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士上訴得直,我們既要慶幸,但也別忘了憤怒》
義士上訴得直,我們既要慶幸,但也別忘了憤怒

  旺角重光義士被告掟鐵馬、高呼「打死差佬」被判有罪,幸然有線董事出庭作證才上訴得直。義勇網民普天同慶,覺得打了一場勝仗。但其實在一個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文明社會裡,裁判官聽信警察片面之詞,在眾多疑點仍然判義士有罪,本身已經是不可容忍的荒謬事情。

  要知道這次上訴得直全憑僥倖有良心傳媒作證,自街頭抗爭開始後,還有很多冤案還未還當事人一個清白。我們固然可以為一樁成功平反而高興,但也不能因此掉以輕心,因為在正視黑警濫權這議題下,我們必須承認自己還是處於一個劣勢,否則就好容易陷入「階段性勝利」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狀況。

  其實很多香港人也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明明有很多地方被剝削了,當人家給予小恩小惠便覺得對方是大好人,用一個優點掩飾其他缺點,這方面推崇「仇人也是鄰舍」的梁文道作出了一個示範。正如我批評梁振英的無恥行為時,就會有藍絲帶反駁梁振英打擊炒樓有功;又或是網民批評黑警的惡行時,就會有人反諷抗爭者遇到危難時不要找警察協助,又或是當警察幫助平民解決困難時,就把事情描述成豐功偉績。但別忘了,推出惠民政策和除暴安良是他們的份內事,他們是收了納稅人的錢,而不是白做的,做到是應該的,做不到就是他們失職。而擁有這種荒謬的思維並不是藍絲帶的專利,不少自稱「同路人」的傢伙也經常換個角度為邪惡辯護,大愛氾濫成災,比建制派還要喜歡維穩。

  以小見大,民主與自由是人類本應享有的權利,只是眷戀著昔日繁榮、安於逸樂的香港人已然失去了追求權益的本能。「8.31框架」官腔說是制度上的調整,其實是違反了在香港落實民主的諾言,剝奪了香港人追求公平、公正的權利。所以,假於他日我們「上訴得直」,落實了真普選甚至獨立建國,也不需要感謝共產黨對我們的恩賜。因為這本身是我們應得的,要犧牲那麼多時間、資源和血汗來取回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根本是說不通。

Facebook文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