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的艱苦日子》-《第二十六天》
第二十六天

  國王收到最新戰報,驚道:「什麼?兩位勇者也落敗了?這個魔王怎會如此厲害?」

  一位站在一角的年輕勇者品嚐了一口甜美的葡萄酒後,便道:「國王,不用擔心!讓我雙魚座勇者出馬,不僅會打敗魔王,連公主的歡心也能瞬間奪去。」

  國王道:「雙魚座勇者,我知道你很有本事,但是根據次序,你是最後一個出場,現在應該是由水瓶座勇者出戰。」登時只剩下一遍沉默。

  雙魚座道:「不打緊、不打緊,就讓他先出戰吧!反正最後還是只有我才有能耐打倒魔王。」

  國王下達了水瓶座勇者翌日入宮會面的旨意,哪知到了第二天,負責引見的衛士回報:「國王,水瓶座勇者昨晚看了一場感人的歌舞劇,至今還未能平伏心情。」

  國王怒道:「怎可以這般兒戲?你再去請他回來!」

  衛士應聲退下,待了一會兒,仍是獨個兒回來,道:「國王,水瓶座勇者仍是不肯前來,他托我傳達一段說話。」

  國王奇道:「是什麼?」

  衛士乾咳了數聲,然後揚起右手,唱頌:「豈是兒戲?別小覷我淚水,尤其明知水瓶座最愛是流淚。若然勒令是下一句,可以閉上了你的咀。若絕情,理得你我自己返去!」

  國王怒道:「搞什麼飛機?別以為唱著楊千嬅的歌便能令我體諒!別以為我聽不出你改了歌詞來罵我!」

  最終國王也沒可奈何,為免耽誤時間,只得派雙魚座先出戰,並不知道原來這場歌舞劇是雙魚座特意安排給水瓶座看。

  「請聽我唱歌!」此時,公主正穿著一條紅色的低胸裙,在台上邊跳起火辣辣的熱舞來,邊唱著首本名曲。

  台上的一眾骷髏骨、泥人、牛頭衛士、百足蟲、木乃伊、吸血鬼、巫婆等等也在載歌載舞,盡情享受吃喝玩樂,事源是公主為慶祝城堡重建完畢而舉行一個狂野派對。

  「有公主在真好,以前只得魔王的時候,他從不會舉行這種盛大的派對。」

  「以前我只懂堅守崗位,現在我才深深感受到活著原來可以如此精彩。」

  「原來魔王大人藏有那麼多資源,他真是吝嗇,即使我們立了大功,他也不會打賞,難道他想把這些資源一起跟他埋進棺材嗎?」

  眾部屬隨著醉意開始訴說對魔王的不滿,教魔王無地自容。

  巫婆突然從後拍了魔王的肩膀一下,魔王回頭一看,便見巫婆摸出了一枚鑽石戒指。

  魔王無奈地道:「巫婆,我一直只是當你是老媽,絕無非份之想的。」

  巫婆被氣壞了,道:「你想到哪裡去?我是叫你拿著這隻戒指向公主求婚,大夥兒也很喜歡公主大人,很想她留下來。」

  魔王遲疑了半刻,他雖為公主的容貌身材垂涎,卻又對公主的霸道敬畏萬分。

  巫婆續道:「現在是大好時機,我們已經一致商量好。當你拿出戒指向公主求婚,我們便會一起喊著『嫁給他!』助威,我相信公主一定會被你打動的。」

  魔王沉思了一會兒,心中不斷問「我是否愛上了公主呢?」,最後還是接過了戒指,鼓起勇氣走近台上的公主。

  這時,公主正唱著浪漫的情歌,正好迎合這浪漫時刻,魔王結巴巴地道:「公主,我……我……」

  公主卻道:「有什麼事遲點再說吧!現在我要唱出最後一首歌,也是我最擅長的歌。」全場皆沉默起來,等待公主唱出美妙的歌聲。

  「Some day, some day, my prince will come, yo! Some day, some day, we’ll meet again, yeah! Some some some some some day, wei. And and and and away, ho. What up?」

  魔王喝道:「這是什麼歌?為什麼好端端一首童話歌會變成黑人風格的Remax版?這就是妳最擅長的歌嗎?」

  公主道:「Hi, Man,不要那麼古板好嗎?音樂要有變化才有趣吧!」

  魔王道:「這變化未免太大了,歐洲童話的公主和現實世界的黑人風格完全扯不上關係吧!」心中埋怨:「可惡!所有浪漫的氣氛也沒了,叫我怎麼開口?」

  「哈哈哈哈哈!果然是我心愛的公主,十分有趣!」眾人循聲而望,便見一名英俊的男子站在大廳的中央,正是雙魚座,他的外觀和優雅的處女座大致相同,卻沒有貴族的俗氣,打扮亦偏向時髦,棕色的頭髮高高豎起、白色襯衣有著刻意弄上去的摺紋、貼身的棕色長褲表現出其線條美、黑色的皮靴光澤鮮明。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魔王和眾部屬也立時張弓拔弩,可是雙魚座卻毫不理會,徑自走近公主,鞠身道:「公主,賞面跳隻舞嗎?」

  公主要雙魚座儀表出眾、彬彬有禮,便樂意受邀,二人在大廳跳起華爾滋來。

  這情景瞧得魔王既心酸又眼紅,而眾部屬也替魔王不值,卻又無法阻止公主,畢竟喜歡帥哥是人之常情。

  雙魚座乘勢追擊,把公主抱得更緊,公主一時習慣不了,便推開了雙魚座,道:「不要跳華爾滋那麼悶了,我們來跳更刺激的街頭舞。」說罷,便以熟悉的技巧邊唱邊跳,單手支撐、前後空翻無一不精。而眾部屬亦以樂器奏出黑人風格的配樂,配合公主的舞步。

  雙魚座瞧得呆若木雞,心想:「公主竟然偏好於街頭舞,實在是意料之外,但我可是完全不懂。」

  魔王見有機可乘,便搶到公主旁邊,跟隨她跳著街頭舞,憑著風魔法的輔助,總算能保持平衡。

  雙魚座暗叫不妙,為了奪回公主的注意,便決定放手一搏,滑稽地模仿她。

  「湯馬斯迴旋!」雙魚座越跳越興奮,把體操元素加入了街頭舞,哪料藏在褲子的卡片因離心力而四散地上?

  公主抱著好奇心往卡片一掃,發現全是印有女性的特色簽名和聯絡方法,有些更畫有自己的裸體畫。

  公主臉色突變,怒道:「你這混蛋,原來和那麼多女子有私情,虧你還敢自認勇者來拯救我?」

  雙魚座汗流浹背,道:「公主,那只是以前的事,我應承妳以後和她們斷絕聯絡,哈哈哈……」

  公主先跟著雙魚座傻笑,突然怒吼:「不可原諒!」同時以右腳直踢他的下陰。

  雙魚座痛得掩著下陰在地上打滾,同時亦遭到魔王的眾部屬包圍,為首的巫婆道:「我們早便看你不爽了,竟敢破壞魔王大人和公主大人的好事。」互使了個眼色,眾部屬的拳腳便毫不留情在他身上招呼。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