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網友》-《第四章》
第四章

  我呆呆張開了口,看著警員上前替我扣上手銬後,我才結巴巴地道:「發生什麼事?我沒有殺任何人!」警員沒有理會我的反應,說了幾句遵例說話,便硬把我挾到警車內。

  我努力回想起這幾天發生過的事,根本和殺人扯不上什麼關係。儘管是由出生到現在,我也只是殺過幾隻蚊、幾隻蟑螂而已。

  我被押進附近的警署後,便發現我的雙親已在此等候,當然警員攔住了他們的上前接觸。老媽眼盈盈地道:「放心,阿仔,阿媽知你是無辜的,我定會保你出來的!」

  我依依不捨地看著父母縮小的身影,更發不出半點聲音,因為此刻我的思緒正處於混亂的狀態,甚至懷疑那只不過是一場惡夢而已。

  我被押到盤問室內,然後被一名警員使勁地按在椅子上。我真是不明白,我只不過是疑犯,而且也沒有得罪他,他何故要非弄痛我不可?

  坐在我對面的警員用桌燈照著我的臉孔,害我幾乎睜不開眼來。他又把一張A4面積的照片置在桌上,道:「你認識照片中的人嗎?」

  我登時呆若木雞,她不就是小咪嗎?小咪給人殺了?未待我開口,那警員又道:「我在你居住的唐樓的五樓單位發現了那女子的屍體。初步鑑證,她是給掐死的,而且屍身上有你的指紋和衣物纖維。」

  怎可能?我前晚才跟她歡好完,之後便不知她的去向,她怎會無故死於五樓的單位?但如果我如實告訴他,那我的嫌疑豈不是更大嗎?

  我突然感到腦後一陣刺痛,原來站在身後的警員用手肘重重敲了我的腦袋一下,毫不客氣地道:「答啊!混蛋!」我一直以為這種迫供情節在電影才會出現。

  我忍著痛,道:「我是認識她,她是樓下酒吧的常客,但我跟她只是有數面之緣,我連她的中文全名也不知道。」

  盤問我的警員道:「不要裝傻了!我們驗出她在死前曾發生過性行為,而且陰道內含有的殘餘精液,已確定是出自你本人的!而且我們更驗出她死前曾喝過俗稱為『迷姦水』的液體,真相昭然若揭吧!」

  「我沒有下迷姦水!我只是乘她醉時把她扶上自宅!我們更一早已經有協議的!」我衝口而出替自己辯護,不到一秒,即猛醒那即是承認自己跟小咪的關係,完了,一切都完了......

  那警員道:「那麼,你即是承認你把他先姦後殺吧!」我趕急道:「我都說了我跟她早有協議,我請她喝酒,她便跟我上床。我在第二天醒後,她已經不知所蹤了!」

  接著,那警員又逐個細節盤問,像是引導我犯錯,或尋找當中的矛盾。當他問到我如何把小咪逗笑時,我也得把真相和盤托出,對不起,天人大哥,要把你捲入事件了。

  我道:「是這樣的。我上網結交了一名朋友,他教導我如何跟小咪對答,當時他一直在我附近如予指示,酒保可以做人證的。」

  那警員道:「這點我早已跟酒保求證過。他說當晚你是一人進入酒吧,有時候還在自言自語。」

  「什麼?」我不禁站了起來,頭顱卻被後面的警員硬生生按在桌上,我感覺到若然我再費力掙扎,頸骨會給扭傷也說不定。

  盤問我的警員道:「另外,麥記茶餐廳的收銀員,他說你在早幾天前曾向他買了一支迷姦水。」道友強!你為什麼要陷害我?

  那警員俯下身子,和貼在桌上的我四目交投,道:「沒話可說吧!」惡夢!惡夢!為什麼所有人都要撒謊?明明我沒有買什麼迷姦水!明明我不是一個人進酒吧!慢著,天人呢!為什麼酒保沒看見天人?對了,天人,不就正是住在五樓的嗎?難道他聯同酒保和道友強陷害我?但他為什麼要這樣做?我跟他根本是素未謀面,決不會結上什麼仇怨的。

  我道:「等等!我有問題要問。」那盤問的警員使了個眼色,按著我的警員便把我拉回椅子上,登時令我舒服了不少。

  我吸了一口氣,道:「我住的那棟唐樓的五樓單位,不是有一個中年男性在居住嗎?幹什麼不找他?」盤問我的警員道:「你在說什麼?五樓單位已經空置了兩年多。所以死者的屍體才給扔進去也沒給人即時發覺。」

  我驚訝地道:「不可能的!我那位網友正是住在五樓的!」但回想起來,我確是未見過他進屋,莫非他只是騙我,他根本不是住在那單位內?

  那警員冷冷說道:「那位網上朋友,是你編出來推卸罪名吧!」我激動地道:「不,是真的!我在U仔討論區的夜遊討論版結交他的!他的帳號叫『天天淫溢』,你不相信的話,大可以去調查一下!」

  接著,那警員真的出了去一趟。假如他找到天人,我便可以證明自己的說話了!那麼洗脫嫌疑的機會也會大增。回想起這幾天和天人相處的日子,我真的不敢相信他是專心陷害我。

  待了一會,那警員回來了。他道:「恭喜你!真是有那個叫『天天淫溢』的帳戶。」我喜道:「我都說我沒有撒謊,快把他叫來,讓我們向你說過明白。」

  他道:「現在已經最明白不過了!那個『天天淫溢』就是你的分身!他的註冊IP是和你的一模一樣的。」

  怎會有這般奇怪的事,我聲嘶力竭地道:「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他確是我上網識的朋友,他還和我通過好幾次論壇短訊!我的帳戶是『nick1234』,而他的便是『天天淫溢』,你真的有查清楚嗎?」

  那警員道:「你那兩個帳戶確是有數個短訊往來,但發送短訊的時候,登入IP是跟你家中的是一樣一模。難道你所說的朋友,乘你不在家的時候,用你的電腦發短訊嗎?」

  對!這是唯一的可能性!但天人又怎可以混進我的家中?在收發短訊的期間,我可是一個人在房間睡著。我只得道:「我真是什麼也不知道的!或許那傢伙用了什麼黑客技術來控制我的電腦。」

  那警員哼了一聲,道:「即使證明了你說的那人是真的存在,他又真的和你通訊過又如何?現在在兇案現場只是發現了你的痕跡,而且還有人證證明你曾購買迷姦水,你洗定屁股等坐牢吧!」

  我被警員押到拘留室,父母來探望我的時候,我便把整件事件和托盤出,但即使他們相信又如何?法官是講求證據的,究竟這些指紋、迷姦水是從何而來?酒保和道友強為何要陷阱我?

  夜了,我靜靜躺在床上。可是,思緒極度混亂的我又豈能入睡?如果一切也沒有發生過多好,那麼現在我便能夾著我的「老婆」,然後把它弄得滿臉糊狀。

  「怎麼樣?習慣了如此狼狽的生活了嗎?沒有動漫、沒有A片,什麼慾望也無法發洩。」一道熟悉的聲音引起我的注意。我仰臥坐在,便見一名男子正站立在鐵欄外,窗外的月亮照著他的臉龐,正是整件事件的始作俑者-天人!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