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奇遇記》-《第三章》
第三章

  我畢竟擁有人類的見識,自然推斷那是有關地盤的糾紛,便擺出和氣的樣子,道:「這位狗大哥,我初遇貴境,人生、不、狗生路不熟,如有得罪,請你多多包涵。」

  那單目黑犬道:「我們也不是蠻不講理的狗,但既然到這處混,便得加盟一個群組,一隻狗到處誤打誤撞,很容易引起幫派間互相誤會。」

  什麼?狗也有分幫派?難不成還會有山口組這些名堂?而瞧牠的說話,似乎想招我入黨。

  那黑犬打量著我,道:「瞧你一表狗才,便讓你加入我們吧!不過,每個新加入的成員,也需被我測試實力有多高,才能給安排賦予什麼地位。」

  想不到狗隻之間也有這般選拔制度。

  右邊的灰色小狗走了上前,道:「不用黑狼大哥出馬,讓我灰兔試一試那傢伙的實力。」說罷,牠便高舉起右手、不、是右前足,作勢要向我掌摑。明明只是狗,為什麼要改上狼呀、兔呀這些名字?

  我清晰看到牠右前足的手指是不齊全,兩旁的手指各自斷了一半,難道牠們也是遭主人虐待,然後遭遺棄的流浪狗?

  牠向我的臉拍了一下,速度算不上是快,我本能地舉起左前足擋格,便見牠已失去平衡,四腳朝天地倒在地上。

  「灰兔!」棕色的狗立時上前撫著灰兔的腹部。而灰兔也似是奄奄一息地道:「咖啡,你們要幫我報仇!」怎麼啊?明明只是給摔了一下,我可是一點力也沒出過,狗不是有九條命嗎?怎樣要弄出一副快要死掉的樣子?

  咖啡瞪著我,道:「太卑鄙了!灰兔自從受了傷之後,行動便不便了,你竟故意攻擊牠的弱點!」你想得太多了,而且根本是牠主動攻來的。

  黑狼道:「哼,小子,果然有兩下子,單是一擊便把我的頭號猛將打倒。」我說啊,嚴重來說,我並沒有攻擊牠,只是牠自己失去了平衡而已,這種程度便是頭號猛將?我不能想像你其他部下有多弱。

  「看招!」黑狼大叫一聲,兩隻前足向我襲來,我奮力舉前足擋下。如果是人類時的我,這些攻擊連抓癢也不夠,但此刻便像遇上了一個相撲手,一股巨大的壓力震懾我全身。

  幸好,我以前曾學習過柔道,我勉強提起左後足一摔,便把那比我差不多大一倍的身軀給摔倒。在牠身後的兩名部下登時目瞪口呆。

  但我畢竟是狗的身體,使出像人一樣的武術後,立時感到腰酸背痛,一時之間不能再以兩足直立。

  黑狼掙扎起來,道:「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我黑狼現在任你處置。」狗竟然能說出那些漢語詞彙?我要重新向牠們的智慧作出評估。

  我道:「不要那麼凝重,我可沒有一點跟你們過不去的意思,只要你們以後不找我麻煩便行了!」說罷,我便急步遠離這個是非之地,唯恐會遇上另一批狗的阻撓。

  我積極尋找居住在附近的親友,嘗試以身體語言表達我是真田守治的意思。但我一直都很少招呼朋友到我家,而月子又是一隻很平凡的狗,所以他們大都當我是難纏的流浪狗,好一點的便會給我一些骨頭、牛奶,壞的甚至會用棍子驅趕我走。

  我的身體很快便隨著入黑而疲倦起來,若然沒有別人贈予的糧食,恐怕現在已經支撐不住,軟軟趴在地上。

  突然,豆大般的雨點從天上落下,我立時跑進附近一個公園的滑梯下避雨,我學習狗隻扭動身子,嘗試把自己弄乾,但效果並不顯注。

  雷聲轟轟作響,黑暗之中只剩下我一個,便有一種家道中落的淒涼感。我默默望著外面,等待雨勢變弱的一刻,可是雨勢卻越下越猛,陣陣寒意亦開始侵襲我的身體。

  我從沒想像過濕著身子竟是如此難受,而過了不久,肚子亦開始飢餓起來。我嘗試冒雨走到附近的垃圾埇尋找食物,但找到的只是報紙、鋁罐,而我很快又捱不住雨水的煎熬,回到滑梯之下,繼續承受飢寒交迫的滋味。

  我忽回想起月子日常的生活,以往每當刮起風雨時,我也害怕月子會弄髒屋子或胡亂打開窗戶而堅拒牠進屋,甚至懶於冒雨為牠送上晚餐。第二天,發現渾身濕透的月子仍住在那個被大風吹散的狗屋後,我只是替牠抹乾身子,一點體貼的慰問也沒有,至今我才明白牠的感受。對不起,月子,跟著我這個主人可真苦了你。

  我從模糊中悠悠轉醒,發覺現已陽光普照,我打了個哈欠,緩步走了出去,抬頭望一望公園的時鐘,便知現在已經是早上八時。

  我忽然嗅到一陣很香的燒肉味,我向著氣味的源頭奔去,便到了一所住宅之外。我以僅餘的氣力攀了上牆,也許是我慢慢習慣狗的身體,攀爬已沒當初困難。我看到庭園上正堆起一個火爐,十數片燒得熟透的肉塊更置在火爐上的鐵絲網上,似乎那家人正在燒烤。

  眼見四處無人,我也不顧得道義,我猛力向旁邊的花盆一撞,使它向庭園內跌去,正好撞上了鐵絲網,立時使香噴噴的肉塊四散在地上。

  我趕緊跳了下去,狼吞虎嚥地吞吃著地上的肉塊,也不顧得它們沾上了地上的泥草。

  「媽!有隻狗在吃我們的肉!」我忽然聽到一名小孩的叫聲,便心驚膽顫地經正門逃出這住宅,這時我已經飽了八成,要全速奔跑也不是難事。

  我逃到原身的公園後才敢止步,突然我又嗅到兩名大叔的氣味迅速靠近,難不成是追兵?

  我火速竄到草叢之內,眼望四方。不久,我便看到兩名大叔走了進公園,他們一個高瘦,一個矮胖,樣子也是極不討好。他們各持一個網魚的網,似是正在捕捉什麼似的。

  那高瘦大叔埋怨地道:「都是你跑得太慢!現在那只狗不知逃到哪裡去了!」他指的狗難道是我?

  那矮胖大叔卻一臉不在乎,道:「算吧!失了一隻狗,我們還有很多獵物,只要捉到了四十隻流浪貓狗,收到的報酬可夠我們吃喝十年呢!」

  那高瘦大叔道:「想不到那人竟會出如此高價來購買流浪貓狗,似乎他真的很喜歡吃那些動物的肉,真是替牠們可憐。」

  那矮胖大叔道:「哼,你現在才開始心軟嗎?」

  那高瘦大叔臉露奸狡,道:「才不會呢!有錢使得鬼推磨,最多我日後定時給牠們拜祭便是了。」

  太殘忍了!竟捕捉流浪貓狗賣給人家吃!可是,現在的我又可以做什麼呢?

  那兩位大叔離開之後,我便暗中尾隨他們,不久便發現他們合力擒著一隻狗,並硬生生把他塞進膠筒內,蓋上蓋子後,便放進一輛貨車的車廂內。那隻狗不就是黑狼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