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奇遇記》-《第一章》
第一章

  我懷著緊張的心情,靜靜地坐在床邊。雖然房間已開動了冷氣機,可我的體溫還是不斷上升,流出的臭汗使我的襯衣逐漸濕透起來。我需要不斷摩擦發癢的身子,才能勉強抑制我坐立不安的心情。

  浴室的流水聲突然消失,那意味著已進入了另一個階段,我的心跳立時跳得更劇烈,打顫的手連忙拿起旁邊的冰水灌口定驚。

  「甜心,準備好了嗎?」一個穿著浴巾的窈窕身軀隨著嬌美的聲音從浴室中走出,邊扭著屁股,邊走到我的面前,她無論面貌身材也不輸給當紅的AV女優。

  我體內的熱血迅速流到大腦和下身兩處極端的部位,我好不容易才把杯子放回原本的位置。眼前的女子輕輕把我一推,我便軟軟地躺在床上,看著她緩緩騎在我身上。

  她彎下身子,靠近我的臉,道:「今晚我不會讓你睡的!」多麼挑逗性的一句在這性感尤物口中說出,即使有家室的男人也難免受誘惑,更何況是我這位正值二十八歲的單身漢?

  她忽地伸出了舌頭,在我的臉上一舐,一般來說,這舉動定會令人興奮不已。可她留下的唾液卻多得驚人,更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惡臭。

  「親愛的,妳怎麼怪怪的?」我望著她驚訝地道。但她並沒有理會,反而更用力舐我的臉,拜託了,要舐便舐我的蛋蛋吧!

  一道電話聲忽地在我腦海中響起,同時眼前一黑,面前的美女竟然消失匿跡。

  我從黑暗中悠悠轉醒,朦朧的視野看到一條熟悉的舌頭不斷舐我的臉龐,我伸手把那舌頭的主人擒住拿開,另一只手則摸著桌上的手機接聽。

  「阿仔!今晚你二叔生日,你僅記六點前要去到野原大飯店。」手機傳出了老媽的聲音,我心中暗想:「反正早去到也不過是和遠房親戚談談近況,轉個頭又會忘了的客套話。」我隨便敷衍了老媽幾句,便結束了通話。

  我站立起來,伸一伸腰後,便轉身望著蹲在地上的月子,那隻我養了一年的小狗。

  想起剛才的美夢被牠催醒,我不禁晦氣地道:「都是你不好,我差一點便可以和美女18禁了!」雖然吵醒我的主因應該是手機鈴聲,但我卻不禁把責任推御給月子。

  月子以亮晶晶的眼睛仰望著我,立時令我愧疚起來,算吧!一個大男人怎可以小氣到跟自己的寵物斤斤計較?

  我感到下體有一種黏稠的感覺,定然是被剛才的春夢影響,令我不自覺洩了點出來,我便到浴室洗了個澡,順便讓自己清醒一點。

  我穿著浴巾走了出來,便發覺月子正躺在我的床上,不斷滾動,聯想起剛才的春夢,確是很大的諷刺。我又想起月子曾經在我的床上拉屎撒尿,便連忙把牠抱起,並把牠趕出房間。

  我穿好了整齊的衣服,從房間走出,便發現月子立時圍著我不停打轉,我知道牠定是想我帶牠出去散步。

  我道:「不行!我現在得出門口了,你自己玩吧!」說罷,我便從雪櫃取出了一盒牛奶,倒滿月子御用的食盤。

  月子乖乖地伏在木製的狗屋內,如狼似虎地舐著牛奶,說回來,這幾天也只是給牠乾巴巴的狗糧和清水,也難怪牠現在那麼歡喜。

  我去到野原大飯店,發現只有我這名親友遲到,老媽立時敲了我的頭一下,及後又向親友逐個解釋:「我的兒子工作繁忙,請你們勿見怪!」老媽,其實你大可直說我是因為懶散而遲到,我不介意受他們咒罵的。

  我只想靜靜坐在一旁,像一個陌路人快快吃完那頓飯便算,但我的親友豈會讓我如願?幾個叔叔、嬸嬸接連走過來扭著我的臉頰,重覆相同的說話:「守治,沒見一段日子,你便長得那麼高大。」其實我由上年見你們到現在,我一點也沒長高過。

  支撐到十一點,我終於放監了,不少親友亦開始離去。我跟仍然留在這裡的父母道別後,便展開歸程,回到我租下的房屋內。

  要問我為什麼單獨搬出來住,便要說到一年前了,那時候我剛飼養了月子,我也是喜歡新事物的人,起初的我不像現在般冷淡,可會定時定刻帶月子到公園散步。藉著狗隻主人間的互相交流,我結識了一個女朋友,不久更一起租屋住在一起,而月子和她的雌狗也順理成章成為情侶,幸然牠們當時還未到發情期,不然早便產下了一群子女了。

  可是,三個月前,我跟我的女朋友因吵架而分開了,她回到娘家裡去住,當然月子和牠的女友也得到分開。狗和人一樣,在沒有子女之前離婚可是方便得多。

  我回到家中的庭園,卻聽不到月子歡迎我回家的叫聲,我疑惑地走到牠的狗屋,卻發現牠喘著氣,奄奄一息地伏在地上。

  我趕緊上前抱起了牠,摸一摸牠的前額,便發現牠竟然發燒起來。我看著盤子中還剩下一半的牛奶,便聯想到一個可能性,我立時從垃圾桶拾回了今天的牛奶盒,發現牛奶原來已經過期了一個多月。

  糟糕了!這個時份,附近的獸醫診所早已關了,我立時從浴室取出一條濕了的毛巾,蓋在月子的額頭上。雖然不知道是否有效,但現在可是唯一的辦法。

  我本想繼續陪著月子,可是我實在太累了,所以換了幾次毛巾後,我便回房間睡覺,月子一向也是一頭活潑的狗,以往餓了一整天還可以生生猛猛,一場小小的疾病應該難不了牠的,說不定第二天便會自動痊癒起來。

  耀目的陽光把我催醒,我立時感到頭部劇痛,四肢也軟弱無力。我勉強睜開了雙目,卻因眼前的景象愣了,我發現自己竟是伏在狗屋內,眼前盡是庭園的青草。

  我立時站立起來,頭顱卻撞上了屋頂,教我很是疼痛,我摸著後腦,卻感到軟綿綿的感覺,絕非平時的頭髮。

  我忍痛爬出了狗屋,便發現周遭的事物也變大了好幾倍,屋子、牆壁、垃圾桶、單車,全部也比原身的尺寸大得多,令我覺得自己致身於大人國。

  我轉身望向屋內,發現玻璃屏風上的影子並不是屬於我自己,而是月子。媽的!我竟變了做一隻狗!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