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癌少女的初戀》-《第五章》
第五章

  「我拒絕!」她的答案卻是令我出乎意料,我呆望著她,吭不出半聲,那是因為我沒計劃過求婚失敗的後著。

  她道:「你啊!現在還只是二十多歲,怎麼可以娶我這個快要死的人?」我想像不到她竟會說出這般為人著想的說話。或許她也和我一樣,因為相愛而改變了對方。我變得感性了,但她卻變得理性起來。

  我幽幽地道:「傻瓜,假如妳真的死了,我大可以找個更年青貌美的。」她立時板起了臉,瞪著雙目,道:「你敢?」她終於恢復原來的性格了。她作裝要揍我,我便乘機抓緊她的手,為她的無名指穿上了戒指,接著便深深地吻了她一下。

  我得意洋洋地道:「戒指帶上了、吻也接了,婚禮結束,妳以後便是我的老婆了!」她似是不服氣,道:「哼,你欺負我,我不會承認我們的夫妻關係的!」我笑著道:「誰說我們是夫妻?妳是我的老婆,但我不是妳的老公!」她莫名其妙地望著我,我便道:「妳是我老婆,所以我要一生一世呵護妳,照顧妳的生活,關心妳的想法,為妳分憂解愁。我不是妳的老公,所以我不會命令妳打掃煮飯,不會管妳和朋友通宵打麻雀,沒錢不會向妳討私己錢。」

  她掩著嘴巴,感動淚水在眼框盈盈滾動,和戒指上的細小的鑽石反射著幸福的陽光。她又指著我的臉,道:「好的!我的男朋友,我現在要你陪我做一件事。」我疑道:「什麼?」她笑道:「我要你陪我穿上婚紗,回到中學影相。」

  她的主診醫生便是負責評核我的學長,起初他不肯接受我們外出的申請。但當我揚言會把他的秘密向他的女朋友告發,他便笑臉迎人地送我倆出醫院。

  她害怕被人看到脫髮的模樣,便要我先替她買個假髮回來。然後,我和她到了附近的一所婚紗店,每當她試穿了一件婚紗,都會畢直地站在我面前,等待我的評價。在白色的婚紗反襯下,她的臉孔像是重現色彩。

  我甜甜地笑道:「妳穿什麼也是這麼漂亮的啊!」她即板起了臉,道:「試婚紗還是由朋友來評審好。」我奇道:「為什麼?」她道:「你們這些做男人的,便只會懂說甜言蜜語,就不會給得體的意見。」我以傻笑回應。妳知道嗎?其實我並不是一個油腔滑調的人,我所說的話都是我的真心真意。

  最後,她選了一件最便宜的婚紗,我道:「妳不用替我節儉的,這可是人生的大事。」她笑道:「結婚的重點是在於它本身的意義吧!既然如此,奢華與否根本便毫不重要。」她一生也是這樣想吧!生活的質素如何,她不在意,她只不過是想嫁給一個和她相愛的人,一起為幸福奮鬥著。

  今天是她就讀中學的創校二十週年開放日,我們到了那中學,中學的名字很不祥-「圓寂第二書院」。

  認識她的老師和後輩也對她的出現十分意外,爭相來聚舊影相。

  「哼!那不是李淑英嗎?她的眼角那麼高,我還以為她定會嫁給又帥又富有的人。想不到才十八歲便結婚,而且新郎的相貌還這麼普通。」

  「說不定他們逢場作興,哪知奉子成婚呢!」

  遠處有幾位女生在嘲諷著,旁邊雖然盡是人聲,但這些說話我還是聽得清清楚楚。她也應該聽到吧!但她仍顧著笑著跟其他人聊天。也許她也知道,這可能是最後一次機會。

  「李老師!」她奔上前擁著教過她的化學老師,接著,便靠近李老師的耳邊說了幾句。李老師立時臉露駭色,道:「不行!這太瘋狂了!」她嘻笑道:「我也說笑罷了!」

  我擔心她會過於勞累,所以只留了一小時,她便在我的半強迫下回去醫院。在路上,我好奇地問:「妳剛才跟化學老師說了什麼?」她道:「我跟她說,我想嘗試用燒杯和本生燈來煮即食麵,自從我在電影看到這情節,我便覺得自己必需試一試。」我想了一想,道:「我跟妳完成這個心願吧!」她咦了一聲,我又道:「偷偷地溜進醫院的實驗室,並不是難事來的。」

  當我們興緻勃勃的走到醫院的大堂,她突然身子一軟,整個人瞬間失去了意識,跌在地上。我的心臟猛然一顫,即跪在地上,抱著她柔弱的身子,淚水如泉湧出。在上次的情況不同,我感到她的呼吸正在緩慢下來,剛才充滿生氣的神情已然消失殆盡,我緊緊抱著她,害怕她會不知不覺被死神帶走。

  「阿英!」我大聲呼叫著她的名字,四周的環境彷彿與我們失去了聯繫,只剩下我倆留下的悲傷和遺憾。世事常變,明明剛才我們還頑皮地討論著潛入實驗室的計劃。

  她被人抬上了醫療架,然後送到專門的病房。

  「你去陪她渡過最後一程吧!」學長跟我說出殘酷的現實,摧毀了我倆的希望。我握緊拳頭,如果上帝突然在我面前現身,我會毫不猶豫地揍祂一頓。

  我近到她的旁邊,凝視著稍為恢復意識的她。我緊握著她的手,哭道:「對不起,我什麼也幫不了妳,像我這般平凡的人,根本沒資格當妳的王子。」她氣如若絲,跟我說:「不離不棄已成就你最大的不平凡,你已成為我心中的王子了!」

  我的哭聲、她的呼吸,世界上只剩下這兩種聲音,連空氣中的粒子也變得沉重起來。

  「我不想死......」她流著淚說著,便像我第一次陪她入睡的情景。可是,今天是最後一次,而且她以後也不會再醒來。

  我握著她的手,道:「妳不會死的,妳還要和我一起用本生燈煮即食麵的。我們每天也這樣煮早餐,然後開始愉快的一天。」她勉強地笑道:「傻瓜,怎可以每天也吃即食麵?可會悶透了......」我道:「只要是陪著妳,幹一千次、一萬次也不會悶,只要妳永遠陪著我便行了!」

  她笑著道:「我也想這樣,可是我是公主,恐怕不能享有平民般的幸福了......」她閉上雙目,再沒有說一句話。我撲在她的胸前,不斷哭泣、不斷叫喊,直至我的肉體乾涸、精神乾涸、靈魂乾涸......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