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禮物》-《上集》
上集

  入夜,屋簷上的積雪滑落地上,街道四處無人,只剩下一遍寂靜。村民皆躲在室內,靠火爐、喝熱咖啡、穿毛衣、摩擦手掌,卻無法把可惡的寒意完全驅走。

  寡婦蘇菲亞是一個例外,為了掙取金錢供養十歲的孩子,她蹲在餐館廚房內清洗碗碟,冷水帶來的刺痛感、雙腿的麻痺感已然習慣,像她這種家境貧窮、早年喪父、目不識丁的婦女只可默默承受。

  「這塊牛扒只是被咬了一口,若給我的兒子吃,他定會歡天喜地。」每當看到客人的碗碟剩餘飯菜,蘇菲亞也會有感而發。

  「咚、咚……」輕聲的敲門聲引起了蘇菲亞的注意,她已猜出誰人在這時候突然到訪,她打開了後門,欣然歡迎這位「客人」。

  「蘇菲亞大嬸,可以給我一點吃剩的飯菜嗎?」小女孩掛著通紅的臉蛋,僅穿著一套單薄、破爛的連身裙,身軀不斷顫抖。

  蘇菲亞笑了一笑,轉身而去,不一會便捧出一碟大雜燴,內有意粉、蕃茄、馬鈴薯、羊扒、魚頭,顧客的唾液是主要的調味料。雖然只是把吃剩的飯菜混在一起,但對小女孩而言,已經是不可奢求的聖誕大餐了。

  小女孩接過了碟子,瘦弱的手腕沉了一沉,顯然是有點吃力。蘇菲亞道:「姬絲汀,不如妳先進來吃飽了、暖了身子,再回去吧!」

  姬絲汀淡然一笑,道:「蘇菲亞大嬸,這樣做會連累妳被責怪的,況且勞比還在等著我回去。」

  「那麼妳自己小心一點吧!」蘇菲亞也不強留,目送姬絲汀遠去,嘆道:「真可憐的小孩,自從父母在一年前的悲劇死了,她沒有一日得到溫飽。」

  上天像是故意跟姬絲汀作對,風雪越下越大,幾乎把姬絲汀吹走,雙腿陷入了茫茫白雪,害她寸步難移。

  姬絲汀用身體保護著食物前進,憑著不屈的鬥志,好不容易才回到破爛的木屋,迎接她的是愛犬-勞比和牠的犬吠聲。

  姬絲汀把羊扒和魚頭分給了勞比,可是像姬絲汀這種仍在發育階段的小女孩,是很需要肉類提供的蛋白質,儘管如此,姬絲汀仍不想這隻感情深厚的愛犬因飢餓而離她而去。

  勉強滿足了肚子,姬絲汀又要再為下一餐煩惱,蘇菲亞工作的餐館並不是每個時段也客似雲來、也不是每個客人都會浪費食物,有時候連菜也沒剩下一條。

  本來村內的居民都十分熱情慷慨,但自從一年前的悲劇後便性情大變。那年的冬天,一批落難強盜被鄰國的騎士團驅趕,村民懷著惻隱之心收容了這批強盜,飲食住所無不供應。哪料這群強盜恩將仇報,見男則殺,逢女必姦,擄掠不少財產離開了村子。

  姬絲汀的父親便是當時帶頭歡迎強盜的人,也是第一個被殺死的男人,她的母親是村中首屈一指的美人兒,便遭到十多名強盜以粗暴的手法輪姦,最後還給活活幹死。幸好,姬絲汀當時到了朋友的家中玩耍,不然定會被這群無恥之徒奪去童貞、甚至被殺。

  自此之後,村民便不再相信外人,而身為罪魁禍首的女兒,姬絲汀更是遭到排斥,無力謀生的她過著連乞丐也不如的生活。

  與其這樣捱餓,倒不如早點睡覺,姬絲汀天真的想著,也許一覺醒來,飢餓感便會煙消雲散。她和勞比互相緊抱,捱過這寒冷的一夜。

  清晨,風雪停止了,耀目的陽光把雪融化,令四周稍為暖和。但催醒姬絲汀的不是陽光,而是香噴嘖的燒肉味。

  姬絲汀如狗般尋覓氣味來源,摸出屋外,便見附近的石地上蹲了兩個青年,二人之間設了一個鐵盤,被底部架起的火堆烤著,冒出陣陣蒸氣。

  姬絲汀被盤中發出的香味吸引,靠近一瞥,便見內裡放滿了紅紅的肉塊,登時垂涎三尺。

  「請問可以給我吃一塊嗎?」姬絲汀也不顧得唐突。可是,兩位青年對姬絲汀視而不見,只顧夾起肉塊吃,更故意擺出一副津津樂道的表情。

  「求你們給一點肉我吧!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姬絲汀跪下哀求。

  兩位青年相顧而笑,左邊的青年-彼德道:「好吧!始終我們得以吃這盤美食,這女孩應記一功。」這句話實在令姬絲汀費解,但既然有肉吃,她也不顧得太多了。

  姬絲汀接過了一碗肉湯,濃烈的香味直撲她的鼻子,她一生以來也未嗅過這般香的味道。

  肉質比想像中瘦削,幾乎沒有油脂,可是對姬絲汀來說,已經是人間極品,很快便嚥下了兩塊。

  「這條長型的肉是什麼東西?很柔軟啊!」姬絲汀夾著被咬了一口的肉條問道,兩位青年只是強忍著笑,右邊的青年-大衛道:「不要管那麼多,總之是好吃的東西。」

  天真的姬絲汀不再追問,咕嚕咕嚕把肉吞進嘴中。

  連續吃了兩碗肉湯,飢餓感已消去了大半,姬絲汀才憶起被她遺忘的勞比,立時愧疚起來,道:「我可以把剩下的肉帶給我的狗吃嗎?」

  大衛笑道:「不用了,妳的愛犬一直就陪在妳身邊了。」

  姬絲汀環顧四周,卻搜索不出勞比的蹤影。

  彼德道:「不用看了!在妳的嘴裡,妳哪會瞧得見?」

  姬絲汀驚愣了一會,碗子從她無力的雙手鬆脫,肉湯倒瀉滿地,她跪在地上,不斷咳嗽,欲把心愛的勞比吞出來,淚水已禁不住湧出來。

  「和主人永遠融為一體,那不是無比幸福的事嗎?」大衛蹲在姬絲汀面前,用手握緊她的臉頰,近距離一瞧,才發現這年僅十二歲的小娃兒也有幾分姿色。

  大衛橫顧四周,肯定沒有其他人在附近經過後,忽然脫了褲子,在姬絲汀露出了毛還未成熟的小雞雞。

  姬絲汀由悲痛轉為驚訝,便聽得大衛淫笑道:「妳剛才吃的肉條便是勞比的那話兒,既然狗的也能放進口,那人的自然沒問題吧!」一手提著小雞雞,一手按著姬絲汀的頭,迫她就範。

  姬絲汀緊閉著嘴,任憑大衛的攻城車任意衝撞,她本想大聲呼叫,但又恐大衛乘機插進。

  硬闖幾次都失敗的大衛急了,忙道:「彼德,給我把她的嘴挽開。」彼德應聲出手,雙手欲把姬絲汀的上下顎硬行打開。

  「你們幹什麼?」一道成年人的怒哮把彼德、大衛嚇得彈起,轉身一望,便見蘇菲亞目正露兇光,狠狠瞪著自己。

  大衛連忙拉上褲子,顫聲道:「我們只是跟她開玩笑而已。」說罷,便和彼德落荒而逃。

  「勞比、勞比!」姬絲汀兀自在地上痛哭著,蘇菲亞上前緊抱著她,分擔這小女孩的絕望和悲痛,其實她很想把收養姬絲汀回家照顧,可是她一旦這般明目張膽,一定會遭到全村人排斥。勞比死了,姬絲汀往後的生活真的可算上孤苦零丁了。

  那年聖誕節,每戶的小孩子也和家人在溫暖的屋子歡聚,享用著豐富的聖誕大餐,唱歌、跳舞。只有姬絲汀單獨一人,站在破屋內張望出去,對燈火通明的每家每戶萬分羨慕。

  上一年聖誕,姬絲汀尚可是向勞比詠著聖誕歌,可是現在她的對象只是四面破牆,她唱了一句,失落感便侵蝕她脆弱的心靈。

  姬絲汀望著漆黑的天際、閃爍的繁星,握緊雙手,哀求道:「聖誕老人,我只想每餐得到溫飽、我只想勞比回到我的身邊。」一直重覆祈求著,也不知過了多少回,才累透入睡。

  第二天早上,姬絲汀再被飢餓感催醒,她已經有兩天沒飯吃了,因為前幾天,蘇菲亞被她的顧主發現她把飯菜送給姬絲汀。本來這對餐館來說實在構成不了任何損失,但他不想與全村人為敵,所以喝令蘇菲亞不准再作這種事,否則便把她解僱,像蘇菲亞這種沒權沒勢的人也只得服從。

  姬絲汀勉強掙扎起來,卻發現床下多了一份禮物。

  「莫非是聖誕老人給我的?」姬絲汀也不顧得那麼多,慌忙爬上前拆開禮物,內裡的不是她期望的食物,而是一支木炭筆和一疊白紙,教她很是失望。

  疊在最頂的白紙寫了一串子句,姬絲汀依照讀出:「把妳想要的東西畫出,然後撕開畫紙,便能變出實物。」

  姬絲汀半信半疑,她急需的當然是食物,但她沒有心機和氣力畫出什麼複雜的美食,只是在紙上畫了隻烤火雞。

  「祈求聖誕老人真的能實現我的願望。」姬絲汀抱著這個希望撕開了紙,裂縫間忽生出粉紅色的煙幕,教姬絲汀驚喜交集。

  煙幕逐漸散去,地上竟真的出現一隻烤熟了的火雞,心花怒放的姬絲汀狼吞虎嚥,她落淚了,再不是為貧苦而落淚,而是喜極而泣,塞滿雞肉的嘴不斷呻吟出多謝聖誕老人之類的話來。

  吃了大半隻火雞,姬絲汀再畫出肉湯和蛋糕,只消用手一撕,美食便如變魔術般出現,不是虛無的幻象,每樣也能裹腹飽肚、美味可口。

  姬絲汀幾乎吃下一天的份量才停止,肚滿腸肥的她躺在地上,望著天花。破爛的環境教她很不舒服,滿足了食慾的她開始追求其他享受。

  她不滿粗糙的木地板、破爛的天花、滿是蝨子的木床。她提筆精心繪畫,一撕,地面蓋上了紅色的毛地毯、破爛的外牆變成堅固的紅磚、木床變成乾淨、華麗的軟床。整個世界在一剎那改變了,幸福的生活終於降臨。

  但是這次翻天覆地的「裝修」卻沒能把孤寂感驅走,姬絲汀想起了父母、想起了勞比,突然靈機一觸,在紙上父母、勞比。

  也許是姬絲汀畫功不夠或是魔法無法變出生命,父母、勞比也沒有如所願出現在自己面前,反覆好幾次,最多只是出現細小的人形或動物布偶。

  直至弄得滿地碎紙,姬絲汀才冷靜下來,不知不覺,白紙已使用了大半,點算下只剩下二十張。姬絲汀決定不再浪費,好好擅用那二十張紙,但一時三刻她卻找不出方針,她靈機一觸,決定找蘇菲亞商量。

  姬絲汀往餐館的所在走去,走至一半,便見蘇菲亞正在街上急步而行,臉上掛著一副焦慮的表情。

  姬絲汀攔在蘇菲亞面前,道:「蘇菲亞大嬸,妳不用上班嗎?」

  蘇菲亞嘆了一口氣,道:「我的兒子忽然生了重病,我從城市請來醫生看病,哪料他開天殺價,要二十枚金幣才肯醫治,還說不及早治療,我兒子一定捱不過今晚,所以我便忙著四處借錢。」

  姬絲汀忽然靈機一觸,微笑道:「蘇菲亞大嬸,我可以送給妳二十枚金幣。」

  蘇菲亞自是不相信這荒誕的玩笑,道:「妳別鬧著玩!我還要去借錢的。」

  姬絲汀嘟起了小嘴,嚷著:「我真的有金幣的!妳等我一會。」說罷,便伏在地上畫畫,一撕,二十枚金幣在煙幕下出現。

  可是,細心一看,超過半數金幣的形狀也是不合規格,其至有一些只是石塊而已,多半是姬絲汀臨急畫畫,白紙認不出畫功差的金幣,儘管如此,也教蘇菲亞驚喜萬分,道:「姬絲汀,妳這是什麼魔法?」

  姬絲汀嘻嘻笑道:「這不是魔法,是聖誕老人給我的禮物。蘇菲亞大嬸,妳再給我一點時間畫金幣。」

  蘇菲亞扶起姬絲汀,道:「這玩意不要被別人發現,來,我們到妳的家才畫。」

  姬絲汀不明其故,也跟著蘇菲亞回到自己的家,而蘇菲亞瞧見姬絲汀的家已煥然一新,亦暗暗稱奇,旋即想到又是魔法的傑作。

  姬絲汀再用白紙上畫上二十枚金幣,今次她有充足的時間和平坦的桌子,準確無誤地變出二十枚金幣。

  雖然是十萬火急,但二十枚金幣始終是大數目,更何況是來自這位長期生活坎坷的小女孩身上,蘇菲亞自是感到不好意思。

  姬絲汀笑道:「蘇菲亞大嬸,妳收下它們吧!我相信聖誕老人也想我變出來的東西可以幫到其他人。」

  蘇菲亞終是接受了好意,但她只是拿了二十枚金幣,把第一次變出的金幣留給姬絲汀,道:「姬絲汀,你把這些金幣留給自己用,過著一世無憂的生活吧!」

  姬絲汀奇道:「我才不需要什麼金幣,當我飢餓的時候便畫出美食,當我苦悶的時候便畫出玩具。」

  蘇菲亞啼笑皆非,撫著姬絲汀的頭,道:「傻孩子,你每畫出一餐飯、一件玩具便要花上一張紙,但妳畫出一盒金銀財寶,便足夠供你活幾年高枕無憂的生活了。」

  那天晚上,姬絲汀來到了全村最高級的餐館,侍應一瞧到是這個人人厭惡的窮女孩,立時揚手趕她離去。

  姬絲汀摸出了三枚金幣,道:「我想問,這些錢可以夠我享用一頓晚餐嗎?」

  侍應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慌忙招呼姬絲汀入座,更把餐館最昂貴的美食逐樣向她介紹。

  意粉、蛋糕、肉扒、果汁、沙律、鮮魚,一碟碟精心炮製的菜餚擺滿了姬絲汀的面前的桌子,她掛起了餐巾,慢慢享受這豐富的大餐。

  這排場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侍應又安排人吹出美妙的音律,又喚小丑表演雜技,姬絲汀彷彿置身於皇宮之內。

  自那一天起,姬絲汀的身份起了翻天覆地的轉變,無論是餐館、傢俱店、衣服店也因她的消費而受惠。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