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網友》-《第五章》
第五章

  我撲到鐵欄前,左手牢牢緊抓鐵枝,右手則拚命地從隙縫中伸出,意圖抓著近在眼前的天上。我怒吼著:「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為什麼你要害我?」

  天人道:「為什麼我不會在這裡?我不是說過嗎?當我應該出現的時候,便會在你面前現身。而且我何來害你?我一直不是在引領你嗎?」

  他的說話令我聯想一個荒謬的可能性。我雙唇打顫地道:「你是鬼?」天人搖一搖頭,道:「不,鬼可沒有空閒去理你這件廢物。」廢物?他竟然說我是廢物?但我不是嗎?都已經快三十歲了,還是一事無成。

  我打量著他的全身,他沒有浮空,也沒有發現靈異的光芒,便奇道:「你不是鬼?那你是什麼?」天人笑了一下,突然走了上前,他竟在我面前穿過了鐵欄,進入拘留室之內。

  我登時嚇得臉色發青,本能上彈後數步,背靠牆邊。天人向我招一招手,道:「不用怕,我不會害你的。若然你有什麼不測,那我便不能存在了!」

  我不明其意,道:「這是什麼意思?」天人道:「你想知我是誰?那我現在便告訴你,我便是你的慾望。」

  我快要瘋了,慾望怎可能會化成人形?我立時隨手執起一個杯子,往天人投擲過去。希望能把這瘋狂的幻覺消滅。

  天人不閃不避,杯子竟然穿過他的身體,撞上他身後的牆壁碎了。

  天人撫著下顎,笑道:「相信我了嗎?」事到如今,哪容我不相信?即使他不是我的慾望,也不會差事實太遠。

  我重新坐在床上,雙手撫在兩側的太陽穴,低頭道:「既然你是我的慾望?那你為什麼要害我?小咪也是你殺的吧!」

  天人擺動著食指,道:「No、No、No、No、No,我沒有害你,我只不過是引領你實踐你一直不敢做的事。」

  我抬頭望著他,展現出疑惑的眼神。天人在我面前自轉了一圈,道:「我的外在條件、我的意志力,是你一直所渴求的!」他說得一點也沒錯,從第一眼看見他,我便想成為和他一樣的人。

  天人又道:「你回想一下,你的腦袋充滿著什麼慾念?色慾、貪婪、貪食、懶惰、憤怒、妒忌、傲慢,人性的七宗罪,全部也在我的引領下發洩出來。一生還有什麼遺憾?」

  我回憶起這幾天發生過的事,幹小咪、豪賭、暴食、懶床、殺人、眼紅別的男人、鄙視舊同學。慢著,我真的殺了小咪?

  幾段極不願意想起的記憶在腦海翻起。

  前幾天,我看上了酒吧的小咪,也聽到她和別的男人在開價。我便開始幻想自己把她上了,更製造一種個別思考的人格來。

  然後我便在U仔討論區註冊了一個名為「天天淫溢」的帳戶,在夜遊討論版吹噓自己的性愛事蹟,我以為可以引起其他會員的艷羨,哪知換來的只是一句句認定我是撒謊的回應和恥笑。

  我一怒之下,便決定實踐這事,便在凌晨時份找道友強買了一支迷姦水,又到便利店買了幾本有關時裝、香水等的國際雜誌,目的當然是為了擴闊和小咪的話題。

  可是這個時份,小咪卻不在酒吧。我只得回到家中呼呼渴睡,卻沒有關上電腦。

  第二天是星期六,我在老媽的叫喚下起床,此時我已回愎日常的意識,又在夜遊討論版閱讀了我以「天天淫溢」發放的貼子。

  當我發出一個短訊,在床上自瀆後,便稍睡片刻。這時,我的慾望人格又再次覺醒起來,我以「天天淫溢」的帳戶回短訊給自己後,便重回床上睡了。

  我以自身的人格收到「天天淫溢」的短訊後,便鼓起勇氣到酒吧去。在酒吧的門口前,我看到我製造出來的人格,就是天人那傢伙!當然其他人是看不到那傢伙的存在。

  在他的協助下,我成功引起了小咪的興趣。在我略帶醉意的時候,天人那性格又出現了,他控制著我從皮袋取出了迷姦水,暗暗倒進小咪的飲料中。

  當我上了小咪後,她卻和我爭執起來,原因是她抱怨我使用了藥物,和我在性愛期間沒有使用安全套,更直接把精液射進其體內。那時候我正處於天人的人格,所以睡醒後一直沒有這段記憶。

  在爭執過程中,我被她用硬物撞傷了頭顱,我一怒之下,便用雙手使勁地扼著她的頸,直至她不再爭扎,瞪目斷氣。

  我把她的屍體和衣服拖到五樓空置的單位內,然後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回到家中睡覺。

  第二天是星期日,我便開始和天人展開澳門一日遊,當然在旁人眼中,我只是一個人在自言自語。到了晚上,我便和天人道別,但其實他一直沒有遠離過我,他一直是躲藏在我的內心,由始至終也是,當有需要的時間,他才會在我面前現身,就像現在一樣。

  天人道:「你終於想起這段記憶嗎?『我便是你』這個事實。」我使勁地按在頭顱:「那為什麼你要害我?為什麼要操控我殺人?」

  天人道:「我有害你嗎?我只不過為你提供藉口和勇氣,如果沒有我,你可以幹到小咪嗎?你有勇氣捨棄這種墨守成規的無聊生活,豁出去一次嗎?沒有我,你根本什麼也做不到,只會仍是一名朝出晚歸、躲內房間避世的毒男!」

  我無言以對,或者天人說的話根本便是我心中的真正想法。我傻笑著、瘋狂地笑著,一直到天亮。天人沒有離開我,即使我的肉眼看不見他,但我知道他仍在我心裡面,當有需要的時候,便會現身跟我聊瘋狂的計劃、至情至性的慾念。

  「由於被告承認控罪,代表他有悔意,也沒有殺人的動機,故刑期或可減免。本席宣判被告林大力強姦及誤殺罪名成立,下個月五號宣判,退庭!」

  我默默聽著宣判,無視在旁親友的哭泣和求情聲,在警衛的帶領下回到囚室。

  我十分滿意法官的判詞,我沒有激動、沒有憤怒、沒有迷惑,或許是我也認為自己是罪有應得,而更重要的是,我沒有後悔製造天人這人格出來,至少現在我是這樣想。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