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癌少女的初戀》-《第三章》
第三章

  「我想出去玩!」她坐在草地上,向我撒著嬌。我蹲在地上,道:「小姐,我現在可是實習生!」她道:「實習生便不可以請假?這制度真混帳!」不是這個問題。

  我堅決地道:「不行、不行!妳是病人來的!」她道:「對!我是病人,但不是精神病人,也不是犯人!」我真的不知怎樣回答,跟她詳說會發生的風險,她定會轉個頭忘掉了。

  「拜託你了!我的家人、朋友都在上班、上課,除了你之外,沒人會陪我了!」她懇求著我,似乎她認為這是問題的重點。

  「好吧、好吧、好吧......」她不斷在我的身邊打轉,重覆著同一句說話,就如洗腦的魔咒。

  好吧!就豁出去一次。我們得到了醫生的批准,可以到附近的商場逛,但時限是四個小時。

  她換上了背心和短裙,花了半小時來化一個妝,帶上了頸鏈、耳環,帶上了一副墨境。到了商場後,她還要在時裝店的鏡子前照足幾分鐘,連售貨員向我們投出奇異的目光。

  「妳當自己是明星嗎?」我不禁譏諷著她。

  她嘟起了嘴,道:「如果不趁現在穿多幾次,恐怕以後也沒機會了。」雖然她是不認真地說著,但那是千真萬確的,至今她還未找到合適的骨髓。

  她幾乎試光了時裝店的新貨,即使是沒有她的尺碼的。當售票員問她還有什麼服務,她便毫不客氣地說:「麻煩你,把我剛才試穿過的衣服全部~給收回貨倉!」我差點想裝作不認識她。

  我們走到了星媽克咖啡店,她點了三杯特別的咖啡,接著便每一杯喝了一口,又嘗試把多種咖啡含在嘴內,以舌頭攪拌混和後才吞下。

  「真難喝!原來幾款好喝的飲料混在一起,真的可以變得很難喝的!」她的說話大聲得連旁邊的顧客和服務員也聽到。我再次覺得自己在照顧著一個小女孩,險些想道:「妳以為自己在調酒嗎?」

  「美式歷險樂園啊!」她指著一所連所室內主題遊樂場,拉著我走了進去。她突然打開手袋,取出了一疊疊換票數著,然後指著櫃台後,一個啡色的熊熊毛公仔,道:「只要再多二百票,我便可以換那公仔走了!」真是一個小女孩。

  我剛換了一袋代幣,她卻立即把袋子搶走,道:「我們可沒太多時間,不要慢吞吞!」不知是誰在時裝店花了那麼多時間。

  我跟住她走到籃球機面前,她已經趕不及待開始了遊戲,但她卻是胡亂把籃球拋出,遊戲完後,她才得到了五張換票。

  「可惡!會幾時才可換多二百張票?」她猛力踏地慎道著。接著,她便把目光移在我身上,道:「阿詹,你給我表現一下球技。」

  詹是我的姓氏,但從來沒有一個朋友會以「阿詹」稱呼我,使我覺得很不自然,她知道之後,便更加不肯改口,還說:「只有我才可叫的名字,才顯得我在你心目中的重要!」為什麼她跟我的對話這麼像情侶?

  遊戲開始了,我專心地投籃,雖然不是全中,準確度還是九十巴仙以上,她看著源源不絕的換票湧出,像是見到提款機不斷湧錢出來,樂透極了。

  她滿意地數一數換票,嘴裡還苛刻地道:「枉你中學時是校隊隊長,這麼近距離還是不能百發百中,真是令我失望!」小姐,我是校隊,但我是足球部的。

  「不過,你射籃球的樣子還不錯,比平時帥多了!」我聽到她這句話,不禁臉紅起來,但我看她多半只是說笑而已。

  她又到了一台遊戲機面前,前方置有一個膠鎚子,當用力鎚向那感應器上,機內的膠波便會根據力道不停打轉,而每轉一圈,一個由零開始的數字便會加一,而每次開始遊戲都會隨機出現另一個數字。

  「看我的表現!」她谷一谷僅有的「老鼠仔」,然後提鎚猛打。可惜,連續三次,圈數和要求的數字還欠一大距離。

  「不如讓我來吧!」我正欲伸手接過鎚子,卻被她有一手擋開。她道:「我怎可以一點忙也幫不上?」妳不浪費代幣,已是最大的幫忙了。

  25!今次要求的數字比剛才的少得多,她今次最有信心。她把鎚子高舉,重重地打落感應器上,她定神在圈數計算器上,如師奶留意著股市上落。23、24、25、26......,最後得出了29個圈。

  「成功了!」她不禁大喊出來,即引得旁人注意,她歡喜地蹲在出票機面前,卻沒有預期的豐富換票落出,甚至連一張票也沒出來。

  這時,我才發現了遊戲機的旁邊的註解,說出了難以啟齒的真相:「原來,要兩個數字完全一致才會有票。」她臉色一沉,一言不發地拉我回到籃球機面前,繼續籃球機之旅。

  「換到了!」她高舉毛公仔原地跳著。雖然是十分勉強,但我以手頭上的代幣取得了足夠的換票,替她換下了毛公仔。

  她突然拖著我的手,把我拉到別處。我感覺到她的體溫正透過掌心傳至我的心窩,那是我第一次握女孩子的手,我如剛做完劇烈的運動,心跳不由自主地加速著。

  「你很多手汗!」她突然這樣說著,然後甩開了我的手。我竟然有意猶未盡的感覺,卻不敢開口想繼續拖著她。

  她看著我愣著的臉,道:「你沒拍過拖?」難怪說女人的直覺是很準確。我點一點頭,立時引起她哈哈大笑,使我登時感到十分尷尬。

  她上前貼著我的臉,輕聲道:「其實,我也未拍過拖的。」我立時擺出驚訝的表情,道:「不可能吧!妳這麼活潑可愛,應該很多男生追求妳吧!」重點是她大膽的行為著實不像未談過戀愛的女生。

  她盤著雙手,搖頭道:「追求我的倒是不少,但他們不是相貌平庸,便是性格粗暴,或是滿口淫話,稍為有條件的,都顧著四處泡女生,真是不要得。」世界上沒有只愛妳一個的完美王子的,可我真的不敢說出口。

  她突然又牽著我的手,道:「本小姐就破例一次,讓你當我的男朋友吧!」我真的一頭霧水,便道:「我沒有跟妳表白......」她咦了一聲,道:「剛才你不是讚我活潑可愛嗎?」我無奈地道:「對啊!我只是讚妳,沒說喜歡妳.......」她哼了一聲,道:「好呀!你,說過的話不算數,拖完我的手便不負責任!」拖手也要負上責任?而且我真是只是讚妳而已。

  我最後還是投降了,畢竟我自己心中明白,我確是動情了,儘管她是隨時有生命危險的病人。我臉紅耳赤地道:「好吧!由今天開始,我和妳便是情侶了。」那也算是表白吧!

  她在我額頭打了個爆粟,道:「誰說我們是情侶?你是我的男朋友,但我可不是你的女朋友!」我不明白這玄妙的關係,登時鴉口無言。她續道:「你是我男朋友,所以你要寵我、疼我、把我擺在第一位,而且不准碰其他女人!我不是你的女朋友,所以我不用受你束縛,有權認識其他英俊小生,想見你時才會見你!」不平等條約!太邪惡了!

  她又道:「不應承嗎?那便算數了!」

  「好的!」我慌忙衝口而出,連我自己也不知為何會接受她這般無理的要求。是因為我已經習慣縱她?還是我害怕以後也沒有這種機會?我看到的,她每次舉起鎚子,都不自覺剎那露出了難受的表情,但她還是支撐下去,她也知道將來或許會沒機會盡情地玩樂吧!

  她滿意地一手摟著我的臂膀,一手抱著毛公仔,我們二人繼續甜蜜地逛著街,原來拖著女孩子的手,是這麼教人快樂的。

  「差不多時候回去了!」我望著手錶說著。突然,毛公仔掉在地上,我感覺到她開始脫力,身子軟軟地倒了下來。我立時扶著她,不斷喊她的名字,她的臉色比平時更蒼白,就像一個死去已久的公主。

  貧血是血癌的併發症,我抱著她,一直往醫院跑去,我很後悔,為什麼要接受她的要求?如果時間可以倒流,我寧願一直陪她在病房看恐怖片。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