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奇遇記》-《第五章》
第五章

  「美美,你去了哪裡?」一道聲音喚醒險些恨錯難返的我,我立時向後倒下,而美美此時也醒過來,道:「主人?」

  我和美美聞聲走出,便見一個秀麗的女子立在我們面前,她向著我們道:「美美,我一沒在家,你便到處亂跑,近來可有很多專捉流浪貓狗的壞人啊!」她不就是我的前女友-綾波明日香嗎?

  美美撲向蹲在地上的明白香,回頭望著我,道:「月子,你也跟我們回家吧!我們以後永不分離。」而明日香也道:「咦,你不就是月子嗎?守治他......他那衰人趕了你出來嗎?」衰人?她叫我作衰人?自從上次吵架後,她便那麼恨我嗎?

  明日香向我伸出了手,微笑道:「跟我回家吧!我給你一些好吃的。」女神!我從未發現我的前女友竟是如此和藹可親的女神。

  我禁不住撲了上去,整個頭沒入她的乳溝,她的胸部竟是如此大和有彈性,是我的錯覺?還是她真的再度發育了?不是因為我好色,而是我希望藉著對女性肉體的依戀而令自己更接近人,因為如果下次美美再次誘惑我,我真的不知如何抵擋。

  我坐在這個「貴賓式」客位回到明日香的家中,她先進了浴室洗澡,而我則待在床上等她,便像當初我們同居時的生活一樣,真教人懷念,現在我才發覺我還是很愛她。

  美美不斷逗我玩,但我卻裝酷不揪睬她,因為我不想被美美同化成狗。

  明日香一絲不掛地走了出來,我並不是第一次看她的裸體,但當發現那副胴體竟變得如此巨大,亦不禁嘩然起來,但我必需冷靜,不然的話只會上演另一齣人獸交電影。

  明日香穿好了衣服,便為我和月子送上狗糧和牛奶,這時我正巧飢餓,便毫不客氣。

  她一邊摸著我的頭,道:「月子,你知道嗎?其實我仍很愛守治,當初分手不是我不滿他花很少時間陪我,而是他開始對你不好。只是我當時為了賭氣,沒把真相告訴他。」人就是這樣,很多心事也只會跟以為聽不懂的東西說。我便對她說:「對不起,明日香,我會用心改過的,請妳和我復合吧!」可是,她聽到的相信是一些沒意思的犬叫聲吧!

  如果是明日香,應該會明白我的意思的。我嘗試邊叫邊走,引導明日香到我的家,但她還是不斷帶著微笑把我硬生生抱回來。

  我看到了盤子中的牛奶,忽然靈機一動,便撞瀉了牛奶,嘗試用奶跡寫出求助文字。其實我應該一早以這種方法向身邊的人傳遞訊息,怎麼現在才想到?可是,明日香未待我寫完,已沒好氣地把牛奶抹走,更厲聲道:「月子,你再這樣做,我便趕你出去。」

  我一時氣憤,索性獨自衝出屋外,而美美也緊隨我的步伐,不久我便聽不到明日香的叫喚聲,或者她已被我們擺脫,又或者她根本沒有追出來。

  我轉身望著身後的美美,沒好氣地道:「妳怎麼還跟著我?」美美露出堅定的眼神,道:「嫁狗隨狗!即使到了天涯海角,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的。」好一隻深情的美眷,如果月子聽到這句話,一定會很高興的。

  我倆漫無目的地走,不知不覺便到了我自身的家外面,可奇怪的是,庭園竟然冒出了黑煙!

  我趕到現場,便發現庭園一些舊報紙給燒著了,火勢更開始蔓延向屋子。十有八九是近日新聞說的縱火狂徒幹的好事!糟糕了,我的身體不是仍在屋內嗎?這樣下去,不就會給活活燒死嗎?

  我趕緊跑到鄰居田中太太的家,她和她家人竟碰巧不在家!但她家中的沙皮狗尚有義氣,聽到我說家中著火,牠也願參一腳協助,果然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

  我望著逐漸擴大的火勢,開始六神無主,只得在路上大聲叫喊,希望引人的注意。美美忽道:「我們去找黑狼牠們幫忙,牠們應該還在公園徘徊的。」

  我留沙皮狗在此,自己和美美到公園找黑狼,牠一聽到我家著火,便立即召集附近的狗隻相助,我對牠們大部份也有救命之恩,所以牠們也氣勢如虹地出發。

  我們回到現場,火勢仍未給人發現。黑狼道:「大哥,我發散兄弟找水源和人類,一定保你家無恙!」說罷,牠便帶著群狗出發。而咖啡則立在高處,不斷以牠刺耳的叫聲引人注意。

  不久,黑狼和幾隻狗推來了數個水桶,道:「大哥,我跟附近一家人的水池借水來了!」所謂的借,大家也心知肚明。

  區區幾個水桶,絕對不可能撲滅火災。幸好,在數分鐘後,便有路人發現了火災,不久便有大批消防員到場,而為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早已疏散了眾狗,自和美美、黑狼伏在附近。

  幾名消防員破屋而進,我戰戰兢兢地凝望著門口,不久便見我的肉身給抬了出來,其中一名消防員朗聲道:「那人昏迷了,快送他到醫院。」

  我二話不說,衝上前飛撲,一下子擒著我肉身的面龐,同時我便感到意識開始朦朧起來。我勉強睜開雙目,便見到月子被消防員拉離我的臉龐。此刻,我總算能安心下來。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裡了。我摸一摸我們的身體,質感很實在,我確實了變回人了。回想起今次的旅程,真是很奇妙和難忘。究竟是我的靈魂換到了月子的身體內,還是我只是藏在月子的意識內作為一個旁觀者看牠的經歷?還是那一切只是夢?我不知道,但此刻已不再值得深究,因為我已明白當中的意義。

  「真田,不去喝酒?」公司的前輩喊著準備離開的我。我微笑道:「不了,我家中有很多人等著我!」

  我乘公車回到家裡,庭園已坐滿了我生命中重要的東西,明日香、月子、美美、黑狼、灰兔、咖啡,我沒有說謊,確有很多人等著我,牠們不是我的寵物,是我的家人,一起共過患難的家人。

  入夜了,我和明日香行完床事,便雙雙睡著床上。我走出廳子喝水,正巧望著窗外,便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明日香忽地從後摟抱著我,道:「幹什麼看得愣了?」

  我打了個安靜的手勢,道:「看,月子和美美也幹我們剛才作的事。」明日香拍了我一下,道:「你真壞,連寵物的交配也要看?」我笑道:「不是單純的交配,那是愛!」月子,美美的第一次,我沒給你奪去。

  我轉身反摟著明日香,道:「不如,我和月子牠們比賽,看誰生得多一點兒女。」明日香笑道:「誰跟你這衰人生?」我道:「當然是妳吧!」說罷,我便抱起了明日香,回到床上再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