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艱苦日子》-《第十九天》
第十九天

  跌到重傷的處女座無顏面再見國王,便派了一個下人向國王報告失敗。而國王很快便接受了這個事實,急召天秤座勇者來相討對策。

  對國王而言,天秤座勇者是最令他擔心。因為天秤座是十分講究公平的決鬥,那麼卑鄙奸詐(國王認為)的魔王豈不是他的剋星?

  國王問道:「你會用什麼方法打倒魔王?」

  天秤座語調正氣地道:「決戰當然是要一對一進行,我已經把挑戰書飛鴒傳書給魔王,邀他到北面的密林對決。」

  國王醒悟起來,心想:「對了!每次勇者進城堡挑戰魔王,也必需先把他的部屬打倒,那麼一定會先被消耗掉很多體力。若一開始便一對一對決,那勝算就大增了,魔王亦定然會為了顧存顏面而應約的,想不到這傻小子倒有一手。對了!我還可以反客為主,嘿嘿嘿……」

  信鴿越過重重山野,就如牠的主人,無懼風吹雨打、謝絕異性調情,終於到達魔王的城堡,在空中翱翔。

  「砰!」不過,儘管牠身負重任,還是難逃被轟殺的厄運,而行兇者竟是公主。

  公主正握著火槍,站在廣闊的草原上,興高采烈地道:「真好玩!似乎我也甚具打獵的資質。」

  魔王顫聲道:「公主,這枝火槍是最新的發明,每發子彈也很貴的……」

  公主突然瞄準魔王,厲聲道:「再囉唆我便用這支槍教訓你!」教魔王不敢再說。

  公主命令道:「我肚子餓了,你快去把這隻白鴿烤給我吃。」

  魔王應了「是」,便走到白鴿墜落之地,剛拾起鴿子便發現牠的腳上繫著一條紙條,便打開認真細閱。

  「是什麼來的?情婦寄給你的嗎?」公主不耐煩地接近,從魔王手上搶過信紙。

  「不是啊!」魔王一臉厭倦地道:「又是那些救你的勇者,今次還相約在北方的密林決鬥,真是個麻煩的傢伙!」

  「那你打算怎麼做?」

  「索性置之不理吧!難不成要千里迢迢應酬嗎?」

  公主搖搖頭,一臉不屑地道:「那你實在太沒魔王的風範了!萬一別人傳言你是怕了他才爽約,豈不是英名盡喪?」

  魔王心中暗想:「我當了那麼多年魔王,要妳這小女孩教?」

  「總之,你必需應戰,這是我的命令!」

  「是……」在公主的相迫下,魔王也只好啟程出發。

  烈日當空,天秤座勇者畢直站立在大道之上,銳利的眼神瞪著前方,只見魔王施施然走來,還挖著耳屎……

  「終於等到你了!快把公主交出來!」天秤座勇者聲如雷吼,嚇得群鳥四散。

  魔王本想說是公主鵲巢鳩占、寧死不願離開,但以他掛著魔王的名號,又哪會有人相信?只好搬出例牌的對白:「你打敗我再說大話吧!」說罷,邪氣湧現,大戰一觸即發。

  「哈哈哈!魔王,你別囂張,今天是你的末日!」另一道聲音在森林中傳出,忽然百餘名弓箭手在四處冒出,拉弓瞄準著魔王,便聽得領箭者道:「今天我奉國王之命,合力圍殺魔王!」

  「笨蛋!」說話的卻是天秤座勇者,他氣得臉紅耳赤地道:「我說好了是一對一單挑,你們以多欺少,豈不是侮辱了我!侮辱了國家!侮辱整個童話世界嗎?」

  「但是……這是國王的命令……」領箭者的聲線幾不可聞。

  「總之這場戰鬥不容其他人干預!你們快走!」天秤座勇者嚴正以詞,魔王一時也找不到插嘴的餘地,說實的他寧可敗在人海戰術之下,最少可以保住自己名聲之餘,又有藉口趕公主離開。

  「隊長,那我們怎麼辦?」副手輕聲請示領箭者,領箭者卻道:「不要理會那個偏執狂了!還是向國王交待要緊!大家放箭!」

  一聲令下,箭如雨下,魔王正想著如何應對,天秤座勇者卻擋在自己面前,把所有箭完全擋下。

  「我不是叫你們別多管閒事嗎?」天秤座勇者勃然大怒,他竟揮動寶劍向士兵們攻擊,嚇得他們一哄而散。

  「這傢伙是呆子嗎?」魔王對這變卦百般無奈,冷不防被一條箭射中了手臂。

  天秤座勇者總算殺退了弓箭手,他氣喘如牛地回望著魔王,見到他受了箭傷,登時驚叫道:「你怎可以在和我交手前受傷?那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其實這只是皮外箭,不打緊的……」

  天秤座勇者卻沒有理會魔王,竟徑自從地面拾起一支利箭,刺進自己的手臂!

  「哈哈哈!那麼現在便公平了……」天秤座勇者還未充說畢,已軟軟倒在地上,原來弓箭是帶有強烈的麻痺毒藥,只是魔王的體質奇特,不會受到麻痺。

  魔王呆望著躺在地上的天秤座,百般無奈。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