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友懷的死症的確是他太樣衰》
肖友懷的死症的確是他太樣衰

  關於肖友懷的去留,主流民意都是依法把他遣返大陸,就連好一些藍絲和政治冷感的師奶也支持本土派的取向,偏偏一大批左膠又抱著大愛精神,想政府網開一面,連我極度懷疑這些左膠並沒有正常的邏輯思考,純粹是為反本土派而反。

  有些支持肖友懷留下的人,總是抱著「法律不外乎人情」的觀點,以體諒弱者為依據,要全香港人跟他們一起用愛來包容偷渡人蛇。但是「法律不外乎人情」不代表「人情可以完全凌駕於法律」。不然的話,立法還有屁用嗎?不如每次審案不用引經據典了,給被告幾分鐘自述自己的苦衷,以充滿煽情的故事去嘗試打動陪審員作結好了。

  「Your face, your fate」,世界上每一個範疇都不可能做到對事不對人。有網民提過一個假設,如果肖友懷是一個可愛的小女孩,一般市民看著她的臉蛋和活潑姿態,心情也會變得愉快,民意會不會逆轉呢?我會認為雖然偷渡本身不是值得認同的,但反對的聲音必然會大減,最起碼輿論不會像現時般一面倒。正如同是表演朗誦的梁同學和林同學為何一個被恥笑,一個為人所喜愛,主要亦是因為樣子之故。

  而肖友懷之所以不值得同情,的確是因為他太樣衰,這種樣衰不單單是指外表是一個又肥又醜的巨型男童,因為人生得樣衰是應該怪他的父母,他的樣衰是昔日在街頭欺凌弱小的惡行,而這對宛如《殺人犯》不老小孩的眼神著實令人不安,正所謂相由心生,很想令人相信他會改邪歸正做一個香港良民,而他的身型亦有隱瞞年齡之嫌,試問一個誠信成疑的人又怎可能搏取人同情?

  有人可能會覺得這是主觀上的偏見,所以會辯論時會避開外觀不談,以免被對方標籤以貌取人。但完全撇開主觀意識不談,卻是不切實際、對人性過份苛求。舉個例,如果有一個男子被猛獸追殺,而你又發現那男子曾經幹過強姦偷竊等罪行,最後你害怕被他所害而拒絕收留,那是人之常情,但左膠可能又會譴責你見死不救。

  「法律不外乎人情」只是適用於一種情況,就是當事人值得同情或是具備了相當的價值,大眾不忍或不想見其死,才會有酌情處理的聲音。一個人單是面目可憎,或是單是犯罪,我們縱使討厭亦不至於恨之入骨,但面目可憎的人做違法的事就必然引起全城公憤。而肖友懷,以至串柒柒的Betty和殺人放火犯施君龍,就因為他們的行為太樣衰,惹來大眾反感,才會成為眾矢之的,政府包庇之舉亦有失公義。

Facebook文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