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完美男女》-《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天,我如舊回到火星書院,過於平凡學生的生活。小息時,我受同學們的「委託」,到地下的小食部買三文治,幸然他們也知道我家境清貧,只是勞役我,而沒有強迫我請客,有時更會以找續回來的錢充當小費,數目之大,說是我在校園內的兼職也不失為過,我有時甚至會主動詢問他們有沒有東西要我代買。當中獲得最大利潤的莫過於代他們到翻版光碟店購買色情光碟,因為他們都是十分注重面子的色鬼。

  正當我回到班房的層數,我忽然聽到一陣熟悉的嘻笑聲音在走廊的另一端傳出,未見其人,我已知道是誰。正是火星書院的F4-黎子軒、林詠欣、楚飛凡和張紫嵐四人。我還未肯定黎子軒是否已經下了氣,安全起見,我還是立時跑回下層。這時,我看到一位熟悉的女生,她在我額頭打了一個爆栗。

  「小明,你今天已當完偉大的跑腿嗎?似乎我遲了一步了。」說話的是和我七年同班的女生-鍾慧心。她是唯一一個願意和我當朋友的女生,雖然有時會像其他同學一樣勞役我,但她偶然也會在乎我的感受,甚至有幾次教訓了有心戲弄我的男生。也是這個原因,令我十分傾羨這個外表不算很突出的女生。而在我性幻想排名中,她的次數更遠在林詠欣和張紫嵐這兩個傾校美女身上。更加不同的地方便是我對鍾慧心的幻想是充滿浪漫的愛情故事,而對著林詠欣這種人,只會抱著強姦或調校等犯罪心態。

  不過,我也是一個有自知之明的人,我知道像她這般條件不俗的女生,定然不會喜歡上我這種毫無優點的庸人。只要她一直當我是朋友,哪怕是毫不在意的豬朋狗友,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她突然把捧著一堆食物、飲料的我拉到了無人煙的一角,那是向我透露秘密前的必做動作,而每次我也會靜靜聆聽著,即使是考試作弊、作弄老師的事我也會以我有限的能力,把道理硬拉到她那邊,使她聽得眉開眼笑。

  這次,她的表情卻有所不同,臉上帶著的是羞澀少女才擁有的紅潤。莫非她想說她對我有意思?不到半刻,我立時打消了這個無稽的念頭。

  鍾慧心輕聲地道:「小明,你知道誰是楚飛凡?」我憶起昨天的事,雖然楚飛凡只是附和的人,但我也不由萌生一點憤怒。但我也保持冷靜地道:「楚飛凡,不就是從美國回來男生嗎?」

  鍾慧心點一點頭:「他......他昨天跟我說喜歡我,要我當他的女朋友。」聽到這一句,我的心跳彷彿停頓下來,又有一點裂開的感覺,因為我聽得出鍾慧心也對他有意思。我忽憶起昨天坐在楚飛凡旁邊的張紫嵐,便道:「他好像和校園第二校花,那個張紫嵐在交往......」

  鍾慧心忙道:「他說這不是真的,是張紫嵐纏著他,他根本不喜歡這種任性的女生,但他不好意思拒絕他。」我雖然沒有任何戀愛經驗,但也知道那是花花公子騙無知少女的技倆。但聽鍾慧心的緊張的語氣,便知道她心意已決,儘管我在她面前盡數楚飛凡的罪狀,她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決定。所以我無謂不白唇舌,只望楚飛凡今次沒有騙她,況且我對楚飛凡的印象不深,最起碼他應該沒有黎子軒這小霸王壞,便道:「楚飛凡看上來,應該是個不錯的男生,條件這麼好。」

  鍾慧心喜道:「你也是這樣想嗎?」我忍著胸口的痛,道:「是啊!妳放心跟隨他吧!」看著鍾慧心喜悅地跳動離去,我便有一種與之相反的難受,我心中暗暗起誓:「楚飛凡,如果你辜負慧心,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經過鍾慧心的事,我根本沒心情找兼職,所以我今天讓自己休息一會,到校園的運動場看李志強練習田徑。李志強是我在學校的唯一一個男性朋友,也許大家也是生於貧窮家庭,我們很投契,幾乎是無所不談的朋友。李志強也和我一樣是一個平凡的學生,外表不好、頭腦不好、交際不好,但他擁有一對很厲害的腿,一對足令他稱霸學界田徑的飛毛腿,也是這個原因,令他可以在豁免學費的情況下入讀火星書院。校長總需要一些有才能的學生增加本校的名聲呢!

  三個月沒到運動場,熱鬧度竟然有更極大的變動。平時冷清的觀眾席竟然有一群女生擠在一起,更不停地歡呼起哄。

  我發現李志強正在場外拉筋,便走了上前,笑道:「志強,想不到你暗暗累積了這麼多女粉絲,是教人妒嫉呢!」李志強苦笑道:「才不是韜我的光,大家關注的是那新來的明星。」話剛說完,我便看到一個極快的身形在跑道上奔馳,接著便是一連串女生的歡呼聲。我望著遠處,一個身材完美的帥哥正待在終點,正是楚飛凡。而一眾女生亦一擁而上,爭相為他遞上清水,而女生當中,更有我喜歡的鍾慧心。

  或許是受妒忌心驅使,我冷冷道:「他是跑得很快,可和你還有一段距離。」這句話雖然說得並不大聲,但我立時看到楚飛凡瞥了過來一眼,眼神流露出不滿和敵意,只是那一剎那,便足令我心寒起來。我忽然想起黎子軒對我的報復。也罷了,我已經沒什麼可以失去了。

  到了晚上,待父母睡著了,我便觀看一套日本女優的DVD,那是一名同學額外獎賞給我的「小費」。慧心的事令我相當心痛,令我比平時自慰得更劇烈,我甚至從上年全班照片中剪了「她」下來,然後把精液射到照片上。

  翌日,我仍是過著一成不變的校園生活,鍾慧心整天也沒有找我,或者自從當了楚非凡的女朋友後,根本沒必要找我這個無聊人解悶。只要我完成了班長給我的委託,把這些疊得高高的作業捧到教員室,我便可以離開校園,重新開始尋找兼職之旅。雖然校園設有升降機,但我著實不敢使用,心怕會在這個窄狹的機廂內遇到F4。

  由於作業實在疊得太高,我幾乎看不清前面的路,僅能不斷喊出請人讓路的聲音。突然,我感到自己撞到了一個女生,我慌張把作業置在地上,便聽到跌在我面前的女生罵道:「他媽的!走路不長眼睛嗎?」糟糕了,他不就是林詠欣嗎?

  這時,F4的其餘三人也聞風趕來,黎子軒道:「又是你這個土包!想死嗎?」我慌張鞠身道:「對不起,我沒心的。」張紫嵐冷冷笑道:「說對不起有用的話,世界上便不用警察了!」林詠欣被黎子軒扶了起來,還是目不轉晴地怒瞪著我,忽指著我道:「這臭小子,剛才想非禮我!」

  非禮?這也陷害得太過份了!我還未出聲,便感到腹部吃痛,原來黎子剛才猛烈向我小腹踢了一腳。我痛得面容扭曲,跪在地上。我還未喘過氣來,左邊面龐又受到猛烈的打擊。我感到一顆臼齒被打得掉了出來,口腔蘊釀著血腥的味道。此刻,我的意識已有點模糊,甚至連站起來也成問題,耳朵也分不清誰人在說話,彷彿他們說的都是出自同一台收音機的雜聲。不知再受了多少踢擊,我便隱約聽到一句:「算了吧!子軒,詠欣都說了是開玩笑,你便放過他吧!」接著,我便失去了意識。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才驚醒過來,發現自己正身處學校的保健室,仰望著高掛著的時鐘,原來已是晚上七時了。我勉強憶起剛才發生過的事,究竟是誰那麼好心,把我抬到保健室?不,也許他的善行不是出於救我,而是免得阻礙通道,不然的話,怎會沒有醫療人員照料著我?我再一次感受這個校園的人全是冷漠無情的,人人也只會害怕權力、依負權力,像我這種平凡的小角色即使死了也不會有人在意。

  既然已經這麼晚,我便索性直接回家吃飯。當我回到家,媽媽臉色凝重地向我說:「小明,志強的媽媽打過來,他要我轉告你,志強進了醫院。」

  什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我立時依著媽媽記下的病房資料,火速奔到志強的所在。我推開了病房,便見志強躺臥在病床上,他的父母則黯然坐在旁邊,志強看著愣住了的我,立時濺出眼淚,哭道:「小明,我的腿......我的腿......」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