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咖啡 一筒喉糖》
一包咖啡 一筒喉糖

  我習慣每天早上,回到公司,都會沖一杯咖啡喝。我喜愛的牌子是舊街場,在超市購買,通常要三十元左右十小包,平均三個幾一包,不算貴。

  每當咖啡粉用光了,我便會在放工下巴士後,到附近超市補充。

  近幾日網上發起反超市壟斷的行動,我不以為然,總是覺得自己一個幫不了什麼忙,為何偏要自找麻煩,故意繞路找一些小商戶消費?

  今天在坐巴士回家的途中,我看著黃洋達的《金錢師》,看到某一段情節,心情很激動。

  書中人物說我們之所以被壟斷市場的財團欺壓,是因為銀行給予財團很大的支持,而銀行借出的錢,也就是我們市民的血汗錢,而我們要問銀行借錢,卻要承受龐大的利息;他又暗示,捐款給慈善機構,善款也不知用在什麼地方,是不是能幫到有需要的人根本不得以知,所以最直接的方法是光顧小商戶。

  我一直不捐錢、不買旗、不買獎券,因為我覺得這是本末倒置的事,有錢人剝削窮人造成的困局卻要我們升斗市民來填補,不公平呢!

  我對這段產生共嗚,也開始反思自己的力量,其實我也可能作些微的抵抗,作為對這社會的控訴。

  我在附近纏了個圈,專找一些小商戶,我走過小時候常會經過的市集,多年沒走過,卻沒有一絲陌生的感覺,熱鬧、純樸的風氣猶在。

  我看到一間店外,一位阿姐正在推銷雀巢咖啡,還倒兩種味的咖啡給我試喝,阿姐不是美女,但我倒品嚐到一種人情味,一種不介意艱難、渴望在市場生存的熱情,三十六元大包含十五包,其實比舊街場還要划算(每包重量我沒看,也許我真是蠢了。)

  於是我買了一大包,還額外贈送了一小包和可愛的File,老闆還說買三包會送一盒美綠,若我推銷期內回來再買兩包,他便計我同一次買,我笑著回應:「待我先回家嚐嚐。」

  其實我們只要耐心尋找,小商戶比超市還要划算;服務更加貼身;微笑更真切,他們是衷心多謝你的光顧,只要每人走多幾步,就能挽救他們的生存空間。

  我忽醒起近來吃藥,苦得不行了,於是又到了另一間藥房買喉糖。買了一筒得果定,十四元。離開了店後,我走進隔離的萬寧,同一貨品,賣十二個九。但我沒有被「搵笨」的感覺,也許這些自家經營的小商戶,多賺我一個幾毫是為了跟地產商抗爭,也許市價應當如此,只是連鎖店有下調的空間。

  我在想,香港人是時候團結起來,香港人不應被眼前的方便或優惠,扼殺了身邊人的生存空間,畢竟他們和我們一樣,是共渡難關的小市民。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