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完美男女》-《第四章》
第四章

  我和媽媽呆了半天,我盡量令自己冷靜下來,先把媽媽送到醫院,她幾乎和癱瘓的人沒怎麼樣,甚至有時間還傻笑起來。我鼓起勇氣到停屍間認屍,到看到爸爸屍首前一刻,我還抱有寄望是院方認錯了別人的屍首,可是現實是殘酷的。爸爸的後腦被包得緊緊的,但仍可清晰看到他的面龐,昔日嚴肅卻又和諧可親的容貌已不復返,剩下的只是緊閉雙目,靜止不動的輪廓。

  此刻,我滿懷悲痛,但心中的仇恨比之更劇,都是那混帳的僱主,是他害死我爸爸!但是,我可以怎樣做?我可以怎麼做!

  我低著頭走到醫院的走廊,忽然我感到一只手搭著我的肩膀,我回頭一望,便見一個皮膚黑實的中年男人。他道:「你是否文哥的兒子?我記得幾個月前拜訪你家時,曾跟你見過面的。」他這麼一說,我也有點印象,他口中的「文哥」自是我的爸爸了。

  我點一點頭,此刻我並沒有說客套說話的心情,便見他臉色黯然,道:「對不起,文哥出事的時候,我不在場。」原來是爸爸的同事,哪麼或者他會知道一點兒真相。我問道:「究竟怎麼會這樣?為什麼偏要找我爸爸做這種危險的事?」他道:「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看到警車駕向我們負責的地盤,才去冒著風雨看過究竟,哪料文哥......唉......」我奇道:「難道你也不知道我爸爸到這裡工作?」他道:「是啊!不僅是我,我問過幾個相熟的同事,他們也沒收到上司的電話。雖然在颱風下工作的事,並不是什麼罕見的事,只能怪文哥一口便答應了這件差事。」

  那麼一說,爸爸可能是第一個接電話的人,不,可能是唯一一個收到電話的人也不足為奇。但是,究竟老闆為什麼要這樣做?我沒聽過爸爸擁有什麼一技之長,可以單獨擔起這種陡峻的工作。難道他有心害我的爸爸?

  我腦海忽然閃過一人,一個令我十分在意的人-黎子軒!他今天曾說過,我爸爸是他家父公司的員工,以他這種人渣敗類,會濫用職權也不足為奇,或者他只是想愚蠢下我們,但現在的結果是,他害死了我爸爸!不但如此,我的媽媽也被他害得精神錯亂!明明我們只是安份守己、追求簡單幸福的人。他!這人渣把我害得家破人亡!不可饒恕!不可饒恕!還有那個楚飛凡,害我的朋友,害我心愛的人!還有他們的女朋友,全部都是害人的畜牲!我咬緊牙根,也不顧得下唇已被我咬得流血,不懲罰他們,我誓不為人!

  第二天上學,我幾乎整天也沒有作聲,我在遠處看著如舊欺壓他人的F4,他們的笑聲簡直令人作嘔!我一定要把他們這些魔鬼摧毀,不,是殺掉!對,我是替天行道!社會少了這種敗類,便會更少人受欺壓,我的決定沒有錯!

  但是,我既沒有槍械,又沒有任何幫手。我必需冷靜,想出一個能他們連橫殺死的法子。對了,我沒有力量,我可有工具,我要像遊戲主角般把他們誅殺掉!

  我在沒被人留意到的情況下,不斷在他們附近徘徊。從他們的說話中,我打聽出他們的嗜好和晚上的行程。真是天助我也,他們今晚各有節目,不會一起活動,那正好讓我逐個擊破。哈哈,老天也希望我殺了他們!

  可是我的打聽行動也不是完全順利,在放學時段,我看到剛完打排球的張紫嵐和幾位朋友進了女更衣室,我便繞路走到更衣室另一邊的外牆,目的自是希望從她和朋友的閒聊中,盡量探聽F4今晚的節目。這裡幾乎沒人會經過,但我仍是很不放心,畢竟我現在幹的可不是正常的事。

  「紫嵐,今晚不用陪男朋友嗎?」

  「他今晚要去親戚的婚宴,接著又約了朋友去玩!所以我今晚也約了朋友到蘭桂坊跳舞、喝酒。」

  「紫嵐,我真的很羨慕妳,才十七歲,身材竟然那麼豐滿。」

  「別用這般大叔的眼光看我,我可會發怒,教訓妳這個小淫蟲的!」

  聽到這句,我不禁性興奮起來。接著,腦海中不斷回想對張紫嵐的印象,她確是擁有一段誘人的身段,有好幾次,看到她在走廊追趕楚飛凡時,兩顆肉團上下搖動,可是教人十分垂涎。我畢竟是男性,而且一向沒機會接觸異性,自是抑制不了生理上的反應。

  既然現在四下無人,我何不偷窺那魔鬼般的胴體?我還未下決心的時候,忽聽到灑灑的水聲。難不成她正在洗澡?這種機會可是千載難逢!

  如果是其他人,我真的不敢去看,但現在對方是我的敵對勢力,我根本用不著內疚,即使有我幸替拍下她的奇拿照,我也會毫不猶豫上載到互聯網。而且更重要的是,她還擁有日本AV才會出現的童顏巨乳!

  我不能抑制因幻想而慾火焚身的軀體,便爬上了樹,窺視更衣室內的春光,果然發現張紫嵐和她的幾位朋友正在花灑下洗澡。可惜,我和室內的張紫嵐相距甚遠,加上角度不佳,令我無法看清她的私處。連乳房也只是模糊看到其形狀,即便如此,我的下體已膨脹幾乎爆裂。

  「有人在偷窺我們!」我聽到更衣室內其中一位女生大叫,便嚇得從樹上跌了下來。幸好我的側身落地,使我沒受太大的創傷。

  「有人在偷看!快!快穿好衣服,把這偷窺狂捉住!」這句話把我嚇得肝膽俱裂,我立時發足狂奔,一口氣跑出了校園,直至到了附近的公園,肯定沒人追來我才坐下休息。

  我心中暗罵自己魯莽好色,又擔心更衣室的女生會認出我便是那個偷窺她們的人。在這種關頭,我一定不可能被他們發現罪行。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先把張紫嵐殺了,再利用她誘騙楚飛凡出來送死。不過,在進行殺人計劃之前,我得到附近的公廁自慰,以免途人看到我性興奮的狀態,藉著對張紫嵐胴體的聯想,我比平時更快射精了。

  我有一晚的時間收集我的殺人工具,我回到家中,帶走爸爸常帶去地盤的工具箱,那裡有長鋸、電鑽、鎚子等,只要我能好好運用,一定可以致他們於死命!我向爸爸生前的好友借了輛的士,我藉口說想駕車四處走走,而他亦顧念我剛喪父而一口應允了。現在,我集齊了所有工具,可以展開我的天誅行動了!

  我穿著爸爸生前常穿的破舊衣服,然後戴上了帽子、穿上勞工手套,好讓外表原是十分平凡的我更加不顯眼。我駕著的士,來到我計劃的第一個地點-蘭桂芳。我駕著的士停泊在暗處,靜候目標人物出現。大約過了十分鐘,便看到一個穿著性感的少女醉醺醺地從酒吧走出來,她正是張紫嵐!

  我駕著的士接近她,便見她和朋友拜別後,獨個兒上了我的的士。我從倒後鏡中看到她已醉得一塌糊塗,便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太好了,想不到會如此順利。

  她跟我含糊地說了目的地。一開始,我還是依著她所說的地址駛去,但待遠離了市區,我便暗暗把車駛向深郊,幸好她已幾乎熟睡了,完全察覺不了已陷入我的圈套。

  我駕車到了一個了無人煙的迴旋處,幸好今晚沒有情侶在此鬼混,我便可明目張膽地下手。我從衣袋中摸出一把利刀,離開了司機位,猛力打開了後座的車門。這時,張紫嵐還是半睡半醒,我大可以一刀割斷她的頸脈,可是這樣太便宜她了!

  我蹲在車門外,提刀一刺,把利刀刺進了張紫嵐垂放著的手掌。

  「呀!」她立時痛得尖叫起來。我正想繼續折磨她,哪料她向我胸口踢出一腳,使我立時向後翻倒。一個少女竟然有這麼大氣力,還是根本是我太弱?我沒空繼續探討這個問題。看著她握著傷處走出後座,一邊驚呼救命,一邊逃走,我便奮不顧身追了上去。

  幸好她穿著高跟鞋,令我很快追上了她,我如變態殺手舞弄著手上的刀,不時亂揮以阻礙她意圖突破我的封阻。她突然轉身向後走,往山徑逃去,想不到現實竟會有人蠢得像電影中的受害者一樣。我當然立時追了上去。

  她試圖攀上一棵樹,我及時撲了上前,在她的右腿狠狠界了一刀,她當然痛得立時跌了下來。我馬上壓著她身上,雙手提起刀子,準備一刀刺穿她的胸口。

  「不.......不要殺我!求求妳!」她的哭叫聲令我有一點動搖,但是一想起她是楚飛凡這畜性的女人,我便抹殺掉我殘餘的同情心。他們這種人根本不值得可憐!他們欺負我、傷害我的朋友時,哪有在乎我們的感受?

  我狠心刺了一下,哪料她雙手及時推著我的手,刀鋒在她的面孔前停滯了。她氣力不俗,但此刻我怒火中燒,絕對有信心把刀子慢慢插入她的身體,致她於死地。

  她和我鬥氣力的同時,雙腿亦不斷扭動,自是為了把我頂開。可也是這個原因,她白晢的大腿便不斷和我哪話兒磨擦,令它不奇然硬化起來。同時,我看著她半酥的胸部隨著心跳高低起伏,使未經人事的我產生性衝動起來。我又忽然幻想起楚飛凡迷姦鍾慧心的情境,楚飛凡玩弄、傷害我的女人,現在我也要蹂躪他的女人!

  我把刀子拋在一旁,張紫嵐似乎以為我放棄殺她的念頭,也鬆下了雙手的力。我突然雙手一抓,幾下功夫把她的上衣和胸圍扯開,使她露出了雪白的雙峰。我還是第一次近距離看著女性的乳房,而且還是那麼高挺。

  我如野獸般雙手亂摸她的上半身,我那是第一次享受到這般柔軟的質感,抑壓已久的慾望使把她的驚呼故作不聞。由於除了性慾外,我的腦海亦充斥著對她那伙人對我和親友所行的罪行,故手段變得前所未有的粗暴,指甲在她幾乎完美的肌膚上留下了不少血痕。她是一個多麼皮光肉滑的少女,可是這刻我沒耐性慢慢享受她的胴體。我又隨即扯下了她的短裙和內褲,然後解下自己的褲子,露出已然充血的子孫根。

  我猛力挽開她的大腿,然後挺槍深插,一口氣頂著她的子宮,從她扭曲的臉孔和慘叫聲,我可能推測到她在肉體和精神上的痛楚。但我沒有在乎她的感受,也不顧得這是否她的第一次,猛烈抽插起來。然而我覺得過著她這種夜生活的女性,多半已和不同的男性發生過性行為,所以我毫無奪去人清譽的罪惡感。這一刻,我除了在肉體上的官感興奮不已,對欺壓的仇恨得以釋放。楚飛凡!你萬萬想不到你的女人會被我這種庸人操了吧!

  在我抽插的過程,我竟然幾度把她幻想為鍾慧心,或者是我的深層意識內,最渴望的還是和慧心發生性行為。

  不一會,我身上猛然一顫,精液激射而出,身子更不自覺軟了下來。雖然我還有一絲把她調教為性奴的念頭,但此刻我不能被滿足的性慾衝昏了頭腦。我拔出了黏滿精液的下體,然後摸回被擱在一旁的利刀。

  張紫嵐似乎以為我把她強姦後便會放過她一條生路,哪料得到我比之前更狠,刀子毫不猶豫地刺進她的心臟,傷口滲出無數鮮血。

  她連再次呼叫的機會也沒有,便瞪著雙目,死於草叢之內,對著她死不眼閉的樣子,我一點內疚也沒有,但始終是第一次殺人,心裡自不免緊張起來。

  待平伏了心情,我趕急整理好衣著,摸出了她的手提電話後,便替張紫嵐穿好了衣服,讓她遠處看上來,像是睡在草叢之內。時間緊迫,我得向下一個目標下手,他就是楚飛凡這混蛋!

  我以張紫嵐的電話發了個通訊給楚飛凡,要他立即來這裡,否則便和他分手,不准多問。當然,我發短訊之前,已參考了她手機內的寄件備份的風格,相信要暪過他並不是難事。

  我把的士駛到暗處,好讓楚飛凡來到時不會懷疑有其他人在附近,我靜靜埋伏在張紫嵐的屍首旁邊的樹後,雙手握緊從工具箱上取出來的鐵鎚。他這般害我志強和慧心,我可不會他死得像張紫嵐般便宜!

  我聽到一陣摩托車的聲音從遠處接近,接著便是楚飛凡的聲音:「紫嵐,原來妳躲在這裡!」我憑著楚飛凡撥開長草的聲音來推斷出他的距離。

  「難不成妳想在此和我野......」我聽到楚飛凡突然語塞,便知道已發現張紫嵐的屍體。我哪會放過這個機會?火速從樹後冒出,當頭便是一鎚。

  本來那鎚是瞄準楚飛凡的正在俯下的後腦。哪料他的反應奇快,身子往後一傾,鎚子反是擊中了他的左目。

  他驚叫一聲,掩著流血的左目,失去了平衡,在地上滾動了數下後,好不容易才掙扎起來。若然剛才我沒有因揮鎚而失去平衡仆倒,定會乘勝追擊,把他的頭骨一口氣打碎。

  他單目看著我,踉蹌後退起來,雖然四周的燈光並不明亮,但或許他已認出我是陳小明,事到如今,不是他死,便是我亡!

  我高舉鐵鎚,誓要把他的全身骨頭打碎,突然我感到腹部吃痛。原來他已以極速的腿法,向我的肚子猛然一踢。他的腿力比黎子軒更厲害,害我一時難以呼吸起來。若然是平時的情況,我或早已經痛得昏了,但此刻仇敵在前,我豈能就此倒下?就在他踢第二腳的同時,我捨身揮動鐵鎚,正好擊中了他的右膝。

  他立時雙手抱著右膝,在地上不斷滾動、呼叫,似乎我剛才的一擊打碎了他的關節。儘管如此,他竟是一句求饒的說話也沒有說出來,還是不斷以粗言穢語發洩心中不滿。

  我沒給他喘息的機會,鐵鎚向他的左膝招呼,看著他極難受的表情,我心中可是爽翻了,連腹部的痛楚也拋諸腦後。我不禁破口而出:「你終於明白,被人打斷雙腳的滋味是如何嗎?你有想過志強的一生便因你為了搶風頭而斷送了嗎?」

  楚飛凡滿額汗道:「你是為了替你的朋友執仇,所以才這樣做?」我怒道:「對!你這個人渣摧毀了他的人生。而且.......而且還玩弄我最愛的女人!太可惡了!太可惡了!所以,我也要踐踏你的女人!就是我剛才把她姦殺了!」我知道這個事實會令楚飛凡受著更大打擊,只要是可以做到報復的效果,我什麼事也會幹。

  「你這瘋子!我不會放過你的!」楚飛凡怒道。接著,便取出手提電話。我哪會容他報警?狠狠以鐵鎚轟向他的腦門,使他登時腦破血流,昏倒在地上。我不相信自己可以一擊打死他,便再在向他頭顱的不同方向猛力轟了數下,直至他被轟得不似人形,腦漿也漏了出來,我才停了手,好讓他下了地府,也不能再以容貌勾引蕩婦女鬼。

  我不會讓這對狗男女在死在一起!我把楚飛凡的屍體拖著,然後扔進大海,他的血和腦漿在地面上留下可見的痕跡,但相信旁人不以謀殺案的心態去調查,也不會發現出端倪,但那也促使我要在被發現前,加緊行事;而張紫嵐,我則在山邊挖了個坑,敷衍把她埋進其中。我看著她的肉體,既有佔有她的慾念,也有恨不得野狗們把她分屍裹腹的怨恨。

  現在是凌晨三點,在警方發現那狗男女已死、打草驚蛇之前,我還有時間處死另外一對戀人-黎子軒和林詠欣!

  黎子軒對我行的惡行,相信不用再解釋。而林詠欣除了是他的女人外,也是因為她曾陷害我非禮她,這種卑鄙的女人,實在不可以留在世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