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艱苦日子》-《第九天》
第九天

  金牛座出發去挑戰魔王已經有三天了,國王一直苦等著成功的消息,可惜目前還是毫無音訊。

  國王終於按耐不住,索性當金牛座已死於魔王手上,連忙召下一位勇者-雙子座入宮。

  雙子座和金牛座幾乎是擁有完全相反的外觀,矮小、瘦削,還有一點病弱的感覺,雖然國王已瞧過他的武功已高於一般人的水平,但畢竟對手是連挫兩位勇者的魔王,國王不免擔心起來,便試探道:「你有什麼本事?自信能打倒魔王,救出公主?」

  雙子座指著自己的頭顱,道:「國王,我的本事不是在手腳,而是在這裡。」

  國王想了一會,才恍然道:「我明白了,是鐵頭功。你一定是先向魔王詐敗,待『它』沒有防備之際,便突然用頭頂『它』,把『它』的肺也給頂出來。」

  雙子座頓了一會,方道:「國王,其實我是指我的智慧,現在是智識型社會,單靠武力是不行的。」

  國王道:「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總之你把公主救出來便行了。」

  「噹、噹!」這時公主正在午睡,忽被連串的鐘響聲吵醒,不禁抱怨地道:「魔王,什麼回事?」

  魔王推門進入寢室,道:「是這樣的,這是我置在城堡外的銅鐘,通常我的朋友來探望我,也會先敲響此鐘來喚我開門,說回來,也有好幾年沒響過了。」

  公主奇道:「朋友?你會有什麼朋友?」

  魔王回味從前的往事,道:「他們都是伴我成長的好友,有白雪公主的繼母、灰故娘的姐姐、經常騙鄰國國王衣裳費用的裁縫、想把小紅帽吃掉的豺狼……」

  公主忽然用手指鑽著魔王的太陽穴,道:「怎麼你交往的朋友都是奸角?真是一點兒長進也沒有。」

  魔王道:「公主,我可是從徹頭徹尾的奸角,交的朋友當然也是奸角。但遇到妳後,方知道天外有天,人外……哎呀!」原來公主已用力扭著魔王的耳朵,令他痛得吐不出話來。

  「噹、噹!」鐘聲仍然持續,魔王便借故擺脫了公主的制肘,走到露台上,而好奇的公主也緊貼其後。

  魔王眺望著遠處的鐘塔,便見一個矮小的男人站在鐘旁,正是雙子座。雙子座朗聲道:「請問你們可是魔王和公主?」

  魔王回應:「正是!你是誰?」

  雙子座道:「我是代表雙子座的勇者,今次到來是救公主的。」

  魔王喜出望外,道:「真的嗎?那太好了。公主,那傢伙先禮後兵,確是正人君子,妳嫁給他不會錯的。」

  公主卻對雙子座不討好的相貌不滿,道:「一點勇者的風範也沒有,我才不願嫁給他。」

  雙子座仍自信地道:「公主,真英雄志在運籌帷幄,我雖武功平庸,可是智慧、口才,非一般英雄可媲美。」

  公主冷哼一聲,道:「那就要瞧瞧你的本事,魔王,給他一點厲害!」

  魔王指著自己,道:「我?」

  公主道:「當然是你,你可是擄走我的人,當然是由你打退他。」

  魔王臉有難色,道:「但是,我的設定是用來戰鬥方面,跟人鬥嘴,恐怕不是我的強項。」

  公主即厲聲道:「現在你是否不聽我的命令?你好過份呀!把我擄回來的是你,送我給別人的又是你,你當我是貨物嗎?不用負責任嗎?」

  魔王一瞧到公主發脾氣,便沒了法子,只得道:「好吧!我接受你的挑戰吧!雙子座。」

  雙子座道:「那我們定下一個決鬥方式吧!我們互相問對方三條有關公主的問題,誰答對較多,便算優勝,可以擁有公主。」

  魔王即失聲道:「什麼?」心中暗想:「怎麼回事?那傢伙和公主素未謀面,怎可能會清楚公主的事?」

  魔王道:「好吧!那麼由我先問,公主最喜歡吃的肉是什麼?」

  雙子座冷笑一聲,道:「是雞肉,尤其是雞胸,因為她相信以形補形,認為多吃雞胸對胸脯發育有幫助。」

  多次侍候公主進餐的魔王知道答案正確,便暗暗吃驚,心想:「對了,他既然定了這種規則,定是一早已向國王收集了有關資料。」

  雙子座道:「那麼到我問你了,公主的初吻究竟給了什麼人?」

  魔王大吃一驚,心想:「公主是尊貴的人物,怎會在出嫁前把初吻獻給人?萬一被百姓知道了,豈不是有失國體?那傢伙定是故弄玄虛。」便道:「公主還未獻出初吻,而本魔王將會是奪去她初吻,甚至是初夜的人,哈哈哈哈哈!」

  雙子座不便搖動右手食指,道:「錯了、錯了!在剛出生的時候,公主已經把初吻獻給她的母后了。魔王大人,比數是一比零。」

  魔王忽感到後腦被打了一下,正是公主所為,她握著鐵拳,兇惡地道:「不要耍小聰明好不好?」

  面對如此霸道的公主,魔王只得唯唯諾諾,公主又靠到他的耳邊輕聲說了幾句,魔王聽後皺起眉頭,道:「真是這樣問嗎?不怕有損妳的體面嗎?」

  公主道:「我本人已經批准了,你還在意什麼?快問!」

  魔王便乾咳了一聲,朗聲道:「到我問了,我問你,公主的上圍尺寸是多少,答案準確至三位有效數字。」心想:「這種題目你恐怕答不出吧!」

  雙子座臉露得意笑容,道:「是三十四點二寸,以現實世界的標準,是屬D杯!」

  「什麼?竟然被他答對了?」魔王和公主同時吃驚,公主暗忖:「上次喚裁縫造衣服已經是半年前的事,現在我的上圍寸數和級數都升級了,即使他問父王也應該不會知道的。」

  雙子座暗自偷笑,心忖:「太天真了!以為這些問題可以難到我嗎?我曾遊遍世界,搜集了各地少女的發育數據作統計,然後反覆研究出有關胴體的公式,現在只需要留意少女的種族、年齡、高度和胸脯弧度,便能準確計算出她們的上圍尺寸和級數了。」

  現在是二比零,若魔王答不出這題,便會當場落敗。不知何時,魔王也忘了自己想把公主送走的意向,現在只有徹法打敗雙子座的信念。

  公主靠近魔王的耳邊,輕聲道:「不用怕!所有問題我都會給你答案的。」這無礙是最好的定心丸。

  雙子座道:「又到我問了,公主在滿月之前,失禁了多少次?」

  魔王和公主雙雙臉色鐵青,公主想著:「好歹毒的混蛋!若答出正確答案,那本公主豈不是顏面無存?讀者以後都會稱我做失禁公主了。」嬰兒失禁仍人之常情,但對心高氣傲的公主來說卻是不可告人的羞事。

  魔王緩緩把頭轉過去,視線溜滯在公主猶豫不決且帶著怒意的臉容,一切只在乎於公主的決定。

  雙士座哪容他們拖延時間?輕挑地道:「若你再答不出來,那就當我勝了。」

  公主本來還對雙士座的智慧有點欣賞,但此刻瞧到他不可一世的氣炎,也不能容忍,便道:「我平均每天失禁四十次,足足失禁了一千二百次。」

  魔王和雙子座也對公主的誠實大為震驚,公主續道:「我身為公主,當然什麼也與眾不同,失禁不例外,滿月前失禁了一千二百次,你家的小孩也辦不到吧!當然吧!公主做到的事,平民百姓怎會做得到?呵呵呵呵呵!」

  公主見魔王和雙子座默不作聲,更感羞恥,即厲聲道:「你們幹嘛不出聲?是不認同本公主,認為公主在掩飾醜事嗎?」

  魔王和雙子座齊聲道:「不敢。公主果然超乎常人,小人拜服。」

  雙士座忽道:「但是,這是我和魔王的對決,公主即使偏私,也不能違反規則代答。魔王,你快親口說出公主的失禁次數。」

  魔王戰戰兢兢地回望著公主,等待她的意思。他見公主心平氣和地道:「你安心說吧!反正也露餡了。」便稍為安心下來。

  魔王朗聲道:「哼!這些問題是難不到我的,公主在滿月前一共失禁了一千二百次,比鄰家的小孩多出數十倍!厲害嗎?」話剛說畢,即遭到公主痛毆。

  公主怒道:「你在神氣什麼?全賴本公主不顧顏面告訴你才能答對,答問題便答問題了,幹嘛說得那麼響亮,連整遍山頭都聽見了?你瞧到那些突然飛走的雀鳥嗎?牠們不是被你的聲音驚動,而是把我的羞事通報到各處。」

  魔王急道:「公主,雀鳥是不會到處說三道四的,妳多心了。」

  公主怒道:「閉嘴!你以為牠們是跟我相處得多還是跟你相處得多?牠們可是不折不扣的臭三八,牠們平時的吱吱聲不是唱歌,而是說八掛是非。」

  痛毆完畢,魔王屈指一算,喃喃地道:「現在是二比一,即是我這回合即使勝了雙子座,充其量只能和局。公主,雙子座那麼聰明,究竟問什麼問題好?」

  公主獰笑一聲,靠在魔王耳邊說了些事,魔王登時臉紅耳赤,道:「那不行吧!太容易答了。」

  公主笑道:「若一般人便是,但雙子座那麼賣弄聰明,一定會中我的計。」

  魔王唯有相信公主,道:「雙子座,我最後一條問題是,究竟公主是不是處女?」說罷,公主便撲向魔王懷中,教魔王心猿意馬。

  雙子座冷笑一聲,道:「根據童話世界的法則,當然是……」忽然猶豫起來,道:「慢著,的而且確,在童話世界,公主的初夜一定要交給給予她一生幸福的人,不然便違反了法則,造成毀滅世界的惡果。但但若然公主和魔王相愛起來,私訂終生,那便沒問題了。瞧他們的親熱模樣,莫非他們真的已交合了?不可能的,國王說魔王是無性,不,那是國王為了保住公主聲譽而撒謊,現在魔王的褲子很明顯是有一處突起了,那是正常的生理反應,我才不相信那是用來戰鬥的觸角之類。又或是,公主的初夜早已被其他人奪去,她連失禁次數也夠膽說出來,作婚前性行為這種糟糕事也不足為奇。噢!我好像幻想到他們在床上纏綿的模樣,魔王不僅武功蓋世,連床上的功夫也是一流,公主按耐不住愛撫的快感,然後被魔王佔有了,真的有這回事嗎?」

  咬牙切齒的雙子座沉寂了半刻,才道:「我猜公主不是處女!她的嫩穴已經遭人插了成千上萬遍了!」即遭到公主從遠方投出的花瓶撞到臉龐,登時鼻血長流。

  「仆你個街!」公主怒道:「為什麼你們這些男人都是這樣?說答案便說答案了,幹嘛要加插一些莫名其妙的展析?我被人插超過一萬次了嗎?我自出生以來,平均每天被插了一至兩次嗎?別用上那麼誇張的詞彙好不好?你看,那些雀鳥又飛走了一些,牠們定是信以為真,到處宣揚我『淫賤公主』的大名。本公主可是貨真價實的處女。」

  雙子座冷笑一聲,道:「總算被我套了出來,公主還是處女,我更期待我倆的新婚初夜呢!嘿嘿嘿!」

  公主怒道:「你在裝什麼帥?根本不是你套出來,而且這題是你答錯了。話說會有鼻血長流的勇者嗎?」

  雙子座指著魔王道:「那麼,就讓我用最後一題來徹底擊潰你們吧!我究竟最愛公主哪一部份?」

  公主甚感驚訝,道:「什麼?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雙子座理直氣壯地道:「那當然有關係!題目的限制是關於公主,我愛公主哪裡和公主的終生幸福有絕大關連,並沒有違反規定。」

  魔王道:「但是,答案只有你才知道,無論我答什麼,你也可以說答錯了。」

  雙子座道:「那麼我便把答案寫在紙上,然後摺成紙飛機扔給你們,在答完之後才拆閱不遲吧!」說罷,雙子座便把一隻紙飛機猛力扔向魔王,似乎一早便預料到會有此時刻。

  雙子座氣力不弱,足令紙飛機衝破風阻,順利落在魔王手上。

  公主輕聲道:「怎麼樣?視透這類能力你應該有吧!」

  魔王結巴巴地道:「那個……抱歉,公主,我只擅長攻擊的魔法和格鬥技,這些特殊的能力我是沒有的。」

  公主敲了魔王的頭一下,道:「枉你自稱是魔王,連這般低級的能力也沒有。算吧!還是由本公主出馬。」

  魔王奇道:「公主,莫非妳有透視能力?怪不得我在洗澡時常感到有人偷窺我。」

  公主怒道:「蠢材!有也不會偷窺你,我意思是用我的智慧去推敲答案,雙子座是個聰明人,和你這笨蛋差天共地,聰明人和笨蛋最大的分別是什麼地方?」

  魔王思索了一會,道:「是胸部吧!俗語說『波大無腦』,所以公主妳應該是最笨的那人。」立時遭到公主痛揍一拳。

  公主道:「是權衡利益,雙子座之前並未瞧個我真人,絕不會因為父王的畫像而相信我是一個大美人。」

  魔王插口道:「也對!畫像也不會反映妳的臭脾氣的,哎呀!」當然是受著禍從口出之懲罰。

  公主續道:「雙子座所窺視的一定是皇位,我沒有兄弟姊妹,娶了我的話,當然會順利成章繼承皇位。」

  魔王覺得也有道理,便道:「雙子座,你一定是愛上公主的榮華富貴。」說罷,便拆開了紙飛機,果然瞧到類似的字眼,立時跟公主對手握著,興奮地原地跳著。

  雙子座咬一咬唇,心想:「我還以為公主是一個驕生慣養的笨蛋,一心相信什麼一見鍾情、宿世姻緣之類,想不到竟被她看穿了心思。」

  公主朗聲道:「現在是二比二平手,雙子座勇者,你還是知難而退吧!」

  雙子座仍氣定神閒,道:「那麼我們再找另一種方法分勝負吧!我們……」

  公主打斷了雙子座的說話,道:「慢著,剛才的對決方式是你決定的,今次應該由我們決定。」

  雙子座道:「哦?不知公主有何高見呢?」

  公主道:「我們一於以猜拳來分勝負吧!」

  雙子座道:「有趣、有趣!一於用這方法吧!」心想:「猜拳包含了心理戰,魔王一定不是我的對手,想不到公主竟然自掘墳墓。」

  魔王奇道:「公主,我雖然知道猜拳的方法,但實戰經驗很少,莫非妳有什麼奇謀?」

  公主自信地道:「你只管猜拳便是了,總之我有方法令你勝出。」

  面對公主的權威,魔王也只得唯唯諾諾,便握拳高舉,道:「石頭、剪刀、布!」魔王沒有經過精密的思考,只是隨心出了石頭。

  哪料雙子座竟沒有擺出任何手勢,呆望著前方,良久雙行鼻血激噴而出,然後不支倒地。

  魔王完全對這結果摸不著頭腦,只聽得公主道:「雙子座遲出,所以這盤的勝者是魔王!」

  魔王回頭瞧到公主不斷竊笑,便問:「公主,妳剛才究竟幹了什麼?」

  公主笑道:「只不過是拋起了裙底,讓他瞧到小內褲而已,想不到他已經支撐不住。」

  魔王暗叫可惜,心想:「早知如此,我剛才也回頭瞧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