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是野獸》-《第一章》
第一章

  毛福壽熱愛野外活動,經常獨個兒到野外露營、獨個兒尋幽探秘、獨個兒看《人在野》。

  他也熱衷於考古學,往往很快能分辨出傳統建築物是屬於什麼時代?是什麼風格?所以遠足的地點都是選擇一些未去過、甚至是無人問津的地方。

  他並不是孤辟,只是認識的同齡朋友都喜歡唱卡啦OK、玩遊戲機等戶內活動,談的都是關於桃色糾紛、潮流玩意等「不健康」話題,他總是對這些興趣嗤之以鼻。

  其實他不甘於孤獨,他渴望找到一個志同道合的女友,或是在森林巧遇在野生長大的性感美眉,在營帳內盡情歡愉,可惜緣份總是教他失望。

  曾有相士替他批命,這個名字不吉利,注定一生無福消受,但他偏不相信,族譜定下的名字不可更改。

  其實他在八歲的時候也談過一場戀愛的,他們總是牽著手到後山玩樂。但那女孩突然有一天人間蒸發,他嘗試求神問卜,結果反被相士評為「剋妻命」,深深打擊他的自信。

  但命運將會一百八十度改寫!

  夏天的某日,毛福壽隻身來到某個孤島,這地方他是第一次來,走了不遠便被美麗的境色吸引,又即興攀上數層樓高的岩石,結果他迷路了,乾脆躺在樹蔭下休息。

  毛福壽隱約聽到一道叫聲,心臟猛地一顫,立時伏在地上裝死。

  良久沒有動靜,他才緩緩轉動頭部,環顧四周也不見熊的蹤影。

  「汪、汪……」靜聽之下,他才發現不是熊的怒吼,而是類似狗隻的低吟。

  但在深山遇上狗隻,是一件很罕見的事。

  他緩緩站起來,循聲穿過樹叢,走了不遠,便發現一條威爾斯哥基犬正蹲在一塊凸出的岩石上,以棕白為主色的牠貌似狐狸,左前足受傷流血。

  這類家犬理應不會在杳無人煙的深山裡出現,實在教人詫異。瞧到那條狗雙耳下垂,一副孤立無援的可憐相,毛福壽便施展他的攀石本領,幾下功夫便來到岩石上。

  「別怕。」毛福壽溫柔地左手抱起了小狗,讓連接鐵爪的繩索圈在一棵大樹上,緩緩攀回平地,並替牠處理傷口。

  包紮完畢後,小狗倏地甩脫,回頭瞧了一毛福壽一眼後,便飛奔而去。

  「誰說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我說牠們是最忘恩負義的動物。」毛福壽本想休息,卻留意到路上留有一點血跡,推斷出是狗的傷口再度破裂,憂心之情令他依著腳印追去。

  「哎喲!媚兒,妳跑到哪裡去?還玩得渾身是傷,害我擔心了。」前方站著一名少女,她身材嬌小,眼睛大大,留著橙色的清爽短髮,米色的小背心打了個結,牛仔小熱褲有點兒破爛,毛福壽偶然會偷看女生上體育課,卻從未見過線條如此優美的少女。

  可是,被她抱著的媚兒卻不斷掙扎,反應比在毛福壽手上時更為抗拒。

  少女跟毛福壽四目交投,作賊心虛的他低下頭來。

  「哎呀!」被媚兒抓傷的少女眉頭一皺,媚兒乘機甩脫,不知逃到哪裡去。

  「小姐,妳沒……事嗎?」毛福壽態度關切,可是由於他甚少跟美女交談,舉止略為生硬。

  「不打緊、不打緊,對了!是你救了我家的媚兒並替她包紮吧!太感謝你了!」少女興高采烈地握著毛福壽的手。

  「那也不是值得炫耀的事吧!」毛福壽臉頰羞紅。

  「我要好好報答你,跟我來吧!」少女挽著毛福壽的臂膀,拉著他走。

  毛福壽的手肘碰上了她柔軟的胸部,既尷尬又興奮,也不知被帶到哪裡去。

  「我叫橙橙,你叫什麼?」

  「我叫……毛福壽。」

  「哈哈,這名字真可愛。」毛福壽著實感動,從來只有人嘲笑他的名字土氣,眼前這個活潑可愛的少女竟然稱讚這名字可愛,多年來的壓抑得以紓解。

  前方傳來一陣香氣,眺望過去,毛福壽立時愣住了,一座中世紀的歐洲堡壘巍然屹立,而且保存得相當完整,彷彿由現在穿越到千餘年前。

  白雲遮擋猛烈的陽光,吊橋下的河水清澈如鏡,另一邊盡是清新的碧綠原野,十數個穿黃色短裙的曲髮少女停止了打理鮮花的工作,在吊橋兩側夾道歡迎,不斷從竹籃中抓出花瓣灑向走過路中心的二人。

  兩旁的少女外表雖然比不上橙橙吸引,但無不是身材窈窕的可人兒,毛福壽如進入了世外桃源,有走馬看花之感。

  忽有一名穿黑衣的少女從城堡中走出,她皮膚白皙,紅唇誘人,畢直的黑髮及腰,深眸散發出一種既冷漠又神秘的感覺,肚皮印有紅色的沙漏狀紋身,胸脯在貼身的背心下顯得碩大而堅挺,修長的美腿在開叉的裙子下表露無遺。在這色彩艷麗的少女群內顯得格格不入,卻又突顯她的成熟韻味。

  「你好,我是神仙鄉的女皇-黑莎美,就是你救了我家的媚兒。」黑衣少女躬身行禮,毛福壽驚訝的除了是被待為上賓,更是救狗的消息那麼快傳開去。

  黑莎美橫了橙橙一眼,立時放開了毛福壽的橙橙隱若流露出一絲懼意。

  毛福壽如一名女舞伴,被黑莎美輕輕牽手內進,黃裙少女們恭敬地尾隨他們,那是他一生從未感受過的排場。

  進了城堡,走過一條由紅地毯鋪成的道路,毛福壽到了一個寬敞的宴會大廳,除了主人席外,兩旁各放置了五張古色古香的木製矮桌子。其中主人席及左右頭兩張桌子擺滿了生果盆、冷麵、刺身、葡萄酒,各有兩名黃裙少女在旁守候。

  「請坐。」黑莎美安排毛福壽盤坐在右首的席位,自己坐在主人席,而橙橙則坐在他旁邊的席位。

  在進來的時候,早已有一名金色長髮美女坐在毛福壽的對面,碧綠的瞳孔、白裡透紅的臉頰,穿著蔚藍的露肩公主袖襯衣、七彩色的長裙,舉止溫文儒雅,極具貴族公主的氣質,可說是他一生見過的第一美人。

  「她是我的皇妹-彩尼。」黑莎美介紹著,可是彩尼只是瞧了毛福壽一眼,只顧吃著提子,擺出一副不可觸犯的高傲神態。

  「這美人兒有著這冷漠的性格,實在叫人可惜呢!」毛福壽心中慨嘆,又道:「這個城堡就只住著妳們這些弱質女子嗎?」

  黑莎美愣了一會,然後呵呵笑道:「對啊!我們這裡雖然與世間絕,卻有一條喝了水會懷孕的子母河,在此落地生根,已經有數百年了。」

  「哦……」毛福壽表面隨和,心中卻興奮得很,暗想:「那不就是《西遊記》中的女兒國?而更重要的是在沿途遇上的都是年輕的美女,個個也標緻可愛,簡直是男人的天堂!」

  「我們一向待客熱誠,毛先生如不嫌棄,請多住數天。」黑莎美高舉葡萄酒杯,一飲而盡,而毛福壽也禮貌地共飲。

  黑莎美拍兩下掌,十名黃裙少女走進大廳中央,跳起舞來。裙底春色在輕躍下隱若隱現,毛福壽也看得痴了。

  看畢一場舞,吃了幾口生果,毛福壽忽有昏昏欲睡的感覺,四肢也軟了下來,他瞧一瞧手錶,也不過是下午三點,照理不會那麼早便疲累。

  「毛先生,你現在感覺如何?」黑莎美站在毛福壽面前,在他朦朧的視線中,彷彿有幾道身影重疊起來。

  「我想睡……客房在哪?」毛福壽勉強站起來,卻失足扑倒上前,頭顱竄進了黑莎美的胸部上。

  「對不起。」毛福壽自覺失禮,被黑莎美扶著,竟發現她有四條手臂,嘴巴還長出了兩隻獠牙!

  毛福壽嚇得倒在地上,躺在橙橙的懷抱中,抬頭一看,橙橙的耳朵竟然變得又尖又大,還長滿著毛,眼白竟呈現碧綠色,她的兩邊面頰也各長出三條畢直的鬍子。

  毛福壽不是因疲勞而睡著,而是因為突如其來的刺激而嚇暈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