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與地》情色系列》-《其五 無邪気な富家の女》
其五 無邪気な富家の女

第一節

  三名二十出頭的青年赤裸身子,各自擺出誘人的姿勢,他們肌肉鮮明、線條優美、堅挺的屁股極具彈性。對他們來說,在床間內擺著這些健美先生的姿勢是極為羞恥的事,但又不得不向床上的女王強顏歡笑。

  「好!再擺一點更誘人的姿勢!」Emma像是看小丑戲,表情帶著歡愉、又有點不屑,只要她一聲令下,再尷尬的動作,青年也要做出來。

  青年當然不是專業的模特兒,轉換了幾個姿勢也技窮了,看著Emma的神情越來越不悅,他們更加擔心被趕走。

  「你們!」穿著性感睡衣的Emma傲慢乎橫躺在床上,道:「快來好好服待本小姐,誰表現最好的有十萬元獎賞。」

  聽到獎賞,三人無不撲向Emma,圍著她又摸又吻,六條手臂、三張嘴圍攻Emma的敏感位置,乳頭、耳珠、肚臍、陰唇、雙腿、腳趾無一放過,還擺出一副極度享受的表情,但是他們的那話兒卻不隨著如狼似虎的行徑升旗,令人懷疑他們的小弟弟是跟大腦沒有關係的外星寄生體。

  奈何Emma只有一副玉軀,三人粗暴地瓜分她的行徑反而令Emma很不舒服,即喝道:「溫柔一點!」

  三人同時一呆,面面相覷,Emma一副教訓的語氣道:「真是的!平時一副弱不襟風、連保護人也不行的樣子,上到床便如狼般猖狂,還是你們覺得服侍我這種挑剔的老女人很辛苦,想快點滿足我完事?」

  「沒這回事!」三人猛然搖頭,像機械人般的一致反應令Emma更厭惡,她嘆道:「唉!難道天下間有趣的男人全都死光嗎?」

  「Emma!」外面傳來一道成熟女人的怒吼聲。

  「大小姐,二小姐叮囑任何人都不要打擾她。」

  「現在誰是一家之主?」房門隨著怒吼被推開,三位青年忙掩著重要部位,只有Emma傲慢地看著來者,道:「哦!原來是家姐。對了!反正有三個男人,不如家姐也加入戰團吧!」

  「滾!」Brenda厲聲道,三名青年立時穿起褲子離開,跟隨她到來的傭人也立即把門關上。

  Emma像小女孩般埋怨:「家姐啊!妳趕走了他們,哪我今晚玩什麼樂子?」

  「夠了!Emma,妳究竟要墜落到什麼時候?妳跟男人一夜情,我尚可以忍受,妳竟做出這種荒唐的事,我!我!」

  「我什麼?」Emma厲聲回應:「我之所以這樣,還不是因為你嗎?」

  「Emma啊!」Brenda苦口婆心地道:「家姐一都也是為妳著想,妳要明白家姐的苦心啊!」

  「苦心?」Emma冷哼一聲,道:「為我著想所以把所有愛我的男人也趕走嗎?」

  Brenda激動地道:「Emma啊!妳還不未清醒嗎?那些小孩子根本不會認真待妳,就連這個Angus也是為了圖謀妳的財產的!」

  Emma道:「家姐!妳就是這樣了,每認識一個男人,都要先懷疑人,然後用各種手段為他們按上罪名。現在是,廿五年前也是!」

  「廿五年前?」Brenda一臉錯愕,想了一會,驚道:「難道妳?」

  「沒錯!我近來終於知道了!廿五年前,我的初戀情人-Angus也是被妳使計趕走!」Emma大聲喝道,一字一句也撼動Brenda的內心。

  Emma的人生中,又豈止一個Angus?

第二節

  Emma和Brenda中學時期是讀同一所名校,全校皆知她們是正灝金融的千金,誰也不敢開罪。

  兩姐妹身邊雖然不乏存心巴結的黨羽,然而兩姐妹的行事作風卻相當不同。Brenda為人好勝心重、心狠手辣,曾為了在學生會選舉中勝出,曾偽造對方在選舉舞弊的罪證,年齡小小已經學懂打擊對手的手段,而且往往能把敵意埋藏著。

  相反,Emma為人直爽,喜怒哀樂形於色,容易被人揣摩,對任何人的說話也不會懷疑,對任何小人來說,是理想的依附對象。但Brenda總會成為Emma的屏障,她會派心腹監視任何一個接近Emma的人,她並不介意別人在Emma身上討小便宜,但一旦發現有人敢傷害Emma、破壞她的人生,她會用盡任何方法剷除,這是她愛妹妹的方式。

  「家姐啊!」Emma在Brenda的床上打滾,那時她才升上中六,紮了一對孖辮子。

  「什麼啊?」Brenda埋頭苦幹,還就讀大學的她已開始研究正灝金融的計劃書,儘管多麼忙碌,她仍不會埋怨妹妹騷擾自己。

  「男孩子真是奇怪的生物啊!」

  「為什麼這樣說?」

  「昨天有一個男同學向我表白,但第二天見到我便像遇到鬼般逃走。」

  「這些男孩只是鬧著玩,妳不用在意的。」

  「但是……」Emma掙扎起來,調高嗓子地道:「我真的想嘗試戀愛的滋味啊!」

  Brenda沒有回答,只是嘴裡含笑。

  「Emma,可以跟我交往嗎?」男生的說話令眾人一呆,除了是他敢於數十名學生面前向Emma示愛,更奇怪的他說這句話時毫無表情、語氣上的變化,根本像是陳述一件理所當然的事。

  「那個……」Emma一時不知怎樣回應,畢竟她連對方的名字也不知道,可是對戀愛感好奇的她卻不欲一口回絕這個相貌不俗、一副優雅氣質的男生。

  「Emma,妳便嘗試跟他交往吧!」身邊一名胖女生道:「Paul是好男人來的,跟他一起會很幸福。」女生的口吻像是介紹結婚對象,令Emma更感奇怪。

  「跟他一起吧!」、「接受他吧!」身邊幾位同學立時和應,Emma尷尬地點一點頭,道:「好吧……」

  「那麼,星期六下午,我駕車來接妳。」Paul說完後轉身離開,像是一個傳遞口訊的人。

  Emma糊里糊塗接受了交往,她本以為對方只是鬧著玩,但到了約定時間,對方果然坐一架名貴跑車來接Emma,還有專屬的司機。

  「午安!」Emma家中不乏名車,但坐男生的車還是第一次。

  「想去哪裡?」Paul瞟了Emma一眼,冷冷回應。

  「隨你喜歡吧!」

  「不!一定要妳喜歡才行!」Paul的態度冷淡且強硬,Emma便隨口道:「去海洋公園吧!」

  數十分鐘的車程,Paul竟然沒主動跟Emma說過一句話,Emma努力逗他,但他只會問一句答一句,而且全是順Emma意的說話,這種如傭人般的反應反而令Emma不滿。

  整個約會也由活潑的Emma帶領,明明是大好的機會,Paul卻連牽著Emma衝動也沒有,Emma開始懷疑那男生是不是中了什麼詛咒,盲目地跟從自己。

  「很累啊!」

  「妳在這休息一下,我去買些飲料回來。」

  Emma喃喃地:「真是悶死我了!還說喜歡我?根本只是一個木頭人!」

  「咦?翁家二小姐?」一名打扮時髦的男生靠近。

  「Angus?」Emma認得他同級的學生,曾在台上表現過搖滾樂,二人先前只是有數面之緣,屬於不同的圈子。

  「怎麼了?跟男朋友約會嗎?」Angus喝著可樂,他算不上高大英俊,卻有一種不羈的感覺,跟其他只會對自己恭恭敬敬的男生截然不同。

  「才不是……」Emma瞟了排在人龍尾的Paul一眼,道:「那傢伙太悶了!待他回來我便把他甩掉。」

  「那不是很可惜嗎?初戀只維持了半天。」

  「哼!」Emma側過了臉,道:「你想笑就笑吧!這裡不是學校,你開罪我也不會受人唾罵。」

  「對了!這不是學校。」Angus突然拉著Emma離開。

  「你想怎樣?」

  「帶妳去看更有趣的東西!」

  這是Emma第一次跟男生牽手,雖然有點粗魯,卻帶給她一點從未感受過的溫暖感覺。

第三節

  「這是什麼地方?」Emma正身處一個臨時搭建的舞台前,完全無法融入周遭群眾澎湃的情緒。

  「妳果然和傳聞一樣,深閨簡出、見識淺薄。」Angus隨著拍子跳動。

  Emma不服氣,道:「我不是見識淺,而是我這個翁家二小姐,出席的都是一些高貴的社交場合。」

  「那麼妳的意思是,在這裡的都是下等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而是……」Emma自知引起誤會,卻不知如何辯解。

  「哈哈!說笑而已。」

  台上的樂隊剛奏完一首曲,沒休息半刻便奏出另一種風格的歌,懂得唱的觀眾也隨之伴唱。

  Emma奇道:「你們真的記得全部歌的曲調和歌詞嗎?要腦袋裝那麼多東西,我寧可回家背生字好了。」

  Angus道:「其實即使是外行人或是其他國家的人,只要細心去品味,便能感受到音樂的靈魂,音樂是可以打破文化隔膜的共同語言。」

  「哼!裝作深奧。」Emma嘟起了小嘴。

  「其實一點也深奧,不過對妳這些少了條腦筋的千金小姐,確是有點兒難理解。」

  「誰說我不懂?」Emma不甘示弱,嘗試隨著節奏起舞,滑稽的舉動逗得Angus啼笑皆非。

  「想不到一聽就大半天了,累死我了!」Emma軟軟坐在計程車後座,和Angus並排而坐。

  「小人惶恐,我應該請樂隊到妳家向妳單獨一人演奏,那妳便可以舒舒服服躺著沙發享受了。」

  「可惡!你又戲弄我!」Emma搥打Angus,儘管將來年紀大了,仍沒有改變這種淘氣的舉止。

  「哎呀!」Emma突然驚叫。

  「什麼事?」

  「原來家姐找過我很多遍。」Emma看著傳呼機,這個年代手提電話還未廣泛。

  「可能是急事,你趕快回覆吧!」

  「像我這種自由自在、什麼也不管的人會有什麼急事?對了!你還會帶我到什麼神秘的地方?」

  「聽聞翁大小姐一向……一向關心妳,沒有妳的下落,恐怕她會大費周章。妳還是先回家吧!」

  「好吧……」Emma極不願意地接受意見。

  計程車回到Emma的住所前,Angus看著Emma的背影,有種依依不捨的感覺,忽然Emma轉身奔來,問:「我們何時再出去玩?」

  Angus聳一聳肩,道:「隨時可以。」

  「Emma,妳跑到哪裡去?這麼晚才回來,又沒有交代。」剛走進屋,Brenda已從二樓趕來。

  「對不起,家姐,我剛剛跟朋友去玩。」

  「只不過是去海洋公園,怎會走失?」

  「咦?家姐。」Emma百般疑惑,道:「妳怎會知道我去了海洋公園?我好像沒跟妳提過。」

  Brenda錯愕了一會,道:「哦!我找不到妳,所以問妳的朋友。」

  「但是,我去海洋公園是即興,沒跟任何人說過。」

  「哎呀!妳忘了嗎?妳昨晚跟我說有男生向妳表白,那約會地點不外乎是遊樂場、電影院,我也是瞎猜而已。對了!妳還未吃飯吧!我叫傭人煮點東西,我兩姐妹一邊談心、一邊吃。」

  回到學校,Emma每逢小息便會走去鄰班找Angus,但對方卻像陌路人,跟她點一點頭,說聲:「翁小姐早。」跟昨天的他簡直判若兩人。

  Emma問身邊的豬朋狗友意見,卻沒一人能給她肯定和滿意的答案。

  「Angus!」Emma按捺不住,在某天的放學時段,闖進結他班,引起全場十數名師生一愣。

  連老師也不敢開罪翁家千金,除Angus以外的人悄悄地離開了。

  「你說!你為何要避開我?」

  「我……」

  「我什麼?你昨天不是很會說話嗎?怎麼現在結巴巴起來?」

  Angus走出課室,確定外面無人便關了門,道:「我可不想被別人知道你我的友誼關係。」

  「為什麼?」Emma更是不解,道:「你怕別人說你存心巴結?放心吧!這些危言聳聽的話我聽過不少,我看得出你是真誠交友,別無異心的。」

  「不是……只不過……唉!Emma,妳知道的事實在太少了。」Angus當然不會告訴Emma,有人勸告他不要高攀Emma,不然會招來麻煩。

  「我不明白!妳給我解釋清楚,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Emma……」Angus忽地握著Emma的雙手,教她臉紅耳赤,他道:「應承我!我們在別人面前要裝作不認識,我們私底下繼續發展關係。」

  「為什……」Emma看著Angus認真的眼神,把質問吞下去,道:「好吧……」接著忙甩掉他的雙手,道:「我們只是朋友關係,幹嘛像是發展地下情?」

  Angus燦爛一笑,教Emma很是著迷。

  本來要交代Emma和Angus的戀情發展,需要有很長的篇幅、高潮起伏、價值觀的衝突,但畢竟這篇是情色小說,所以接下來將會躍到各位最想看的情慾情節……

第四節

  「Emma!我們待會到哪裡玩?」豬朋挽著Emma的手臂,在校園外漫步。

  「我約了人,你們自己找樂子吧!」

  狗友插口道:「咦?Emma,上次那個木訥的阿Paul還有找你嗎?」

  「不是他啊!」Emma甜甜一笑,道:「總之是秘密。」

  豬朋狗友看著Emma遠去的背影,齊聲道:「我們要立即向翁小姐報告。」

  「Angus!」Emma邊揮手邊走向站在下的Angus,見對方神不守舍,戴著一副墨鏡,便問:「怎麼光天化日還戴上墨鏡?你以為自己是明星嗎?」

  「小姐!我不是說過我們的關係要低調發展嗎?」

  「哎呀!約會還要顧慮那麼多事很辛苦的。」Emma挽著Angus的手離去,經過三個月的約會,二人已秘密發展成愛侶。

  時值晚上十二時,Emma和Angus剛剛觀賞完電影,在九龍塘的街道踱步。

  Angus道:「時候不早了!我送妳上火車吧!」

  Emma扁著嘴,不悅地道:「你也不是坐火車回家嗎?幹嘛要分開回去?莫非你約了另一個女孩子?」

  Angus急道:「才不是!只是……像這樣大模斯樣地在街上約會,恐會被人發現。」

  Emma甩開了Angus的手,大耍脾氣,道:「我真不明白你為何害怕被人發現。我不管,我要你今晚陪我!」

  「陪妳?」

  鏡頭一轉,Emma正在床上摟著Angus,笑道:「嘻嘻!在這裡發現,你便不怕被人發現了!」

  Angus打量四周的陰暗格局,又瞟了眼避孕套,立時臉紅耳赤,他雖飽讀《龍虎豹》、《火麒麟》,但帶女朋友來時鐘酒店還是第一次。

  「Angus,我今天上了Bio堂,對生殖器那課題還有不明白的地方。」Emma說著這爛藉口的同時,玉手向Angus褲子上的帳篷一探,貴為千金的她佔有慾可不比男人弱。

  「Emma,那不是太好吧!畢竟……」

  「你是不是不愛我?」Emma打斷了Angus的說話,見她態度認真,Angus也只好說:「愛!當然愛!」

  「但是,愛不是說出來,也不是用吉他彈出來,而是做出來。」Emma已拉下Angus的褲鏈,不斷揉搓他的玉棒,小香腸抑制不住,轉眼間被烤成肉汁豐富的司華力腸。

  Angus看著Emma狐媚的雙目,也禁不住心中的慾火,反客為主,把她按在床上,隔著校服蹂躪她正在發育的雙乳。

  當年還未有《學生妹食用方法》潮文,Angus卻盡展痴漢本色,伸頭進Emma的裙子內,扯掉她的內褲,貪婪的唾液進攻其陰戶。

  「呀!」Emma羞恥地低呻起來,她看不到Angus的舉動,更增添幾份神秘的情趣。

  校徽上雖然縫著「仁義禮智」四字,但二人早已被獸性控制,超越了人禽之別的界限。

  Angus暴露地脫掉Emma的校服、內衣,雙手向Emma的玉軀又揸又掐,互在對方身上留下清晰的吻痕-無惻隱之心,非人也!

  「Angus,我要啊!Angus!」Emma淫水狂流,如一名飢渴怨婦般叫嚷著,直至Angus把寶劍收入她那狹窄的劍鞘,才得以滿足-無羞恥之心,非人也!

  Angus抽插了好一會,拔了出來稍為休息,不料Emma乘機輾轉反側,把他壓在床上策騎,但Angus也不甘示弱,經常找機會抱著Emma轉身,奪回上位的主導權-無辭讓之心,非人也!

  「Emma……我沒有戴套。」Angus呼吸急促,仰望著正瘋狂策騎的Emma。

  「放心……我才十六歲,不會……懷孕的……」Emma並不是性知識如此貧乏,只是被刺激感衝昏頭腦-無是非之心,非人也!

  愛液激射而出,二人身心俱疲,Emma躺在Angus的胸膛,安祥地睡著。 傳呼機再度響起,Emma瞧了一眼,埋怨道:「哎呀!又是家姐,她真煩人,一整天都要知我在哪裡!」

  「她也是擔心你而已,不如妳先覆一覆電話吧!」

  「才不要!反正她定是催我回家。」Emma摟著Angus,甜甜地道:「我才不會錯過這甜蜜的時光,待第二天才向她報告清楚吧!放心吧!我應承過你,絕不透露任何關於我們的事。」

  Emma在第二天早上才如小偷悄悄回家,直接回房睡覺,但Brenda沒有追問,因為她已直接去找禍端的根源。

第五節

  咖啡廳內。

  「Angus同學,你知道我今次約你見面有何目的嗎?」Brenda蹺著二郎腿,縱使只是二十來歲,卻散出權貴才擁有的傲氣,要查出什麼人跟Emma約會,「其實唔難」。

  「我知道……」Angus一臉緊張,道:「翁小姐是想說服我離開Emma吧!」

  Brenda道:「聰明!不過不是『說服』,而是『勒令』。你應該知道我重視我妹妹的將來。」

  Angus鼓起勇氣,道:「翁小姐,既然你重視Emma的將來,更應該讓她追求自由戀愛。」

  「哦!那麼,你現在是教我做事嗎?」Brenda的眼神傳來一絲敵意。

  「不敢。」

  「我找人調查過你的家底了,你這種窮小子還不是為了錢吧!」Brenda從手袋取出支票簿,道:「開一個價錢吧!」

  「翁小姐,妳似乎誤會了,我對Emma是真心的!」

  「聽說你相依為命的爸爸上個月中風,我認識一位美國醫生,是治療這方面的權威。」

  Angus瞪大了眼,Brenda續道:「若你希望的話,我隨時可以安排你一家移民到美國。」

  素來孝順的Angus也不禁動容,卻堅決地道:「我是不會受金錢擺佈的!」

  Brenda道:「Come on, Angus,可不可以成熟一點?其實你和Emma的Differences早已經湧現。我們翁家是大戶人家,而你既不是資優生,在香港的二、三流大學畢業也沒有什麼前途,接受我的建議,對大家都有好處。」

  從Angus猶豫的表情,Brenda知道一切盡在她掌握之中。

  往後的日子,Angus對Emma主動生疏了,二人比剛剛相識時更陌生,不知內情的Emma不斷追問,對方卻不願回應。Emma甚至在學校走廊上大喝Angus的名字,對方仍是對自己不揪不睬。

  戀情無聲無息的結束,天真的Emma在家中哭了大半天,突然她收到了Angus的電話。

  「哼!你終於肯打來了嗎?」Emma擦著眼淚。

  「Emma,我想跟妳說,我要離開香港了。」

  「什麼?你要到哪裡去?」

  「我……我不能告訴妳……」

  「Angus,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有其他苦衷?」

  聽筒的另一邊沉默了一會,Angus方道:「Emma,有些事你還是不知道比較好。」

  「我不管,你一定要給我一個理由,否則無論你到了天涯海角,我也要找你出來!」

  「我……先前在外國交了一個女朋友,現在要去跟她一起生活,雙宿雙棲了。再見……」Angus撒這個謊時也心如刀割-是Brenda要求,若然Emma死纏不休,便要跟她說這個絕情的理由。

  電話聽筒懸掛在半空,傳來一陣陣掛線聲,絕望的Emma跪在地上,一臉惘然。

  大情大性的Emma花了好一段日子才能平伏心情,經歷了初戀殘酷的折磨,她對愛情的態度越來越開放。

  能接近Emma的只有獲Brenda認可的「好男人」,Emma雖然會跟這些男人談戀愛,但心中最想念的還是奪去她初夜、與別不同的Angus。

  年紀大了,Emma逐漸發現原來她的所有戀情被是被疼愛她的家姐操縱,但她從來沒有怪責Brenda,因為她知道家姐所做的一切也是替她著想。

  但百務纏身的Brenda也有鬆懈的時間,宋以朗,擁有Angus這名字、同是搖滾樂愛好者的特質令Emma再次嗅到初戀的味道,二人一拍即合。

  其實Emma下意識把宋以朗和二十多年前的Angus重疊了起來,而更重要的是宋以朗發誓對自己不離不棄,山盟海誓。結果,為了守護得來不易的純真戀情,她不顧Brenda反對,跟Angus結婚了。

  某一天,Emma在街上逛街時,重遇廿五年前的Angus。

  久別重逢的二人卻不像當初離別時陌生,既愛且恨,反像一對相交多年的故友,和氣地在咖啡廳聊天。

  「你何時回來的?」Emma拌著紅茶。

  「上個月!我爸爸死了,他的心願是葬在香港。」

  「嗯……我結婚了!」Emma衝口而出。

  「是嗎?」Angus若有所思,道:「那妳幸福嗎?」

  「幸福,很幸福!」Emma淡然一笑,她也不知自己是在炫耀幸福,還是由衷說出來。

  「那就好了。」

  「那你呢!在美國跟女朋友過得開心嗎?結婚了沒有?」

  「我……我也結婚了。」

  「是嗎……」

  「但其實……當初我並不是因為另結新歡才離開。」

  「嗯?」

  「而是翁小姐、妳家姐利誘我的。」Angus終於也禁不住說出真相,他這樣做並不是為自己澄清,也不是為了報復,而是他認為總不能把Emma、一個他曾深愛過的女人蒙在鼓裡。

  「我早就知道了。」

  「嗯?」

  「我早就知道是我家姐出手干預,不過她只是為我著想。」Emma並不是像外表般開朗,縱使她早已料到是Brenda在背後操縱,親耳聽到真相還是不禁動容。

  反正一切已經過了去,過往的Angus無法挽留,唯有好好珍惜現在可擁抱的Angus。

  當宋以朗告訴Emma,他跟自己結婚只是為了瓜分財產和股份、他使人打傷自己的手是為了令她姐妹反面、他一輩子只愛過另一個女人時,Emma徹底傷透了,她一直以為宋以朗是上天給她的第二次機會,一個能完全取代Angus的人,但原來一切都是誤解,原來他和其他人一樣,愛的只不過是她的身份。

  如果命運能選擇,Emma寧可生於平凡的家庭,當一個追求愛情的平凡女孩。

  如果活著能坦白,Emma會一早向Brenda訴諸她對真愛的渴望,不讓她干涉自己的戀情。

  被愛情狠狠傷害的Emma開始了墜落的生活,晚晚夜蒲、一夜情,用錢買男人,也許是懲罰那個不會尋根問底、讓幸福從手上流逝的自己。

本篇章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