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是野獸》-《第三章》
第三章

  「我會死?」毛福壽不懂欣賞黑色幽默。

  少女微微點頭。

  「我明白了!妳是說我會虛耗過度,馬上風吧!放心吧!雖然我對歡愉的性生活相當嚮往,但當我感到疲勞時,仍是會休息。況且野外活動令我鍛鍊出強健的體格,征服她們的玉軀難不到我呢!」毛福壽鼓起手臂肌肉。

  「你誤會了,我是說在交歡的過程中,你會被她們殺死。」少女眼神堅定,絕不像在撒謊。

  「難不成……黑莎美所指的『交歡』並不是我理解的意思嗎?」

  「不,女皇的而且確是打算跟你作男女交合之事,但是她會在過程中吸收你的營養,以滋潤自身肉體,不單是她,之後跟你交合的蜜蜂兵也會合力把你的營養吸乾。」

  「不可能的!我不信。」夢想幻滅,毛福壽一時難以接受,道:「妳只是一個突然夜闖我房間、要我摸肚皮的陌生人,憑什麼要我信妳?」

  「毛先生真的認不出我嗎?」

  毛福壽打量著少女,從她的特徵推斷出她是半人狗,當他留意到少女的左手綁了布條,便失聲道:「莫非妳就是今天被我救了的小狗?」

  「對!就是我了,所以我特意來報恩。」媚兒合掌微笑。

  「哼!在我替妳包紮後,妳卻一句道謝也沒有便溜掉了,誰會相信妳是來報恩?」毛福壽並不是疑心重,而是承認媚兒所說的真相,是相當沉重的打擊。

  「唉!我是害怕你被我的同伴發現,才一言不發溜掉,料不到你被橙橙這可惡的傢伙發現,還帶到這裡來。但不打緊,我拼了命也要助你脫困。」

  毛福壽想起一個鬼故事-某人在坐公車時被後座的乘客提醒,公車上的乘客們都是想找替身的冤魂,結果那人跟後座乘客一起跳車逃走了,最後後座乘客竟然說:「現在沒有人跟我爭了。」

  「躺若吸乾營養是真的,難保這個同樣是妖精的媚兒不會在事後獨佔我。」毛福壽想到這點,便試探問:「憑妳一個人,如何在這座守衛深嚴的城堡救我出去?不怕失敗後被責罰嗎?」

  「這……這……」媚兒良久說不出話,毛福壽乘機道:「那即是沒有信心了,那麼不要煩我。哈哈哈!臨死前能跟那麼多美女交歡,也不枉此生了。」

  「我一定會想到辦法的,如果毛先生有什麼需要,便汪汪地叫吧!我會一直待在附近,聽候差遣的。」媚兒說罷,便離開房間。

  「神經病。」毛福壽躺在睡床上,祈求明天便會蒙受黑莎美寵幸。

  翌日,清晨,如毛福壽所料,早餐主菜是生果,幸好有牛奶,不然他定會營養不良。

  吃過早餐後,毛福壽被蜜蜂兵帶到黑莎美的房間,受緊張的心情影響,他沒閒情欣賞途徑的美景、少女在園野採集花蜜、翩翩起舞的青春氣息。

  黑莎美的房間位於城堡的頂樓,漆黑的大門、鮮紅色的門柄,給人一種神秘、深沉的感覺。

  「女皇,我們已把毛先生帶到。」

  「帶他進來吧!」

  房間的面積比客房大上三倍,有獨立的茅廁(由於這裡的科技並不發達,沒有沖水馬桶的,他要去方便都是由蜜蜂兵帶到茅廁。),床上用品、沙發、桌子、牆壁、地毯全是黑色,若然環境暗一點,隨時會被絆倒。

  「請坐!」黑莎美安排毛福壽坐在她對面的沙發,命令蜜蜂兵退下後,便問:「習慣這裡的生活嗎?」

  「還好,不過我體力還未恢復,走上來有點兒吃力。」

  「哦!毛先生的意思是想我餵你吃解藥嗎?」

  「不愧是黑莎美女皇,真聰明。妳之前餵我吃藥是害怕我不願意留下吧!現在我已拜倒妳的石榴裙下,聽候妳差遣。」

  「哈哈,你真會說話。」黑莎美踱步到毛福壽的後面,雙手交叉扣在他的胸前,嬌聲道:「但是,你還未給我安全感,我怕啊!」

  毛福壽臉頰通紅,道:「那妳想我怎樣?」

  「我們今晚就交歡吧!待你成為我的男人後,我才放心。」黑莎美的另兩隻手撫著毛福壽的臉龐,令他很不自然。

  「那是我的榮感,但是那時候妳可以暫時變回人類姿態嗎?我怕不小心弄傷妳。」

  「呵呵!可以、可以,雖然要以人類姿態活動,需要消耗相當的體力,但為了可以跟你春宵一刻,也值了。」說罷,黑莎美收起了獠牙,親了毛福壽的臉頰一下。

  毛福壽直至下午也沒有洗臉,鮮紅的唇印猶在,隱淡散發出陣陣香氣,他恨不得立即衝去黑莎美的房間,跟她大戰連場。

  為了養足精神,通宵夜戰,毛福壽吃完晚飯後躺在床上,可是對今晚的事過於期待,怎也沒法入睡,輾轉反側下,他忽感到床單下有異物,探究之後,發現是一本筆記薄。

  毛福壽好奇地翻著,裡面寫著的是一名遠足狂熱者的日記,暗自奇怪:「莫非除了我之外,曾有別的人住在這房間?」於是加速翻抄,直至揭到了關鍵的頁面。

八月六日(六) 晴
  今天是我第一天來神仙鄉,受到一眾美女殷勤的招待,料不到她們竟全是怪物,在宴會中下迷藥。當我醒來後,那個叫黑莎美的女皇更要求我留下來,跟她們全城堡的女性輪流交歡。雖然她們不是人類,但以人類的姿態現身時可真誘人,尤其是那個冰山美人-彩尼,我一定要把她操到死去活來,為她向我投以不屑眼神一事好好報復。

八月七日(日) 雨
  今天黑莎美召見我,還說打算今晚跟我交歡,我當然求之不得,可是到了約定的時間,她竟然說身體不適中止。我一股怨氣無從發洩,那些蜜蜂妖怪又說不可比女皇搶先跟我交歡,竟把我當成囚犯看待,我還以為自己已當了他們的王,可隨意差使,難道她們只是視我為配種馬?

  在我上茅廁的途中,我發現一名身材極棒的狗妖精躺在草原上,玩弄自己的尾巴。於是我進了茅廁後經窗口溜出來,避開蜜蜂兵的耳目,好不容易跟她見面。飢渴難耐的我撲了上前,說盡挑逗的情話,卻被她推開了。幹!妳們這些妖怪不是說要我留下來滿足妳們的性需要嗎?還裝什麼純情?於是,我唯有用雙手幫自己釋放壓力。


  看到這裡,毛福壽留意紙張上留有一點污跡,登時有一種厭惡的感覺。

八月八日(一) 陰
  今晚終於可以黑莎美共渡春宵,她在床上可真是極品的蕩婦、身材又極棒,害我在一小時連發三炮了,不知會不會令她懷孕,不會的!她是妖怪,我們基因不同。我本想詳細描述我跟她玩了什麼花式,但我實在太累了,要休息……

八月九日(二) 晴
  幹!她們就不可以替我安排一點熟肉嗎?我作為她們的性伴侶,極需要蛋白質補充,照著鏡子,我發現自己長了一執白頭髮,也消瘦了不少,怎麼回事?我才不過二十八歲。相反,黑莎美比昨天更明豔照人了,我真想把她當早餐吃掉。

  今晚,我本是安排跟彩尼-此城第一美人交歡的,可是她竟嫌我樣子太憔悴、太蒼老。幹!老子今天狀態不好而已,明天一定要妳臣服在我的男性魅力下。結果,我被安排跟一個素未謀面的貓頭鷹妖怪交歡。雖然她的樣子和身材也不差,但衣著土氣又保守,完全挑不起我的性慾。到實戰時,她的回應比我平時嫖的老妓女還要消極,她是受命令應酬我嗎?真沒趣。

八月十日(三) 晴
  今天我很累,比為公事通宵加班兩天還要辛苦,白頭髮佔了三分一,還脫髮和出現老人斑,我的身體究竟出了什麼問題?這樣下去,有女人也沒精力享用。今天跟我交歡的貓妖非常青春活潑,可是我的雞巴卻一點也不爭氣,好不容易才射出了一炮,真丟假……讓我休息兩天,我一定雄風再現。

八月十一日(四) 陰
  這究竟是什麼制度?我累得快要死了,她們卻不讓我休息,還派一隊蜜蜂兵來消耗我的精力。我看著鏡子的自己,天啊!竟然老了那麼多,直像七十多歲的老不死,她們究竟施了什麼妖法?不行!這樣下去,我會死的,我必需想辦法逃走。但是,這裡守備森嚴,我又異常虛弱,根本沒脫出的機會。對了!我曾在黑莎美的房間聽到海浪聲,附近應該鄰近大海的,問題是方向和距離……

八月十二日(五) 雨
  我本以為還可以一親黑莎美的香澤,哪知她竟對我不揪不睬?繼續委派蜜蜂兵跟我交歡,應該說是強暴,恐怕這是我最後一篇日記了。如果有什麼人發現我這本筆記,不要受美色所惑,要盡早離開。


  最後一頁夾著了兩張相,一張是成年男人的遠足照,另一張是莫約七、八十歲的老人,根據二人的特徵,是同一人也不足為奇!

  這下子毛福壽著慌了,如果筆記簿中沒一句謊言,那麼等待他的只有虛脫而死的下場。

  「毛先生,女皇請你到她的房間。」蜜蜂兵推門進來,毛福壽立時蓋上被子,背向門口,裝作咳嗽,道:「我患了感冒,恐怕會傳染女皇。」

  「放心吧!女皇百毒不侵,區區感冒算是什麼?」

  「放屁!妳知道現在的感冒變種到什麼程度嗎?單是一次流行性感冒已經能害死成千上萬人了!咳……咳……」

  蜜蜂兵竊竊私語後,其中一人去向黑莎美報告,過了一會,便回來道:「女皇說,毛先生既然身子虛弱,也沒有精力交歡了,先讓他養好身子再算。」

  「女皇有否命令我們送毛先生到荷莉大人那裡治病。」

  「女皇說那可能只是未習慣這裡的生活所致,若病情嚴重了,才讓荷莉大人檢查。」

  「那麼,我們不阻礙毛先生你休息了。」

  蜜蜂兵離去,毛福壽終於鬆一口氣,喃喃道:「今次總算推卻了,但第二天總不可能用相同的藉口,會被懷疑的。」

  「逃出去!」毛福壽抱著這個信念四處檢查,連天花和掛畫也調查過了,卻找不到半點缺口。

  僅有留一個細小的透氣孔的窗子是由玻璃造成,但強行破壞定會引人注意,打草驚蛇。

  毛福壽想起一個人,應該說是一隻妖精,他對著透氣孔裝幾聲狗叫,但他不敢大聲,害怕會被人發現。

  「汪、汪……」遠處傳來輕聲的回應,毛福壽越叫越響,越叫越密,突然一個人影從上方跳下來,正是媚兒。

  「恩人,你想通是什麼回事嗎?」

  「什麼也知道了!真是一個可怕的陷阱。」

  「黑莎美大人從來很小心,若你再三推卻,一定會看穿你的心思,說不定會用很粗暴的方法解決你。」

  「唉!雖然說被那麼多美女輪姦是很爽的事,但代價是自己的生命,那倒要慎重考慮了。說回來,妳不用跟男人交歡嗎?」

  媚兒垂著頭,臉頰嫣紅,尾巴不斷搖著。

  毛福壽自知失言,道:「對不起,只是根據前人留下的日記,那些妖精也嚷著要跟男人交歡,而妳就是那個拒絕交歡的女狗妖嗎?」

  「嗯,她們跟男人交歡都是為了吸收他的營養,增強自己的力量,可是我根本不追求這些東西,瞧到別人因為我而受苦,我又於心何忍呢?」

  聽到這樣,毛福壽也深受感動,心中起誓若然今次僥倖逃出去,一定娶這個可愛善良的女狗精做老婆。

  「瞧她不像黑莎美那麼霸道,只要平時攝取多點營養,跟她一個交歡也不會太吃力吧!」這是毛福壽真正的考慮。

  「可是,妳想到方法帶我離開嗎?」毛福壽問了關鍵的問題。

  「還未……城內的蜜蜂兵分佈得相當平均,毫無缺口,而且只聽從黑莎美姊妹的命令。」媚兒雙耳和尾巴下垂,帶有歉意。

  「不打緊,妳先告訴我其他重要人物的特質吧!妳們是不是有個叫荷莉的妖精?」

  「嗯,她是首席女科學家,什麼藥物也是她研究的。」

  「那麼,外來人的行裝也是交給她處理嗎?」

  「對啊!外來人通常會帶來一些新奇、特別的東西,只有荷莉大人才有智慧研究。」

  「那個男人想必是從荷莉手上,偷回照相機自拍,那麼說她並不是毫無破綻,說不定還可乘機找到解藥。對了!我希望可以跟那個高傲的第一美人-彩尼見面,妳可以替我安排嗎?還有這城堡每隻妖精的性格和習慣向我逐一剖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