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上的英年》
崖上的英年

  相傳天上住了一條神龍,祂見證著人類文明初開、社會時代變遷,每當人類對著祂神秘的形象又敬又拜,祂便會沾沾自喜。

  2012年,高高在上的神龍忽有到民間巡遊之意,於是向副官徵詢意見。

  「千祈唔好呀!神龍大人,你仙駕下凡,恐怕會有殺身之禍呀!」副官忙著道。

  「點解呢?啲人類明明好敬拜我,又點敢傷害我呢?」

  「哎呀!你有所不知啦!咦排人類成日講咩野2012末日論,你就咁喺凡間度現身,好容易會比人當做外星人,捉去解剖都似呀!」

  「咁呀…‥」神龍躊躇了一會,道:「呀!有計,等我上凡人身,咁嘛可以親身體驗下民情囉!」

  神龍要上凡人身,必定要選一個屬龍的人,還要腦筋有點問題才方面控制,而且上身之前一定要好好溝通下,飛了幾個小時,終於找到一個符合條件的男人,但這時那人已經站在崖上,打算輕生。

  「Stop!」神龍立即飛身到那男人的面前,嚇得他翻倒地上,屁滾尿流,顫聲道:「怪、怪物呀!」

  「唔駛驚!我係神龍黎!年青人,做咩咁睇唔開呀?」

  「唉!我覺得自己生無可戀,你比我死左佢算啦!」男人垂頭喪氣。

  「有咩野煩惱?講黎聽下丫!話唔定我可以幫到你呢!係呢?你叫咩名呀?」

  「唉!是咁的,我叫英年,英俊個英,《年少無知》個年,係典型嘅八十後,岩岩出黎社會做野無耐。」

  「咁幾好丫!年青有為,創一番事業,加上你又屬龍,應該唔蠢果播!」神龍大惑不解。

  「唉!好鬼好馬咩?我借左政府好多錢,好唔容易捱到副學士畢業,點知出到黎好多僱主又話唔認同、又嫌我無工作經驗。我屋企好窮,住公屋,啲女仔聽到已經黑曬臉,一出世已經輸喺起跑線上。屋企人成日都罵鳩我:『點解做唔到第二個李家誠?人地穿膠花起家,你就拎錢亂咁花,家用又比得少。』你估我想果咩?而家食個栗米斑腩飯,加杯凍冷奶茶,都要四十蚊,我就算搵到個六千蚊嘅文員仔做,夠錢食飯都唔夠錢搭車。有時我會怨返佢地,點解佢地要咁唔爭氣?人地做移民,佢地做移民,人地就攞正牌拎福利、產蝗卵,佢地就捱生捱死,剩係留間唔夠四百尺嘅爛公屋比我,又成日怨我做咩唔搵個好女仔結婚,你估我想做毒男、日日打飛機果咩?」

  見英年稍為竭止,神龍終於有機會插下嘴:「唔係喎!我見你都有架綿羊仔,揸得車,環境應該唔差丫?」

  「唉!架綿羊仔係我喺Yahoo bid返黎,我見到啲富二代揸靚車、玩o靚模,嘛買返架二手綿羊仔玩下囉!點知突然爆軚,搞到我差啲車毀人亡、英年早逝呀!」

  「咁你又慘左啲!不如咁啦!你唔好跳崖住,你比我上你一日身,到時再死都未遲丫!」

  「唉!是撚旦啦!」

  如是者,金光四起,神龍上了英年的身,展開了體驗之旅。

  英年先到了附近的市集,他久聞凡間的蛋撻美味非常,先去光顧一打。

  「咦度二百蚊!」

  老闆娘道:「後生仔,一打新鮮蛋撻先六十蚊啫!你比一百蚊紙嘛夠囉!」

  英年心想:「嘩!原來蛋撻咁便果咋,銀包疊錢都買到六、七、八打,佢仲嫌窮?」又說:「唔緊要啦!其實一個菠蘿包、一碗雲吞麵、一支護膚品或喺店鋪買一件小小嘅野,對促進整個經濟都有幫助,咦二百蚊唔駛找啦!」

  周遭的小販見英年慷慨解囊,也撲上前爭相推銷貨品,英年不一會便把所有現金花光。

  英年又途徑一間叫「D & G」的名店,見店內貨品精緻,於是拿出剛才買下的廉價相機拍照。

  突然,一名保安走了上前,厲聲道:「咦度唔比映相嫁!」

  英年指著在旁邊映相的兩名男子,道:「佢地都映緊相喎!點解唔阻止佢地嘅?」

  兩名男子投以鄙視的眼神,分別道:「我是內地人!」、「我爸是李剛!」

  保安道:「聽到未呀?」

  「但係我係神仙黎果播!」

  「仙都唔仙就有你份!過主啦!」

  英年無奈離去,想不到區區一個內地人和李剛之子比祂還有地位,而重點是,他不知道李剛是誰。

  走了大半天,英年吃下的蛋撻也消化了,眼下身無分文,唯有到天橋底休息一會,心忖:「咦個後生仔一個月先搵得果六千蚊,就算每日剩係食一打蛋撻,都岩岩好捱到三十日,估唔到喺咦個城市生活係咁艱難嘅。」

  「你是誰?」

  英年循聲一望,只見一名渾身污垢的中年大叔臥在草蓆上,對自己怒目相向。

  「我只係想搵個地方休息下啫!」

  「說普通話!說廣東話的都是王八蛋!」

  英年朗聲道:「我只是想找一個地方休息一下。」

  「那就靜靜坐吧!不要吵著老子睡覺!」

  過了好一會,英年撫著咕嚕作響的肚子,忽然嗅到一陣飯香,只見一些青少年拿著熱哄哄的飯菜送上。

  「我地係慈善團體,黎派飯比啲有需要嘅人嫁!」

  英年餓了半邊天,立時狼吞虎嚥,吃得極是滋味,卻見剛才的大叔推開了飯盒,罵道:「我不是狗!我是孔子的後人!不需要你們的拖捨!你這小王八蛋滾開!」

  受氣的青年也不勉強,知難而退。

  英年邊吃邊道:「孔大哥,人家是好心相助,可不是什麼施捨啊!」

  「呸!這些團體是崇拜什麼狗屁基督教的,都是洋鬼子的玩意、殖民地遺留下來的洗腦方式,我寧做中國人,不做英國狗!」

  「那你慢慢做人吧!」

  時至半夜,見孔大哥沒有再作聲,也不知是睡著了,還是已經餓死了。忽有一名師奶走過,用力搬走安放在這裡的舊傢俱。

  英年問:「喂!放喺喱度嘅野可以亂禁拎果咩?」

  師奶答:「咦度係垃圾回收站,放喺度嘅通通都係垃圾,點解唔攞得呀?你咁大個人,就唔好坐喺度啦!」

  「唔係丫!咦度唔洗錢咩傢私都有,我覺得好舒適喎!好似返到屋企咁!」

  「咁你繼續留喺度啦!」師奶推著手推車離開。

  英年仰望星空,道:「其實垃圾站內嘅垃圾,都唔係咁垃圾啫!」於是眉頭一皺,擺了個嘻皮笑臉的表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