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約定》
十年的約定

  從前,有一個小女孩,她一直仰慕著跟她青梅竹馬的大男孩。

  記得當初第一次見面時,雙方的家長正在客廳談生意,小女孩乖乖坐在一旁,那時候她只有九歲,聽不懂成年人所說的複雜議題,對於營運資金、風險云云詞語毫無概念。

  小女孩溫習著課本,卻不期然瞥向花園,看著大男孩孤寂的背影,好奇心驅使下走了過去。

  「你在做什麼?」小女孩坐在大男孩旁邊的鞦韆,輕聲地問。

  「沒……沒什麼……我……有……點悶。」大男孩像是要翻起背誦過的台詞,吃力把句子吐出來。

  她知道大男孩比她年長三歲,雖然只是初中生,但在父母的期望下,已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今天……老師說……要見我……家長……」大男孩愁眉苦臉。

  「嗯?」

  「老師說……我……表達能力……有點障礙……要……向我父母……了解……」大男孩說到這裡,便瞧了室內的父母一眼,見他們正為某些話題上有爭執、似有生氣,登時害怕地側過了頭,道:「我已經……很努力……我怕……永遠都會這樣……」

  「不用擔心。」小女孩淡然一笑,道:「十年後,你一定會有改變的。」

  「十年?為什麼?」

  「因為……」小女孩猶豫了一會,道:「因為我小時候,經常被人嘲笑是醜八怪。有一次,我哭著問媽媽,為什麼把我長得那麼醜?我一輩子也會那麼醜嗎?」說到那裡,大男孩才在微弱的月光下打量小女孩的臉孔,發現她的相貌確是比同齡的女生不討好,不禁扁起了小嘴,不能怪他,那是他自幼培養出來的本能反應。

  小女孩續道:「媽媽那時跟我說『即使你擁有什麼缺點,只要妳渴望改變,那十年後一定會改變的!』,這是萬試萬靈的魔法。」

  「那妳現在多少歲?」

  「九歲!」

  「但是妳……」大男孩本想說「妳還是很醜」,卻不忍打擊她的自信。

  「不打緊,我還有一年的時間改變。」小女孩樂觀地道:「也許我明天醒來的時候,會變得像仙子般漂亮。」

  這份祈盼雖然天真,但大男孩聽了這番話,總算重現一點笑容,道:「多謝妳安慰我。」

  小女孩突然向大男孩遞出尾指,道:「十年之後,你一定會有改變的。約定了好嗎?」

  大男孩跟她勾手指尾,儘管小女孩繃緊的臉孔笑起來比沒表情更可怕,但大男孩還是徹底感受到她的真誠。

  自此之後,大男孩和小女孩經常一起玩耍,兩小無猜的感情開始萌芽,花園內總是蘊釀著二人的歡笑。

  一年之後,小女孩沒有變得漂亮,但她一點不在乎,因為只要能跟大男孩在一起,她已經心滿意足。儘管她知道大男孩由此至終也只是當她是玩伴、儘管她知道大男孩的目光從來只會逗留在一些漂亮的女孩子身上,她仍是無怨無悔守候在大男孩的身邊。

  由這時開始,小女孩心中只有一個願望,就是大男孩終有一天會真心喜歡她,她相信只要她時刻抱著這個信念,這魔法十年後便會變成真實。

  轉眼間,大男孩中學畢業,遠赴美國留學,那時候互聯網還未普及,二人總是以書信往來,但是大男孩回信的次數卻越來越少了,字句越來越敷衍。小女孩在想,也許他是專注於讀書,貴人善忘,從沒想過他是迷上了思想開放的洋妞。

  幾年後,大男孩畢業回港了,他在父親的工廠工作,踏上了繼承父母衣砵之路。

  十年了!小女孩愛上了十年的大男孩回來了!她以為她和大男孩可以再續前緣,可是大男孩彷彿把她當成陌路人,只偶然跟她暄寒幾句,其他時間不是花在工作,便是跟其他女人約會,跟十年前相認的大男孩彷彿判若兩人。

  小女孩經常在床上獨自飲泣,她不敢向大男孩表達自己的心意,她不想為大男孩添加額外的壓力,但每當想到大男孩心中沒有她,她便心痛如絞。

  小女孩本來打算放棄大男孩,命運確是弄人,雙方父母竟安排二人相親,更勒令要二人交往,背後目的當然是為了雙方的家族利益。

  第一次以情人的身份約會,小女孩心如鹿撞,起誓要做到最好,不料大男孩卻對她百般冷淡,第一句便說:「先此聲明,妳不要對我有任何期望,也不要干擾我的私生活。」

  小女孩強忍著淚水,道:「不打緊,十年之後,你一定會有改變的,我們約定好嗎?」

  「我都說了……」但見小女孩如此誠懇的表情,大男孩也不忍心令她失望,只好道:「好吧!我們保持著這種關係,十年後再作打算吧!」

  十年的感情長跑就此開始了,大男孩雖然不會花很多時間陪伴小女孩、約會時總是心不在焉,但最起碼從不會罵她、打她、還會尊重她的意見,對小女孩來說,他已經是九十分的男朋友。

  看著大男孩騙家人跟自己約會,實際是約了別的女生,小女孩一直忍受著、替他撒謊、替他掩飾。慢慢地,忍受變成了習慣、藉口變成了官腔。但對她來說,跟別人分享大男孩,總好過徹底失去他。她明白的,因為她自知長得不好看,所以不可以有所奢求。

  十年之期已到,大男孩仍是沒改變花心的性格,小女孩不敢開口,他怕大男孩會對這虛無縹緲的約定感到厭惡。

  「嫁給我吧!」大男孩竟然開口求婚,雖然沒有特別的設計、沒有深情的說話,但對小女孩來說,已經是全世界最浪漫的事。

  小女孩想也沒想便應允,事後她意識到,大男孩只不過是因為家人的壓力才結婚,結婚當天,小女孩再擅自訂下一個十年限期,她要在這段期間好好當一個賢內助,用溫柔籠絡丈夫的芳心,這份天真是她為幸福、為家庭奮鬥的原動力。

  可是結婚之後,大男孩更是變本加厲,也許是難忍跟這塊不秀麗的臉蛋朝夕相對,必須在外面找漂亮的女人平衡一下,早出晚歸成為他的生活習慣,有時候更加是整晚沒有回家,讓小女孩獨守空房。她一直催眠自己,他只不過是應酬生意上的夥伴,但每當在他的西裝嗅到奇特的香水味,心中也不是味兒。

  「十年很快過的。」小女孩多了一個看日曆的習慣,她深信當踏入了某個年份,約定期到,幸福的魔法便會應驗。

  應驗的卻是殘酷的魔咒,婚姻步入第十年,小女孩駭然發現大男孩的外遇懷有他的骨肉,基於責任必須誕下來。大男孩知道事態嚴重,跪在小女面前懺悔,心軟的小女孩哪忍心罵責丈夫?她更把所有責任歸咎自己,因為自己做得不夠好,才令丈夫走錯了路,將來一定是新的開始。

  小女孩儘管多大方,總不可能把丈夫婚外情之事徹底忘記,為了減輕自己的痛苦、減輕丈夫的自責,他們再度訂下十年的約定,十年之內,兩夫妻一定要消除所有隔膜,把一切當成「過去式」忘記。

  年過百半的大男孩雄風已大不如前,可是每當小女孩看到他和一些年輕女性的親蜜合照,心中的一道刺還是會被勾起。只不過是一般的交際應酬?還是真的埋藏了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她已經沒有精力尋根問底了。她不期然自嘲,一直堅信的十年之約,帶來的從不是希望,而是難以承受的絕望和傷害。

  即使不能完全挽留丈夫的心,最起碼能挽留他的人,為免其他女人進入大男孩的感情生活,小女孩不惜以身試法,為他建立了一個寬敞的紅酒地牢,不是為了奢侈的生活、更不是挑戰法律制度,歸根究底,也不過是滿足作為一個小女人的平凡心願,也許付出是她唯一可以做的事。

  大男孩老了,小女孩也老了,她沒氣力再計較感情上的缺失,她唯一可以做的是協助大男孩守護他重視的一切-他在社會上的名譽和地位,為此她不惜犧牲自己,甘願成為大眾的靶子、默默承受僭建軒起的風波。可是,承受這些連綿不斷的輿論的她卻感到前未所有的幸福,因為她終於能像其他女人一樣,取悅大男孩的心。雙眼流出的,是後悔的眼淚;心裡流出的,是感觸的淚水,同樣是惹人愛憐的。

  有一晚,小女孩跟大男孩坐在花園,結伴看著流星,她忽然道:「你還記得十年之約嗎?」

  「嗯……我們經歷了……很多個十年,就像……一場夢。」大男孩徐徐說出,他還是像以前般不善辭令。

  「對不起……」大男孩的道歉幾不可聞,小女孩淡然一笑,雖然她的皺紋比以前更多,可是對大男孩而言,這種真切的笑容只有天使才擁有,比任何人也美麗,人成熟了,他終於明白女人最可貴的,不是逐漸消逝的美貌,而是永恆的內在美。

  「若要我原諒你,那你就要達成我這十年來的心願。」

  「什麼心願?我一定……辦得到的。」

  「我的心願,就是看著你擁抱最渴求的成就。」小女孩遞了右指,道:「約定了好嗎?」從頭徹尾,她眼中的世界就只有大男孩一個,他的一切就是自己的一切。

  「我一定……辦得到,我有把握……在今次選舉中……獲勝。」大男孩再一次撒謊,這個謊言是他一生中最大,也是最美麗、最值得諒解的。

  大男孩哭了,儘管淚線已經開始老化,儘管習慣嬉皮笑臉的他從來不擅長哭,他此刻彷彿變回了昔日十二歲的大男孩,伏在小女孩的大腿上,讓她撫著他稀疏的頭髮。青春不再、激情耗盡,取而代之的是更難能可貴的安穩。

P.S.本故事純屬虛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