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艱苦日子》-《第五天》
第五天

  國王瞧到站於殿上的十二位募集回來的勇者威風凜凜,各有所長,便十分歡喜,朗聲道:「你們全部都各具實力,我很喜歡,可惜我只有一個女兒,不能嫁給你們全部人。」

  站在旁邊的大臣即進諫道:「國王,這些勇者如此厲害,讓他們領著大軍去對付魔王一定沒問題,我軍可以以巨型投石車轟破魔王的城堡,再以人海戰術消磨魔王的勢力,再派一快馬引魔王墮入陷阱,最後由這十二位勇將『它』亂劍砍死,這方法一定萬無一失。」

  國王橫了大臣一眼,怒道:「屁話!對付魔王當然要由勇者逐個去城堡挑戰,不然怎能分辦哪個是最合適的人選?」

  大臣大惑不解,奇道:「但是,我國有精良的軍備,為什麼偏要用這守舊的方法?」

  國王道:「不是守不守舊的問題,是傳統問題!公主注定要被騎著白馬的勇者救出,若壞了規舉,那我便是毀了世界的罪人了。」

  大臣又道:「但是,我軍的戰馬也是純種的黑馬,沒有白馬提供。」

  國王喝道:「那便把馬的毛用顏料染白吧!這只是很簡單的事來,若公主是騎著黑馬回來,那何來美感?」唾液毫不留情濺到大臣的臉上。

  其中一位又高又瘦的勇者忽然站了出來,道:「國王殿下,你說我們只可以逐個和魔王挑戰,那麼先後次序應該怎樣分配呢?」

  國王想了一會,道:「據說你們分別屬於不同的星座,便由星座排序決定,由白羊座開始……」話未畢,即引來全場哄動,紛紛道:「這方法真敷衍,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方法。」

  國王很是不悅,道:「那麼,我改以性能力來決定誰最早出戰吧!」此番說話即引起全場嘩然,以為國王不是瘋了,便是開玩笑太過火。

  大臣靠到國王的耳邊,輕聲道:「國王,救公主的事豈可兒戲?」

  國王卻道:「我哪有兒戲?產下後代是皇族重要的事宜,所以性能力也算是個人能力之一,若然讓一個性無能的人救了公主回來,那可苦煞公主了,亦愧對先祖。」

  眾勇者皆想:「素聞宮殿美女眾多,在和公主結合之前,嘗一嘗年青的侍女也不錯,況且我對自己那話兒也頗具信心。」便齊聲道:「國王英明,我等皆全力以付,不令國王失望。」

  國王說了聲好,便拍一拍手,十二名打扮性感的侍女便從旁邊走出,整齊排列在數勇者面前,唯一和想像中有出入的,便是侍女們的年齡,無不是五十歲以上,滿佈皺紋的臉子塗上了駭人的濃妝,嚇得眾勇者皆盡失色,陽具也萎縮起來。

  國王道:「一般少女性事經驗尚淺,未能試出諸位的能力,這幾位年青時都當過軍妓、技術出眾,相信不會為各位添麻煩。」

  其中一位皮膚古銅的勇者率先站立出來,道:「國王,我細心想過了,我的心只可以容納公主一人,又豈可以瞞著她作這苟且之事呢?」

  「沒錯、沒錯!」其餘勇者爭相和應。

  國王滿意笑道:「好!那就按星座的先後來決定,大家沒異議吧!」除白羊座之外,其他人皆心懷不忿,但又怕國王再度出難題,只得默默接受。

  很快,魔王便收到了勇者逐個挑戰的消息,而第一個勇者,也是資質、外表最平庸的白羊座已經殺到城堡了。

  此時,魔王正在替公主進行按摩,便見泥人推開了門,神色慌張地道:「公主大人、魔王大人,有一位年青的勇者打敗了今天負責守門的牛頭衛士,已經殺進大廳了。」不知何時,當魔王和公主同時在場,部屬們必是先叫公主,不過在公主面前感到自卑的魔王已經不介意了。

  聽到此消息的公主萬分興奮,連忙拿開了敷眼的青瓜,道:「什麼?魔王,你快用你的水晶球,顯示那勇者給我看!」

  魔王如快要從煉獄中解放出來,便馬上從雜物房拿出水晶球並置在公主面前,魔王諗一諗咒語,水晶球便顯示白羊座現在的狀態,發現他正在大廳與一眾骷髏骨嘍囉軍團大戰。

  魔王喜道:「骷髏骨,你聽到我的說話嗎?你們不要太認真,趕快輸掉,讓那傢伙來打敗我,救走公主吧!」又向公主道:「現在有人來救妳了,雖然妳確是一位美人兒,但性格實在太霸道了,我不要妳的初夜,妳準備走吧!」

  公主瞧著水晶球的狀態,便苦著臉道:「不行!我不會跟他走的,你快點打發他走!」

  魔王大惑不解,道:「怎麼回事?妳看!他的武功不俗,即使不是王子,也是俠士,跟他離開有什麼不好?」

  公主道:「他的樣子太普通了,像是隨處可見的小角色,我寧可嫁給你,也不願他當我的丈夫。」

  魔王心中暗想:「即使妳想嫁我,我也不願照顧妳一輩子,實在太辛苦了!」便道:「妳別耍脾氣好不好?快走!」

  公主扁起了小嘴,道:「我不要跟他走!你不聽我命令,我便撞牆死掉,那你便會成為害死公主的千古罪人了!」說罷,便作勢衝去牆邊,魔王當然及時阻止。

  魔王嘆了一口氣,道:「真沒妳辦法!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還是魔王你待我好。」公主燦爛笑容綻放出無數光芒,教魔王一時看得癡了,當然她並不知道這發自內心的笑容正是吸引魔王的主因。

  魔王走到置在房間角度的機關台,抓著掛在最左邊的麻繩一拉。同一時間,正在通道追趕骷髏骨的白羊座忽感到雙腳踏空,原來魔王啟動了機關,令地板打開了一個方形的深坑,毫無防備的白羊座便直墜這深坑,慘叫聲越來越小。

  公主瞧到這滑稽的景象,不禁哈哈大笑起來,道:「很好玩!這大眾臉會跌到哪裡去?」

  魔王道:「這是排污系統,大概一個小時後,他便會跟大小便一起排出大海了。」

  公主笑道:「也好!反正他這麼平庸,也不會有人介意,又不用死了那麼可怕,魔王你今次做得很好,我會論功行賞的。」

  魔王恭敬地道:「謝公主大人!」心中暗想:「妳倒也會幸災樂禍,真不知我是魔王還是妳是魔王。」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