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禮物》-《下集》
下集

  起初,姬絲汀還會每天感謝聖誕老人的恩賜,珍惜每樣變出來的東西。

  然而,時間一長,姬絲汀的生活變得越來越奢侈,起初她還會考慮自己的胃容量有多大,但現在她只會瘋在地點菜,吃剩的便肆意掉棄;傢俱破爛了一點,便會喚下人把它搬掉,換個全新的;穿的衣飾也越來越鋪張,全因她有幾乎用之不盡的金幣。

  雖然支出越來越大,但姬絲汀只消隨便在白紙畫滿黃金,便能輕易填補赤字。三年來,姬絲汀只是花多了六張白紙,而她所使的木炭筆似乎亦是受到祝福,永遠不會消耗。而為了隱瞞黃金的來源,她每次施魔法也是在完全封閉的密室內進行,再把木炭筆和白紙鎖在保險箱內。

  金錢和權力令人腐化,姬絲汀逐漸由多愁善感的小女孩變成了一個物質至上的女王,連對父母和勞比的追思也拋諸腦後。

  「怎麼這碟子會留有污垢?」姬絲汀一怒之下,把館子的碟扔在地上。

  「對不起。」女侍應蹲下收抬碎片,不小心割傷了,但姬絲汀還是不聞不問,向廚子道:「喂!怎麼沒有狗肉?你明知我每次來也要點這美食。」

  廚子道:「對不起,餐廳的狗也給宰光了。」

  「宰光了便去跟住戶換,這裡有五個金幣,我要吃全村子最壯健的狗。」

  姬絲汀雖然霸道,但在成長階段的少女,偶然總會感到寂寞,她開始尋覓俊美和口甜舌滑的男人,每晚靠在他們寬大的胸膛安睡,而那些男人面對這相貌不俗的富家女,當然樂意抽時間奉陪,有時候更如後宮妃嬪般互爭聖寵,而姬絲汀更事無忌憚展現出刁蠻任性的一面。

  「你真的願意愛我一生一世嗎?」

  「當然,我會讓妳永遠幸福快樂。」

  年僅十五歲的姬絲汀在浪漫的氣氛下獻出了她的初夜,那男人只是把她年長三年,可是交歡技巧卻是無比純熟。溫柔的手法令姬絲汀很快把破處的痛楚拋諸腦後,盡情享受刺激的性愛。

  哪料第二天早上,那男人卻不知所終,只留下了一張字紙,上面寫著:「昨晚我很快活,但我只適合四處飄泊的生活,再見!我的寶貝。」

  其實這男人是深知道留在這裡只會淪為姬絲汀的奴隸,倒不如乘機帶走屋內的貴重珍品,過著逍遙自在的生活,俊美的相貌、浪漫的性子、豐厚的財富,男這人無論去到什麼地方,也隨時可以騙取美貌少女的貞操。

  姬絲汀一邊讀著,一邊淚如雨下,她的心很痛,就像當日父母離她而去、勞比離她而去,縱使她得到了榮華富貴,卻留不了一個男人的心。

  自此之後,姬絲汀變本加厲,生活奢侈不再說,還經常鞭打下人的肉體以發洩怒氣。感情生活更是變得淫亂無比,她可以接受每晚和不同的男子交歡,有時候還是由兩名男人一起服侍她。

  由於她所過的生活都是貪圖安逸,所以到了十八、九歲,她的身型已開始變胖,但只要有財富在手,要找到俊美的男人交歡亦不是難事。

  一天晚上,姬絲汀在家中舉辦了盛大的聖誕派對,把全村的村民也邀來。其實姬絲汀完全沒有忘記村民對她的欺壓,她這樣做無非是想感受一下高人一等的虛榮心,每當有村民在她面前犯錯,她也會毫不留情喝斥。

  到了跳舞的環節,身為主人家的姬絲汀安坐在席上,留意著有沒有人的舞步出錯,好讓她加以取笑。

  「對不起,我的拍子又錯了。」一名男孩引起了姬絲汀的注意,然而不是因為他的滑稽舞步,而是俊美的樣子,看上來應該只有十六、七歲。

  姬絲汀色心大起,不禁舐了嘴唇,示意旁邊的下人靠近,道:「待會兒叫這位男孩進我的房間。」說罷,便轉身離去。

  跳舞環節完了,男孩抱著疑問被引領到姬絲汀的房間,哪料剛進了房,便被姬絲汀抱著狂吻。

  礙於姬絲汀的權威和力量下,男孩難以反抗,便被姬絲汀強行拉到床上,脫下褲子。

  在這幾年間,姬絲汀在不同男人身上學懂了不少性愛技巧,姬絲汀把男孩的那話兒含在嘴裡,很快把它由軟變硬。

  男孩第一次接觸性事,不期然緊張起來,姬絲汀的用力含啜教他不敢「Oh!」一聲叫了出來。

  這一叫聲令姬絲汀突然想起勞比,又憶起當年被騙吃下勞比陽具的事,立時咬牙切齒。

  男孩被姬絲汀咬得連聲慘叫,卻不夠氣力推開她,幸好有下人聞聲推門進來,才令姬絲汀抽離仇恨,放開了男孩,可是男孩的下體已然大量出血,在地上痛苦打滾。

  姬絲汀毫不感到內疚,只是命下人把男孩抬出去治療,她亦沒有心情繼續舉辦晚會,也命下人把來賓送走。

  入夜,忽有人深夜來訪,以姬絲汀現在的身份地位,竟有人敢打擾她安睡?自從姬絲汀擁有了豐厚的財富,疑心也越來越重,所以她絕不容下人在她睡覺的時候留在屋內,為免作偷竊之事。所以她只得抱著煩厭和疑問親自開門。

  「蘇菲亞?」來者竟是多年沒見的故人,自從姬絲汀生活變得驕縱,蘇菲亞便因不屑與姬絲汀為伴而斷絕了來往,令姬絲汀很是難過。今次蘇菲亞忽然探訪,自是教她驚喜交集,連忙招呼內進。

  可是,面對姬絲汀殷勤的招呼,蘇菲亞卻是一臉嚴肅的表情。姬絲汀料定是財政上的問題,便慷慨地道:「蘇菲亞,妳又遇上欠缺金幣的問題嗎?不用怕!我姬絲汀從來沒忘記妳的厚恩。」

  「妳以為世界上所有事都可以用金幣來解決嗎?」蘇菲亞的喝斥令姬絲汀愣住了,姬絲汀已經很久沒被人當面責罵,儘管對方是蘇菲亞,還是被氣得滿臉通紅。

  蘇菲亞續道:「今晚妳傷害了一個男孩對吧?妳知道嗎?他是我的獨生孩子,醫生說傷口太深,他以後也不能傳宗接代了!」

  姬絲汀不肯認錯,反道:「那我怎料到會發生這種事?妳的孩子還不是為了金幣才跟我行房事嗎?那便要冒上代價和風險呢!」

  蘇菲亞賞了姬絲汀一記耳光,她對姬絲汀已經徹底失望,其實只要姬絲汀肯認錯,她便會原諒其過失,可能姬絲汀已經變了,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

  蘇菲亞不發一聲走了,不再回頭。姬絲汀撫著痛處,卻沒有喚起她的良心,只是不甘地回想剛才的指控。

  「為什麼大家可以肆意蹂躪我?現在我只不是尋找自己的快樂,難道也有錯嗎?」姬絲汀心中怒吼,儘管她把桌子翻倒、把花瓶摔破,仍是沒法宣洩心中的怨氣。

  若是一般的物質,她大可以畫出來實現,但這份仇恨是任何物質也無法驅趕。

  姬絲汀忽然懷疑蘇菲亞可能會繼續對自己不利,若蘇菲亞把魔法紙筆的事公諸於世,姬絲汀便很可能會被灌上巫女的罪名,那時候不但財產會被剝奪,甚至會被判處火刑,想到這點,她更想蘇菲亞在世上消失。

  姬絲汀不期然再度跪在床上,重覆諗道:「聖誕老人啊!我很想我憎恨的人從世界上消失,只有這樣,我才能重拾安寧的生活。」就像當年祈求幸福的生活,想了不知多少遍後,她便累得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姬絲汀發現了桌上多了一份禮物,她從腦海追索究竟是誰送來奉承她的禮物,卻未能在記憶中找到半點線索。

  姬絲汀緩緩拆開了禮物,進入眼簾的不是魔法紙筆,也不是什麼珍貴手飾,而是血淋淋的人頭,蘇菲亞的人頭!

  姬絲汀嚇得花容失色,滾在地上,不斷抱頭尖叫,她一生以來從未見過死人,但現在和她相交多年的人只剩下一個頭,近在眼前。

  「是夢!一定是夢!是聖誕老人開的玩笑。」姬絲汀喃喃地道,良久,她才緩緩站起,偷窺那顆死不瞑目的人頭。

  蘇菲亞的雙目就像直瞪著姬絲汀,寒意傳遞到姬絲汀的每寸神經,心臟彷彿要跳出來,眩暈感再次襲來。

  姬絲汀軟軟跪在地上,無力感籠罩著全身,她一直愣著、愣著,只望桌上的人頭會如變魔法般忽然消失。

  過了數十分鐘,姬絲汀才接受眼前的事實,目前最重要的是把人頭藏好,以免被人發現。她趕緊把禮物重新包好,由於手忙腳亂,看起來便像隨便紮成一個不規則、沒美感的紙盒。她不敢把紙盒帶到外面埋掉,只好把它放在後備保險箱內,並以木板和釘子封好。

  那天之後,姬絲汀的生活如舊,卻時刻心緒不寧,每當有可疑的聲音和影子,也會把她嚇到魂飛九天。而當下人接近那封閉的保險箱,也會遭到姬絲汀厲聲喝退,下人只道顧主是擔心財物被盜,沒意識到這保險箱的可疑之處。

  事後,蘇菲亞的兒子也有來向姬絲汀質問,可是姬絲汀一口咬定自己沒見過蘇菲亞,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他也奈何不了姬絲汀這般富戶人家。

  其實姬絲汀也考慮過把保險箱搬到郊區埋了,但又擔心會被人碰巧發掘出來,那時候真相或會被查到水落石出,教她有口難辯。

  姬絲汀的生活雖然富足,但過著這食不安寧、睡不安寢的生活,自然日漸消瘦起來,精神緊張令她風采不再,時刻的憤怒更為她添上皺紋,僅有十八歲的她卻有著三十歲潑婦的面孔。

  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年,姬絲汀的性格已變得異常孤僻,連俊男也不能令她提起興趣。那年聖誕節,她獨個兒留在家中,藉著觀望萬千星斗來尋求一絲慰藉。

  姬絲汀哭了,淚水沾滿了枕頭,她很想一切沒發生過、很想自己從沒得到過什麼魔法紙筆、很想蘇菲亞起死回生。她再次向聖誕老人祈禱,祈禱再次實現自己貪婪的願望。

  「砰、砰、砰!」附近突然傳來的懾人聲音嚇了姬絲汀一跳,她循聲搜索,便發現來源是出自那被封閉的保險箱。

  姬絲汀驚魂未定,保險箱內又傳來悽厲的哀怨:「姬絲汀、姬絲汀,我是蘇菲亞,我復活了,快放我出來!」

  姬絲汀幻想出保險箱內的情境-蘇菲亞的頭在紙箱內不斷滾動,欲衝破保險箱和木板而出;她的嘴巴正不斷叫喚著,如魔鬼般誘使姬絲汀把她釋放。

  「砰、砰、砰!」保險箱因蘇菲亞的衝擊而倒下了,徑自在原地震動著,充滿震撼力地向姬絲汀緩緩跳近,不難想像蘇菲亞的人頭有多大力量、怨氣有多重,一旦釋放出來定會把姬絲汀活活咬成碎塊。

  姬絲汀不敢再想,瑟縮一角,指甲自太陽穴而下抓出數行血痕、眼珠彷彿要掉下來。她不斷以尖叫掩蓋恐懼,但這個瘋狂的惡夢,根本不會有醒來的一天。

  那天晚上,村中最大的屋子燒著了,由於事出突然,全村村民花了整個晚上,好不容易才把大火撲滅。

  沒有人知道主人-姬絲汀到了哪裡去。屋子的殘駭中沒有燒焦的屍體,只剩下一堆黑炭和被熏黑的磚塊。比較引人注意的是一個打開了的保險箱,它是唯一一個絲毫無損的傢俱,但裡面卻什麼也沒有。

  然而,卻有不少村民裝作要尋找姬絲汀的屍首而在廢墟上亂摸,實際上是為了搜索姬絲汀留下來的金銀珠寶。

  迷信的村民把這個奇蹟地完好無缺的保險箱奉為聖器,永遠供奉在教堂內。而當小孩子追問其出處時,村民們也樂意把姬絲汀化身成富戶的童話故事從頭到尾說一次,可是她辛酸的前半身卻往往被人遺忘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