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艱苦日子》-《第十天》
第十天

  雙子座因為瞧到公主內褲以致鼻子大量失血,好不容易才回到城堡面見國王。國王見狀,只道他是受了魔王的重創,立召全國的精銳醫師為雙子座療傷,連續醫療了兩天,雙子座才脫離生命危險。

  國王到了臥在床上的雙子座,第一句話竟是:「你竟可以流那麼多鼻血,魔王的實力果然不可少覷。」

  雙子座不敢向國王坦言公主使出的殺著,便道:「我本想用智謀打敗魔王,豈料他竟不守決鬥規則,突然一拳轟向我的鼻子。」

  國王嘆了一口氣,道:「魔王這種野蠻人,絕不可能成功跟他交涉,現在唯有寄望下一位勇者,巨蟹座!」

  「國王,我在這裡!」國王循聲而望,便發現發聲者是一位正在照顧雙子座的男人,他溫柔地撫摸著雙子座的玉手,國王瞧清楚他的容貌,發現竟是巨蟹座勇者,他眉清目秀的容貌令人覺得他更像一位護士。

  國王並不欣賞巨蟹座的善心,反而埋怨地道:「你不為救公主做好準備,反而當這些下人也能做的工作?」

  巨蟹座道:「抱歉,因為我見到這位勇者朋友如此犧牲,不禁替他感到難過。國王,你大可放心,我一定會把公主救出來。」

  第二天,魔王的城堡又再次出現入侵者,而奇怪的是原是充滿戰鬥氣氛的大廳很快便被入侵者鎮壓了,原因不是入侵者擁有壓倒性的力量。

  骷髏骨擋不住入侵者的攻擊,很快便被打得倒在地上。就在此時,侵入者靠到骷髏骨面前,向他遞出一棍。

  瞧清楚,那不是入侵者的武器,而是骷髏骨斷掉的肢體。入侵者-巨蟹座臉露微笑,道:「你盡快作接駁醫療吧!」

  骷髏骨不禁觸動起來,雖然他既沒有淚水,也沒有活生生的心臟,但也深切感受到巨蟹座的關懷,他重新站了起來,接過巨蟹座手上的斷肢,道:「太令我感動了!我從未見過如此有心愛的入侵者,害我的戰意也消散了。」

  巨蟹座笑道:「雖然我們是敵人,但大家也是有痛楚、有感受的,我哪忍心作出傷害呢?若你不介意,可否帶我到魔王處,大家和和氣氣地交涉下呢?」

  骷髏骨不禁猶豫起來,一方面認為帶入侵者去見魔王是一種背叛,另一方面又想向巨蟹座一報不殺之恩,良久他才下定了決心,帶巨蟹座去見魔王,心想:「若到時魔王怪罪下來,我便一死而謝罪吧!」

  骷髏骨帶領巨蟹座避開重重機關陷阱,到了一條通往上層的迴旋樓梯,負責看守的是拿著長槍的牛頭衛士。

  牛頭衛士瞧到陌生的人類被骷髏骨引領到來,便查問:「骷髏骨,這傢伙是誰?我怎麼沒見過?」

  骷髏骨立時手足無措,不知何以應對,正想胡亂編一個藉口,巨蟹座卻突然走到牛頭衛士的面前,道:「這位衛士大哥,這裡略為寒冷,你這樣赤裸上身不打緊嗎?」

  牛頭衛士略為尷尬地道:「也不是不打緊,偶然我還會覺得有點兒冷,不過我還需日夜看守著,以防有閒雜人等進出。」接著,一陣寒風自窗口吹進,令牛頭衛士顫抖起來。

  巨蟹座忽然從隨身的背包取出一件毛衣,蓋在牛頭衛士身上,道:「這件毛衣是我當年獵殺野熊,用牠的皮毛製成的,大哥穿在身上,既威風又保暖。」

  如斯呵護,即使是殺人無數的牛頭衛士也動容起來,道:「小人只是區區守衛,先生竟然如此厚愛,我是一名粗人,實在不懂用言語來報答先生。」

  巨蟹座淡然一笑,道:「那便請大哥行過方便,讓我通過去見魔王。」

  牛頭衛士心想:「這位先生如此仁慈,應該不是壞人來的,讓他去魔王大人也沒問題吧!」於是,便讓路給巨蟹座通過,還給了他一支蠟燭照明。

  在沒有阻攔的情況下,巨蟹座到達了飯廳,此時公主正欣賞著魔王以火魔法表演巴西燒烤,二人瞧到巨蟹座來到,也深感愕然。

  巨蟹座瞧著快要烤熟的母雞,眼盈盈地道:「太殘忍了,雖然已經是死了,但這樣掛著雞的屍體來燒,在下實不忍看下去了。」

  魔王見巨蟹座一表人材,便知道他是新的勇者,便豎起了拇指,道:「好!見其生不忍見其死,果然是翩翩君子,公主,這種好男人嫁得過!」

  公主卻冷笑一聲,道:「本公主最愛烤動物來吃,兔子、小雞、花鹿、鴿子雖然都是很可愛的動物,但一旦烤熟了,本公主可是毫不客氣吃掉,最討厭婆婆媽媽的男人。」說罷,便吐出一隻吃剩的雞腳。

  魔王道:「也不能這樣說,那勇者連動物也那麼愛護,對人民定然不差,若他當了國王,是萬民之福啊!」

  公主即時怒道:「混帳魔王,你現在是當媒人嗎?你別忘了自己的身份好不好?一點志氣也沒有!」

  魔王不敢反駁,心中暗想:「妳也多次不顧忌公主的身份吧!連小內褲也可以露給人看。」

  巨蟹座哈哈笑道:「公主,我想妳必是以為我富有同情心,便是一位武功薄弱的人。那妳便錯了,小人的武功不在前三位勇者之下,這點公主大可一試。」

  魔王哪會放過這個機會?如小學生般舉手嚷著道:「我來試!讓我跟他比劃最適合不過了。」

  公主看穿了魔王的心思,便冷冷說道:「你貴為魔王,那麼快便出馬不是很沒趣嗎?身為一位勇者,應該要衝過重重障礙,然後再艱苦地打倒魔王,否則根本和『勇』字扯不上關係。」說得振振有詞,魔王連一點反駁的餘地也沒有。

  巨蟹座道:「那麼,公主認為在下應怎樣表現『勇』?」

  公主獰笑一聲,忽然把鞋子脫掉,道:「那麼便來舐我的腳趾吧!把趾頭上的老泥通通舐得乾乾淨淨便是真正的勇者了。」

  聽到此話,溫柔的巨蟹座也不禁臉色鐵青,而魔王也暗暗佩服公主竟能想出如此嘔心的把戲。

  巨蟹座沉默了半刻,然後緩緩走到公主面前,跪下,伸出了紅潤的舌頭……

  「不行!太嘔心了!」巨蟹座到最後一刻才回頭是岸,毅然逃出了城堡,頭也沒回。

  公主卻是呵呵大笑起來,道:「沒種的男人,竟然敢接受本公主的挑戰。」

  魔王瞧不過公主的惡行,道:「公主,妳的要求未免太過份了。難道不肯舐妳腳趾的男人便是不愛妳嗎?」

  公主道:「魔王你實在太膚淺了,那勇者也是。舐腳趾其實是一種交歡的技巧,那傢伙只是一聽到老泥便打退堂鼓,本公主可是尊貴的淑女,腳趾定會時刻保持清潔,天下間想舐我腳趾的男人如銀河星數。而那傢伙不能為了我放下自尊心,難道是真心愛我的嗎?」

  魔王心中只有一個結論:「公主真的是變態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