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艱苦日子》-《第十六天》
第十六天

  在宮殿內苦等著獅子座佳音的國王收到了一封來信,但由於筆跡太有風格,國王一時也解讀不了,他讓國內的語言專家詳細參詳後,才推斷出內容。

親愛的國王:

  把高貴的公主拯救回來果然是一件極艱鉅的任務,我本想和公主完婚後,致力推行改革,先整頓好凌亂不堪的戶籍、同時制定最低工資以保障工匠的利益、宮殿內的衛士會改為採用更有效率的輪更制且增設兼職、茅廁內的草紙要改為每星期更換一次……(下刪二千字)

  為了應付如此頻多的事務,小人自認為尚未有足夠的實力和經驗接受挑戰,自從和魔王交手後,小人更感到自己的渺小,所以小人決定到外面的世界闖一闖,保證三年之後,一定會以全新的姿態再度出現在國王的面前,到時候拯救公主的重任便包在小人身上吧!後會有期。

獅子座勇者 敬上


  國王道:「原來如此,一路順風啊!」說罷,突然表情突變,把來信撕成碎塊,怒道:「你這傢伙在裝什麼帥?不就是失敗了嗎?幹嘛一副展開新旅程的進取模樣?幹嘛肆意為國家擬定好新的政策?你還喜歡管東西呢!連茅廁的草紙幾時換也要管。」

  忽有一位步姿優雅的男子走近,他擁有金色的長髮、白晢嫩滑的皮膚、白色的貼身衣、腰間掛著一支佩劍、右手拿著一支盛放的紅玫瑰,他正是從法蘭西至此的處女座勇者。

  處女座道:「在我的面前,魔王只不過是一個有瑕疵的弱者,要打敗『它』根本不費吹灰之力。」說罷突然刺出一劍,把一隻正在飛行的蒼蠅牢牢釘在牆上,又道:「在我的世界,是不容許有不潔的東西的。」

  時值深夜,負責駐守城堡大門的是赤裸上身的泥人部隊,眾泥人嘍囉一字排開,垂直站立,而泥人則如軍官般向嘍囉們訓話:「今晚雖然月色明亮,但我們不是來賞月的,而是維持城堡內外的治安,確保公主大人和魔王大人能在安靜環境、浪漫的氣氛下賞月。」

  「呵呵呵呵呵!能配得起和公主賞月的人只有我處女座勇者。」隨著來自遠處的聲音,一個身影從森林中躍出,在月光面前形成優雅的黑影,然後輕輕落在眾泥人面前。

  泥人道:「又是可惡的勇者?今次我一定會不負魔王所望,把你踢回老家去。」

  處女座搖著右手食指,輕視地道:「就憑你?一群醜陋無比的泥公仔。」

  一名泥人嘍囉比泥人更沉不住氣,道:「隊長,這傢伙如此囂張,讓我們先教訓一下。」說罷,和幾位兄弟一起湧上。

  處女座冷笑一聲,以快捷無比的速度連揮幾刀,一下子把來襲的泥人嘍囉切成碎塊。

  處女座道:「第一戰遇到你們真好,泥造的身體,殺掉也不會見血、見內臟,嚇壞小孩子。」

  泥人自問實力不如處女座,只得靜止不動,隨機應變。處女座卻突然笑道:「你看自己,這麼醜陋的身體、皮膚是那麼粗糙、身子是那麼矮小、手腳是那麼骯髒,把身體的缺點赤裸地展示給別人,不怕被人笑嗎?」

  泥人惱羞成怒,道:「你、你敢再說一次?」

  處女座朗聲道:「我說幾多遍也行,滿身也是缺點的小人物,還留在這裡幹什麼?若我是你,一定會先到那個盛產泡菜的國家整形一番。不過也罷,這般醜態才和魔王的勢力相襯,就讓你們成為反襯出我美態的踏腳石吧!呵呵呵呵呵!」

  「太過份了!」泥人終於忍受不住羞辱,淚奔回城堡內,而眾嘍囉也只得尾隨著他。

  處女座喃喃地道:「想到一進城堡便要跟無數醜陋的怪物交手,真沒趣!對了,那怪物說過公主正在賞月,那應該是在屋頂或露台的地方,我跳!」

  處女座憑著驚人的彈跳力,踏著城堡的凹凸處,輕易且快捷地往上攀去。

  這時,公主正在寢室內把玩著魔王的珍品,而魔王當然在旁監視著,以防公主把珍品有心或無意弄壞。

  公主忽指著一塊掛在牆上的鏡子,其金色外框刻有細膩的花紋,令公主好奇地問:「魔王,這塊鏡是什麼名堂?」

  魔王道:「那是白雪公主的繼母贈給我的魔鏡,無論妳有什麼問題,它都會替妳解答。」

  公主奇道:「真的嗎?那傳說中的魔鏡可是白雪繼母的寶貝,她竟然肯割愛讓給你?」

  魔王道:「據說他們有一些地方不合得來,白雪繼母又不想棄掉它,那便轉贈給我。慢著,公主妳剛才稱她是什麼?白雪繼母?」

  公主理所當然地道:「白雪公主的繼母自然是叫白雪繼母,難道你知道她叫什麼名字?」

  魔王思索了半刻,道:「嗯,好像是叫弗蘭契斯科,在設定上好像是這麼叫的。」

  公主道:「那太麻煩了,不但多了一個讀音,還挺繞口呢!就叫她做白雪繼母吧!大家也會更容易明白我們是在說誰。」

  魔王急道:「別隨便把別人的名字改掉好不好?」

  公主道:「那不是很好嗎?那個弗弗太難記了。看,只是過了幾秒,我只記得『弗』這個字,叫白雪繼母多方便,只要讀者瞧到白雪便知道繼母是指誰。就像我們認識房祖名也是因為他是成龍的兒子,他一出道也是被以成龍的兒子看待著,才不會有人管他是叫房祖名還是房遲名。」

  魔王無奈地道:「公主,妳別再用這些莫明其妙的穿越例子好嗎?雖然我覺得這個比喻挺貼切。」

  公主道:「總之,以後叫白雪繼母便是了。」接著便問魔鏡:「魔鏡、魔鏡,世界上邊個最靚?」

  魔王插口道:「公主,『邊個最靚』是口語來的,這個童話世界畢竟是基於書面語來進行,所以妳應該問『魔鏡、魔鏡,世界上誰人最美?』。」

  公主卻道:「那你就大錯特錯了,『邊個最靚』是經典對白,即使是母親朗讀白雪公主給孩子聽,也會讀『邊個最靚』。若這句文翹翹地用書面語,那代入感便會大減。」

  魔王道:「那妳只是顧及某地區的讀者吧!怎可以以偏慨全?妳知道世界上懂書面語的人比懂廣東話的人多很多嗎?」

  魔鏡忽然展示出一個人的臉,驟看起來便似一個當透明的人魔,他道:「世界上最靚既人係白雪公主。」

  公主雖然對答案不甚滿意,仍是道:「看!魔鏡比你還要聰明,那麼快便適應了這個廣東話Channel。」

  魔王懇求道:「公主,你們的對答已不是單純廣東話,而是中英夾雜的溝通方式了。拜託妳不要再強詞奪理好不好?若因此而令讀者看不懂,我倆便難辭其咎了。」

  公主道:「白雪公主是童話世界的代表,我輸給她總算是心服口服,那麼,魔鏡、魔鏡,世界上第二美的人是誰?」

  魔鏡道:「嗯,我個人比較喜歡台灣的林志玲,不過韓國第一美人金喜善也相當不錯,還有就是日本的宮崎葵,三位美人確是很難作出取捨呢!」即遭到公主的鐵拳招呼。

  公主怒道:「誰叫你穿越到現實的女星去?而且你是西方出產的,怎會偏好於亞洲的女性?你是童話世界的魔鏡,當然只能說童話世界的角色。」幸有魔王從後拉著她,才能阻止她繼續下毒手。

  魔鏡道:「童話世界有很多美女,不過當中也能分出高下,若以我的主觀角度,僅次於白雪公主便是白雪繼母。」立時遭到公主凌厲一踢。

  魔王慌張地道:「冷靜點吧!公主,當白雪公主還未出生時,魔鏡也是說白雪繼母最美,那她當然是僅次於白雪公主之下。」

  公主怒道:「誰會理會這混帳故事的設定?白雪繼母年紀也那麼大了,我怎會輸給她這個皮膚鬆弛、胸脯沒有彈性的中年女人?是魔鏡重口味吧!是他經常有機會偷窺繼母換衣服才產生微妙的感情吧!一定是這樣的!」

  良久,公主才冷靜下來,問道:「魔鏡、魔鏡!我想問魔王究竟愛不愛我?」聽到魔王急壞了,正常上前封口,卻被公主一腳絆倒。

  魔鏡緩緩地道:「魔王其實……」

  「呵呵呵呵呵!我美麗的公主,果然是一位精靈活潑的美少女。」原來處女座已經經窗口到達了寢室。

  處女座指著魔王道:「你這醜陋的怪物,我實在不能容忍你再逗留在公主身邊多一秒。」

  魔王雖然不是自持帥哥,但聽到處女座的貶低也甚是不悅,道:「讓我打到你變豬頭,瞧你還神氣什麼?」

  可是,公主卻被處女座這優雅的氣質吸引,竟一手推開了魔王,奔向處女座,道:「我俊美的勇者,你終於來救我逃離魔爪嗎?」這幾句教魔王很是心酸。

  處女道正想跟公主來一個擁抱,卻突然打了個止步手勢,道:「慢著,公主妳為什麼走得如此沒姿態?就像一個市井流氓。」這句話令公主愣住了。

  處女座邊打量著公主全身,邊道:「不行、不行!胸脯是夠大了,但腹部和小腿也有一些多餘的贅肉,皮膚過份乾燥,噢!胸口那條是什麼?是足有半吋長的疤痕,真是難看極了!」

  公主哪能容忍?怒道:「你也要適可宜止,你究竟是來救我還是來貶低我?」

  處女座即鞠身道:「對不起!我這位滿身肥肉的疤痕公主,我凡事也太執著於完美,才會有此失言。」

  公主怒道:「幹嘛要加上肥肉和疤痕這些形容詞?我可是完全感受不到你的歉意!魔王,我很討厭那傢伙,給我趕他走!」

  此刻,魔王仍為公主剛才推開了他而失落著,只顧原地以指畫圈。

  處女座拔出了寶劍,道:「不要再說廢話了,我們在劍術上一決勝負吧!」說罷,向魔王連刺三劍,速度之快,令魔王也只能勉強以劍擋格,連反擊的空擋也沒有。

  處女座邊攻邊笑:「哈哈哈,魔王,你也料不到自己會栽在我手吧!」突然用力一挑,竟把魔王的寶劍挑去,然後刺出致命一劍,公主也為魔王感到驚險。

  魔王無路可逃,只得隨手執起一件東西擋在面前,正是魔鏡。

  而處女座一瞧到鏡中的自己,竟然止下殺手,繼而陶醉地道:「太完美了!這優美的姿態、這強健的臂膀,每次瞧到鏡中的自己,我也不禁炫耀起來。慢著,瞧這塊鏡的花紋,莫非便是傳說中的魔鏡?」

  魔王探出頭來,道:「對!你總不會忍心破壞這件珍品吧!」

  處女座興奮地道:「果然是魔鏡!魔鏡,魔鏡,快說!誰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

  魔鏡道:「是處女座勇者你。」

  處女座陶醉地道:「實在太令我鼓舞了,那麼我問第二題問題了,誰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

  魔王和公主齊聲道:「那不是同一條問題嗎?」

  如事者,處女座反覆問同一條問題,而魔鏡也回覆著相同的答案。每次對答後,處女座的情緒越是高漲。

  公主瞧不過眼,便忽生一計,指著處女座道:「噢!處女座勇者,你的後頸有一條兩寸長的疤痕,難看極了。」

  處女座大吃一驚,激動地道:「什麼?怎會有這回事?」連忙轉身背向魔鏡,然後猛力扭轉頭顱,卻又無從瞧出真相,只得道:「魔王,我的後頸真的有疤痕嗎?真的有兩寸長嗎?」

  魔王瞧見公主使的眼色,便陰森地笑道:「對啊!這疤痕雖然摸不到,但很醜陋,比毛蟲還要醜。」

  聽了魔王的謊言,處女座便無力跪在地上,哭道:「噢!我的主,怎麼會有此如殘酷的事實?那我怎可以自稱為完美?」忽感到屁股被猛力跳了一下,整個人彈出窗口,然後直墮地面,傳出處女座越來越小的慘叫聲。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