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艱苦日子》-《第一天》
第一天

  那天風和日麗,公主如舊穿著優雅的低胸連身裙,她天真無邪的笑容成了最悅目的化妝品,蝴蝶也隨著她的美態起舞,回眸一笑,教侍從們讚嘆不已。

  「哈哈哈哈哈!」連綿不絕的奸笑聲忽從四方八面傳來,繼而在山野間迴響,剎時間烏雲蓋天,懾人的氣氛濃罩著整遍大地,教眾侍從也戰慄起來,只得左盼右顧,顫抖的雙手緊握著自己的隨身兵器。

  聲線停頓了半刻,方有一個人影從高空緩緩降下,他渾身散發出有形的紫色鬥氣,鬥氣又化成了強大的風壓,把侍從們迫得五官扭曲、衣衫不整。

  魔王趾高氣揚地傲視眾生,教侍從們不寒而慄,他們均不敢輕舉妄動,心怕被慘遭秒殺,唯獨公主呆呆望著魔王,猶如初生之犢。

  魔王落在地上,看著仍然迄立不倒、臉上充滿稚氣的公主,道:「很勇敢的小娃兒,瞧到我仍不害怕。」

  公主仍處變不驚,道:「你……你的眉毛劃得太長了、臉色也太蒼白了,你的化妝師有意作弄你嗎?」接著全場沉默起來,魔王的紫氣隨著霸氣消失殆盡,烏雲也瞬間散去。

  魔王被這樣滑稽地一問,也接不上話來,心想:「遇到魔王尖叫是常識吧!妳是被嚇瘋了嗎?」但目前最重要的是先回答公主的疑問,便道:「那不是劃上去、化上去的,我天生便是如此,可怕嗎?」最末那句語調特別深陰,同時魔王雙手張開,作勢要襲向公主。

  公主登時驚呆起來,接著淚水在眼眶盈盈滾動,魔王見後很是得意,笑道:「哈哈哈!妳終於懂害怕了嗎?我要擄妳回城堡,日日夜夜瘋狂地操妳,殺光來拯救妳的王子。」

  公主終於禁不住蹲在地上,掩臉痛哭道:「太可憐了!你實在太可憐了!」

  魔王完全摸不著頭腦,只得俯身問道:「公主,妳先不要哭,我究竟哪裡可憐?」

  公主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哭泣,道:「以前我宮中有個侍女,她的臉色也是如此蒼白,經過診斷後,原來是患上了貧血病,侍候了我一年便病死了!」

  魔王登時無奈起來,心想:「這是什麼回事?為什麼公主會懂這些現實世界的醫學術語?在她的眼中,我像一個體弱的病人嗎?」便道:「我不是有病,我是魔王,我的樣子全是魔王的特徵!」

  公主想了一會,仍不解問道:「什麼是魔王?是一個種族嗎?」

  魔王首次被問及這種問題,只好結巴巴地道:「那個……也不可稱之為種族,是一種……身份,對,是身份!」

  公主奇道:「那你的父親是不是魔王?你的祖父是不是魔王?」

  魔王想了一會,道:「也可算是,雖然設定上沒有他們存在,但我記得他們是跟我差不多模樣的……」

  公主搶著道:「那便是種族了,就像矮小的哈比族人、俊俏長耳的精靈,他們也擁有獨特的特徵的!原來魔王是一個種族,待會我報告給父王聽才行。」

  魔王終於按耐不住,一下子散發出強大的紫氣,一時把公主嚇得坐在地上,道:「妳別再說廢話了!今次我一定要抓妳回去!」

  此時,一眾侍從紛紛上前,齊聲道:「公主,魔王是危險人物來的,快逃!」舉劍拉弓向魔王攻擊。

  魔王冷笑一聲,道:「找死!」手中巨劍劈出凌厲的劍氣,一下子把眾侍從們掃至倒下。

  魔王再箭步走到一個侍從面前,道:「你便是頭領吧!讓我先斬下你的頭顱立威吧!」

  「停手!」公主一聲厲叫,教正準備揮劍的魔王愣住了。

  公主更站立起來,走到魔王的面前,斥喝道:「這裡是童話世界!你怎可以做出這種血腥的行為?萬一被小朋友瞧到血花、殘肢,哪他們怎睡得著?」

  魔王無奈地道:「但我可是魔王來……魔王總會有特權吧!」

  公主堅決地道:「不行!我說不行便不行!我是公主,是這世界的女主角,哪容你反駁?若你殺了人,便會破壞了規則、破壞了整個世界!」

  魔王疑道:「有沒有這麼誇張?而且我第一次出場時已經計劃了怎樣操妳,那已經是十八禁了吧……」

  公主一臉狐惑,道:「操?什麼是操?對了,你剛才還說過要把我帶到城堡瘋狂地操,現在可以示範給我看嗎?」

  魔王語塞了半刻,方道:「公主,妳也說這是童話世界,說已經是禁忌了,何況是示範?」

  公主忽道:「我記起了,父王曾教過我怎麼操的!」魔王暗暗吃驚,心想:「莫非眼前的這位公主已遭她父王破身了?開玩笑吧!這裡可不是格林童話的原版。」

  公主用手指托著下顎,喃喃道:「首先最講究的是節奏,進退自如,還要在適當的時機高聲尖叫,每過一段時間便要變換姿勢……」

  魔王慌忙阻止,道:「夠了!公主,妳繼續說下去會有損妳的印象。」

  公主沒有理會,續道:「最後完成時,全員一起敬禮,這就是操兵了!」

  魔王道:「操兵?」

  公主興奮地道:「對啊!是操兵,父王曾親身指導我要怎樣操,難道你的操法是另類的嗎?我很想見識下,你快帶我回城堡吧!」

  魔王急道:「怎麼回事?妳明明是公主,怎可能不知羞恥的要求魔王帶走?妳有常識嗎?公主是要哭著被魔王擄走,不然魔王的顏面何在?」

  公主嘆了一口氣,道:「真是麻煩,男人總是把顏面掛在嘴邊。救命呀!救命呀!我要被魔王擄走了!這樣行嗎?」

  魔王無奈地道:「那好吧……我便把妳帶,不,擄走吧!」說罷,便一手挽著公主的腰,往城堡飛去,而侍從們只得無力地留在原地,目送二人離去。

  「嘩、嘩!我飛起了!我真的飛起了!」身在空中的公主全然沒有恐懼感,反而萬分興奮,高舉雙手不斷呼叫,地面的美景亦令她目不暇及。

  魔王卻心裡暗想:「待妳去到城堡,後悔已經太遲了。嘻嘻!」

  經過半小時的旅程,魔王和公主終於回到城堡,他們越過窗口,來到頂樓的一間房間,正是魔王的寢室。

  那房間空間寬敞,設計甚為華麗,吊燈、火爐、掛畫應有盡有,雖然比不上宮廷的金碧輝煌,但深色的牆紙和傢俱卻有一種神秘感,深深吸引好奇心旺盛的公主。

  但公主還未有時間細看每一件傢俱,已被魔王一手推到床上,她吃了一驚,道:「你想幹什麼?」

  魔王笑淫淫地道:「公主,妳或許沒聽過『操』這種坊間用語,但總知道交合是什麼吧!便是一男一女脫光衣服,然後作肉體上的結合,體液上的傳輸。」

  公主恍然大悟,道:「原來你是指性行為!很可惜,你不可以這樣做的。」

  魔王笑道:「有什麼不可?妳已經是我囊中物了,只可以任由我魚肉。」

  公主嘆道:「你有所不知了,我現在只有十五歲,根據現實世界的法例,即使我願意和你交合,甚至只是以含糊的字句草草帶過,也是不容許的。因為這種犯法的行為會令我們的世界被否定,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嗎?」

  魔王沒好氣地道:「知道了、知道了!這童話世界會毀滅吧!不幹便是了,但一旦妳過了十六歲生日,我定會操到妳不似人形、跪地求饒。」

  公主冷笑一聲,道:「我還有一個月才到十六歲,這時候恐怕你的城堡早已被拆掉了。你知道嗎?我的侍從回去後,一定會把這件事告訴我父王,父王一定會召集各國的勇者或王子來救我,憑你一人是勝不了他們的。」

  魔王冷哼一聲,道:「那我倒要試試他們的實力。」

  公主打了個哈欠,道:「我現在很累,要睡一會,這張大床以後是我了,你別隨便上來,還有我睡醒後要見到一頓豐富的晚餐放在面前,燒羊腿、烤火雞、菜湯、葡萄酒,什麼美食也要!」

  魔王怒道:「什麼?妳別那麼過份!」

  公主瞪大雙眼,道:「別忘了是你擄走我的,魔王先生,你有義務供我豐富衣食,不然怎樣讓故事繼續下去。還有,你要找一位出色的畫師定期替我畫畫,難看的部位便修飾一下,然後把我的肖像派到每一角落,不然怎吸引到王子來救我?」

  魔王失聲道:「莫非妳一早便知道我的身份,故意裝作天真來騙我?」

  公主笑道:「呵呵呵呵呵!你現在知道已經太遲了!事到如今,你怎樣也趕不走我,瞧你可以養我多久?」

  就這樣,魔王開始了他艱苦的非人生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