,不要滿以為創作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你當然可以因喜歡一個人而追捧他,也可以因討厭一個人而聲討或諷刺他的問題。但如果當初你有份吹捧他上位,請不要譴責他以此作謀生方法,因為藝術家也要吃飯的,名氣和成就也只能充當精神食糧。而更重要的原因是,收入是一個衡量一部作品具備多少價值的指標,這都是網絡上的虛擬數據無法媲美的,我們不是倚賴微薄的版稅發大財,只不過是貪圖一點虛名而已。

Facebook文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