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艱苦日子》-《第十四天》
第十四天

  對於出發了的勇者們全無音訊,國王心急如焚,卻以為他們是被強悍的魔王擊敗,哪知原來一切也是公主所為。

  忽然有一位壯漢衝進國王的寢室,正是高大威猛的獅子座勇者,他以雄偉的聲音道:「國王,巨蟹座已經不知所終,為什麼不喚我出發?」

  國王道:「那是因為魔王厲害,我怕再派勇者去只會徒添犧牲……」

  獅子座道:「屁話!他們敗給魔王是因為太窩囊,只我出手,十招之內,必定取魔王首級回來。」

  國王也給獅子座的氣勢嚇倒,輕聲道:「那個……畢竟這裡是童話世界,取首級這般恐怖的情節便不要出現了,最好是可以在沒有流血下打倒『它』。」

  獅子座哈哈大笑,道:「若然魔王肯乖乖認輸,我或許會考慮留他全屍,國王你派人佈置好我和公主的新房,等我們回來吧!」說罷,便大剌剌出去了。

  時值清晨,公主睡得正甜,忽聽到城堡外傳來連綿不斷的鑼鼓聲,便煩躁地望出窗外,欲把滋事者鬧過痛快。

  「搞什麼飛機?」話剛出口,公主已因眼前的情景愣住,便見城堡外不知何時起了一座木制的高塔,而塔上正站在一位皮膚古銅的壯漢,正是獅子座。

  穿著一身黃金甲冑的獅子座朗聲道:「我美麗高貴的公主,讓我把妳從魔王手上救出,然後我們舉辦一個盛大的婚禮。」

  公主對獅子座俊朗的外表頗具好感,但獅子座接下來的行為卻令她極為煩厭。

  獅子座忽然擺了一個幪面超人的變身姿勢,道:「我是世界最強的戰士,英俊、健碩、力大無窮,無數少女為我傾心、為我瘋狂。」忽然塔下拋出了無數鮮花,顯然是獅子座預先命令人準備的特別效果。

  獅子座忽然深情地道:「但我心中只可容納有一個女人,就是獨一無二的公主殿下,儘管這個事實會令千萬少女心碎。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沒有她,我不會生存;沒有我,她無法幸福,可恨的是有個不知好歹的窩囊廢阻礙我和公主的愛,想到這裡,我恨不得把『它』五馬分屍。」

  連公主也感到不耐煩,道:「冷靜點吧!我不是來看你表演的。」

  但獅子座沒有理會公主,仍是道:「我會和公主生兒育女,在她十八歲那年,她會為我誕下一個健康的男嬰,重量有三點五公斤;在她二十一歲那年,她會為我誕下一個可愛的女嬰,重量有二點九公斤,醫師說她的重量低於標準,要我們小心照顧。」

  公主怒道:「怎麼私自決定這麼遠的事?他是占卜師嗎?怎麼連我幾時分娩也可預計?怎麼連出生嬰兒的重量也會知道?不行!那傢伙太獨斷專行,完全漠視了我的存在。魔王,你快點給我打發他走。」

  在旁聽著的魔王也覺獅子座確是十分嘮叨,他也是很少會跟公主一樣同仇敵慨,便一躍至獅子座所在的台上。

  獅子座指著魔王,表情驚訝地道:「噢!我的主,就是你這混蛋擄去我的公主嗎?多麼醜陋的姿態,畫眉畫得像女人,連膚色的健康度也和我差天共地,我真的要和那無用的傢伙決一死戰嗎?」

  面對獅子座的挑撥,魔王實在忍無可忍,立時使出火炎球,同時怒吼:「混蛋!我要你的膚色不僅是古銅,還是焦黑色!」

  哪知獅子座突然跳起躍過火球,更有襲向魔王之勢,同時道:「嘩哈哈哈哈!你以為我是一般的嘍囉嗎?看招!電光毒龍鑽!」說罷,身體竟不斷轉動,更刮起陣陣狂風,如一個爆旋陀螺在空中滯留。

  魔王急道:「慢著,這是什麼招式?童話世界會有這種招式嗎?那不是某個港漫主角的絕招嗎?我抗議!」

  獅子座沒有理會魔王的抗議,突然急轉而下,幸好魔王及時跳開,但獅子座卻沒有停止的跡象,鑽破了台的一角後,直墮向地上。

  魔王瞧著獅子座遠去,過了好一段時間,獅子座才突然從地上攀塔而上,再次站在魔王面前。

  獅子座道:「剛才的一招幹你不掉,下次可沒……」說到一半,便禁不住嘔吐起來。

  獅子座好不容易才止住了嘔吐,道:「哈哈!這是我的新招-霹靂嘔吐陣,足以把你的移動範圍封殺。」

  魔王即搶著道:「別說得那麼神氣好嗎?分明是你剛才自轉過量而嘔吧!幹嘛要叫霹靂嘔吐陣?我一點也感受不到霹靂的威勢,你不是也把自己的移動範圍封殺嗎?」

  獅子座正想躍起,卻又禁不住嘔吐起來,魔王冷冷說道:「算吧!你滾蛋吧!」說罷,使出風魔法,一股狂風把獅子座和他的嘔吐物吹走。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