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艱苦日子》-《第六天》
第六天

  自從白羊座出發之後,國王一直憂心重重,食不安,睡不寧,又怕勇者敵不過魔王,又怕勇者成功殺到魔王處,卻發現魔王和公主正在床上纏綿。

  大臣知道國王的心病,便道:「國王,放心,公主雖入世未深,但尚能分清是非黑白,定不會屈服於魔王的淫威之下。」

  國王嘆了一口氣,道:「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你知道嗎?潮流變得很快,現在的小女孩不會喜歡呆頭呆腦的誠實俠士,反而帶著邪氣的英俊魔鬼才會吸引她們,我怕公主會把持不住,作出這令國家蒙羞的事。」

  忽有一士兵入殿內,跪著道:「報!白羊座勇者已經回來了,可惜他被打敗了。」國王大感失望,卻不便就此打發白羊座離開,被世人鄙視其無情,便道:「叫他進來見我。」

  士兵應聲退去,過了一會,便領著滿身惡臭的白羊座回來。養尊處優的國王自是很不習慣,立時掩著鼻息,喝道:「我叫你去救公主,不是去公廁。你幹嘛這麼狼狽?」

  白羊座滿臉愧色,道:「國王,都怪我太心急,誤中了魔王的陷阱,才落至如斯田地。我實在辜負了國王的厚望,所以我奉獻上這件隨我戰鬥多年的羊毛衣謝罪。」國王即喝道:「誰要你這件黏滿糞尿的戰衣?」

  國王揚一揚手,道:「算吧!你退下吧!金牛座勇者!」說罷,一名身軀極橫的勇者從旁走出,道:「國王,小人在!」

  國王打量著金牛座健碩的肌肉,然後露出滿意的表情,道:「現在由你接手,一定要把公主救出。」

  時值中午,公主正卧在露台上的摺床上,享受著海風的愛撫,而她的四周均設置了一塊塊巨型冰塊,由百足蟲怪不斷用扇撥出冷氣,以趕走太陽伯伯帶來的酷熱。

  公主瞧著冰塊,朗聲道:「魔王你滾了到哪裡去?冰塊快溶掉了!」一聲令下,魔王立即跑到公主身邊,並奉上了一杯刨冰,道:「這是妳要的草莓刨冰,來試試味吧!」

  公主一手接過杯子,把一匙子的刨冰送進嘴裡嘴嚼,道:「不過不失,草莓味可以再濃一點。對了,這些冰溶掉了,你快施展你的魔法。」

  魔王應了一聲「是」,右手食指便向正在溶解的冰塊放出濃烈的寒氣,瞬間令水再度結成冰。

  公主喜道:「魔王,你真是方便,若我要去遠足,一定會把你攜帶。」顯然是當魔王是一件工具。

  魔王奇道:「為什麼是遠足?」

  公主道:「因為當我肚餓時,你可以打獵動物,然後用火魔法烤給我吃;當我口渴時,你可以用冰魔法令河水變得更冰涼可口;當我感到悶熱時,你可以用風魔法給我吹風;當我感到累時,你可以用土魔法弄個山洞給我住,有你在旁,我可以帶少很多工具。」

  魔王聽到這些「讚賞」,卻是一點也不高興,心想:「我的能力明明是用來征服世界,怎麼會用在這瑣碎事上?」

  這時,泥人再次趕來,道:「公主大人、魔王大人,又有勇者來挑戰了!」魔王早有準備,便取出了隨身帶備的水晶球,唸了一個咒語,水晶球便顯然出勇者的狀況。

  魔王瞧到金牛座力大無窮,竟徒手把骷髏骨嘍囉一分為二,便喜道:「看!公主,這勇者身型魁梧,很有安全感,妳應該能安心跟他走吧!」

  公主卻不斷搖頭,道:「這些肌肉男一點美感也沒有,還有你瞧,他在打敗嘍囉後,並不是尋找出路,而是把周遭的金銀財寶收集,這種崇尚物質主義的人怎有資格當我的丈夫?」

  魔王心中暗想:「物質主義,那不是跟妳很相襯嗎?」正想勸喻主公接受,卻發現公主已站在露台邊沿,一臉悲傷地道:「我知道的!你一定是想勸我接受他,你真的那麼討厭我嗎?那我不如在此跳下去罷了。」

  魔王登時手足無措,只得道:「好了、好了,我替妳擊退他便是了。」

  公主轉愁為喜,又衝去魔王身邊把他摟住,嬌聲道:「魔王你待我太好了。」

  魔王的設定畢竟只是為了戰鬥,他先前對公主的邪念只是憑空幻想出來,事實上他只是連一次性經驗也沒有的羞澀男人,現在和貌美如花的公主這樣零距離接觸,便不敢羞得臉紅耳赤。

  受了公主熱情鼓勵的魔王士氣大增,隻身邁向了金牛座的所在地-大廳。

  此時,金牛座正搜括著金銀財寶,瞧到魔王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便深感愕然。

  金牛座指著魔王道:「瞧你的氣派,怎也不似一名嘍囉,是第一關的頭領嗎?」

  魔王冷笑一聲,道:「你真是有眼不識泰山,我就是魔王!」

  金牛座登時愣住了,魔王感到氣氛有異,便道:「你、你不害怕嗎?魔王親自來對付你。」

  金牛座奇道:「你真的是魔王嗎?叔叔很忙的,別跟我說笑好不好?」

  魔王不禁惱怒起來,喝道:「我哪裡像說笑?我不像魔王嗎?」

  金牛座道:「那個……通常魔王這種人物應該是又老又醜的傢伙吧!你確是挺威風,不過年紀還輕,充其量只可以當魔王的左右手的低級下屬而已。」

  魔王不悅地道:「左右手還未夠格?還只能當左右手的低級下屬。難道是我不夠你高大,所以你小看我?」

  金牛座道:「不是高度的問題,大概是邪惡的感覺。對,你的外表的不夠邪惡,東方有句諺語-『穿起龍袍不似太子』,你便是活生生的例子。你知道嗎?來救公主的勇者之所以深入民心,是因為其正面印象,而突顯出其印象的便是靠醜陋邪惡的魔王,這可是童話世界的常識啊!說實的,你這小子的化妝雖然很妖魔化,卻骨子裡還算是一名帥哥,你說大叔我怎好意思在你面前自稱為拯救公主的勇者?若從你手上奪去貌美的公主,不要說讀者,連大叔我自己也不能接受。」

  魔王怒道:「這些是我天生的特徵,怎麼每個人也認為是化妝?話說這種化妝現在很流行嗎?怎會有勇者計較自己會比魔王差?」

  金牛座黯然道:「抱歉,我這個人比較現實,很容易會墜入計較的漩渦。」

  魔王道:「現實不是用在這地方吧!幹嘛勇者要向魔王道歉?什麼是『計較的漩渦』?不要胡亂堆砌詞語好嗎?」

  魔王嘆了一口氣,道:「既然這樣,我唯有用實力證明給你看吧!」身子隨著凌厲的眼神衝前,向金牛座的腹部轟出一拳。

  哪知金牛座不閃不避,左手以極快的速度擋在面前,把魔王的重拳擋下。

  「不賴!」二人齊聲道,接著便在近距離拳來腳往,互有攻守,各不相讓,金牛座心中暗想:「這小子招招霸氣十足,說不定真的是魔王,若我不盡全力,一定會被他打敗。」突然躍後數步。

  魔王正想乘勝追擊,卻因金牛座銳利的眼神卻步,金牛座忽露出自信的笑容,渾身散發出金色的鬥氣,而他的頭髮也由棕色變成金色且逐漸豎直,而瞳孔也由深藍變成碧綠色,肌肉也更為發達,接著大聲說道:「超級撒亞……」

  「慢著、慢著、慢著,你到底在搞什麼飛機啊?」忽然四周傳來公主的叫聲,原來公主經水晶球瞧到情況,不禁破口大罵,水晶球成了她的傳聲器。

  金牛座收回了鬥氣,喜道:「這聲音,莫非是公主?我是來救妳的勇者。」

  公主喝斥道:「你究竟是什麼勇者?為什麼會勇者會使用這種變身方式?為什麼變身會連種族的特徵也變了?那不是公然抄襲某東方島國的打鬥漫畫嗎?」

  金牛座道:「公主,別看我這模樣,其實我很會追潮流的,一成不變的角色是沒有吸引力,打不過便變身才是王道。而且,公主妳有所不知,我的民族每一萬人當中,便有一個可以變身成傳說中的戰士-超級……」

  公主喝道:「我才不理會你民族的狗屁設定,你是地球人來的!怎會有這種設定?噢,我的主!怎麼來救我的人都是奇奇怪怪?沒有李察基爾的成熟、沒有畢彼特的英俊、也沒有里安納度的不羈。」

  魔王心中暗想:「公主妳究竟還要穿越現實多少回?舉例子不懂找童話世界存在的人嗎?」

  金牛座聽到公主的要求,登時一點自信也沒有,灰然道:「原來公主的擇偶條件是那麼高,我還是用這筆財寶,回鄉娶妻罷了。」說罷,便黯然轉身離去,魔王也無奈地目送金牛座離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