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完美男女》-《第一章》
第一章

  我,陳小明,是一個平凡的中學生,不單是姓名平凡,外表、讀書、運動能力全部也是平凡,不,甚至是比一般人的水平低。我生於小康之家,爸爸是目不識丁的地盤工人,媽媽除了是家庭主婦,日間便會在街市兼職賣菜。他們這般努力並不是為了過富足的生活,而是使我這個平凡的獨生子可以出人頭地,所以他們都把辛苦血汗錢都用來供我到名校讀書。

  我就讀的是位於港島區的火星書院,在這裡就讀的全是響噹噹的貴族子弟,因為只要能付擔起昂貴的學費,便就享受極優越的校園生活。除了有優質的教師傳授考試技巧及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外,學生更是擁有極大的權力。當發生了衝突,即使理虧的是學生,教職員也只能默默承受責任。教職員因得罪學生而被革職的事例已屢見不鮮。

  我是個沉默寡言的人,所以在學校交不到什麼朋友。不過,我相信即使我擁有外向的性格,情況也不會有所改變,因為周遭的同學也是富家子弟,他們每天也陶醉於奢侈的生活,這是我這種窮人無法觸及的世界。所以我和他們一直都沒什麼交流,而我亦打算專心努力讀書,不枉父母對我的期望。

  偶然我也會被一些頑皮的同學戲弄,不過弱小的我根本沒能力和勇氣反抗,儘管被惹得滿腔怒氣,我還是忍著不發,最多只是向死物反洩不滿。當我受了委屈,便會回家躲進房中,不是哭,而是上網重溫流星花園,竹野杉菜是我的偶像,我不斷學習她在逆境生存的鬥志,當然我並不奢望有富家女子會看上我這個無能的男生。

  我風平浪靜地渡過了六年的中學生涯,只要再過一年,便可入讀二流的大學,找一份更好的兼職幫補家計。別人的白眼和欺凌我早已習慣和麻木,直至遇上了這四個人,他們影響了我的人生,不,是摧毀了。

  不得了!要是再遲到的話,一定會被老闆解雇掉!烈日當空,我如舊跑過校園的大道,往日常打工的油站奔去。今天老師派發的筆記比平日多,荷重的書包使體能差劣的我感到吃不消。不過,我不可因此而停下來,因為如果沒了油站這份兼職幫補,那我家的環境定會更差。

  忽然,我感到後腦受到一陣衝擊,雖然算不上是強烈,也立時令我止了步伐,回頭看過究竟。

  「土包子,給我拾回那足球來!」我看到一個穿著球衣的男生站在旁邊的足球場內向我呼喝著。我認得他是誰,不是因為他是我的朋友,也不是因為我見識廣博,而是他是校園無人不識的風頭躉,擁有帥氣容貌和豐厚家底的黎子軒。而在他四周的,不是巴結他的同學,便是迷戀他的女粉絲。但是,才剛放學了,他們怎會哪麼快換好運動服?想了一會,我立時收回那愚蠢的問題,以他們在校園的地位,儘管整天不上堂,也不會有人干預吧!

  根據他的說話,我立時猜想出他踢出的足球剛好擊中我的頭顱,要我把足球拾回。如果是平時的我,為了避免得罪這些大人物,定會樂意這樣做。但我橫觀四周,也看不見足球的蹤影,定然是被我的頭顱反彈到不知某處。要我尋回足球雖然算不上是難事,但那定會花我一定時間,而且說不定他們會再命令我作其他勞役,那麼我定然很大機會遲到。

  此刻,我決定孤注一擲,向黎子軒鞠身道:「很對不起,我現在趕時間,真的很對不起!」說罷,頭也沒回,立時奔出了校園。我隱約聽到後方傳一遍責罵聲,多半是由黎子軒和他的伙伴擾攘起來的。當我遠離了校園,我忽地擔心自己的後果,黎子軒會不會記恨於我呢?應該不會的,我這種小人物,他根本不會花時間記住,而且我剛才也是很有禮貌地惋拒他,應該不會有問題的,或者他只會命人把垃圾擠滿我的儲物櫃作罷。

  有驚無險,我趕及在換更時間趕到油站。近來,油站的生意很差,而店長又是一個很刻薄的人,哪怕我有什麼犯錯,也會立時被他有理由解雇掉。

  吃過了媽媽為我準備的便當,我繼續在油站地工作,油站的工作十分單調、沉悶,不過也正合我這種人做,只有遵守規舉、照足程序,便很難會出錯的。

  約晚上九時,我看到一輛名貴的紅色開篷跑車駛近,負責駕駛的不是其他人,正是咬著香煙的黎子軒。而坐在鄰座的是他青悔竹馬的女朋友-林詠欣。相信任何一個男人看到她,也會認同她的美麗和姣好的身段,以傾城美女稱呼實在不為過。連很少對女生有興趣的我,也會在有生理需要的時候,以她作性幻想對象。

  不過,美麗外表的背後卻有令人討厭的性格,玩弄男同學感情的傳聞已屢見不鮮,而被她因種種理由欺負的女學生也不是屈指可數,曾經有一位女學生因為被報告在背後說她的壞話,被她在化學室「不小心」灑了一瓶酸性液體到臉上,雖然未至於容貌盡毀,也令她在臉上留下了顯注的疤痕。然而,最令人憤怒的,是她事後竟一點責任也不用負上,誰叫她是某跨國化妝品牌董事長的掌上明珠,故對她有抱怨的人只能敢怒不敢言。

  我又察覺到坐在跑車後座的是另一對朗才女貌。男的從美國回來的楚飛凡,他除了帥和家境富有外,運動也是十分優秀,當中田徑方面更是學界中最高水平之列。而女的又是另一位傾校美女,她名叫張紫嵐,性格雖沒林詠欣討厭,但其公主的性格也是令人作嘔。雖然我是那麼憎恨他們這種依賴家底的「二世祖」,但無可否認,我內心也存在一點兒妒忌,但是,如果有擁有他們的才能和財富,定會作更有意義的事,幫助更多人。

  「我們又見面了,土包子!」黎子軒的說話打斷我的思維,我實在意料不到他竟會記得我種平庸的小角色。我立時點頭道:「先生,要入哪種油?」我不敢直視他那充滿傲慢和敵意的眼神,只求他的車入了油後,便離開油站,永遠不會記起我。

  「喂,你不是應該說『對不起,我沒空替你入油』嗎?」黎子軒的說話令我愣著了,思考笨拙的我不敢再發一聲,害怕自己說錯了話,令自己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黎子軒似是感到沒趣,道:「算了,給我注滿這跑車,用高......」突然林詠欣靠近黎子軒的耳朵,笑嘻嘻細語了幾句。黎子軒露出了得意的表情,道:「也好,就這樣辦!」接著他向我道:「用普通汽油便行了,這期花費多了,零用錢可不夠用呢!」雖然我感到他的語調夾帶著不尋常的感覺,但此刻我也沒空探討他會有什麼陰謀。

  我小心翼翼地把跑車注滿,向他報了價錢。他突然瞪大了眼,道:「什麼?怎會那麼便宜?你是不是沒注滿?」我立時萌生強烈的不安感,雙手也不奇然打顫起來,戰戰兢兢地道:「進了三點二七公升普通汽油,確實是這個價錢。」

  「什麼?你竟然給我注入普通汽油!」黎子軒這句話說得極為響亮,嚇得我幾乎整個彈了起來。這時,老闆突然急速接近,似乎是聞風而來。他擺出了平時根本沒可能出現的客氣表情,道:「先生,發生了什麼事嗎?」

  黎子軒指著我道:「你的好員工,瞧我不起,擅自把普通汽油注入我的跑車內。」此刻我終於明白這是黎子軒的圈套,但在這種情勢又哪容我辯解?

  老闆連忙鞠身,道:「真是對不起,待會我定會好好教訓這小子的,這次的油錢我不會收的。」黎子軒道:「哪有這麼容易了事?我這架可是名廠車來的,被這些劣質的汽油污染了油缸可真難辦呢!都是這小子的錯!」最尾那句,他說得特別響亮。這根本是子虛烏有的藉口,但我根本沒有反駁的權利,只得默默承受這個罪責。我靜靜地看著老闆,向上帝祈禱他不會作出那種判決。

  老闆嚴正地道:「放心,由現在開始,他不再是我的員工。」接著便指著我的鼻子,罵道:「你立即給我回到店內,執拾好一切便給我滾!」老闆立時作出這個殘忍的決定。我不敢違抗,立即低頭向店內走去。委屈、憤怒、憎恨,此刻的我被這些情緒支配著。儘管如此,我仍是強忍著早已在眼眸滾動的淚水流出,因為爸爸經常教導我要做一個堅強的男人,男人有淚不輕流。

  我拚命地掩著雙耳,好讓能掩蓋黎子軒等人發出的恥笑聲。為了我在校園的生活,我必須忍耐,我已經忍耐了六年,總不能因一時衝動以致前功盡廢。

  老闆藉著這次件事扣除了我這個月未發的薪金,我知道假如我從法律途徑追討,那應該可以爭取更多賠償,但如其浪費時間在這方面,倒不如用作找新的兼職。至於我被解雇的事也瞞著了家人,直至我能尋得新的工作。

  這一晚,我在便利店買了一罐啤酒,邊喝邊在街上連流,平時的我絕不會做這種浪費金錢和時間的事。不知為何,黎子軒四人的笑聲總是在我窄小的腦袋迴盪,總是揮之不去。我瞧一瞧手錶,不知不覺已經兩點了,而我也逐生睡意起來。

  我左搖右晃地回到殘舊的唐樓,發現媽媽正坐在大廳的破舊沙發上,她看到我,立時欣喜地上前,道:「小明,你到了哪裡去?擔心死我了。」此刻我才意識到自己的任性,因為我想省回沒必要的錢,所以一直沒買手提電話,亦沒有致電回家報平安的意識。媽媽定是因為擔心我的安危,所以一直沒睡,在等我回家。

  「小明,你去了哪裡?爸爸可找得你很苦。」氣喘喘的爸爸亦突然從屋外走進,似乎是剛剛出外尋找我的蹤影。

  我突然有所感觸,上前張開雙手,緊緊抱著二人,他們也被我的舉動嚇愣了。對,我根本不用妒忌這些比我出色和富有的人,因為最大的幸福已在我身邊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