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2016立法會選舉結果之見解》》
《對2016立法會選舉結果之見解》

  其實我早就想說一說對近來政治局面的見解,但礙於網上太多死忠和打手,對抽離了立場的持平意見不進耳,畢竟香港人普遍只喜歡聽合心意的說話。而小弟又怕被人圍攻和標籤做打手,預料錯誤又怕柒,所以唯有趁現在才馬後炮一下。

  有很多社運參與者對政治光譜十分清晰和執著-建制、泛民、本土是三個勢力,定位絕對沒有重疊的地方。然而對普羅大眾來說,即使是稍為留意下政治的人,也不能羅列出各個非建制陣營的圈子、方向和歷史,他們充其量只會拿幾個易明入腦的口號來分辨自己應該支持哪一邊。例如香港眾志和All in HK聯盟同樣主張前途自決,群眾不會太在意左膠和本土的銜頭,因為他們不是社運參與者,沒有和政治組織直接打個交道,並不會對這些銜頭或掛著這些銜頭的人有特殊的感情,更談不上有香港民族的自覺性。至於不了解政治的人,只會考慮到對方能不能直接幫到自己,才不會理會你背後有什麼政治背景,也就是所謂的「地區票」。另一方面,有些票的確是看候選人的個人魅力,而並非跟政黨(我有同事全家二月時投梁天琦,但九月不投梁頌恆而是投了泛民)。

  佔領行動之後,很多人也對香港政局及街頭抗爭感到失望,但他們大多數並非唾棄和理非(充其量只是感到有點厭倦和無力感),而是唾棄由傳統泛民政黨帶領的抗爭運動,討厭大台及教條主義。走得較前,或者願意犧牲更多的人,會偏向主張或包容激進的本土勇武,但有多的是,純粹想尋找泛民以外,距離跟他們更接近的政治素人。所以,現在回想起來,劉小麗、朱凱迪、羅冠聰高票當選,對部份社運人士來說,是十分意外。但若代入民眾的角度,他們爆冷既有點屎忽撞棍,亦有點有跡可尋的。因為他們溫和的形象,加上藝人的加持,成功吸納了大量對泛民的「失望票」,而這些「失望票」之中,僅有少部份會成為堅實的激進票源(何韻詩、黃耀明的FB散播率一定遠高於在高登推POST到2046,一些騎牆的網媒或人物更加不敢有明確表態,怕流失支持者)。

  就我所見,兩位本土選舉陣營(當然每人對本土的定義不同)-熱普城及All in HK,無論候選人及支持者也在臨選舉前互相攻伐,因為他們已假定彼此的票源重疊得最多,也覺得慣投泛民及建制的是搶不到的鐵票,結果互相消耗,浪費向大眾推銷自己的機會之餘,還會被人覺得你們不會團結、不顧大局,甚至是分裂民主陣營。相反,就在某些候選人及其支持者在網絡世界圍爐、狙擊的時候,對手就日以繼夜落街面對群眾,腳踏實地宣傳政治理念,再由街坊之間傳播開去,形成雪球效應,那些影響力有限的網絡攻擊自是對他們不痛不癢。所以即使選民希望給予新人一個機會,也寧可給予沒有傳統政黨背景的左膠,也不投客觀效果是分裂民主力量的人士(每人對分裂是否正確可以有獨立的判斷),這是人之常情。

  現在大局已定,會不會反省也是看個人造化,追究責任也是沒有意思。我們應該考慮一下將來的路怎樣走,其實方向一早有不少人提過,就是整大塊餅、深耕細作、傳播民主意識,為將來的重大變化作好準備。如果你們有留意到陳澤滔這個候選人,他所提倡的「社區起義」就是貼近這個方向,雖然他這個人傻下傻下,得票率也低,但有一樣東西是很多候選人所缺乏的,就是「真誠」。在這個紛亂的政治局面下,真誠會成為他人攻擊或利用的缺點,但也是最厲害的武器,因為只有真誠才可以挽回市民對政客的信心(起碼不要令人覺得你在利用民主「呃飯食」);只有真誠才可以在關鍵時刻起團結的作用;真誠比任何長篇大論的政綱及陳腔濫調式的口號更能打動對你不太熟悉的群眾。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要做到利之所至時可以顧全大局、放下身段,又談何容易?但就是這些你以為不太重要的細微之處,來主導群眾決定最後相信哪一個。

最後希望
#毓民早日重新振作;
#慢必早日退黨保平安。

Facebook文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