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是野獸》-《第四章》
第四章

  「你可知道被我皇姐發現我跟你私底下相見,是很嚴重的事。」彩尼蹺著二郎腿,比起其他妖精,她只是在背部長了一扇鮮艷的眼狀翅膀,跟正常人最為相近。

  除了獨一無二的美貌外,彩尼另一個特點是衣裳多變,今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綁了粉色蝴蝶結的腰更顯纖幼,頂端鑲著菱形寶石的紫色花辮狀面布蓋在長裙上,簡直是天上的仙女,毛福壽一時也看得痴了。

  「聽不到我在跟你說話嗎?」彩尼眼神帶點怒意,毛福壽才如夢初醒,道:「噢!我還以為你們姊妹情深,原來是彼此互相猜疑。」

  彩尼眉頭一皺,道:「你不是說要表演有趣的玩意給我看嗎?趕快完結然後滾吧!」

  「能借妳手上的戒指來嗎?保證妳有意外驚喜。」毛福壽擺出一副充滿信心的表情,彩尼也產生好奇,罕有地把珍重的戒指交給臭男人。

  毛福壽在彩尼面前表現把戒指變走的魔術,這都是他看劉謙的魔術節目學回來的,手法生疏,卻逗得彩尼很是高興。

  「想不到你除了當性奴外,還有別的用處。」彩尼罕有地投以欣賞的眼神。

  「若妳喜歡的話,我一整天表演給妳看也行,但只怕黑莎美女皇……」

  「怕什麼?皇姐向來很疼我,只要我喜歡的,她一定會讓給我。」

  「妳們姊妹之情實在令小人感動,只可惜……可惜……唉!」

  「可惜什麼?給我說下去!」彩尼態度強硬,毛福壽知道第一步成功了。

  「小人被女皇殿下召見時,曾讚美:『妳們兩姊妹真是國色天香的美人,若彩尼小姐熱情一點,天下間沒一個男人能抵擋她的魅力。』」

  「這句話不用你說。」彩尼雖然反應冷淡,心裡卻歡喜得很。

  「女皇卻說:『沒錯,我皇妹確是天下第一美人,連我這個當皇姐的也自慚不如。只可惜她不懂誘惑男人,再漂亮也只不過是一個木偶而已。』那時候,我也替彩尼小姐抱不平,可是女皇所說的也不無道理,一個女人的魅力是在於她能使多少男人臣服……」

  「夠了!」彩尼拍著椅柄。

  「小人失言,罪過、罪過!」低頭的毛福壽卻暗自露出勝利的笑容。

  「誰說我不懂誘惑男人?我只是有自己的原則。」彩尼把毛福壽推倒床上,然後整個人騎著他,雙手在他的胸部上游走,滿意地道:「不錯的體格,反正本小姐也很久沒跟男人交歡了,便讓你成為幸運兒吧!」

  彩尼吻向毛福壽,卻被他托著下顎。

  毛福壽何嘗不想跟這種頂級美女交歡?只不過他知道在過程中營養會被吸乾,逃走的機會便更渺茫。

  「若然被女皇發現便糟糕了。」

  「不打緊,我十分鐘之內會讓你完事,不會有人懷疑的。」彩尼眼神幽幽,口中噴出有如蘭花般的香氣,玉手伸進毛福壽的背心,輕撫其胸膛。

  大門忽地推開,彩尼立時轉過身來,只見黑莎美已箭步走進來,喝斥道:「妳在幹什麼?」媚兒尾隨其後。

  「不過是找點樂子而已。」彩尼撥一撥長髮。

  「妳忘記了先後次序嗎?」黑莎美悻悻然道。

  「皇姐妳也太貪心了,每個男人都是先讓妳享用,讓一次給妹妹我便不行嗎?」

  「對不起,女皇殿下,是小人色迷心竅,冒犯了彩尼小姐。」毛福壽從床上掙扎起來,不忙跟通知黑莎美的媚兒使個眼色。

  「才不是他主動,是我主動要求跟他交歡。皇姐,別忘了我也是女人,也需要男人的滋潤呢!」彩尼高傲地道。

  「哎喲!我的好皇妹,我不是要獨佔這男人,而是他初來報到,體格又那麼粗獷,我怕他不乖,冒犯了皇妹,還是由我先馴服吧!」黑莎美瞪著毛福壽,語氣嚴厲地道:「還不滾?」

  「是。」毛福壽恭敬地退下,在蜜蜂兵的監視下回到房間。

  毛福壽離開後,黑莎美繼續留在彩尼的房間。

  「那小子有跟妳說什麼嗎?」黑莎美喝著茶。

  「什麼也沒有。」

  「既然如此,妳為什麼召見他?還留他在此那麼久?」

  「是他驚嘆我的美色,要求見我一面,而且是他自己嚷著要留下表演魔術,可不是我迫他。」

  「魔術?什麼是魔術?」

  「是人類世界十分盛行的表演。」

  「即是什麼?妳表現給我看。」

  「我只是看了一次,怎知道竅門?妳叫他再表演一次吧!」

  「哦!莫非這些魔術需要一男一女在床上配合嗎?」

  「皇姐妳這是不相信我?」

  「沒這回事,我只是開玩笑而已。」

  「哼!」

  比作一般男人,黑莎美定會二話不說讓出,以討好這個擁有一半兵權的皇妹,可是毛福壽的體格比她遇的任何一個男人也強壯,實在不甘相讓。

  二人沉默了一會,彩尼終於打破僵局,道:「這個時間,皇姐不是要修練嗎?怎麼還不走?莫非是怕我再去找那姓毛的。」

  「當然不是,但若然皇妹可以作出承諾,要問准我才跟他相見,以免他伺機再離間我們姊妹間的感情。」

  「幹什麼要作這無聊的承諾?」

  「皇妹!」黑莎美嚴厲的語氣嚇了彩尼一跳,前者道:「姐姐我只不過是想求個安心,妳不會吝嗇吧!」

  「那好吧!我答應不會隨便見他。」

  黑莎美的表情轉趨平和,其實已產生了嫌隙。

  另一邊廂,毛福壽已回到客房。

  「我看應該差不多時候了。」毛福壽躺在床上。

  「恩人,你剛才的安排有何用意?現在黑莎美女皇和彩尼大人也會緊緊盯著你。」媚兒隔著玻璃窗溝通。

  「根據我野外生活的經驗,兩名旗鼓相當的狩獵者當盯上了同一個目標,容易產生衝突而互鬥,那我便有機可乘了。」

  「但彩尼大人向來很少對男人傾心,剛才黑莎美女皇留在她房間那麼久,想必是作出協定,我怕她不會再來見恩人。」

  「她會回來的,而且我還有辦法令她主動碰我的身體。」毛福壽把玩著手中的戒指,他表現完魔術後借故帶走。

  「彩尼大人,女皇命令沒她的批准,任何人也不准見毛先生。」

  「我只是向他討回一點東西,妳們這些小兵快給我讓開。」

  「但……哎呀!」

  房外傳來兩聲慘叫,彩尼推門而進,媚兒及時蹲下,避免被發現。

  「噢!妳是來繼續今天下午的事嗎?」

  「廢話少說,把戒指還來。」彩尼的眼神凶狠。

  「唉!料不到我連一隻爛戒指也比不上。好!拿去吧!」毛福壽攤開手掌,彩尼欺前一抓,他卻把手盤在後方。

  「你幹什麼?」

  「親我一下,我便把戒指還給妳。」若是面對平時的女生,毛福壽著實沒勇氣說出這些厚顏無恥的話,但為了計劃,他只好暫時假裝成風流小子。

  毛福壽不斷展示戒指,卻在彩尼快要觸及之際轉換手勢,彩尼如一名小女孩,嚷著「還給我!」撲來撲去,找他沒法。

  「你以為我真的不敢動你嗎?」彩尼線聲變沉,用力把毛福壽推倒床上,再度騎著他,道:「我就先把你的精力耗盡,看你哪有氣力玩弄我?」

  「住手!」黑莎美沖了進來,四隻手同時往彩尼攻去。

  彩尼被迫得躍回地上,張開的翅膀閃著紅光,每片也像會發射激光炮。

  「哼!果然如我所料,妳由始至終也沒放棄佔有他。」

  「我只是想討回戒指。」

  「討回戒指需要跑到床上和騎著他嗎?」

  「皇姐,莫非妳一直監視著我?妳根本不相信我!」

  「若妳不破壞承諾,怎會被我發現?」

  「這根本是不平等的條約!為什麼每次也是我讓妳?為什麼要以皇姐稱呼妳?我忍夠了!」彩尼渾身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在旁觀看的毛福壽雖為挑釁成功雀躍,更擔心戰鬥會波及自己,而他最在意的是那句「為什麼要以皇姐稱呼妳?」,心想:「莫非二人根本不是姊妹?說回來,蜘蛛和孔雀又怎會出自同一個娘胎呢?她們究竟是怎樣誕生的?」

  戰鬥一觸即發,黑莎美卻突然面露笑意,道:「我的好皇妹,妳在說什麼?這個城堡之所以有今日的繁榮,不也是有賴我倆的功勞嗎?」

  其實黑莎美只是擔心正面衝突會導致兩敗俱傷,毛福壽卻以為二人和解了,決定實踐下一步計劃。

  「哎呀!我的胸口很痛,嗚……」毛福壽發出呻吟,黑莎美和彩尼立時上前看過究竟,但她們也不懂醫術,無法判斷毛福壽只是裝出來。

  「快!送他去見荷莉!」四名蜜蜂兵在黑莎美的催促下,把毛福壽抬走。

  接下來的計劃更考毛福壽的演技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