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大媽的自白信》
給大媽的自白信

親愛的大媽:

  很見沒見了。聽說妳上星期到台灣旅行時被誤會是小偷,被群眾痛毆了一頓,身子康復了嗎?尤記得我以前跟你出國旅行,妳每次總是把酒店的廁紙牙膏盡掃而空,到餐廳用飯也不忘多討幾包白糖,行李箱總是放滿了免費的戰利品。也許妳貪心不足的形象太深入民心才會惹人懷疑,所以妳也別怪那些先入為主的野蠻人了。而且憋住一肚子氣對自己有害無益,倒不如以後也不去這些不文明國度消費,讓當地人承受旅遊業蕭條的惡果,不就是最佳的報復方法嗎?剩下的錢還可以購買國貨彰顯愛國之心。

  我獨自搬了出去住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發現生活沒有妳所說般那麼艱難、很快會完蛋的,沒有妳的照顧我還是生龍活虎。我改為訂購蒸餾水作日常飲用,價錢不但比以前燒自來水便宜多了,還沒有如糞便般的異味,身子健康了不少。另外,替我居所供電的公司很公道,價錢便宜且不會隨便加價,但最重要的是老闆對每個顧客都待之以誠,不像以前的那老闆擺出「我對你有恩」的嘴臉,要我介紹給妳嗎?

  其實我有一件事一直藏在心底裡。不知妳可曾記得,我十八歲生日那天,有一位李叔叔來拜訪我們,他借跟我拍照為藉口,猥褻地掐了我的屁股一下。事後我向妳申訴,反而被妳狠狠摑了一巴,說「過門都係客」,勿讓他不高興,還扣了我二百元以作懲戒,辯稱這是為了我好的慈愛行徑。後來,我把這件事告訴了朋友,他卻笑我愚笨和倔強,問我當時為何不哭。因為哭泣向來是最厲害的武器,夜半聽到孩子哭聲,事不關己的鄰居也會聞風趕來,就這傷天害理的惡行予以強烈譴責,甚至加以杯葛。正所謂家醜不出外傳,大媽妳素來注重面子,又經常對外標榜我們是一個和諧穩定的家庭,豈會讓這些事情發生?說不定為了顧存形象,還會送我六千元作為掩口費。

  雖然我被妳的老相好冒犯了,但妳別誤會我是怪責妳風燭殘年仍要到處交男朋友,畢竟淫蕩是妳的天性。說到底,當年就是妳四處勾引男人而誕下了我,卻覺得我礙手礙腳而送給別人。養母對我很好,雖然偶然也有不開心的事,但總算把我栽培為一個亭亭玉立、多才多藝的美女。可是,當妳見到我那麼出色,突然母愛氾濫硬要跟我相認,用盡甜言蜜語、訂下空頭協議游說養母把我讓給妳。就連我當初也被妳虛偽的一面騙了,以建設美好母女關係為己任,至今才醒悟妳只不過是向我略施小惠,方便將來以借討家用為名,要我供養妳這頭滿口嘴炮、不事生產的老母豬。

  往事已矣,我也不再追究了,現在只想問妳一個問題:「我搵律師寄咗斷絕母女關係嘅信畀妳,妳幾時先肯同我簽撚咗佢呀?」

  祝早日中風、眾叛親離

港兒 上

Facebook文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