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與地》情色系列》-《其二 魅惑的な秘書》
其二 魅惑的な秘書

第一節

  Jessica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她目無表情,凝望著眼前的電視機。

  電視機是關著,卻投映出Jessica的幻想,她幻想跟心愛的男人步入教堂,幻想那個男人會永遠待她好,幻想他們即使沒有豪華的生活,仍是笑著過每一天。

  「Jessica。」一道輕挑淫賤的聲音把Jessica從幻想中拉回現實,不,接下來的一小時將會是她最不堪回憶的地獄。

  赤裸裸的阿Ben腹肌鮮明,但仍是勾不起Jessica的任何興趣,她冷冷說道:「準備好了嗎?快點完事,不要浪費老娘時間。」

  「Jessica呀!」阿Ben走近床邊,粗壯的肉棒隨著傲慢的走路姿勢晃動,道:「妳真的那麼討厭我嗎?我勸妳還是好好催眠自己很愛我,不然待會很痛苦的。」

  阿Ben俯身吸啜Jessica的腳趾,Jessica強忍厭惡之色,眉頭也不皺一下。

  阿Ben順著腳根吻向Jessica的大腿,這對修長的玉腿也不知風魔了多少成功男性,可是真正嘗過的僅是寥寥數人。

  阿Ben再雙手挽開了其大腿,舌頭鑽進她陰戶的同時,雙手也不忘揉著柔軟的肉股。

  「真的很香!」阿Ben用燦神的金句讚賞Jessica,他上過不少女性,卻沒有一個能比得上Jessica那麼吸引他,假若Jessica剛才痾完屎沒擦屁股,他也會毫無猶豫舐乾淨她的屁眼。

  在阿Ben的性技刺激下,儘管Jessica再討厭他也不禁發出興奮的低呻,蜜穴內的洪水不受控制地排放出來。

  阿Ben的嘴唇繼續上移,在Jessica脂肪均勻的肚皮上蹂躪了好幾遍。

  「Jessica,妳真的很棒!」阿Ben的舌頭沿著Jessica的乳房打轉,孤形逐漸收窄,在舌尖與乳頭輕碰的一刻,Jessica胸前的兩顆橡皮糖瞬間硬化了。

  阿Ben硬吻Jessica的紅唇,Jessica突然從享受中睜開雙目,極力推開了阿Ben。

  「拜託,不要吻我的嘴巴,這是我的底線。」Jessica帶點哀求的語氣,深愛著她的阿Ben也不勉強,改為親她敏感的脖子。

  對女人來說,接吻除了是性技巧的一部份,更是代表一種愛的認證,跟心愛的人接吻是達至身心高潮的最快方法,相反不愛的男人,休想碰自己的嘴角一下。

  男的壯,女的索,理應是優質A片中的必備條件,但Jessica卻像是受刑中,對阿Ben的功夫盡量不給予配合,只望這段時刻可以盡快過去。

  「嘿嘿嘿!Jessica,讓我征服妳吧!」阿Ben終於盼到這歷史性的時刻,他挽開Jessica的雙腿,堅挺的陽具撩著Jessica的陰唇,然後出奇不意的插入,一口氣沒入深處。

  Jessica咬一咬唇,儘管她不是性愛新手,面對阿Ben粗大的陽具還是有點兒吃不消。

  為了臨接這一刻,阿Ben已有一個星期不看A片、不嫖妓、不打手槍,將儲藏已久的精力一口氣花在這一戰上。

  但是,他必須忍耐,正因為機會只有一次,他控制自己抽插的速度,偶然還會停下來,好讓自己不會那麼快射精,這比強姦犯更無恥。

  「拜託!可以快一點嗎?」Jessica有點不耐煩。

  「急什麼?」阿Ben騎著Jessica,道:「我還打算換幾個體位,可不想那麼快射精了事。」

  Jessica冷笑一聲,道:「你果然比不上他。」

  「什麼?」

  「比作是他,以剛才的速度抽插,還可以維持十五分鐘以內。想不到你閱女無數,床上功夫竟是如此不濟。」

  「誰說我比不上他?」阿Ben不遺餘力地抽插,道:「我不但比他粗壯,速度和持久力也比他優勢!」他已進入忘我狀態,彷如神打上身。

  啪啪啪啪啪!Jessica從沒感受過如此猛烈的衝突,這根本談不上享受性愛,而是單方面的強暴,但是臉容扭曲的她內心笑了,她知道這痛苦很快會結束。

  直至阿Ben射精的一刻,他方知著了Jessica的道兒,Jessica推開軟軟躺著的他,冷冷說道:「完事了嗎?」

  Jessica用衛生紙抹乾陰道的精液,不留情面地穿衣離開了。

  離開了時鐘酒店,Jessica駕車回住所,橫衝直撞的她不顧交通燈號,她在想,如果發生交通意外而死,那人或許會為她流下一滴眼淚。

  回到家中,Jessica把門鎖上,才無力的跪下、嚎哭,在這一刻,她最需要那個人緊緊摟著她,但那人不可能出現,她只好凝望著那人送的十字架吊墜,憶起相識時的情景。

第二節

  自從Jessica轉工至正灝金融後,搖身一變成中環OL,工作量比以前更多,經常要在放學後研究股票行情。

  憑著她的拚搏和智慧,在公司扶搖直上,還被主席翁卓樺Brenda親自欽點,擔任二小姐Emma的貼身保姆。

  「Emma這小女孩呆頭呆腦,年中有不少男人想打她的主意,騙財事少,傷心事大,妳給我提高警覺,調查清楚每個靠近她的人。」這是Brenda唯一的指示,但光是這點已令她忙得不可開支。

  Jessica偶然會在放工後約同事到酒吧飲酒,但她對八掛是非沒什麼興趣,談的不是行內知識,便是男女之事。

  「Jessica,妳是不是同性戀?」戴眼鏡的同事Judy一問,Jessica放下了酒杯,笑著回應:「怎麼這樣問?」

  「我見妳把追求妳的男人一一拒絕,連飯也不肯吃一頓,但是從來沒見妳的男朋友來接妳放工。」

  「男人哪裡靠得著?女人趁年輕應該拚在事業上,我不認為身為香港獨立女性,一定要依賴男人生活。」

  「唉!我是替妳感到可惜,像妳這麼漂亮的人,當女強人著實浪費。我很好奇,究竟什麼男人才可以得到妳的青睞?」

  Jessica想了一會,道:「男人最緊要有內涵,最好懂得音樂。」

  「就像台上表演的小伙子?」

  「他們太細嫩、太脆弱了!我還要他強壯,有保護我的能力。」

  「又要陳奕迅,又要史泰龍,我看香港沒男人符合妳的要求了!咦?你看!」Judy指著台上。

  「什麼?」

  「他不就是我們公司的新同事-Angus嗎?」

  留著清爽的短鬍子、戴著眼鏡的Angus向二人揮手。

  「他的手臂真強壯,咦?懂音樂和強壯,長相也不錯,那不正正符合Jessica妳的要求嗎?」

  「妳喜歡的話可以主動追求。」Jessica口裡冷淡,卻不禁留意Angus在台上的英姿,這一刻,她彷彿有一絲初戀的感覺。

  Angus是一個很勤奮的人,在公司上甚少跟別人閒談,而Jessica和他充其量在公事上有數句往來。

  「Hey, Jessica!」阿Ben笑著進來茶水間,道:「我在樓下的餐廳訂了位,不如一起午膳吧!」全公司上下也知他是花花公子,至少一個月換一次女朋友。

  Jessica頭也不轉,冷冷說道:「若我是你,便不會浪費時間在對你沒興趣的女人身上。」

  阿Ben道:「Jessica,妳無非都是想要一個能照顧妳一身一世的男人,我雷耀彬保證只愛妳一個,而我敢說剛空出來的營運總監必然是我的囊中物。」

  「那我先恭喜你了。」Jessica留下這句,離開了茶水間,跟剛好進來的Angus四目交投。

  「媽的!」阿Ben踢翻了水樽,向Angus道:「新來的,還呆站在這裡幹嘛?快給我換水!」

  有一晚,Jessica因公事遲了放工,只見Angus仍在電腦前埋頭苦幹。

  新人努力往上爬是很平常的事,Jessica沒有在意,乘升降機離開。

  「等一下!」Angus擋著升降機門,鑽進其內。

  「咦?那麼巧。」Angus說罷,Jessica只是禮貌地嗯了一聲,整個過程,二人沒交談過一句話。

  Angus的手機響起。

  「喂!Angus,怎麼還未到?拳館的兄弟可等得不耐煩了。」

  「對不起,公司還有工作未處理完,現在過來了。」

  對話雖然輕聲,在窄狹、寧靜的升降機廂內,卻清晰傳到Jessica的耳中。

  「再見!」Angus瀟灑地走了,他是第一個沒以色瞇瞇的眼光看Jessica的男人,這是美女沒法接受的結果,在好奇心驅使下,Jessica從後跟蹤Angus。

  拳館進行著激烈的搏鬥,由汗血水繪出的天與地只有熱血男兒才會陶醉,Jessica這等美女成為了動物園內的異獸,壯男們也不敢注視著她。

  「請問……」一名泰拳教練上前問道。

  「Jessica?」Angus轉個頭來。

  休息時間,Angus和Jessica同坐在長椅上。

  Jessica道:「想不到你的興趣也挺廣泛,打拳和彈吉他同樣厲害。」

  Angus道:「妳見笑了,我只不過用廉價吉他抒發我暴躁,不抒發工作的壓力,再硬朗的人也會崩潰。不過,泰拳才是主要的發洩途徑,恐怕很少有機會拿起吉他唱歌了。」

  「為什麼?我見你表演音樂時才是很快樂的時刻,把一切真徹的感情流露出來。」

  「有一些事妳不會明白的。」Angus故作神秘,更令Jessica好奇,在短短幾次連邂逅也談不上的接觸,她已被深深迷著。

  Angus洗個澡後,拳館的人也走了,Jessica卻獨自留在這裡。

  「怎麼還未走?」

  「沒什麼,只是想陪我聊多一會。」

  Angus走近Jessica,暗淡的燈光打在她的臉上,他不期然撥著她的秀髮,道:「已經晚了,我送妳回家吧!」

  Angus正想轉身,卻Jessica狼吻,殺一個措手不及。

  Angus也摟著她擁吻,雙手在她身上各處遊走。

第三節

  前所未有的強勁臂彎包圍Jessica的嬌軀,平時的女強人在Angus面前蛻變為愛情第一的小女人。

  Jessica用力地吻向Angus,像是要把所有氧氣吸走,濕潤的舌頭在口腔內交纏,不單是氣力,Jessica也付出了無盡的愛意。

  Angus吻向Jessica的脖子再到胸前,順勢把她的黑絲往下一脫,白滑的美腿盡現眼前。

  Jessica飛腳把高跟鞋甩到台上,讓Angus脫掉她的紫色的上衣、黑色的胸圍。

  Angus邊吸啜Jessica淡棕色的乳暈,雙手解開她的黑色西裝裙。但Jessica也不甘被對方主導,跪下解開Angus的褲子,把他那條黑實的陽具吞噬。

  被Jessica的櫻桃小嘴服侍,是無數男人夢寐以求的事,她雙手揉搓著Angus的春袋,刺激兩粒睪丸製造出更多精液。

  Angus撥弄著Jessica長長的秀髮,按著她的頭顱前進後退,他們互不相讓,都想從對方身上奪回性愛的主導權。

  不論在擋台上或是性愛上,Angus的持久力同樣驚人,過往Jessica替她的男朋友口交,對方不夠三分鐘便會走火掃興,但Angus的老二比洛奇還要頑強,在Jessica排山倒海的五分鐘攻勢內竟然滴精不漏。

  在Jessica鬆懈一剎間,Angus很有霸氣地把她推開,返轉她的身子,把黑色的喱士內褲撕破。

  「呀!」Jessica被Angus純熟地吸啜陰唇,呻吟聲由心發出,她極力挽開大腿,好讓Angus能更徹底滋潤每塊鮑片。

  滴在地上的不再是男兒的臭汗,而是無法收制的西水,宛如滾滾長江向東流。

  「Fuck me! Fuck Me!」Jessica不斷扭動屁股,示意Angus狠狠地幹她的蜜穴,小Angus長驅直進,一口氣頂進子宮的深處。

  「嗚嗚……」Jessica收緊陰戶,好讓內壁能感受那條灼熱的肉棒,同時令Angus在抽插時獲得更大快感,在感情和肉體的雙重刺激下,她已被馴服成一隻淫蕩的小綿羊。

  啪啪啪啪啪!Angus抽插的同時,把Jessica的肉股當成敲擊樂,奏出悅耳的拍子聲,手法比鼓佬更熟練。

  「即管爽,讓妳爽到死!」Angus扯吼著,挺得一下比一下深。

  「別竭止,大力插!」Jessica配合著節奏,蛇腰扭動。

  「別要分,我或你!」無數的愛液激射而出,Angus軟軟伏在Jessica的身上。

  「在這刻,我是你!」Jessica轉個身來,把Angus擁入懷中,他們的心靈徹底二合為一了。

  自此之後,Angus和Jessica秘密發展地下情,當雙方有性需要時,都會發短訊相約對方到時鐘酒店,或是其中一人的家。

  而阿Ben還一直懵然不知,繼續當觀音兵,跟Jessica糾纏不休。

  有一天,Emma要到港島區的名店購物,Jessica唯有離開工作崗位,充當這翁家二千金的隨從。

  「哎呀!怎麼這店的衣服那麼普通?一點品味也沒有。」Emma邊挑著衣物,邊埋怨著。

  店員顫聲道:「翁小姐,這全是歐洲進口的。」

  「歐洲進口又如何?設計差便是設計差,妳跟妳的老闆說,不要再進口這些土氣的衣服,不然一定不能在中環區立足。」

  Jessica的手機響起,卻不好意思接聽。

  Emma道:「若是公事便接聽吧!以免家姐說我影響公司運作。」

  Jessica走到一角,輕聲道:「怎麼了?」

  「有一份合約趕著要給妳簽名,然後在今天之內送給WTF公司。妳在哪裡?可以回來嗎?」另一邊傳來Angus的聲音。

  「但我現在走不開……」Jessica偷瞄Emma。

  「那我親自拿來給妳簽吧!」

  Jessica告訴了所在地置,Angus不一會便趕來了。

  「妳好!翁小姐。」Angus先向Emma打招呼,讓她留下良好的印象。

  Jessica打開了文件,道:「這不是跟WTF公司的合作文件,而是跟WFC公司的合作文件啊!」

  「對不起,我拿錯了!我再回去拿吧!」

  Jessica看一看時間,道:「你這樣一來一回,定然來不及的。」

  「這樣吧!我在這陪著翁小姐,妳處理完畢後再回來找我們吧!」

  「唯有這樣吧……」

  Jessica徵詢了Emma的意見,對方亦爽快答應,火速回到公司,同事卻說沒什麼WTF公司的合作文件要簽。

  Jessica抱著疑竇回到Emma的所在,卻發現Angus跟她談笑風生,笑容比跟自己一起時更燦爛。由這時開始,Jessica懷疑Angus是別有用心的。

第四節

  「近日你很少陪我。」Jessica用手指劃著Angus的背部。

  「工作量增加了不少,也好!也證明公司開始看重我。」

  「你所指的工作包括陪Emma嗎?」

  「妳不要誤會。」Angus轉身摟著Jessica,道:「我和Emma只不過是有共同話題的朋友,我願意花時間陪她只不過是不希望在公司樹立任何障礙。」

  「我明白。」Jessica鑽進Angus的懷中,道:「我知道你不會離開我的,可以彈一首歌給我聽嗎?」

  「今天太累了,下次才表演給妳聽吧!」Angus倒頭大睡,Jessica表面沒什麼,內心卻哭了,在剛開始發展的時候,即使Angus有多累,也會樂意在她面前彈奏一曲,她愛並不是在拳館打得滿身傷癢的朗哥,更不是洩慾完畢便冷淡回應的Angus,而是會流露真性情、名叫黑仔的吉他手。

  Jessica沒追問上次文件的事,因為看到Angus日漸對她疏遠、跟Emma越來越親密,她便知道,原來從頭徹尾,自己只不過是Angus的棋子。

  當Emma正式宣佈Angus成為了正灝金融的營運總監和她的男朋友後,Jessica不用明說便知道這段夢寐以求的關係已經結束了。

  Jessica倒也堅強,即使還要掛著笑臉迎接背叛她的男人、搶了她男友的腦殘千金,她仍沒有考慮過辭職,因為她心入面仍然容納著這個男人,渴望他會突然回心轉意,放棄對權慾的追求,重投自己的懷抱。

  當Emma四處公佈她結婚的喜訊,Jessica的心跳彷彿停頓了一下,她撫著絞痛的心胸,強忍到下班為止。

  如果命運能選擇,她會阻止自己愛上這個無情的宋以朗。

  如果活著能坦白,她會當住Emma的面前,說出她對Angus的愛意。

  可惜,一切的事都像十八年前的天山吃家明事件。不能說,只可以強迫自己忘掉,忘掉這段來得急、去得快的愛情。

  Angus大婚之日,Jessica獨個兒待在家中,一直呆坐在床上,這張曾經歷過多次歡愉的床,可惜愛郎不在,只剩下絕望的寂靜和黑暗。

  雖然Angus偶然會來跟她上床,卻這只是毫無感情的性行為,沒有愛,一點也沒有,肉體的興奮轉化為教人心酸的酵素,折磨得Jessica死去活來。

  有好幾次,Jessica看著床頭的安眠藥,便會萌生自殺的念頭。但她堅毅地生存下去,為了是等待不足百分之一機會出現的奇蹟。

  而這奇蹟終於盼到了,隨著家明事件被揭發,Angus也變得誠實,誠實得令他敢於說出跟Emma結婚的真正原因,而事後Angus也離開了正灝金融。

  Jessica再度成為在背後支持Angus的女人,她不介意讓好色的老闆在自己身上毛手毛腳,也不介意阿Ben所說的冷言冷語,為的只是賺更多錢,讓他們的生活能富裕一點。

  當Jessica看著Angus被人襲擊留下的傷口,心裡就有難以言喻的痛楚,她知道無論怎樣她也沒法離開這個最愛的男人。

  只不過那就意味著Angus和Jessica的愛情可以開花結果嗎?不,Jessica曾三番四次聽到,Angus在睡著的時候張開喊「阿Yan」這名字,這是充滿著感情的哀叫,可想而知這女人在他心中有多重的份量,非自己這個代替品可比。

  某天中午,坐在車內的Jessica看著婚紗店,幻想穿著婚紗的自己跟Angus步入教堂,向神父宣誓。但她深知道一切只不過是永遠無法達成的夢想,所以她決定開門見山。

  「沒被人趕吧!」Angus回到車上。

  「沒有。」Jessica冷淡地回答。

  「妳還沒跟我說,下午想去哪裡玩?」

  「去買東西吧!」

  「好!」

  車子停泊在一所樂器店前,Jessica知道,她跟Angus道別的日子終於到了。

第五節

  「這裡妳有東西想買?」Angus和Jessica進了店內。

  「我不是來買東西,而是有些問題,我想來到這裡才問你,拿著它。」Jessica挑了一枝電子吉他,遞給Angus。

  「不知何故,我覺得你拿著吉他的時候,做人才是最真,最不會撒謊。」

  「妳有事想問?」Angus接過了吉他。

  「今天中午,你故意把車子停在婚紗店門口,你故意要我看到婚紗、故意要我對某些事有期待,是不是?」

  Angus掛上吉他,沒有回答。

  「老實說,在車上,我真的有一刻幻想和你會有將來,不過很快我就知道只是自己想多了,因為我太了解你了!Angus。結婚對你來說,只是開出一個價,一個交換條件,去交換你想要的東西。Emma家裡有幾十億,我明白……我呢?我有什麼值得你哄我去交換?」

  Angus終於開腔:「我有些事情一定要阿Ben幫忙。」

  「而他開出來的條件,就是想要我?」

  Angus默認。

  「如果我跟你說,我不幫你的話,你是否很麻煩?」倔強的Jessica說這一句花了很大的勇氣。

  「是。」Angus沒跟Jessica對望,是敷衍?還是內疚?只有他知道。

  Jessica深呼吸一下,強忍心中的絞痛,道:「如果我跟你說,我幫了你之後,你以後都不會見到我,你是否還想我幫你?」

  如果命運能演習,現實中不致接納一生每步殘酷抉擇……

  Angus沒有回答,是默認?還是仍在考慮中?Jessica多麼希望是後者。

  「阿Ben可以開個價,你可以開個價,是否我也可能開個價?」Jessica說每一句,也花了相當的氣力。

  Angus淡笑一下,道:「妳說,妳想我做什麼?我一樣可以答應妳。」

  Jessica絕望了,不單是Angus出賣了她,更重要的是這個同床共枕多年的男人還不了解最令她喜悅的是什麼。

  「放心,我的要求不會很高。我從來都不是懂得討價還價的人,就因為一直以來,我自己開得價太低,所以到現在每次都輸。」Jessica的心在流淚。

  「就像以前那樣,你彈一首歌給我聽。」

  「就這麼簡單?」Angus有點錯愕。

  「我向來要的就是這麼簡單。」

  Angus彈著第一次在她面前表演的曲調,Jessica看著注心一致的他,只希望這一曲永不會終結,就如他們的愛,但一切只不過是夢幻泡沫,Jessica好好享受她最後的幸福。

  距離跟阿Ben上床還有一段時間,Jessica拖著Angus走過中環街道,以前為免惹人非議,他們從不敢牽著手在公眾地方漫步,簡單卻教人嚮往,想不到在臨別秋波時才能如願。

  他們不自覺經過一所時鐘酒店,Jessica突然打破沉默,道:「Angus,我可否坐地起價?」

  「Sure.」

  激吻、激吻,還是激吻。二人在床上纏綿,但只重複著這單調的動作,彷彿前世沒吻過人,下輩子也再沒機會,要在這短短相聚間吻過痛快、吻過滿足。

  「Angus,我愛你。」Jessica含情默默地說著,Angus的表情卻沒抽搐一下,徑自脫掉Jessica的衣服,彷彿在進行例行公事。

  儘管眼前的男人只是敷衍她、利用她、當她是洩慾工具,Jessica卻無悔地默默接受,她幻想對方也是抱著相同的強烈愛意,彼此進行神聖的交合。

  Angus一邊吸啜Jessica的乳頭,右手像彈吉他般嫻熟,快速撥弄Jessica的陰唇,他們早已熟知對方的敏感點,摸黑做愛亦能配合得天衣無縫。而Angus苦練多年的吉他神指,曾攻陷多位女性的G點,令對方死去活來。

  Angus本想舌攻Jessica的陰戶,卻被她制住了,道:「吻我的嘴便夠了,你愛的是我的人,不是我的肉體。」這句話聽似矛盾,卻又內藏玄機,教黑仔也愣住了,沒錯,在Jessica的眼中,他不是圖謀家產的Angus,也不是在擂台上搏鬥的朗哥,而是平凡的黑仔,這個追求搖滾樂、擁有純潔內心的黑仔。

  淫水沾濕了床單,令Jessica缺堤的不是她的蕩性,也不是黑仔的性技,而是她對黑仔的愛。

  黑仔本想進行最後的步驟,Jessica卻道:「最後一次,由我做主導吧!」

  黑仔點一點,轉身朝天,讓Jessica騎上了他。

  黑色絞龍深入浪穴,向來Jessica樂意成為小鳥依人,讓黑仔支配,今次她要反客為主,好好教訓淘氣的黑仔。

  騎上黑色駿馬的Jessica英姿颯颯,巾幗不讓鬚眉,修長的葫蘆型身影投射在牆壁上。

  黑仔雙手穩著Jessica的肉股,好讓她不會墜馬,老二像跑車波棍,任由對方駕馭前進後退。

  Jessica俯身親向黑仔,而黑仔亦緊緊抱著她,雙方以最小的幅度不斷磨擦。

  Jessica看著黑仔肩膀的紋身,用力咬了一口,那不是出於恨意,而是希望留下愛過的傷癢,讓對方永遠不會忘掉自己。

  經過十數分鐘的策騎,耐久力強如黑仔亦激射而出,呼吸並未減弱。

  「多謝你。」Jessica說這句的時候,兩行淚水不禁落下。

  「對不起。」黑仔擦著Jessica的眼淚,游走至她的紅唇,卻被她一手格開,她道:「只有黑仔才可以碰我,你不是他。」瀟灑地離開了床,離開了這個深愛著的男人。

  事過境遷,不久鄭子誠,不,何Sir請Jessica到拘留所探望被劉俊雄追殺、剩下半條人命的阿Ben。Jessica礙於警民合作的關係,勉強走一趟。

  「我想見妳,是想妳給我五分鐘時間。」當阿Ben摸出塑膠口琴,感性地吹奏著單調的曲子,Jessica忽覺得眼前這個極討厭的人跟黑仔重疊起來。

  「我小時候是住在屋邨那裡,如果想玩音樂的話……只夠錢買到這些來玩。」

  Jessica低下頭來。

  「塑膠的,所以音質是比較怪。也難怪,在警局這裡,他們只可以提供這些給你。沒事了,打擾了,妳可以走了。」

  「我一輩子,能夠哄到妳為我哭一次,我已經很滿足。」

  Jessica哭泣不是因為被迫聽著難聽的音調;她微笑不是因為阿Ben的滑稽,而是想不到自己能再有機會重拾這幸福的感覺,喜極而泣而已。

  阿Ben也可以迷途知返,但Angus呢?Jessica不敢抱有幻想,她知道命運根本不由她選擇,臨走前,她突然俯身,吻了阿Ben的額頭一下。

  當了那麼多年觀音兵,甚至中出過女神,阿Ben最渴望的還是這輕輕的一吻,軟弱的他流下淚水,流下幸福的淚水,比他每次扑野射出的精液還要多。

  Jessica仰望著藍天,嘆了口氣。

  「留守過去的想法,我會否好像這樣生於世上無目的鞭撻?」哼著歌的Jessica像是想通了一切,也許在另一個平行時空,她跟黑仔只是擦身而過。

本篇章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