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首領,我們成功活捉了蒼井空!》
報告首領,我們成功活捉了蒼井空!



  街道上了無人煙,隨處可見被破壞的公物、被推倒壓爛的汽車,在寂靜的夜空下更見荒涼、死寂。

  漆黑的社區內僅有廣場上的零星光火,只見一群成年人聚集於一處,各自忙著點算搶掠回來的戰利品、教訓那些頑抗的良民,他們擔著反日的標語旗幟,聲勢浩大。

  「眾兄弟,今日我們橫掃廣州一百四十一間日式商店,所向披靡,姦污襯日女學生三十餘名。哈哈!我等威名將震驚海外,不再讓這些小日本小覷!來!我們乾!」首領舉著益力多說著,他的數十名手下無不叫好,大口吃肉,好不快活!

  首領把益力多一飲而盡,忽地嘆息起來,他的一名親信立即問道:「首領,今天我們抗日行動大獲全勝,擲下三菱標誌十數,掠牛肉、煎雞飯無數,何故愁眉不展?」

  「我所嘆的是為未能擄獲敵方首席美女,以享天年,觀我國東莞佳麗無數,卻沒一人比得上她的姿色,我終於明白曹操未能得到大小二喬的悔恨。」首領把益力多掐扁。

  「首領,他日我軍壯大,到時朝廷必迫不及待招安,到時武裝精備、戰船充足,何愁不大破倭寇,盡收其東洋佳麗?」

  「報!」忽有一名小卒趕來跪報,道:「報告首領,我們成功活捉了蒼井空!」

  「什麼?」首領立即眉開眼笑,道:「哈哈哈!皇天不負有心人,快帶來見我!」

  未幾,只見一名衣衫單薄、披頭散髮的女子被兩名大漢挾持而進,然後給狠狠推倒地上。

  首領輕托女子的下顎,打量著她的臉蛋和身段,淫笑道:「好一個蒼井空,讓本大爺好好享用妳!」

  那女子戰戰兢兢地道:「我……我不是蒼井空……你們認錯人了!」

  眾人聽畢一起哄笑,令深陷危難的女子更加心慌,在場每一對貪婪的目光更教她毛骨悚然。

  首領揚手令眾人停止發笑,道:「我看過妳的作品,妳明明就是蒼井空,休想騙我!來人!快拍下她的照片,放上微博炫耀一下!」

  「你聽我解釋先啦!我不是什麼蒼井空!」女子哀求地道:「我叫胡囧囧,不是日本人!」

  但見胡囧囧擺出一個囧,人如其名,首領亦不禁有所懷疑,問:「妳說妳不是日本人,那麼是哪裡人仕?」

  「我是香港人,是TXB的金牌花旦。」

  此言一出,首領也覺得眼熟,此時親信向他耳語:「首領,我看過她拍的電視劇,的確是那個胡囧囧。」

  「不是吧……竟然劫了個山寨版回來……」但首領為了顧存顏面,竟說:「什麼香港人?中國人便中國人!妳這樣說,分明是在分裂國家!是賣國賊、是親日的走狗!操妳娘,不把妳操個死去活來,我枉為中國男兒!」

  首領上前把胡囧囧抱起,哈哈大笑地往一間房子內走去,任憑胡囧囧奮力揼打亦難逃魔掌。

  卻有一名手下突然喊停了他,道:「首領,你一個人風流快活就不用理會我們這些兄弟嗎?」

  「哦?」首領回頭道:「那你想怎樣?」

  「把你所佔的金銀財寶、勞力士錶給兄弟們分了。」

  「哈!」首領冷哼一聲,道:「每一次搶掠都是我帶頭幹的,你們憑什麼分我的東西?」

  手下冷冷說道:「首領,根據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得到的收獲要平均分配,你有違毛主席的偉大思想,想背叛粗國嗎?」

  首領只見一群手下在煽動下把自己團團圍著,眾怒難犯下,亦只好妥協,道:「好吧!好吧!總之今晚不要煩我!」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叫囂慘叫,一群武警蜂湧而至,一下子把那群愛國賊包圍,為首的小隊長從人群中走了出來,朗聲道:「誰是這裡的頭目?」

  眾愛國賊怯於武裝鎮壓,坦克還未出場已然屁滾尿流,也不敢反抗,紛紛指著首領,道:「他!全部都是他帶頭幹的!那些賊贓都是屬於他的!」

  首領即強裝鎮定,放下了胡囧囧,和顏悅色地道:「公安大哥,求你行過方便……」邊說邊緩緩把勞力士錶交到小隊長的手上。

  「好!」小隊長喝道:「給我把他們全部鎖了,物資充公!」

  「你收了我賄賂,還要鎖我?」首領被幾名公安制服。

  「你是獃子嗎?拿起一點兒賄款,不如把你抄家滅族,還要來得方便直接。」

  「喂!喂!這是我的錢包,不是贓物!還來!你這些土匪!」首領叫得聲嘶力竭,可惜在最霸道的黑社會面前,他只是任由魚肉的雜碎而已。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