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網友》-《第三章》
第三章

  我在床上掙扎起來,耀眼的陽光即刺進我的眼簾,我張手一摸,卻摸不到小咪。我裸著身子走出了房間,發現她的手袋、衣物亦消失匿跡。

  她大概是今早醒來時,發現和自己睡在一起的竟是一個醜男人,便毫不留情地離開了吧!我忽然感到頭部有黏糊的感覺,我撫著後腦,竟摸出了一點幾乎乾涸的血跡。難不成是小咪幹的?但怎麼我一點印象也沒有?

  我踉蹌地四處摸索,發現家中的抽屜仍是整整齊齊,我的錢包也沒有財物損失掉,幸然她並不是貪得無厭的女賊,或許只是抱怨我這個醜男乘醉上了她。

  我伸手摸摸自己的雞包,感覺還是和以前一樣,原來幹了資素好的女人,那話兒也不會升級或格外璀璨的,發洩過後,仍是一條骯髒的軟皮蛇。

  我先把「老婆」從衣櫃拿回出來,梳洗過後,便重覆著上討論區的習慣。我立時收到一個短訊,正是天天淫溢發來的!內容是這樣-「昨晚玩得很高興吧!你我總算有緣,最起碼上過同一個女人。不如交個朋友,有興趣的話便到樓下的麥記茶餐廳來。」面對陌生人也可以自然地結交,我倒是十分羨慕他的交際能力。

  我穿著制街坊裝下樓,剛走進到麥記茶餐廳,便發現天天淫溢正坐在一個卡位內、向我招手。我便上前坐在他的對面,向招呼我的伙記點了個早餐A。

  天天淫溢微笑著道:「瞧你筋疲力盡的樣子,昨晚幹得很爽吧!」我道:「還真不錯!真是多謝你的相助和鼓勵!」他道:「識英雄、重英雄,大家都是好色之徒,用不著計較那麼多。」

  我笑道:「點了早餐沒有?這餐我請你吧!」他搖手道:「不用了!我現還在滿飽呢!」

  我道:「對了,應怎樣稱呼你?」他道:「叫我的網名便行了!」我苦著眉,道:「那未免太累贅了!我索性叫短一點,叫『天溢』便好了!」

  他猛然搖頭,道:「這個稱呼太文雅了!就像一些過氣的作家,一點霸氣也沒有,你還是叫全名好了!」

  我想了一想,又道:「叫『天淫』好不好?」他托頭盤思了一會,便道:「不錯、不錯!天生淫賤,真本性也!不過如果被妞兒聽到這名字可不好呢!取其諧音,你叫我『天人』便是了。」我笑道:「好的,天人大哥,以後還請好好關照小弟。」

  天人道:「難得今天是星期日,不如我們過大海賭兩手好不好?」過澳門賭錢,是我一直想嘗試的事,但避免被父母說三道四,我從未有勇氣實行。既然現在父母都不在,又有人相伴,我還需猶豫嗎?

  吃過了早餐,我走到櫃台付錢,負責收銀的道友強笑淫淫對我道:「昨晚玩得高興吧!」我奇道:「昨晚?」道友強道:「我說那妞兒,怎麼了?風流過後,便忘了我的恩惠嗎?」他怎會知道?對了,他就住在附近,看到我扶著醉了的小咪也不足為奇,但他說的恩惠我實在不明其意。

  「快走吧!今天已經沒太多時間剩了!」天人在門外催促著我,我應聲道:「行了!」道友強忽問:「你在跟誰在說話?」對了,天人是我新交的朋友,他們當然不知道我們的事,我便道:「他是我的志同道合!」說罷,便大步離開了茶餐廳,邁向萬般期待的領域。

  我和天人乘巴士到渡輪碼頭去,中途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我在路上重遇我中學時代的一位朋友。當年,我真是十分嫉妒他,除了是因為相貌和運動天份皆出眾外,最主要的是身邊不乏投懷送抱的女同學。

  可是,現在我一點嫉妒心也沒有,因為他正拖著一個姿色平庸的女人,質素可是和我一夜風流的小咪差天共地。哼!有多久風流,有多久折墮,昔日曾是萬人迷,現在還不是被人鄙視的窮光蛋!

  到了澳門,我的肚子便開始餓起來,我一直也是個頗大食的人,只不過平時為了購買心頭好,我必需在飲食上節儉。

  天人道:「聽到你肚子的鼓叫聲,真是替你難受!反正今天也打算大花了,也不用節儉在吃喝玩樂吧!」說得有道,平時那麼抑制自己,豪爽地享樂一天也不算過份吧!

  我先去盡天南地北,嘗試各款特色的小食,即使被擠得肚滿腸肥,也抵受不住新事物的誘惑。到了後期,索性吃了一口,知道是什麼味道便扔掉罷了。我本想請天人大吃一餐,但他說肚子不餓,勉強吃東西下肚會影響健美的身型,這回答倒是教我哭笑不得。

  到了傍晚時份,我便到了遊澳門不可不去的地方-賭場。我不精賭術,玩的只是廿一點、賭大小、老虎機這些簡單的玩意,而天人也沒有玩上一兩手,他說賭錢會令人傾家盪產,他不會讓自己踏進這泥坑一步,我真佩服他有如此強大的意志力抑制著慾望,換作是我,小小誘惑便已經抵受不住了。

  那麼一說,他今天的目的,只是全心帶領著我享樂?他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這樣做?莫非是想以我的生活作為記錄素材,寫一篇以頹廢男人生活習慣為題的論文作功課?可是,換個角度想,他一直在旁邊引導著我,如與說同伴,倒不如說是我的啟蒙恩師,我這樣懷疑他算是忘恩負義嗎?

  「幹!又是大!」我屢次聽到站立在旁邊的大叔嗔怨地道。我看著他不斷從櫃枱換來新的注碼,只欠沒有把內褲脫出來換。但是,在他失意的同時,我卻因不斷勝出賭局而漸漸樂不思蜀,也許這便是所謂「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他人痛苦之上」。

  但是,我畢竟不是受幸運女神眷顧的奇人,也沒有賭神般的技術和智慧,很快我便由一個大贏家淪為身無分文的窮光蛋。

  此刻,我才能冷靜下來,認真思索剛才幾乎忘我的賭博過程。

  怪不得常有人因賭錢而欠下巨債。當僥倖贏了幾局之後,賭徒便會認為那是玉帝賜給他的黃道吉日,賭注越滾越大,但稍一大意,便連本帶利輸了。可是,手到拿來的巨額一剎間化為烏有,當然便會心有不甘,為了回本,哪怕是向借黑道借來「應急錢」也在所不措。

  幸好,我算不上是病態的賭徒,平時也有觀看賭海迷途這類節目。既然輸光了手上的現鈔,我也只得安份地退出賭場。也許,我潛言默化學習了天人堅毅的意志力。

  我望著夜空和手錶,便發現原來已經過了四小時,現已到了深夜時份。由於明天還要上班,我得回家睡覺了。走到自宅的門前,我忽地猶豫起來。享受了一整天,要重回這個狹小的單位,對著那個嘮叨的老媽,就像從天堂墜進地獄,而且如果被她知道我花光了八年來的儲蓄,她一定會把我罵得狗血淋頭。

  「天人大哥!我可以上來跟你喝罐啤酒嗎?」我喊著繼續上樓的天人。他卻笑道:「不了,我要幫你的地方已經足夠了,我相信你以後也不用找我了!當我應該出現的時候,便會在你面前現身。」說罷,便徑自走了上去。

  他的說話又會那麼玄妙?算吧!反正我都已經累了,便索性回家和「老婆」同眠吧!

  「再不起身便要遲到了!」仍舊是老媽的叫聲,奢侈兩天後,由回復昔日一成不變的日子。我拖著勞累的軀殼起床,我望一望時鐘,發現自己比平時遲了二十分鐘。算吧!反正遲到一天又不會革職,我索性仍舊慢條斯理地梳洗自己。

  當我正在刷牙時,便聽到大媽大叫:「你的時裝雜誌礙著我走動,反正你也沒看很久了,我現在把它們丟掉了!」老媽,妳在說什麼?我哪有什麼時裝雜誌?大概目不識丁的她把成人刊物封面的女角當成模特兒吧!此刻,我滿口牙膏,也不方便跟她說話。而且,自從我幹了小咪後,我覺得一般的圖片、影音已經滿足不到我了。現在的我,寧願儲幾個月,找一些名校的援交妹來發洩慾念,總好過浪費金錢在這些不實在的東西身上。

  我走出了門口,不自覺望向通往上層的樓梯。天人他在家嗎?他昨晚說的話有什麼含意嗎?難道昨晚是他待在香港的最後一天,他有必需要去的地方?

  算吧!即使我現在上去找到了他,也沒時間跟他暢談了,還是待我放工回家才找他吧!

  我回到工作的超級市場,重覆著沉悶的收銀工作。我忽覺得周遭的女同事比平時更醜,也許我下意識把她們跟小咪比較吧!

  突然,有幾個軍裝警員走進超級市場內,這種場面真是前所未見,而更驚訝的是,他們竟在我面前止步,並出示了警員的證件。其中一人道:「林大力先生,我懷疑你跟一宗謀殺案有關,請你跟我回去協助調查。」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