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艱苦日子》-《第二天》
第二天

  另一邊廂,國父也因公主被擄走而苦惱,他打算四出張貼告示,募集有能力的勇者來助他救出公主,並承諾會把公主許配給他。

  這時,負責印製告示的大臣準備好範本,讓國王過目,他道:「國王,我已把告示翻釋成不同的語言,你滿意的話,我便可以大量印製了。」

  國王接過範本,一看之後,立時怒髮衝冠,把範本扔向該大臣的臉,道:「怎可以用這文句開首?」

  大臣隨手抄起一張範本一看,道:「首句是『Princess is abducted by King of the Devils. He is strong and powerful…….』,國王,臣無知,瞧不到有什麼問題。」

  國王怒道:「魔王怎可以用『He』?要用『It』!」

  大臣大惑不解,道:「回來的侍從們都說那魔王是成年男子的身型,怎麼會用『It』呢?」

  國王斥責道:「你是傻子嗎?若被人知道魔王是男性,那他們必認為公主早已遭他姦污了無數次,甚至已被調教成一名蕩婦淫娃,那還有救出的價值嗎?你要記住,魔王是無性的,它只是一件很能打的死物,要用『It』,知道嗎?」

  大臣無奈地道:「死物……微臣明白了,那微臣立即去改。」

  「慢著!」國王卻喝止了大臣,又道:「要強調我膝下無兒,只有這個女兒。」

  大臣奇道:「國王,那我真的不明白了,救公主和國王你有沒有兒子,又有什麼關係呢?」

  國王自滿地道:「所以便說你不懂世事,試問那些勇者真的會因為愛上一個素未謀面的女子而冒險嗎?他們十居其九是為了當上某個國家的乘龍快婿,然後待國王百年歸老後便順利成章繼承皇位,你說如果不強調我沒子嗣,他們會積極參與嗎?」

  大臣道:「國王果然有先見之明,微臣拜服!」

  而在魔王的城堡裡,公主和魔王正在床上幹著少女難以啟齒的事。

  公主擔憂地道:「真的不會痛嗎?這樣刺進去……」

  魔王呵護著:「痛,總會有點兒,不過很快會過去的…….」

  公主疑道:「不是騙我?」

  魔王認真地道:「不是。」

  公主道:「那麼來吧!哎呀!」

  魔王一手按著公主的手,道:「忍著,快要行了!」

  公主慘叫:「呀!慢著,太入了,很痛呀!」

  魔王舒了一口氣,道:「終於完結了!」

  公主厭惡地道:「看!那個頭黏著很多血紅色和白色的液體,很核突呀!」

  魔王道:「當然,那是妳的血和…….暗瘡內的濃來的,多得整支針頭也是。」

  公主道:「想不到擠暗瘡是如此痛的事,我又怕被侍女笑,所以一直不敢向她們說。」

  魔王點頭認同,道:「對,那的確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我當年屁股生了痔瘡,也是不敢跟部下說的。」

  公主命令道:「沒你的事了!你可以帶著水果盤滾出去。」

  魔王恭敬地道:「是!公主大人,奴才告退了。」說罷,便打開房間離去。

  到了房外,魔王臉色突變,把手上的水果盤猛力扔在地上,道:「操妳媽的!我怎會淪為她的奴僕?我可是魔王來的,應該是她臣服在我的肉棒上。」

  這時,一副高大的骷髏骨提著一支白蠟燭走近,道:「魔王大人,我跟地府的死神是老朋友,若你渴望的話,我可以托他把公主的母親帶上來,讓你操過痛快!」

  魔王怒盯著骷髏骨,道:「誰要操那個生過女兒的歐巴桑?『操妳媽的』是一個意境,是一種象徵式的發洩,你明白嗎?」

  這時,一個矮小的泥人裸著身子急步走來,喘著氣道:「魔王大人,公主要求的裝修預算我計算過了,已經超出我們城堡內擁有的資金,那怎麼辦?」

  魔王喝斥道:「沒錢便搶劫吧!我們是壞人來的!到城鎮宰幾隊商隊,然後搶去他們的財富不就行嗎?連血腥的戰鬥過程也不用交代,寫他們只出現了一幕,然後立即跳到他們進了墳墓的結局便行了!反正他們是出不出場也沒相干的人物,童話世界萬歲!」

  骷髏骨又道:「魔王大人,我有一種猛烈的春藥,不如……」

  魔王搶著道:「那不行呢!你知道嗎?若我和公主做愛,那就大禍臨頭了,讓『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的罪行在童話世界出現,會毀滅世界的!你知道嗎?現實世界的法例是偏坦女性的,即使是公主主動色誘我,也會由我承擔罪責,我們只有心甘情願當她的奴僕!哈哈哈哈哈!」

  骷髏骨和泥人瞧著魔王傻笑著遠去,皆想:「魔王大人,他被公主迫瘋了嗎?」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