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完美男女》-《第五章》
第五章

  我打聽到林詠欣今晚會到山邊看非法賽車,這種賽車都是凌晨時份進行,避免被警方發現。現在大約凌晨三時,應該夠時間讓我狙殺林詠欣的。

  我駕著的士到賽事山下的公路,我從車箱取出了一枝棒球棍和望遠鏡後,便經偏辟的草叢上山,緩緩往賽事地點前進。

  聽到響亮的歡呼聲漸大,我便知道已經接近目的地。我埋伏在山坡上的草叢內,以望遠鏡窺探林詠欣的一舉一動,她正穿著白色背心短裙,甚至是白色的內褲,不過她這般邪惡的性格,根本和純潔的白色極不相襯。在她旁邊不乏男生,健碩高大的更少不了。那當然的,她長得那麼美,而穿得那麼火辣,自是很多男人想佔有她的肉體。

  看著這般緊張的賽事,自是會更頻密小便,我也是一直等這個機會。等了二十多分鐘,終於等到她和一位女性朋友往山下走去,原因多半是找公廁去。幸好,她拒絕了幾位男人的護送,不然我一定難以下手,或者是她也意識到那些男人只是存心想佔她便宜。

  我以望遠鏡探知她將會去的公廁,我便伏在她必經之路旁邊的草叢。當她和朋友聊得正熱,我便從草間撲出,奔至她倆的身後,先擊出一棒,把她的朋友打昏倒地。我的敵人只有林詠欣,當然不會理會她朋友的狀況,只要她不阻礙我行動便行了。

  林詠欣轉身張大了口,我哪容她驚呼?橫掃一棒,狠狠地擊中她的櫻唇小嘴。這一記我花了全身的氣力,使她立時往後飛墜,在山坡上不斷打滾,而棒球棍亦沾上了紅色的污跡,也不知是她的唇膏還是鮮血。

  我趕緊追了上去,便見她勉強站了起身。正當我準備施以致命一擊,我的身子竟然動彈不得,只得僵硬地站立著,看著她緩緩站穩。

  我看到她的雙目充滿怒氣,突然以右腳向我的下陰狠狠踢了一下,我雖然痛得咬牙切齒,但卻無可奈何。

  林詠欣掩著受傷的嘴角,獰笑道:「你現在是否動不了呢?那是因為我使用了超能力。」超能力!不要說這種荒謬的事了!妳這種賤女人,怎會有什麼超能力?可是,我現在的確全然動不了身子。

  已失去了一對門牙的林詠欣道笑:「很無稽了吧!不過,我確是擁有這種能力,因為我是從天堂逃下來凡間的天使。」妳這臭婆娘是天使,妳以為現在是那些垃圾火星文嗎?但是,除此之外,我的確無法解釋我的現況。

  她突然狠狠摑了我一巴,道:「很不甘心吧!你可以說話的,告訴我,為什麼要襲擊我?」我不禁破口罵道:「妳這八婆,陷害我非禮,又和朋友一起害我的親友,我恨不得把妳碎屍萬段!」

  她冷笑一聲,道:「像你們這些低等人,當然要被我們這般完美的人欺負。我跟你說,你這種廢物連我的狗也不如。」接著她便哈哈大笑起來。

  是又如何?就算我們是廢物,難道你們便有權害我、害慧心、害志強、害我的家人?動呀!這副沒用的軀體快給我動!

  我心中不斷怒吼著,突然我身子突然輕鬆起來,手上的棒球棍如洪水缺堤,猛力擊中了林詠欣的頸部。那一招應該足以打得她的頸骨彎曲,便見她身子一軟,倒在地上。

  她以眼角瞧著我,驚訝地道:「不可能的!凡人究竟憑意志力撞破我的超能力!」我冷冷說道:「或許連天也認為妳是該殺吧!」我高舉棒球棍,瞳孔反射出她驚慌扭的臉孔。

  「今天我要替上帝清理門戶!」我毫不留情地轟打她的頭部,看著她的頭顱逐漸被我打到變形,直至鮮血、腦漿甚至眼球掉了出來,我才慌忙逃離了現場。哼!儘管生前是什麼傾校美女,現在還不是被我打成爛稀巴,如果你們自付完美,那我便把這完美給摧毀掉!

  第三人了!我已殺了他們其中三人,只要再殺了黎子軒,那我便可能肅清這些人渣。黎子軒在哪裡?在哪裡?快給我滾出來受死!

  我把血染的棒球棍扔進附近的男廁內,然後偷偷下山,回到自己的的士。我漫無目的地駕著的士,多渴望黎子軒突然出現在公路上,好讓我一下子把他撞死。我憶起今天收集回來的情報,黎子軒今晚要陪他難得空閒的爸爸吃飯,他亦是一個懶睡的人,現在很有可能在家中熟睡了。

  我唯有把殺他的行動暫緩,可是萬一警方發現F4其中三人已被殺。黎子軒定會提高警覺的,那我到時候將會很難下手。我必需盡快實行,但他進出學校也會有專車接送,要殺他,我必需在校園下手。

  我整晚也沒有睡,腦海盡是盤算如何取他的性命,是他害死我的爸爸,所以我必需用爸爸最常用的工具取他性命!

  第二天上學,黎子軒如舊曉課,我藉口不舒服,要到保健室休息,便溜了出課室,很快便發現黎子軒正在操場上徘徊,瞧他的神情,便知他似乎是因為找不到其餘三人,又打不通電話給他們而抱怨、疑惑起來。我忽生一計,上前裝作戰兢地道:「楚飛凡、林詠欣和張紫嵐說他們在天台等你,派我來報信的。」

  黎子軒沒有懷疑我的說話,也沒有如常作弄我。那當然的,我被欺凌的價值,哪及得上得知三位朋友的去向。他怒氣沖沖地奔上天台,我當然尾隨其後。可是,他的體能遠比我好,我也是憑著堅毅的意志才能追及他。

  他上到天台,自是大吵大嚷。不一會他便停了下來,似乎是因為看不到其餘三人而疑惑。那時,我已走到他的背後,從書包中取出一把電鑽。不久之前,我從網絡下載了城城主演的「殺人犯」來看,知道用電鑽放血殺人是極殘忍的事,而且我相信那電鑽寄託著爸爸的靈魂,他定然也希望我替他報仇的。

  未待他回頭,我已開動了電鑽,一下子從後鑽穿了他的右大腿。「呀!媽的!」他當然痛得慘叫倒地,看著他痛得要死的樣子,確在是大快人心!

  「你這廢物!竟然!」我無視他的挑撥,一手捉住他的肢體,一手以電鑽行刑。先後在他的雙腳腳眼和手腕鑽了四個血流不止的大洞,看上去便像耶穌在釘十字架般。

  他不斷質問我的動機,但我也懶得回答,其後又在他的大腿和耳珠鑽了幾個洞,他的鮮血濺在我臉上,令我生出無窮快感,他的血便是我帶給爸爸的祭品。無錯,我是打不過他,但我有武器!此刻我十分感謝發明電鑽的人。

  我如一個藝術家俯瞰著自己的傑作,此刻黎子軒已沒有昔日的神氣,如一隻死去不久的喪屍,無神地在地上抽搐著。我要慢慢看著他失血至死!只恨我身上沒有帶鹽。

  「舉高雙手!放低武器!」背後的喝聲令我回過神來,只見一群警員不知不覺出現在我的背後。似乎他們從F4的屍體查出了線索,知道黎子軒會有危險,便經明查暗訪後,找到了上來。想起剛才行刑時,我確是聽到警車到來的警報聲,可是我陶醉在報仇的快感,並沒有在意。

  黎子軒一天未死,我絕不可以被人逮住!我立時一手抱起黎子軒,手持的電鑽指著他的喉嚨,令警方不敢輕舉妄動。

  我沒有理會警方的忠告,緩緩把黎子軒挾到天台的邊沿。反正我也難逃法網,不如索性以電鑽貫穿黎子軒的下顎,反正殺三人是要坐牢,殺四人也是要坐牢。

  這時,一個中年男人不理警方阻擋走了上來。我認得他,他上過電視,是我爸公司的董事長,也便是黎子軒的富爸爸!

  他喝道:「你們幹什麼?還不射殺那狗養的,救回我的寶貝兒子!」聽到這句,我再次激動起來,你的兒子寶貝,難道我的爸爸便不重要嗎?

  我正想殺了黎子軒,忽然聽得一下槍聲,然後感到手臂劇痛,電鑽不由跌在地上,顯然是我中了警方發出的子彈。

  我正想伸出負傷的手拾回電鑽,卻感到腹部又中了子彈,便聽得其中一名警員道:「小心,別誤殺了疑犯!」似乎有警員想制止我,卻不慎擊中我的要害。

  我意識開始模糊,看著一團團人影火速走近。我不甘心,我明明沒有做錯,我明明只是替親友報仇雪恨、替天行道,為什麼法律要幫這種害人的人渣?而醫生也會盡全力搶救他。但他害死了我爸爸,只是賠償金錢便可以,無人問津。

  我轉頭望著天台的邊沿,發現到這裡足有七層樓高。那是我最後的殺著,我猛力扶起黎子軒,用盡殘餘力氣和意志,趕及警方再度開槍之前,摟著他翻過了邊沿,二人垂直落下。

  我的腦海立浮現出無數往事,但喜怒哀樂也不及恨意,恨強權的霸道、恨自己的無能,現在我憑自己的力量打破了一切,我忽覺得此生無憾。

  媽媽,對不起,要你繼續在醫院受苦,我無法陪你終老,但我一定要替爸爸報仇,來世再做你兒子吧!和爸爸三人一起幸福地生活;志強,希望你可以再跑步;慧心,祝妳找到自己的幸福,不要再遇上楚飛凡這種混蛋,我愛妳!

  頭顱破碎的聲音和鮮血罩著我的臉龐,黎子軒的死亡令我安心上路。我趕及為我的一生作出總結,再見了,我的快樂、我的痛苦、我所愛的人......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