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與地》情色系列》-《其四 逸脱した看護師》
其四 逸脱した看護師

第一節

  「自此之後,白雪公主和王子便永遠幸福快樂地生活。」側躺在床上的Gina合上故事書,凝視著女孩天真可愛的臉蛋。

  女孩問道:「Gina姐姐,白雪公主真的是那麼可愛的少女嗎?」

  「那當然吧!」

  「但是……我聽同學說,白雪公主其實是一個壞女孩,她先勾引國王,勞役小矮人,再陷害她的親生母親。」

  Gina大吃一驚,道:「妳的同學從哪裡聽來的?」

  「他說從網上看到的。」

  「網上的故事怎可當真?不要亂想了,不然又睡不著了。」

  「Gina姐姐,妳可否再說一個故事?對了!我聽過有一個童話故事叫《小紅帽色誘狼先生》,妳可以說給我聽嗎?」

  「好了!好了!都已經夜了,妳明天還要上學的,別打擾Gina姐姐了。」一名皮膚黑實、戴眼鏡的的中年男子走進睡房,他正是女孩的父親-Ivan。

  「知道了。」女孩乖乖入睡。

  大廳內,Ivan為Gina送上咖啡。

  「現在網上有很多不良資訊,據說還有一個不知所謂的創作人把中國成語改到亂七八糟,你要小心Ruby接觸到。」Gina說罷,喝了一口咖啡。

  「那也沒辦法,Ruby媽咪早死,我工作繁忙,沒那麼多時間看管她。其實只要妳多點來跟她說故事,她便會忘記這些無聊的東西。」

  「這是什麼爛藉口?」Gina直言,教Ivan無言而對,沉默了一會,方道:「其實是我想見妳多一點而已。」邊說,伸手觸向Gina的玉手。

  Gina下意識縮了一下,靦腆地道:「Ivan,不要這樣。」

  「Gina,我知道你放不低阿Joe,但是……」

  「既然你知道,那便不要胡亂來了。」Gina打斷了Ivan的說話,提手袋步向門口。

  「我會等妳的。」Ivan令Gina剎步,此刻Gina的腦海轉過無數幻想,幻想一家三口可以時刻見面,幸福地笑著,孩子在養育在健康成長,但事實是能令夢想成真的,不是丈夫劉俊雄,而是身後的好爸爸-黃仁昌醫生。

  Ivan忽地從後摟著Gina,Gina沒有太大的反抗,二人沉默了一會,Gina方轉過身子,看著Ivan迷人的眼睛。

  Ivan輕輕吻了Gina的紅唇一下,她的嘴巴也不知有多久沒被滋潤過,女人對幸運的感覺是毫無抵抗力的。

  「很想要吧!」Ivan撫著Gina的臉頰,發出磁性的聲音。突然間,獸性爆發而出,狼吻向Gina。

  是男人的味道!是男人的熱情!年紀四十多歲的Gina竟有一絲少女的初戀感覺,任由眼前的男人摟抱自己的身子。

  「不要。」Gina突然用力推開Ivan,見Ivan一臉愧色,忙放開了雙手,道:「對不起,我……我太過份了。」

  「不……」Gina緩緩開腔,臉容流露出少女的靦腆,道:「在這裡做,有可能會被Ruby看到的……」

  鏡頭一轉,只見Gina和Ivan已在床上擁吻起來。Ivan鬆開領帶、脫掉襯衣,雖然人過中年,健碩的身體仍不比年輕人遜色。

  Gina卻如睡公主靜靜地躺在床上,讓Ivan脫掉她的衣服。對她來說,因為激情而越軌已經是底線,她可不想淪為主動出擊的放蕩淫婦。

  轉眼間,Gina已被脫得一絲不掛,由於沒生過孩子,所以身材比起同齡的師奶姣好多了。

  不但是Gina長期缺乏男人的滋潤,Ivan這個好爸爸既沒有嫖妓的僻好,也不希望會被女兒發現他看AV、打飛機,所以甚少洩慾的機會,今次得以如願,積存已久的精液令陽具不斷膨漲。

  二人年紀不少,加上平時彬彬有禮,性愛的手法當然比較含蓄,Ivan主要採取接吻攻勢,揉搓乳房和屁股的時候也不敢太大力。

  然而,這種溫柔的手法卻令Gina十分舒服,更加受落,軟化的心靈轉變為幹勁,也主動撫摸Ivan的肉體。

  男人的陰莖,Gina在工作時已見怪不怪,但以性愛的手法觸碰、輕撫,對她彷彿是上世紀發生的事,愛不擇手的玩弄著。

  Ivan也開始放肆,指插Gina乾涸的陰道,刺激G點,由於他是醫生,比誰也更清楚女人的構造、女人的生理反應,很快以輕巧的指法令小Gina如河水奔流。

  何謂性交?根據維基百科,廣義指兩個動物的生殖器與受器接觸進行性行為,插入與被插入而達到目的行為。身為醫生的Ivan當然知道這個Definition,把Gina的大腿挽開,巨龍蓄勢待發。

  陰莖貼近陰唇,Gina卻突然睜大雙眼,握住了Ivan的凶器,道:「戴安全套。」

  不愧是冷靜的醫護人員,沒被刺激感衝昏頭腦,Ivan忙戴上避孕套,雖然還順利插入,但一氣呵成的氣氛被打斷,總是不是味兒。

  思想傳統的二人當然是以傳統的體位-傳教士式交歡,久久沒交歡的Gina陰道窄狹,令Ivan尋回多年前跟太太共享的快感,耗盡了全身的氣力不斷抽插。

  啪啪啪啪啪!

  澎湃的衝擊滋潤著Gina的心身,她想不到平常溫文儒雅的黃醫生在性交時竟然充滿活力,彷如剛大病初癒的病人。

  「呀……呀……」Gina縱使興奮,卻不敢大聲,一來是作為人妻的矜持,二來怕被Ruby聽到,打擾他們的魚水之歡,只能輕輕擺動身子。

  他們並不是單純的動物交媾,而是藉著赤裸裸的交合,互相填補心靈上的空虛。

  數百億精子先生激射而出,尾巴晃動,卻被避孕套無情地攔著,只可遠遠窺視著住在子宮內的卵子小姐,由於Ruby就在隔離房睡著,我不能表達得太露骨。大家可幻想這是以3D動畫和真人性愛相互交替的蒙太奇手法。

  發洩過後,Ivan摟著Gina,享受著這種溫馨的感覺。

  Gina卻突然萌生罪惡感,忙穿上衣服,道:「我是時候走了。」

  Ivan失望地道:「不可以多陪我一會嗎?」

  Gina望一望時鐘,道:「不了,我想阿Joe已經從工會回來了,我太夜歸,他會懷疑的。」

  Ivan知道Gina還心繫丈夫,心中不是味道,道:「現在掛八號風球,我駕車送妳回去吧!」

第二節

  雨水沙沙地打在車上,車胎濺出無數水花,二人卻在車內細語,主要都是談及Ruby的事。

  表面上,Ivan是感謝Gina代取Ruby母親的位置,講故事哄她睡,但由誰也聽得出Ivan想Gina多些來,跟他行夫妻之事。

  「你依舊在前面路口讓我下車吧!」

  「現在是八號風球,風大雨大,讓我載妳去門口吧!」

  「不用了,我這段路很麻煩,你要繞一個大圈子才能出去的。」說到底,Gina可不想被人發現他們的奸情。

  「只是開車子,又不是要走路。無所謂,加上目前狂風暴雨,應該不會碰到街坊的。」

  「我不想吵架,好呀?」Gina態度堅決,Ivan只好屈服,這時,Gina看到一張快要被風吹走的選舉海報,心中若有所思。

  下車後走了不久,Gina突然回身奔跑,並不是找Ivan,而是冒著風雨替海報甩掉的角落重新綁上繩子。她自己也不清楚,此舉代表著還深愛著丈夫,還是只不過是想驅除一絲罪惡感。

  家中空無一人,只剩下一張「肉餅在雪櫃內」的字條。丈夫如此細心,她當然高興,但她並不滿足,她渴望的是可以有男人陪著她吃飯、陪她聊心事、給她家庭的溫暖,所以她才把持不住越軌,說到底她也是個可憐的女人。

  她經常埋怨上天,為何這個跟她共諧連理的伴侶,總是跟她對著幹,少年時沉迷搖滾樂,長大了也因為工作關係,沒法經常見面,但奈何二十多年前種下的情根哪容易斬斷?

  記得那些年啊!Gina還是一個純情的護士見習生,醫學角度來解釋,便是「第二性徵發育成熟至生殖功能完全成熟、身高增長停止……」,俗語來說便是「十八歲,扑扑脆」,加上白色的制服誘惑,若不是長得太醜,哪個男人能把持得住?

  Gina裙下之臣不少,當中還包括月入幾萬元的醫生,但她還是不顧一屑,偏偏選擇跟這個扎鬢辮子的男人交往。沒什麼特別原因,全因為Puppy Love。

  Gina和阿Joe的關係大概可以用柯景騰和沈佳宜來比喻。二人在中學時便認識了,女的一直勤奮向上,而男的就天天在談夢想,說熱血,幼稚得不得了。

  但就是這份幼稚卻引導Gina愛上了他,對她來說,搖滾樂是一種不切實際、浪費時間的玩意,她不明白為何阿Joe沉迷下去,像是沒了它無法生存。這份好奇令她願意花時間去看阿Joe練習、在酒吧中演出。

  酒吧內,台下掌聲雷動,Gina卻不屑一顧。

  「鼓佬,你的女朋友來捧你場了。」當主音的黑仔說著,「鼓佬」是阿Joe在搖滾樂圈子內的稱呼。

  「Gina?」阿Joe見了,忙去招呼。

  「我何時當了你的女朋友?你在你的朋友面前胡說什麼?」Gina大聲質問。

  「噓!」阿Joe拉開了她,道:「我並沒有說什麼,只不過妳經常來捧我場,所以他們誤會了。」

  「那我以後不來了。」Gina耍性子離開,回身一望,見阿Joe沒有追來,登時有點失望。那倒是,他們根本無名無份,憑什麼要阿Joe追她?

  Gina暗暗起誓永遠不去看阿Joe夾Band,但每當看到他在課堂間以桌子作鼓數拍子、放學後飛奔離去,便心癮大發,最終還是偷偷跟了過去,不知不覺好奇心已轉化為愛意,但當演出完畢後,Gina便會急步離去,避免被阿Joe發現,即使之後各為前程讀不同的學校,Gina也在遠處默默看著阿Joe。

  有一次,樂隊的演出實在太精彩,在全場的高漲氣氛底下,Gina也禁不住站近一點拍掌。

  「Gina?」見阿Joe認出了自己,Gina立時像小偷般逃走,情急之下,慌不擇路。

  待阿Joe的聲音遠去,Gina才敢停下來喘氣,抬頭一看,只見已身處一條不知名的巷子。

  「小妞,今晚沒有人陪嗎?」轉身一看,只見一名死MK攔住了Gina的去路,淫賤地左搖右擺。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Gina顫抖的雙腳緩緩後退,正想轉身狂奔,卻被MK從後抱著,雙手已大肆蹂躪。

  「讓老子爽一爽吧!包妳回味無窮……」MK忽然甩開了手,頭破流血,踉蹌倒在牆面。

  「阿Joe?」Gina回身一望,握著玻璃瓶的阿Joe如救世主。

  「妳跑也罷了,跑到這些暗巷幹嘛?」阿Joe漫不經心地接近,冷不防被Gina抱過正面。

  「嚇死我了、嚇死我了……嗚嗚……」

  阿Joe雖然沒看到Gina的樣子,單憑她的聲線和顫抖的身軀,可想而知她是多麼恐懼。

  「沒事了……沒事了……」阿Joe輕拍Gina的背心,二人四目交投,Gina明亮的眼睛令阿Joe不禁著迷,親了她的紅唇一下。

  「誰讓你亂來?」Gina忙推開了阿Joe,還猛力踩了他的腳一下。

  阿Joe提腳撫著痛處,道:「小姐,吻一下可不會懷孕呢!」

  Gina漲紅了臉,卻又說不出這是她的初吻。

  「你們!」剛才的死MK並未暈倒,向二人怒目相向。

  「走啊!」阿Joe立即拉著Gina的手離開,擺脫危險之餘,更令Gina產生甜蜜的感覺。

第三節

  時間回到現代,阿Joe和Gina的感情日漸疏落,而不久之後,阿Joe重遇當年一起玩搖滾樂的朋友,更冰釋前嫌,二人一起出席黑仔和Emma的婚宴。

  Gina一向不喜歡阿Joe的朋友們,對他們只會寒暄幾句,亦沒有心情吃飯,除了是因為當年他們令阿Joe荒廢正務,更大的原因是當年往新疆參加音樂節,險些令阿Joe命喪黃泉,但諷刺的是,這個婚宴卻是他們兩夫妻在這幾個月來唯一的一頓飯。

  雖然阿Joe聲稱沒打算跟他們再有任何瓜葛,但Gina仍然擔心,擔心會失去丈夫。

  說起Gina和一眾搖滾樂愛好者的激烈鬥爭,又可追溯到十八年前。那時候,家明加入了樂團不久,但仍不見有大起色,只能到平民酒吧作只有車馬費甚至是免費的小演出,沒有一個唱片監制願意花錢捧紅他們。

  Gina也覺得長此下去會影響前途,故屢次勸阿Joe放棄音樂,但換來的只是阿Joe的埋怨,感情幾度出現裂縫,聽朋友說過,女人綁住男人的最佳方法是肉體,令她產生等價交換的念頭。

  Gina生日的一晚,阿Joe請她到家中慶祝,瞧到屋內浪漫的佈置、阿Joe得體的打扮,她挺是窩心。但一貫木訥的阿Joe可不會如此細心,想必是鬼主意最多的黑仔教路,但為免破壞氣氛,也沒有一語道破。

  「Gina,生日快樂!」阿Joe恭敬地送上禮物,Gina立時拆開,望著盒中的金頸鏈,道:「我還以你會向我求婚。」

  見阿Joe愣了一會,Gina才笑道:「說笑而已!憑現在的你可以養得起我嗎?」Gina的反問倒是認真的,對著阿Joe,她經常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

  吃過飯後,當然要做運動方便消化。阿Joe和Gina在床上擁吻,羞澀的Gina動作拘謹。平時她只容許阿Joe親她的頭部,每當阿Joe摸撫著她的敏感部位,她也會連忙推開對方,但見今次是特別日子,她也主動撫摸。

  阿Joe意識到對方的主動,也大膽撫摸Gina的胸部和臀部,隔著衣服也能感受到這份柔軟。

  「你待我一會。」Gina忽地推開阿Joe,教對方意興闌珊,阿Joe像洩了氣的汽球,無奈地坐在床上,喃喃地道:「不是M到吧!」

  過了一會,Gina從廁所出來,只見她身穿白色的護士制服,露出白滑的美腿,開胸的衣領露出深深的事業線。

  阿Joe看得呆若木雞,旗幟高舉,看著Gina扭著屁股來到床邊,兩手跨過他的雙肩,幽幽說著:「阿Joe,你愛我嗎?」

  「愛!當然愛!」阿Joe此刻退化成狗公,對Gina的胴體垂涎欲滴。

  「那你願意為我犧牲一切嗎?」

  「當然願意,要了我的性命也行!」

  Gina狐媚一笑,劃著阿Joe的胸口,道:「我不會要你的命,我只要你不再玩搖滾樂,可以嗎?」

  「那個……」見阿Joe臉露難色,Gina立時站在地上,道:「哼!你不是說愛我嗎?這些小事也辦不到!」轉身便走。

  「Gina,你不要迫我好嗎?」阿Joe連忙挽著Gina的手,Gina知對方已墜入陷阱,嘴角一揚,跪在床上撫著阿Joe的臉,語重深長地道:「阿Joe,我不是迫你,你也知道音樂是糊不了口的,我是為了我們的將來著想啊!」

  「嗯……嗯……」阿Joe猛然點頭,他此刻已被性慾支配腦袋。

  「應承我,不要再碰音樂了。」

  「好!我以後也不碰了!」阿Joe不加思索地回答。

  「乖!」Gina淡然一笑,吻向阿Joe的雙唇。

  阿Joe也獸性大發,頭顱竄進Gina的胸口,品嚐她的乳溝,雙手脫去她的裙子,撫著她的美腿。

  阿Joe把Gina推倒床上,把她的上衣脫掉,豐滿的肉體盡現眼前,處處是肉,教阿Joe血氣奔騰,欲罷不能。

  但見Gina仍然拘謹,雙手護著胸罩和內褲,一副含羞答答的樣子。阿Joe也不敢急進,雙手輕隔著內衣褲揉搓,借機會把手指伸進其內。

  「呀……」被阿Joe的指功刺激,Gina崩緊的肉體亦酥軟下來,阿Joe乘機脫下她的奶罩、內褲,猛對著敏感部位或揉、或掐、或啜。

  「不要……」被阿Joe抬起雙腿,撩撥那未經人事的蜜穴,Gina不禁臉紅耳赤,強忍痕癢,看著他以舌尖侵略自己的底線,淫水把床單沾濕。

  「不要!」Gina說時慢,那時快,阿Joe已直接把硬崩崩的肉體插入,撕裂的感覺傳遍神經,雖然她已打算把第一次交給阿Joe,卻沒想過對方會沒戴套硬入。

  阿Joe使用九淺一深的節奏,令Gina欲仙欲死,痛楚轉眼間化成興奮,令她把一切顧慮拋開,盡情享受著被愛人支配的感覺。

  啪啪啪啪啪!是搖滾樂的威力,連Gina這外行人也感到輕快的節拍,想不到性愛也能用上音樂的學問,但阿Joe的粗棍子絕不是尋常的鼓棍可以媲美!而Gina的股,也比平時粗糙的鼓柔軟多了!阿Joe對此愛不惜手,一邊抽插,一邊揉搓。

  莫約十來分鐘,Little Joe釋放出無數的種子,澎湃的音樂結束,阿Joe軟軟伏在Gina的身上。

  「你應承我的事,一定要辦到啊!」Gina撫著阿Joe的背部,可是他只是支吾以對,完全不記進腦袋。

第四節

  性愛過後,阿Joe確是少了公開演出,可是仍暗中到Band房練習。

  但紙畢竟包不住火,有一次阿Joe騙Gina在家中溫習,而當Gina走到Band房的樓下,發現單位內燈光通明,於是在樓下等他至凌晨。

  此時,阿Joe正打算下樓買杯麵,見了遠處的Gina,本想偷偷地溜掉,卻被Gina叫停。

  「劉俊雄!」

  阿Joe僵硬地轉身,只見Gina怒氣沖沖地趕來。

  「Gina,妳怎會在這裡?」

  「這是我問你才對。」

  「沒什麼,黑仔漏了點東西在我家中,我剛才拿給他。」

  「還東西要花上數小時嗎?你知道我十時開始就在這裡等著嗎?」Gina氣得七孔生煙,她惱怒的是阿Joe東窗事發還要撒謊。

  「Gina呀……那樂隊需要我嘛……」

  「那難道我就不需要你嗎?」

  「我又沒有因為夾Band而冷落妳。」

  「我說過很多次,你繼續沉迷搖滾樂,只會虛耗你的青春,毀了你的前途啊!」

  阿Joe終於按捺不住,破口大罵:「我的前途由我主宰!關妳鳥事?」話剛出口,已經後悔了,只見Gina眼盈盈地道:「不關我事?你說不關我事?劉俊雄!我早就知道我們之間是沒將來的!」

  Gina走了,阿Joe沒有去追,不是他不愛Gina,而是他找不到一個能說服Gina讓他繼續玩搖滾樂的理由。

  過了幾天,Gina就像若無其事,主動找阿Joe約會。阿Joe以為她終於體諒,卻不知道已在Gina內心留下了一道刺。

  女人的嫉妒和猜忌心是很重的,有時Gina會懷疑阿Joe不聽勸告的主因是酷愛搖滾樂,而是他一直暗戀阿Yan,因為她留意到阿Joe望著阿Yan的眼神,是流露出一絲愛意的,這是出於女人的直覺。

  不久之後,Gina發現自己懷了阿Joe的骨肉,但他們自知沒能力撫養孩子,在多重考慮下,阿Joe向一眾朋友籌得經費,讓Gina往內地做墜胎手術。

  這次之後,阿Joe更渴望擁有保護Gina的能力,他開始反思自己的前途、反思自己這樣下去有什麼將來,經過屢次比賽失敗後,他投放時間在搖滾樂的決心開始動搖,種種因素導致樂隊不時吵架。

  有一天,Gina替阿Joe拿回留在Band房的會計考試筆記,卻意外遇上了阿Yan。

  「自從上次吵完架之後,除了家明還會來練吉他之外,其他人也不會再上來。」阿Yan踱步著。

  Gina倒像是放下心頭大石,道:「這樣也好,他們也該醒了。音樂玩玩就算了,不需要當飯吃,我先走了。」她走了數步,忽感下腹劇痛,軟軟倒在地上。

  「Gina,妳沒事嗎?妳怎麼了?」阿Yan立時上前扶持,見Gina竟開始出血,忙召救護車送她到醫院才無恙。

  經醫生診斷,她是因為使用廉價的墜胎方法,導致子宮內壁發炎。自此之後,她對懷孕產生恐懼,所以每次進行性行為時必先確保做足安全措施。

  自新疆事件後,阿Joe開始把全盤心思投放事業和Gina上,經歷了結合、吵架、墜胎種種愛情難關,他們終於結成夫婦。但阿Joe沒有如Gina所料,考牌當起會計師來,而是加入「維護工人權益會」,表面上是以幫助他人為己任,其實是替自己贖罪,而Gina也明白這回事,沒有勉強他幹什麼。

第五章

  Gina和阿Joe兩夫婦,一直也渴望生孩子,也許有了孩子,他們才像一個真正的家庭。但他們深知,不論是經濟環境,還是時間配合,也不容他們養大一個孩子,加上Gina曾有墜胎的陰影,她著實害怕會重蹈覆轍。所以,家境富裕的Ivan和他的遊艇女無礙是一個巨大的誘惑,令一直傳統、冷靜的她越軌。

  Gina以為跟Ivan的事一直可以隱瞞,卻不慎被阿Yan和Emma發現了她跟Ivan的約會,最後連黑仔也找人調查,拍下多張照片。

  直至阿Yan到醫院找她問過究竟,Gina才知道整件事已經通天了。

  「妳對這個男人,是認真的?還是不認真的?妳和鼓佬之間的問題,是能夠解決?還是無法解決?大家是離是合?妳總要有一個決定。」

  要是Gina能決定,便不用拖延到今時今日了。

  「我、Ronnie、Emma,連黑仔也知道,大家都發現了一些大家不想發現的事實,但我覺得要尊重你和鼓佬的生活之餘,要我在你們面前假裝一無所知,又何嘗對你們是公平的事呢?所以我很希望妳可以決斷一點,找鼓佬搞清楚這件事。」

  Gina不知以何面對,只好道:「妳只想跟我說這麼多?沒有其他的吧!」

  「Gina,我們不是想來多管閒事,鼓佬是我們的朋友,妳也是。」

  「我從來不是你們什麼朋友。」Gina最介意的就是這伙人總是以朋友的名義干擾她和鼓佬的事,以前是,現在也是,她道:「我在急診室有很多工作要做。」

  「難道妳還想繼續傷害鼓佬嗎?」阿Yan一臉認真,嚴詞以待。

  「我傷害他?這個世界就由妳來斷定,究竟誰會傷害阿Joe?妳知否當年,就是因為妳埋怨他們沒帶家明下山,阿Joe自責了十八年。」Gina心裡面已咬定,若阿Joe沒有負上這責任,他們兩夫妻會更快樂,說不定已生了孩子,組織小康之家。

  「其實我從來不覺得,我在你們眼中是什麼朋友。我更不覺得阿Joe在妳葉梓恩的心目中還算是朋友。」Gina最害怕的是阿Joe一天還跟阿Yan做朋友,一天也會被罪責感和無法表達的愛意折磨。

  「所以我和阿Joe之間的事,妳沒必要為此煩惱。」Gina離開了,她選擇逃避,及後阿Joe主動來找她問清楚,她也選擇逃避。

  她逃避並不是貪圖Ivan的富貴、嫌惡阿Joe的貧窮,而是她覺得昔日搖滾樂的圈子再度團聚,她只能好像以前一樣充當局外人的角色,永也沒法融入他們的世界,結果她逃避了到一個避難所,一個她憧憬的小康之家。

  如果命運能選擇,她希望自己自幼也受音樂薰陶,更容易進入阿Joe的世界、理解他的想法。

  如果活著能坦白,她希望可以跟阿Joe說,她究竟有多愛他,她心中的顧忌究竟是什麼?

  Gina和阿Joe的緣份就此完結了嗎?當然不會,要知道陳芷菁可不是一個拿便當的臨記。泉嬸在臨終前向她陳說道理,令她放下埋怨,渴望跟阿Joe重新開始,結果兩夫婦破鏡重圓。

  Gina還協助阿Joe助選立法會議員,兩夫婦多了時間相處,感情日益倍增,而Ivan唯有退居為守護者,跟Gina維持同事和朋友的關係。

  Gina暗暗起誓無論發生什麼事也要包容阿Joe、體諒他,即使後來先後發現他跟Cloris和翁卓樺有一腿仍然不離不棄。她見證著阿Joe成魔、再浪子回頭,她以為一切已經完結了,他們可以重過理想的生活。

  可惜,監制戚其義是一個殘忍的傢伙,阿Joe最後還是為救一個男孩而滾落樓梯,不得善終。

  「你叫家明?」Gina看著精靈可愛的小孩,忽然覺得是天理循環。

  「我是家明。」

  「可否讓姨姨抱抱?」

  小孩點一點頭。

  「你答應姨姨,你長大一定要做一個好人……你長大一定要做一個好人……」Gina哭成淚人,緊緊抱著這小家明。

  「阿Joe,你拼了命守護的孩子,我會當他是我們的孩子,好好守護著,安息吧!」

本篇章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