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乞?賣藝?多鳩餘的香港警察》
行乞?賣藝?多鳩餘的香港警察

  剛剛在Facebook看到一篇文章,說一名吹口琴的老伯被警察控告「行乞」,被罰了二百元,若再犯亦必重罰。相信稍有血性的人也會感到同情和憤慨,二百蚊對一個年老長者來說,分分鐘可換取四、五天的三餐溫飽。口琴阿伯沒有工作能力,吹口琴只不過是陶冶性情,僥倖得到途人的幾蚊施捨,也是用來買幾口水解下渴。既沒人投訴,又不造成滋擾,亦不是圖利,法律不外乎人情,何故警犬要無情對待這孤苦伶仃的老伯,卻不把拉到周地黃金的強國人通通驅趕、罰到他們不敢再犯?一句講晒-多鳩餘。

  其實阿伯的劈頭一句已擊破警察的理據,外國人拉奏音樂是一種街頭藝術,也會接受途人金錢,何故到了香港,一旦拾錢便要又拉又鎖?君不見旺角西洋菜南街佈滿了表演的人,有老有嫩,非牟利表演有,討張鈔唱首歌亦有,大家你情我願,沒搶沒騙,充滿著文化氣息和人情味。

  有人或會問,若容許他繼續吹琴,假如人人仿傚,豈不亂乎?首先要考慮地利位置,這個街角不像西洋菜南街的大馬路寬敞熱鬧,良好市民亦是懂分輕重,會發展到整個街角也是口琴伯伯可說是微乎其微,若然真的人多起來,產生滋擾,再酌情處理未遲。這番話絕不是不負責任,打個比喻,你喜歡行行下街突然會站在路中心,深思宇宙奧秘,警察也沒權控告你非法站立吧!但假如你聯群結隊,幾十條友一字型排開沉思,當然會構成阻街之嫌,故這些中性行為是不是滋擾,根本就應以人數作考度。阿伯的清脆琴聲,是黑夜中的一種點綴,就如外國人耳中的《Country Road》,為歸家之人驅除寂寞。相較之下,亞視這個爛鬼Show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滋擾吧!

  根據香港法例228章《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4條之『在公眾地方犯的妨擾罪等』,即妨擾罪及雜項罪行。沒有滋擾、沒有阻街,何來控罪?從某角度看,阿伯亦算得上是本地藝術家,和近來發跡的龍小菌性質一模一樣,根本沒必要受到打壓。莫非孤家寡人、不懂法律的弱者就要被朝廷鷹犬欺壓?難怪個個都說「法律面前,窮人含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