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是野獸》-《第二章》
第二章

  毛福壽悠悠轉醒,發現自己睡在高床軟枕上,神智清醒,可是全身仍是乏力,勉強才從床上滾下來。

  木門被推開,六名黃裙少女魚貫進來,然後排列成兩行,毛福壽跪在地上,只見這些少女頭部長了兩條黑色觸角,背部長了一對透明的薄薄翅膀,特長的屁股有著黃黑色間紋,不符合人類的身型比例。

  「你醒了嗎?」黑莎美自人群中央穿過,四隻手、四隻腳清晰可見,白皙的皮膚、尖長的獠牙令她像吸血鬼。

  「我睡了多久?」毛福壽站了起來,表情鎮定。

  「你不害怕嗎?」黑莎美道。

  「害怕什麼?只不過是在玩化妝派對吧!有為我準備服飾嗎?」

  「你以為這些都是道具?」

  「不是嗎?」毛福壽打量著黑莎美的玉手、玉腿,它們都是有生命地動著,他吞下唾液,四處張望,道:「真精密的設計呢!負責控制的弦線在哪裡?」

  黑莎美的四隻手輕輕撫著毛福壽的腹部,力道輕柔,卻教他渾身不自在,冷汗直冒。

  「哈哈,這些綿花總騙不了我吧!」毛福壽掐了其中一名黃裙少女的屁股一下,她驚叫一聲,竟從屁股拔出一支長長的利刺,指著毛福壽的喉嚨。

  「大膽!」黑莎美一聲喝道,那少女立時後退一步,躬身道:「對不起!女皇殿下。」

  「也罷!任誰被摸了屁股也會覺得尷尬。」

  毛福壽完全摸不著頭腦,心忖:「莫非她們的肢體全是真的?若然這反應是裝出來,她的演技也未免太迫真了!」

  「毛先生,這才是我們的真正形態。」聽了黑莎美這句話,毛福壽也禁不住捧腹大笑,道:「妳不是想說妳們是妖精吧!」

  「妖精?這也算是一種合適的稱呼。」

  「我知道妳們只是想逗我笑,但這玩笑已經穿幫了。對了!時候不早,我也不便打擾了。」毛福壽本想離開,卻被黑莎美輕輕一推,整個人撞上床邊。

  「奇怪,明明她使的氣力不大,為什麼我會立足不隱?」毛福壽心中疑惑,開始產生恐懼感。

  「你服下了我們的軟筋散,一天沒有解藥,你也會如病危的人,別說跑,連走快一點也不行。」黑莎美笑容詭秘。

  毛福壽慌忙亂摸,卻未曾發現隨身的背包。

  「你在找自己的行裝吧!它內藏危險品,暫時由我保管。」

  「那妳應該知道我的隨身物品沒有貴重的東西,而我也是窮小子,若妳想敲詐我還是死心吧!」

  「你還不相信我們不是人嗎?那麼……」黑莎美忽地吐出一口白絲,瞬間在毛福壽的身上纏了幾個圈,然後把他拉到身邊。

  「我是蜘蛛,而她們是蜜蜂。」黑莎美語調寒森。

  「妳……妳想怎樣?」毛福壽顫聲道,此刻已不容他否定這匪夷所思的事。

  「哈哈,不用慌,只要你服從我的命令,我仍會把你視為上賓。」黑莎美托起了毛福壽的下顎,道:「嗯,不錯,我很期待那一晚的來臨。」

  若是一般的怪物,毛福壽早已嚇得屁滾尿流,但黑莎美除雖擁有怪物的特徵,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人兒,稍為驅去一絲恐懼感。

  「妳……不是打算把我吃掉吧……」

  「對!就是要吃掉你!」

  毛福壽渾身打顫。

  「但,是在床上『吃』掉你。」黑莎美輕吹毛福壽的耳朵,令他身子更軟,道:「我要你跟我們交歡。」

  被美女公然挑逗,恐怕是毛福壽一生人也沒可能遇上的豔事,縱使知道人鬼殊途,腦海還是不期然幻想情慾畫面,起了生理反應。

  「哈哈哈!莫非你是處男?」黑莎美一語中的,毛福壽惱羞成怒,道:「與妳何干?」

  「若是處男的話,我會溫柔點待你。」黑莎美四只手裹著毛福壽的那話兒,手法不一,就如四名美女同時替他撫慰。

  毛福壽身子發軟,忍耐著不發洩出來。

  黑莎美突然放手,徒手把白絲弄斷,毛福壽得以喘息,可是那話兒仍是硬崩崩的。

  這時候,毛福壽發現蜜蜂們也盯著他的那話兒,露出猥褻的表情,唾液也滴在地上。

  「妳剛才說我們,難不成……」

  「沒錯,跟我交歡後,你還要跟舉國所有女性交歡。放心吧!她們都是年輕貌美的少女,不會令你吃虧的。」

  這消息比眾女是妖精更教人難以置信,自古以來,哪個男人不希望舒舒服服待在家中,左抱右擁,過著神仙般的逍遙生活?

  尤其是對從沒嚐過女性胴體的毛福壽來說,簡直是夢寐以求的美事。

  眾人離開了,剩下獨自幻想的毛福壽。

  「哈!誰說我注定無福消受?」興奮的心情令毛福壽稍為有點衝勁,不斷擺動下盤,不小心扭傷了腰骨。

  毛福壽伏在床上,竟把抱著的枕頭幻想為黑莎美,又摟又吻。

  「只要這些女人交歡時變回人類的型態,那我便可以盡情歡愉了,是人是妖又何妨呢?」毛福壽已把自己當成國王,對將來充滿期盼。

  毛福壽本是好動的人,加上惦記著女人,哪可以乖乖待房間,等待黑莎美的寵幸?加上這古式的房間沒有任何玩意,連窗也給鎖死了,也沒有時鐘,繼續待下去必會悶死。於是,他推門出房,只見門口兩旁各守著兩名蜜蜂兵,她們立時拔出屁股的刺,擋住毛福壽的去路,齊聲道:「沒女皇批准,你不容離開房間半步。」

  毛福壽露齒淫笑,竟把兩名蜜蜂兵摟著,道:「幹什麼那麼凶?妳們沒聽到黑莎美說什麼嗎?我早晚要跟妳們交歡,不如妳們進來服侍我吧!」

  蜜蜂兵甩開了毛福壽,長刺指著他的胸口,道:「女皇下命令的時候,我們自然會好好服侍先生,在其他時間,我們的職責只是看守先生,不敢僭越。」

  毛福壽大感沒趣,回到房間,心想:「這些女人幹嘛一點情趣也沒有?不,那個黑莎美也是,把交歡說得像例行的儀式,女人不是喜歡那男人才會無條件跟他交歡嗎?」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間,窗外天色漸暗,一名蜜蜂兵推門而入,奉上一些生果、刺身、美酒,幾隻螢火蟲困在袋子內,作為照明之用。

  「這裡就沒有熟肉提供嗎?」毛福壽埋怨。

  「沒有,我們整個城堡大部份地方嚴禁生火,吃的都是生果、生肉。」

  「看這裡的設計,文明應該也到了中世紀,怎麼像原始人,只會吃生的食物?對了!妳們的女皇何時會來找我?我想她想得快要瘋了。」

  「這方面我不清楚。」蜜蜂兵淡淡說出這句便走了,毛福壽連抓她的手也來不及。

  沒有熟肉,毛福壽總覺得失色不少,敷衍填飽了肚子,便躺在床上。

  為了打發時間,毛福壽翻找抽屜,發現裡面藏在一些蠟燭,心想:「既然嚴禁生火,這又有何作用呢?」

  數十分鐘過後,毛福壽終於抓狂,道:「她們打算把我軟禁到什麼時候?即使沒那麼快開始性事,最起碼也給我一本書解悶吧!」

  「沒有女皇批准,任何人也不准內進。」外面傳來對話。

  「我只是希望親口向恩人道謝,兩位妹妹行過方便吧!這兩瓶花蜜是我辛辛苦苦採集的。」

  「這……這好吧!讓妳進去三十分鐘。」

  一名素未謀面的少女推門內進,她有著棕色的長髮,粉色的絲帶紮了一條馬尾辮子,一對狗耳朵高高豎直,眼睛清徹動人,瓜子臉,穿著白色吊帶背心和碎花裙子,沒有黑莎美的妖媚,也沒有彩尼的高貴氣質,卻散發出一種純真動人的魅力。

  然而,被色慾衝昏頭腦的毛福壽把大部份注意力放在少女的巨大胸脯上、那對不應屬於這稚氣臉孔的豐滿玉團。

  「毛先生,我……」少女還未說完整句話,毛福壽已踉蹌撲向少女,淫笑道:「妳什麼也不用說,我明白了,這個黑莎美倒會替我安排。」

  毛福壽把少女搒到床邊,輕輕把她推倒床上,看著少女隨著心跳起伏的胸脯,他卻無從入手。

  根據色情電影的教學,第一步應該由接吻開始,然後撫摸女方身體,再慢慢輕解衣裳。但對一次接吻經驗也沒有的毛福壽來說,卻是比攀上珠穆朗瑪峰還要艱鉅的障礙。

  「毛先生,你不用猶豫的。我原本的來意也是為了報恩,所以……」少女含羞答答地側過了臉,毛福壽吞了一口唾液。

  「所以請毛先生盡情摸我的肚皮吧!」少女扯高了背心,露出嫩白的肚子。

  「摸肚皮嗎?」毛福壽因對方滑稽的回應,性慾盡失,竟依著指示,輕撫少女的肚皮。

  「呀……呀……」少女發出引人遐思的低呻,臉頰嫣紅,身子輕輕掙扎,可是毛福壽從頭徹尾只是撫著少女的肚皮,沒幹任何色情之事。

  不過,在男女相處的歷程上,他已邁進了一大步,勉強算是肌膚之親。

  「我……我不行了……」少女軟軟躺在床上,不斷喘氣,幼長的尾巴不斷亂擺。

  少女的呼吸逐漸恢復正常,坐在床上,靦腆地道:「想不到第一次以這形態見面便幹這種事。」

  毛福壽沒被這嬌聲柔氣挑逗,垂頭喪氣,暗自嘆息:「我真失敗。」

  「對了!快活過後,我繞回正題吧!我今次來的目的是救你離開。」

  「救我離開?是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嗎?毛先生,你再待在這裡……會死的。」少女說著的同時,雷聲轟然響起。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