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網友》-《第一章》
第一章

  耀目的陽光照射著我朝天的屁股,悶熱的天氣把正在和枕頭、床褥纏綿的我弄得渾身是汗,連內褲也被弄得濕透了。

  「真是的!又睡到日上三竿。」我無視走進來洗擦房間的老媽,依舊在床上滾動著。

  「電腦又開過夜,待會壞了不要向我討修理費!」奇怪,我只會在下載電玩或色情影片時才會通宵開電腦,我記憶中昨晚睡時確是關了的,莫非有好色的外星人偷偷把我的珍藏複製到光盤?算吧!反正我也沒什麼不能曝光的秘密。

  「雪櫃有盒點心,你睡醒後,便叮熱來吃吧!我和你老豆現在回大陸兩天了!」老媽留下了這一句,接著便是關門的聲音。

  也不知再睡了多久,我才悠悠轉醒,親吻了摟抱著的o靚欖枕一下,道:「老婆,早安!」

  我邊抓著發癢的雞包,邊拖著身子走到廁所梳洗。鏡子投影出頭髮蓬鬆的臉蛋,只有習慣對著這個臉的我和家人才不會感到反胃,其實我在小學三年班的時候也當過班草的,可是年齡越大,身子越胖,樣子也越難看,連沒有半點姿色的女生看到我的尊顏也會給嚇跑了,我真的很想重拾昔日的光彩。

  吃過早點,又是假日的慣常節目,上討論區,看看最新的動漫情報、到吹水版看看罵貼的最新戰況、到愛情區看看有什麼女生提出招男朋友的嚴苛條件。

  「我昨晚中出了一個大奶妹!」一個位於夜遊討論版的標題引我按了進去,不過如我所料,只是幾行自圓其說的文字,一張相片也沒有。

  可是,當我發現事發的酒吧便是位於我的樓下,便不禁對女主角感到好奇。我曾經去過這酒吧幾次,或許我曾見過這女人也說不定。

  我從頭再看一次,34D的上圍、塗上了粉紅色的指甲油、戴著一對銀色的星形、穿著一套黑色的露肚臍裝。他還描述得很細緻,簡直便像寫色情小說般。

  咦?這些特徵這麼眼熟,莫非他指的便是酒吧的常客-小咪?那時候,我一見到她,也不禁被她的相貌和身材深深吸引,不過我是個個性害羞、又怕失敗的男人,她身邊又那麼多狂峰浪蝶,又哪輪到我泡她?說實的,我曾多次幻想自己有超人般的能力,把她身邊的臭男人都給踢到一旁,然後把她抱上床上的。

  「我和她床上大戰了半個小時,她的雙峰可真是柔軟至極呢!」媽的,這麼簡單甚至可能是吹噓出來的句子竟令我幻想起小咪性愛的情景,教我不禁舉旗起來。

  為了滿足我的好奇心,我發了一個論壇短訊給那位叫「天天淫溢」的會員,內容是這樣-「你好!你的色情故事真的太吸引人,不知是否參考某一個現實人物呢?」

  我靜靜在電腦前待了一會,不斷刷新頁面,可卻等不到任何回覆。那也不出奇,那人現在未必在線,就算他收到我的短訊,也未必會回覆吧!

  既然現在沒事可幹,我索性對著我床上的「老婆」猛幹,論樣貌身材,小咪還比不上我的「老婆」,只是在互動性方面勝過一點兒,很快我便把慾望的黏液給發洩出來。

  我悠悠轉醒,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睡著了一會,難怪常有人說自瀆是最好的安眠藥。

  我掙扎起來,爬回電腦面前,發現竟收到了一個短訊,正是那個「天天淫溢」發來的,內容是這樣-「不是的!我真的在大埔F道U街CK酒吧認識那妞子的,我大膽地問她一晚開價多少。她便說欣賞我的膽色和誠實,便跟我上樓了!」

  原來只要有錢,便可以一嘗小咪的嬌美肉體,我不期然心動起來。

  「說不定那傢伙說的話都是真的。」這種意識不斷衝擊我的充滿淫慾的腦袋。

  我鼓起勇氣回了一條訊息-「其實我應該是認識你所指的女人的,今晚我會嘗試用你的方法去泡那女人!希望你會精神上支持我。」這句短訊發了出去後,我才發現自己很傻,哪有人會支持一個陌生人去幹女人?除非那人闊綽請他同樂吧!但不知為何,我發了出去後,心情卻舒緩了不少,或者是感覺上心中的罪惡感給分薄了出去。

  果然,他沒有再回應,應該是對我的短訊感到無言吧!不過,無論他會否再揪睬我,我也決定拚命一試,已有被當面摑了一巴、被菩薩兵群毆的覺悟了!

  整個下午,我也是在網上收集性愛的資料,甚至和「老婆」演練一些高難度的姿勢,對不起,「老婆」,請容我出去滾一晚,我保證以後會好好待妳的,用最好的柔順劑去洗淨妳身上的污垢。

  到了晚上,我從櫃員機提了全副身家,抱著一個慷慨就義的心態進了酒吧。可是酒吧裡卻只有零星數人。真是奇怪!今晚不是有球賽嗎?應該會座無虛席才對。

  我看到一個性感的美女坐在酒櫃面前,她正是我夢中情人-小咪!雖然今晚她的身邊沒任何臭男人,可我仍是不敢上前搭訕,害怕未開口說話,她便會像遇上雨夜屠夫般逃之夭夭,儘管我在來酒吧之前已花了一點時間和錢到理髮店和美容店上。

  「這麼膽怯怎樣識女人?」一道聲音自我背後冒出,我轉頭一望,便發現一個樣子、身型和衣著也屬上等的男人站在我面前。我不是一個女人,自然不能用一些很專業的詞彙句子來形容那男人,我只能說出三個字-「媾死女」。

  我正想開口問他有何貴幹,他卻搶先道:「你是『nick1234』?」我驚嘆一個素未謀面的人竟能說出我在討論區的帳戶名稱,本能地回答:「你怎知道?」

  那人道:「從你的眼神,你那副充滿淫慾和害羞的眼神正不斷視姦那小姐呢?」我又驚又喜,道:「莫非你便是『天天淫溢』?」他點一點頭,道:「想上小咪嗎?那便要快,待會給人接觸先登可不好了!」

  對!那才是我今天來的目的,現在有人在背後支持,可增添了我幾分信心。但我仍只敢坐在她的旁邊,不敢張開說話,也不敢跟她有任何眼神接觸。

  我忽然感到腰間被人推了一下,原來天天淫溢已經坐在我旁邊,輕聲道:「請她喝一杯酒,打破僵局吧!」這倒真是一個好方法。

  酒保把酒推到小咪的面前時,我即搶著道:「這位小姐的酒錢便算在我身上。」小咪立時向我拋出微笑,雖然這些是出於免費的客套感謝,但對我來說,便如黑夜中的一點星光。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