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與地》情色系列》-《其六 孤独な強い女性》
其六 孤独な強い女性

第一節

  「翁小姐,妳患上的是末期子宮頸癌,我建議妳立即安排入院,接受化療。」

  Brenda聽得呆了,趾高氣揚的她從未想過自己會患上什麼絕症。

  「醫生,我還有多少時間?」

  「三個月。」

  「三個月嗎?」三個月對Brenda來說,可以拉攏多幾宗生意、多結交幾個權貴,增加正灝金融的資產。但一貫女強人作風的她忽然產生放下手頭業務、簡單生活的想法。

  「翁小姐,回公司嗎?」

  Brenda彷彿失去了靈魂,愣了一會,方回答司機:「回家吧!」

  Brenda回到寬敞的大宅,傭人隨時候命,但在她眼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冷清。這只是一所豪華大宅,但,絕不是一個「家」!

  「Emma?」Brenda撥著手機。

  「什麼事啊?家姐!」

  「今晚可以陪家姐吃飯嗎?」

  「不行啊!我要去朋友的派對。」

  「那麼……妳盡興地玩吧!」Brenda沒有表露自己的失望,她心中在想,還有多少次跟妹妹吃飯的機會呢?

  Brenda回到昏暗的睡房內,看著放滿了工作文件的桌子,忽然覺得自己每天的勤奪拚搏是毫無意義。她躺在床上,隨便地轉換電視頻道,以往她只會留意財經或時事新聞,今天她竟然對平時不顧一屑的無記師奶劇產生興趣,她發現甘草演員金燕玲原來跟自己很相像。

  看著劇集中的男女在街上激吻,她的嘴唇忽有一道乾涸、痕癢的感覺。

  「十年?二十年?」她忘了自己有多久沒嚐過男人的紅唇,甚至連初吻的情景也忘記了。

  Brenda撫著肚子,並不是肚子餓,而是碰巧看到「BB有便便」的育嬰廣告,回憶起令人難忘的往事。

  那時候父親新亡,二十多歲的Brenda已需要接管家族生意。要和老奸巨滑的競爭對手周旋,唯一的方法是比他更奸更狠。

  這麼多年來,Brenda一直沒有男朋友,除了是因為她公務繁亡,更重要的是,她總會提防每個接近自己的男人,認定對方是有所圖謀。然而,Brenda在公事上難免需要和男性接觸,而George正是她在台灣開設子公司時的得力助手。

  George跟其他男人截然不同,除了見多識廣之外,說話風趣幽默,很受Brenda欣賞,然而這種欣賞只在於公事上,Brenda很清楚二人不會發展上司與下屬以外的關係。

  但命運總是弄人,在某些場合和氣氛下,年青的Brenda也難免受不住誘惑。

  「妳小心一點!」George扶著Brenda回到酒店的房間,他們剛剛和大客應酬,不勝酒力的Brenda為了討客人的歡喜、促成生意,唯有接受他的敬杯,不一會便被灌得酩頂大醉。

  想當年的Brenda尚有一點姿色,加上女強人的神秘感,裙下之臣亦不少。George看著床上的Brenda,確是有幾份佔有她的衝動,可是他很清楚,對方絕不會對男人提起任何興趣的,所以他也無謂自討苦吃。

  「George!George!」Brenda在床上大吵大嚷,George忙拿著熱毛巾上前照料,冷不防被Brenda緊緊抱著、一個輾轉被壓在上方。

  「George……你真是帥!」難以置信Brenda會說出這種話來。此刻,George被Brenda的胸脯壓著,近距離感受著她的呼吸,卻托一托眼鏡,強裝鎮定地道:「Brenda,妳過獎了。對了!我替妳斟解酒茶吧!」

  「我不要!」臉頰嫣紅的Brenda摟得George更緊,幽幽地道:「我要的只是你!」

  George尷尬得不敢直視Brenda,卻難以抑壓得到她的強烈慾望,下半身同時起了生理反應!

  「George,你知道我很欣賞你嗎?」

  「我知道……」

  「我欣賞你不是作為一個下屬的本事,而是作為一個男人的本事,你又知道嗎?」

  「我知道……」

  「George……你和我都那麼優秀,生出來的孩子定然是了不起的人物啊!」Brenda說罷,已不詢問George的意見,向他瘋狂狼吻!

  George並不是未上過如此猖狂的女人,奈何Brenda是他的上司,他只好如待宰的羔羊,由任對方擺佈。

  Brenda扯開了George的襯衣,舌頭輕輕舐著他乳頭的同時,指甲在他的胸肌上輕輕劃過。

  蹂躪完胸部,Brenda迅速脫去George的褲子,讓那根肉陽捲在她那條熾熱的舌頭內,強勁的吸啜竟令George有點吃不消的感覺。

  吃過冰條後,Brenda再度爬到George的身上,跟他進行猛烈的法式濕吻,兩性的唾液在口腔中混和為一。

  被撩起慾火的George也開始主動,雙手伸進Brenda的衣服下,揉搓她高貴的胸部,同時嘴巴下移,激吻她敏感的脖子。

  意識模糊的Brenda完全投入在性愛的刺激之中,發出怨婦般的低呻,她從未想像過男人的滋潤那麼教人吸引。

  但女強人的本能不容George奪取主導權,Brenda主動脫下褲子和內褲,雙手環著他後頸的同時,讓自己未經人事的陰戶朝著他的陽具挺去。

  如果要用英文來形容現狀,必定是「Brenda is fucking George.」,沒錯!Brenda不是被佔有的小女人,也不是享受性愛的蕩婦,而是佔有對方的強者!毫不像是進行初次的性體驗。

  「啪啪啪啪啪!」如Brenda如打樁機般的連環撞擊,壯如George也只能肉隨砧板上,此刻他已被Brenda的氣勢壓倒,完全沒反抗的餘地,陽具被磨擦力迫使澎漲至極點,毫無喘息的空檔!

  「慢著!Brenda!」George還未好好享受那歡愉的快感,大口徑麥林已走火發射,變成彈藥耗盡的曲尺手槍,無數子彈迅速地滑過Brenda的陰道,滋擾她的子宮。

  激情過後,Brenda便軟軟躺在George的身上睡著,彷彿剛才瘋狂的她是被惡靈附身,現在力竭而休。

  George小心翼翼地推開Brenda,為她抹掉精液、蓋上被子,然後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以免鼻鼾聲騷擾打擾她睡覺。若不是Brenda對愛情如此抗拒,他定會成為一百分的住家男人。

第二節

  「你醒了嗎?」George笑著把早餐拿進來,Brenda方悠悠轉醒,她看著自己被腿去的褲子,驚道:「發生了什麼事?」

  「妳忘了昨晚發生的事嗎?」George的笑容略帶淫意。

  「昨晚?」Brenda的腦袋旋即閃過一些零碎的片段,她撫著隱隱作痛的陰道,驚道:「莫非我昨晚跟你……」

  「沒錯!」George以台灣的口音說:「昨晚我操了妳。」

  「閉嘴!」Brenda的語氣變得嚴肅,她並不是接受不了在意識模糊之下被奪去初夜;也不是嫌棄George,而是她沒法原諒這個被激情衝昏腦袋、讓男人觸碰身體的自己。

  Brenda無法否定自己確是對George產生了微妙的感情,經過昨晚的事,她害怕自己會泥足深陷,害怕George會融化她強悍的一面,退化成小女人。這是不容許的!她曾起誓要守護父親的基業、要守護她疼愛的妹妹,所以她絕不能被感情壞了大事。

  「George……」Brenda徐徐道:「你若有時間,便應該為下次的應酬作資料搜集,而不是浪費時間照顧上司的起居飲食。」

  George錯愕了一會,他還以為昨晚的激情會令Brenda變得感性,料不到她會比以前更冷淡。

  「沒聽到我的吩咐嗎?」

  「是……」George唯有恭敬退下,他知道以後不會再有機會跟Brenda做愛,但這特別的激情、這個女人的味道卻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Brenda內心的苦澀毫不比George小,她曾有一絲找個好男人成家立室的念頭,但想起隨時會如沙般倒塌的正灝金融,她自問沒心力為自己尋求幸福。

  這天晚上,George又作一點令人心動的小動作。

  「這是什麼?」Brenda冷冷說道,對燭光打造的浪漫氣氛毫不動容。

  「這是我親手弄的牛扒!是我在超級市場挑選的。來!快吃吧!」George切著牛扒。

  「George,你可以解釋你這樣做有何意義嗎?」

  「現在可是我們的私人時間,別那麼拘謹吧!」

  「私人時間?」Brenda冷哼一聲,道:「George,我們之間只不過是上司下屬的關係,見面也是因為公事,連朋友也談不上,何來什麼私人時間?」

  「Brenda,別迫得自己那麼緊、隱藏自己的感情了!我知道妳對我有意的。」

  「荒謬!」Brenda瞪大了眼,道:「我對誰有感情是由你決定嗎?別自作聰明了!」

  「但昨晚我們……」

  「昨晚只是意外!」Brenda斬根截鐵地道:「是我被酒精影響,根本不是出於我的本意,我要你把一切一切忘掉,這是命令!」

  Brenda的決絕令George再沒反駁的餘地,可是他仍是衷心希望Brenda會改變初衷,跟自己共偕連理。

  George熟悉台灣的客戶,外交手腕圓滑的他卻對正灝金融絕無二心,Brenda在短時間根本沒法找另一個能取代他的助手,更重要的是George總是第一個猜透她的心意,工作上毫不會令她擔心,所以每次應酬、談生意也必然是找他隨行。

  然而,為免重蹈覆轍,Brenda開始跟George保持距離,連回酒店也是坐不同的車子。

  看著Brenda的冷淡,George也開始心灰已冷,明明雙方也對彼此有意,卻因為時勢、原則,讓緣份無疾而終,也許他們是一對好拍檔,而不是一對好情人、好夫妻。

  為了減少對George的牽掛,Brenda一完成在台灣的計劃,便把子公司交由George負責,自己回到香港,她希望時間能沖淡一切,能把自己的心冷卻下來,但是命運弄人,等待她的是另一個殘酷的決擇。

第三節

  「什麼?我!我懷孕了?」Brenda呆若木雞。

  「是的!翁小姐,妳證實懷了兩個月身孕,經過超聲波檢查……」

  「夠了!」Brenda深吸呼一口,果斷道:「替我中止懷孕!」

  「但是翁小姐,胎兒健康……」

  「我說中止便中止,你沒聽我怎樣說嗎?」Brenda罕有地大動肝火。

  「這樣吧……翁小姐,我給妳一點時間考慮吧!」

  這一天,是Brenda最腦海混亂的日子,她沒心情處理公司要務,亦找不到一個可以商量的人,只好一個人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著、走著。

  她看著在街上手牽手約會的情侶,不禁有點羨慕;她看著店鋪內的育嬰用品,不禁產生一點憧憬,她在想假如她不是翁卓樺,再沒有任何負擔,她現在可能已經坐在家中,好好地安胎。

  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欠,見天色已近黃昏,肚子裡發出吐嚕的怪叫。飢餓的警號是來自她?還是她腹中的胎兒?她不知道。

  她瀏覽手機的通訊錄,看著George的手機號碼,顫抖的手顯出她相當猶豫。

  「要跟他商量嗎?不!這是我一個人的事!」Brenda作出了決定,她理性地分析,現在還不適宜當媽媽!

  第二天,Brenda已在醫生的安排下進行中止懷孕,當然一切也是保密,對外公開則是患了病,需要留院一段時間。

  進入手術床的一刻,Brenda還是百感交雜,只要她及時改變主意,便可以挽救一個小生命、挽救自己的人生,但代價卻可能是犧牲辛苦經營的公司,她做不到!為了父親的遺願、為了她疼愛的妹妹,她選擇犧牲了自己。

  手術過後的數天,Brenda還是沉淪在罪惡感之中,但她知道自己必須重新振作,趕上被拖慢的進度,令公司重回正軌。

  Brenda故意安排George更多的工作,令他沒時間抽身來香港探望她,她必需在感情上盡快忘掉這個人、這個帶給她一夜歡愉,以及希望的男人。

  財富得到,年歲不保-拼命工作的Brenda不久便踏過中年,卻沒退減她對工作的專注,在她日理萬機的打理下,正灝金融的業績穩步上升,也發展了多種合法或非法的跨國業務。

  捐輸不必講究有回報-Brenda成立了一個護苗基金,為無親無故的孤兒捐輸。諷刺的是她雖然保不住自己的孩子,卻令無數孤兒健康快樂地成長,她罕有地並不講究實質的回報,只想盡量彌補心中的罪疚感。

  人世間總會有異數-說不定Brenda總有一天會願意安定下來,說不定她會再有一次當媽媽的機會,說不定她會嘗試尋回戀愛的感覺,但在現實中種種異數底下,她沒法對自己作出承諾。她唯有寄望妹妹Emma能夠嫁予好男人,組織幸福的家庭,藉此填補她心中的遺憾。

  只可惜生活是一聲發洩-不能倚賴男人、獨自面對種種壓力的Brenda,只能把壓力發洩在打擊對手,以成功感在掩蓋自己的孤單。

  只可惜生命是一聲抱歉-Brenda每逢某月某日,便會祭祀未能出世的嬰兒,對這小生命說一聲抱歉。

  怕追討-Brenda一直害怕當年狠下殺死胎兒的自己會有報應,而這報應終於應驗了。

  事隔多年,Brenda被告知患上子宮頸癌的時候,她想起了孩子、想起了George,可惜George已病故,她已沒可能尋回昔日的幸福,沒可能改變殘酷的命運。

  她還有本錢找別的男人嗎?Brenda看著鏡子的自己、看著難看的皺紋,終於明白《年少無知》的歌詞-「年歲增長,無法修補,青春的詩總會老,時間多恐怖!」

  突然,她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可以跟他互惠互利的男人。

第四節

  Brenda坐在昏暗的地下室內,淺嚐紅酒。

  開門聲引起她的注意,一名男子正緩緩經梯級走下來。

  「想不想聽一聽,我讀書的時候,怎樣利用午飯時間去學打球?」阿Joe為自己斟了紅酒,跟回眸一笑的Brenda輕輕碰杯。

  「哦!中學的時候,你已經可以一Q入洞嗎?」

  「在桌球上當然是,但在床上,我豈止一Q那麼少?不然豈不令妳失望?」

  「真是爛幽默。」Brenda嗤之以鼻。

  「幽默對公司來說一點價值也沒有。對嗎?Brenda。」阿Joe幽幽地說著,磁性的聲音剎是吸引。

  Brenda把紅酒一飲而盡,目的是為了尋回昔日的感覺,讓酒精徹底攻陷她的理智,她看著阿Joe的臉,忽然覺得他的朦豬眼今天格外可愛。她向阿Joe伸出被歲月侵蝕的玉手,道:「我們跳舞吧!」

  阿Joe輕輕在Brenda的手背上吻了一下,牽著她的手走到較空曠的地方,翩翩起舞。

  周星馳說得沒錯,原來在上床前跳一次舞是能增進彼此的情趣,比肉體上的前戲刺激更為重要。

  當然二人沒有使用「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的功力,僅是跳普通的社交舞已頻頻出錯,互相踏中對方。

  但是,這份滑稽卻是教人會心微笑,重現年少時純撲簡單的感覺。

  Brenda突然伏在阿Joe寬肩上,她累了,她真的累了。而阿Joe則緊緊抱著她,把她輕輕放在客房的床上。

  阿Joe兩片紅唇溫柔地貼在Brenda的嘴巴,對於這個高高在上的上司,他還是不敢過於霸道,觸犯天威。

  「當我是女人吧!一個需要愛的女人。」Brenda說著,阿Joe立時會意,替雙方寬衣解帶。

  但阿Joe看著Brenda的裸體,下垂的胸部、鬆弛的肚腩,卻遲疑了半刻,他在不久之前才嚐過Cloris充滿活力的細嫩嬌軀,一時之間適應不來。

  「果然是很勉強嗎?不如……」Brenda失望地說著,她自知已失去女人的魅力,也不強迫阿Joe作此有辱尊嚴的事。

  「不!」阿Joe毅然狼吻Brenda,雙手開始游遍她的全身,為了保住辛苦經營的地位,他早已決定豁出去。

  然而,Brenda此刻卻沒有當阿Joe是下屬,而是一個值得她欣賞的男人,就如昔日的George一樣,給她無比的安全感和憧憬已經足夠,即使阿Joe臨急之際無法起旗也不會追究。

  因為這不是一場性女徵Duck的遊戲,而是透過交合讓Brenda重拾作為女人的身份、得到女人應有的幸福。

  若對性愛有研究的朋友,便知道單靠不倒的硬炮和猛烈的衝體是不足夠的,嫻熟的節拍是對女人肉體的最大協調,這一點,擔任鼓手多年的阿Joe自然得心應手,床上功夫不但好,甚至可稱之為專業。奈何Brenda已經一把年紀,對性的反應略為遲鈍,吸啜、指插亦未得使她如洪水缺堤。

  「Brenda,妳最渴望是什麼?」阿Joe無法在肉體上令Brenda興奮,唯有在心靈入手。

  「最渴望?」Brenda為此問題思考起來,若是在公眾場合問她,她會答:「她渴望為公司賺更多的錢。」;若是在辦公室內問她,她會答:「剷除所有與她為敵的人。」;若是Emma問她,她會答:「家姐最渴望是妳成家立室,生兒育女。」;若是在床上跟她纏綿的男人問她,她會答:「我想……我想生一個孩子。」

  「那就生吧!」阿Joe說罷,已無聲無息把他的陽具充滿著Brenda的肉體。

  Brenda心裡明白,阿Joe只是開玩笑,以她的年齡、以她的身體狀況,怎可能再度懷孕?但是,這無疑是她一生中聽過,最浪漫的話語。

  這是Brenda第一次徹底成為真正的女人,任由男人完全佔有她、滿足她、呵護她,心靈上的快慰彌補感官上的不足,將刺激感推到至高峰!

  啪啪啪啪啪!阿Joe不遺餘力地抽插,汗流浹背,他知道儘管Brenda沒多大的肉體反應,她的心靈絕不是一條死魚!他知道Brenda的內心正在無聲地呻吟著,為這短暫、虛假卻教人回味的幸福呻吟著!這不是一場膚淺的性交,而是超越年齡隔膜的愛!

  阿Joe好不容易才把精液射出,滋潤Brenda的身心!對他而言,服待老闆固然重要,但他看著Brenda滿足的笑容,忽然覺得平時那個又敬又畏的頂頭上司不但不可怕,反而有幾份少女的可愛。

  「阿Joe啊!我想你明天再陪我。」Brenda氣喘喘地說著。

  「那我不阻礙妳休息了,我明晚再來。」阿Joe穿衣服離開。

  「不!我想你明天陪我玩一天,做一般平民喜愛做的事。」Brenda說畢,已累得呼呼喝睡了。

第五節

  「這樣『嘟』一聲已經付了款,比簽卡還要快。」Brenda第一次坐巴士、第一次使用八達通。自她出生以來,代步的不是私家車,便是計程車,從不考慮乘坐擠迫的交通工具。

  「所以很方便,除了乘公共汽車之外,還可以購物。」阿Joe悉心地講解,仿似向大鄉里解釋城市的特點。

  「我們坐這裡吧!」Brenda選了上層的座位,她看著巴士的格局,有點陌生、又有點好奇。

  比作是從前,她每次都會尋找最快的方法去到目的地,絕不會像現在,隨意上了一輛巴士,像觀光客般漫遊香港,到站後才考度進行什麼玩意。

  Brenda先帶阿Joe去看電影,她已經多年沒以私人名義到電影院,對網上訂票之事感到新鮮有趣,對民間的認知仍維持在電影院偷錄的年代。堂堂正灝金融主席竟然與時代脫節,若傳了出去,定會淪為笑柄,可是在阿Joe眼中,卻別有一番可愛。

  「冷嗎?」細心的阿Joe為Brenda蓋上外套,又讓她睡在自己的肩膀,宛如一對小情人,這種簡直的感覺對她來說,卻是最奢侈的滋潤。

  Brenda此一刻終於肯放下女強人的氣焰,安然地當阿Joe的小鳥依人,其實昨晚的性愛並不是為了滿足肉體的性飢渴,而是讓自己在最短的時間喜歡上這個男人,培養出約會的心情。

  倚傍在阿Joe身上的Brenda,享受這剎那間的溫馨。她在想,如果George還在生,或是結果當年她接受George的愛意,說不定每逢週末也可以像現在一樣二人世界,或是一家三口共享天倫之樂。

  突然,Brenda的背部傳來一陣酸痛,但她不能表露出來,只可一個人躲進廁所默默承受。她強忍淚水,不讓自己倒下來,只可依賴藥物舒緩痛楚,她從來沒料過自己會如此可憐、如此落泊。她在反思,究竟那麼多年辛苦工作為了什麼,自己真的會因為虛無的成就感而開心嗎?想到這點,她更鼓勵自己支撐下去,她不希望難得的約會會就此泡湯。

  如果命運能選擇,她不希望自己生於翁家,肩負什麼家業重任,當一個賢妻良母算了。

  如果活著能坦白,她當年或會坦誠地告訴George,其實自己也產生了愛戀的感覺,重視這段男女關係。

  看完電影,二人去了吃甜品,經過一天的相處,二人已經拋開了身份上的隔膜,談盡天南地北。Brenda還是第一次以平等的角度去看一個男人,向她盡訴心底裡的說話、盡訴多年來的壓力,若不是在公眾地方,或許她已經摟著阿Joe,至情至性地哭起來。

  「不怕!妳還有時間,問題是看妳懂不懂去安排。」阿Joe的一席話令Brenda茅塞頓開,雖然她每天也要承受病痛之苦,但現在擔心也沒用,倒不如讓三個月快快樂樂地生活,盡嘗新奇的事,彌補她人生錯過了的遺憾。

  這短短的一天,卻給予Brenda最深刻的回憶。縱使她是權傾金融界的巨人,任何人也要聽她的命令,卻從來未試過如此自由、如此寫意的生活,若不是她看穿阿Joe牽掛著阿Yan,他倆定會去繼續北上吃火鍋、找樂子。

  歸途之中,Brenda還是開心見誠,說出最真切的心底話。

  「剛才電台,不是已經再報告最新的消息,說那樁禁錮案已經平息了,你的朋友沒事嗎?」

  阿Joe只是淡然一笑。

  「有機會的話,可否再正式介紹你這位葉小姐給我認識?」

  「你想認識她?」阿Joe有點愕然,他知道Brenda從不結交沒有利用價值的人。

  「其實在Emma未和她熟悉之前,我已經留意你們四個人,我很清楚你們之間的關係。我也知道,你們當中除了Angus,對這位葉小姐挺關心之外。我覺得連同你和那位姓鄭的朋友。大家都有相同的看法,對嗎?」

   阿Joe不置可否。

  「別以為我這樣說,就是又想對付誰。我只是覺得作為一個女人,可以同時有這麼多男人關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Brenda第一次用女人的單純尺度去看感情,她極度羨慕阿Yan,同時這份羨慕令她變得更有人情味。

  「如果在你的的心目中,我可以像葉小姐那樣……」Brenda還未有機會說完心中的渴望,計程車司機卻突然心臟病發,引致交通意外,Brenda連同她的最後心願香消玉殞。

  一個大權在握的女人,臨終時終於有所醒悟,只可惜死神仍不為所動。不過,能在死之前再感受一次幸福的味道,已經是Brenda對自己最大的補償了。

本篇章完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