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網友》-《第二章》
第二章

  氣氛十分尷尬,雖然我和小咪已近在咫尺,腦海亦早已盤思好對答的內容,可現在卻一句說話也說不出來。

  天天淫溢在我耳邊輕聲道:「快乘機說句話吧!」我回應道:「你曾跟她有一腿,不如由你向她介紹我吧!」他道:「那時我用了另一個造形去泡她,她閱歷無數,大概已經忘記我了!要不然她也會立即喚我的名字。而且泡女這回事是不可替人家代勞,若我搶了你的風頭,那你豈不是含恨而終?」

  我聽完天天淫溢的解釋後,便莫明其妙地生出一份勇氣,說真的,我真的希望擁有他的條件和膽色。這時,我發現酒保正以奇異的目光凝望著我。莫非我們的對話太大聲,讓他聽到?

  幸然,我觀小咪的模樣,似乎沒有把我們的對話聽進耳內,或者她是聽到的,但裝作若無其事。

  「今天又會這麼少人呢?」我微微低頭道。雖然我的目的只是引起小咪注意,可在旁人眼中,應該是一個孤辟的男人在喃喃自語吧!

  「隔離街開了一間很大的新酒吧,酒精飲品一律六折,店內的女職員又是性感尤物。大部份常客也去了那邊喝酒、聊天、看球賽。」小咪竟然花唇舌向我解釋!我的心像是被她的每句話刺激著,不禁怦怦跳動起來。

  未待天天淫溢提醒,我已屁股一移,靠向小咪坐住,道:「那麼妳怎麼不去湊湊熱鬧?」小咪道:「我就是不喜歡那麼嘈吵的環保,我只是想靜靜地喝酒,和知心人談談心。」

  她指的知心人莫非是我?這是暗示嗎?我臉紅耳赤地道:「那妳一晚幾多錢?」便見小咪即露出奇異的表情,咦了一聲。

  天天淫溢隨即敲了我的後腦一下,輕聲道:「蠢材!就算是老實,那也太快了!你知道即使一個女人願為錢和別人上床,也不會做公然回答價目這種尷尬的事。我也是伴她去到無他人的地方,才敢問她的價目。」

  我隨即轉口道:「我是問妳一天賺到多少錢?妳身上的衣著和飾物每天不同,也花上了很多錢吧!」小咪道:「是不夠花的!幸好有很多朋友都會無故送禮物給我。」

  天天淫溢道:「別說這般悶的話題,說些她有共嗚的話題吧!跟她說『妳噴的香水很特別,是法國X品牌的玫瑰花味嗎?』」

  我依著天天淫溢的話直說,果然成功引起了她的興趣。原來他對女性的服裝牌品相當熟悉,我一直依著他教我的說話,中途加上幾個笑話,成功逗得小咪眉開眼笑。

  可很奇怪的,明眼人也知道天天淫溢一直在背後教我說話,可小咪並沒有跟他這個帥哥說上一句話,或者她是顧念著我的面子,這個女人還真不錯呢!

  而避免酒保聽到我們的對話,我在中途已邀她到較辟靜的座位,當然那也是受天天淫溢指導,他在我調位後便功成身退,在遠處觀察著我們的一舉一動,想不到區區一個網友竟然幫我到這程度。

  不知不覺,我們已聊了一個小時多,而小咪也喝了近十杯酒精飲料,去了五、六次廁所,她跟我說不是因為我請客而喝那麼多,而是她一開心便會猛喝酒,久而久之,便練成一身的酒量。

  但我的酒量卻是弱得可憐,只是喝了幾杯,意識便開始朦朧起來。我身子向前微傾的時候,頸部抽扯的感覺令我剎時清醒過來。不行!我不可以醉倒的!我趕緊倒了一杯冰冷的清水灌進口中,好讓寒冷的刺痛使自己更加清醒。

  坐在遠處的天天淫溢突然向我使了個眼色,我明白他的意思,便輕聲向不甚清醒的小咪,戰戰兢兢地道:「今晚......可以陪我睡嗎?妳想要多少錢,儘管說出來吧。」

  臉色紅潤的小咪略帶醉意地道:「你這麼直接,不怕我責罵你嗎?」我略帶怯意地道:「妳不是欣賞誠實的人嗎?」小咪用手指督著我的臉脥,道:「你怎會知道?你一定是偷聽了我上次和那男人的對話。」她指的男人,應該是指天天淫溢吧!

  我正想向天天淫溢討教對策,他卻側過了頭,獨自在酒櫃面前喝酒。那傢伙也太沒義氣了!

  小咪續道:「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又碰巧有性需要,今天的酒錢便當是幹這回事的費用吧!」別以為這代價很划算,這些酒錢合共也是過千。

  說完這句話後,小咪忽然軟軟地倒在沙發上,似乎她真的醉了,所以剛才才不會討價還價。

  終於得手了!我終於可以享受小咪的美軀了。我扶著意識模糊的小咪,拖步離開座位。我和天天淫溢互通了勝利的眼色後,便扶著小咪走出酒吧,花了兩分鐘多,便走到自宅的樓下。

  這時,我發現天天淫溢正在尾隨著我,他這傢伙該不會想分甘同味吧!

  我轉首呆呆望著他,他便道:「其實我也是住這唐樓內的,便住在五樓。」真是難以置信,又會那麼巧?不過,他的話真的可信嗎?畢竟我和他還是首次見面,還是在這麼碰巧的情況下,他是不是另有圖謀呢?

  現在已不容我多想了,而他也即時走到我前方,徑自上唐樓去。應該不會有問題的,我又不是富戶人家,家中有沒有漂亮的美眉,他又豈會有什麼不軌企圖?

  我勉強把小咪扶到三樓,正想打開鐵閘,卻發現天天淫溢正站在往上層的樓梯上,托頭凝望著我,並露出淫賤的笑容。

  我有點不滿地道:「你怎麼還在這裡?他道:「沒什麼,我擔心你遇到什麼意外,功虧一簣,所以想看到你踏進屋內才離去。」

  他的話真是令我感到懷疑,但一想到是他一直促成這件美事,我便忽然內疚起來。

  「你在跟誰說話?」小咪的叫喊催動了我的行動,我倒是擔心她突然清醒過來,對性行為的事出爾反爾。

  我在天天淫溢的目光下趕緊拉開了鐵閘,把小咪夫到沙發上。回頭一望,便見他正站在門前,揮著手、微笑道:「春宵一刻值千金,你好好享受吧!再見!」說罷,便離開了我的視線。

  我趕緊把大門關上,雖然十分感激天天淫溢的幫助,可惜現在可沒有時間寫感謝信。我終於能滿足我抑制已久的慾望,對不起,「老婆」,一屋不能藏二嬌,今晚要你睡在衣櫃內。

  瘋狂的一晚,不過,嚴格來說,是我一個人在瘋狂地幹,因為小咪已沒有太大的反應,就是沉睡著的蕩婦,一點應有的生氣也沒有。

  或者是我看得女優太多,整個過程並沒有高難度的動作,更不要說有口交這種額外服務。單方面吻、單方面撫摸、單方面抽插、單方面釋放體液。不過,又足以滿足我這種人,自從半年前把童貞交給妓女後,那是我的第二次性行為。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