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無雙》 卷二》出版試看
《喪屍無雙》 卷二


  約晚上十一時,梁志恒駕著長駐在雙木村的私家車往大埔駛去,街道尚有一定的人流行動,糖水店的銷售額亦並沒有受太大影響,畢竟大埔仍沒有喪屍出沒的報告,所以居民也懷著「馬照跑、舞照跳」的心情生活。 私家車停在一所酒吧之外,梁志恒一言不發地下了車。韓、鄭二人即心忖:「所謂的收集情報便是喝酒嗎?」

  凌無忌雖然變了喪屍,但仍然保持乖學生的習慣,顧念父母生前的教誨,堅持不進入酒吧這些「煙花之地」,梁志恒便留他在車內看守,自和韓、鄭二人內進酒吧。

  酒吧內仍是如平時一樣,滿佈性感辣妹和紋身猛男,幸然梁志恒三人並不飢餓,否則他們辛苦鍛鍊出來的身材和肌肉恐怕要成為別人的宵夜了。

  難得由梁志恒請客,韓逸姬自是不會放過這機會。她點了好幾杯不同類型的酒精飲料品嘗。然而,和尋常的食物不一樣,她對這種飲料沒有產生什麼排斥效果。梁志恒便更加肯定他們的飲食習性是和動物基因有莫大關連。

  「這位先生由我來請客。」一道成熟的聲音引起了梁志恒三人的注意,便見一名頭髮全向後梳、一身古銅色皮膚、穿著整齊西裝的中年男人坐在三人的旁邊,向梁志恒使了個令人想入非非的眼色。

  梁志恒並不認識這男人,卻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韓逸姬看到梁志恒苦思的表情,便輕聲打趣道:「梁主任,他可能對你的屁股有興趣。」

  梁志恒沒有理會她開的玩笑,也沒有和那男人答話,因為對方很可能是自己的敵人,所以暫時默言喝酒,且看對方有何行動。

  鄭亞奇突然站了起來,默不作聲地走出後門,即使韓逸姬再三呼叫,他也沒有作半點回應,從來沒人可以探知他心中所想,那正是典型背叛少年的特質。

  後巷黑暗且狹窄,一群飛蛾在僅存的殘舊光管附近纏繞,骯髒的垃圾桶內盡是燒盡的香煙和用完的安全套,若不是人有三急,也絕不會在這地方出沒。

  鄭亞奇踏著牆上的水管攀上高牆,雙手伸出利爪,如黑夜的捕獵者棲身於廁所門口的上方,行為顯然有異於一般的撒尿者。他一直以嗅覺偵測廁所內的狀況,鎖定目標的一舉一動,但代價是連帶糞坑的臭氣也吸進體內。

  廁所內走出了一道龐大的身影,雖然燈光不足和視線角度不佳導致無法看清來者的全貌,可是鄭亞奇絕不會忘記這個身形和體味,他急劇躍下,利爪直取那人後頸。

  「鏗!」刺中的不是皮肉,而是白色的刀刃,接著便是一道充滿威壓性的聲音:「你果然和我是同一類人!」

  鄭亞奇正想以另一只爪追擊,卻感到一陣風壓迎面而來,他急速閃身避過硬拳,在凌空打了個筋斗後,屈膝立在地上。

  那人轉過身來,月亮隱約照出他寬大的臉孔、健碩的身軀,正是鄭亞奇的宿敵-尼古拉!

  鄭亞奇沒有心思推敲尼古拉何以會走到這區,是巧合?還是專程?他的目標只有一個-將尼古拉殺死。

  尼古拉作了個挑釁的手勢,但鄭亞奇深知這對手憑拼勁是難以擊倒,故沒有正面進攻,他觀望四周的環境,想盡各種可取勝的方法。

  雨水漸漸落下,二人保持著一個距離,靜靜地戒備對方,任憑雨水拍打自己的臉龐。隱約的雷聲宛若武將單挑的戰鼓聲,空氣中的粒子也彷彿被他們的戰意凝固。

  鄭亞奇右手手掌朝天,像是動漫主角吸收天地靈氣。他忽地揮手一撥,一道如箭般的雨水直撲尼古拉雙目。

  鄭亞奇並不是什麼獨步武林的江湖好手,自是沒可能單靠撥出的水見血封喉。

  尼古拉的左手輕輕一撥,從容擋開那「暗器」,就在這分神的一剎間,他的視線失去鄭亞奇的身影。

  但憑尼古拉敏感的感官和反應,很快便發現鄭亞奇從側面跑來,而且是踏著牆壁而來。

  鄭亞奇正以驚人的奔跑速度,以牆壁上的水管為輔助,到達了尼古拉的右上方,他知道若然正面進攻,定會被對方高速凶猛的刀法迫退,故此決定採用多角度的攻擊方式。

  「鏗!」鄭亞奇如跳水般,雙爪隨著身子刺出,可卻被尼古拉的利刀擋下。

  尼古拉雙臂往外一推,鄭亞奇便借力躍至他的正上方,雙腳向外一挺,正好撐著兩邊的牆壁,身子成一字馬之勢停在上方,以欲奪取制空權,隨時殺他一個措手不及。

  尼古拉冷笑一聲,右手一抓,把置在身邊的垃圾桶向上拋出。

  鄭亞奇視線被阻,正想一手撥開垃圾桶,卻發現垃圾桶通空的隙縫竟閃出一柄小刀,自是由尼古拉射出,彷彿是告訴他「不是只有你才懂使暗器」。

  鄭亞奇連忙後傾昂首,小刀經他的眉心前掠過,剛好割下了一執頭髮。他順勢打了個空翻後,又用藉著兩壁穩固身子。

  這時,他發現尼古拉亦在狹窄的兩壁間來回反彈,不一會便躍至自己的前方,冷冷說道:「你這黃毛小子做得到的,我又怎會做不到?」說罷,雙手的刀刃如疾風斬劈,觸碰到刀刃的雨水立被一分為二,彈射到兩側的牆上。

  鄭亞奇也是個逞強的人,未到最後一步也不會輕易退縮,可是尼古拉猛烈的攻勢非自己能敵,很快便只有挨打的份兒。

  鄭亞奇忽然提右腿猛踢尼古拉下陰,此招來得毫無先兆,故頗有信心收效。

  眼看快要得手之際,尼古拉及時雙腿一夾,粗大的大腿牢牢鎖緊鄭亞奇的右腿,二人垂直墜下。

  「防護下陰是格鬥技的入門基本之一。」話剛出口,尼古拉便雙刀齊落,分取鄭亞奇的兩邊胸口。

  這一招來勢洶洶,雖然鄭亞奇及時合爪擋擊,卻被對方的力道震得雙手發麻。

  鄭亞奇提左足一踢,重重地踢向尼古拉的腹部,才迫得他張開雙腿,反作用力使雙方彈開。

  鄭亞奇好不容易才在空中取得平衡,安然落在地上。而尼古拉則穩如泰山地撐腳待在上空,俯視著正半蹲在地上的鄭亞奇。

  鄭亞奇回想起今早和尼古拉交戰的情況,發現他的力量和速度又更上一層樓,心中暗想:「莫非他今早還未使出全力?」

  突然,鄭亞奇嗅到尼古拉身上散發出的氣味有異,並不是人類的氣味,而是和自己一樣,只有喪屍才擁有的氣味。

  尼古拉看著鄭亞奇浮現出驚訝的表情,便道:「似乎是雨水把這些『擬人水』給沖洗掉。」

  鄭亞奇大惑不解,正想追問之際,卻聽到後方傳來一陣腳步聲。

  「尼古拉,不要玩了,我們已經達成了共識!」一個男人隨著聲音從酒吧中走出,他撐著雨傘,正是剛才請梁志恒喝酒的中年男人。而站在他身後的正是梁志恒!

  梁志恒道:「果然如我所料,我的學生和你的部下正在私鬥得正熱呢!」

  那中年男人笑道:「不要緊,我們可是公私分明的,只要你的學生不再挑釁,那我們定會跟你們好好合作的。」

  這時,尼古拉亦從上方躍下,可是他已沒有散發出殺氣。儘管如此,鄭亞奇仍是打醒十二分精神。

  梁志恒道:「鄭同學,你先跟我們回酒吧,讓我慢慢解釋給你聽。」

  既然尼古拉沒了戰意,鄭亞奇便興趣大減,索性以他們充滿陰謀的會談當作自己的休息時間,暫且聽從梁志恒的吩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