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是野獸》-《第六章》
第六章

  「恩人,你的計劃似乎很順利。」瞧見來者是媚兒,毛福壽才安心下來,道:「時間無多,我們趕快到目的地吧!」

  二人進了茅廁。

  「恩人,我們真的要跳下去嗎?」瞧著充滿尿糞的茅廁坑,媚兒臉有難色,尾巴也垂了下來。

  「沒其他出路了,只要到達下水道,便有機會去到大海。」毛福壽把兩片薄荷葉塞進鼻孔,跳了下去後,回頭向媚兒張開懷抱。他平時也走慣了泥漿、沼澤,對這種沾黏的感覺並不陌生。

  媚兒猶豫了一會,還是捏著鼻子跳了下去。

  毛福壽把媚兒媚緊緊抱著,柔軟且巨大的胸脯壓著其胸膛,令他產生了少許歪念,但他知道逃走要緊,輕輕把媚兒放下,牽著她前進。

  茅廁下是一條傾斜的圓形通道,微量的水流自上方長期沖來,大部份排泄物也被沖走,只有少量較頑固的囤積在地上。

  二人牽著手,另一只手撐著牆壁,以防滑倒。

  走了不遠,便到達平坦及寬闊的通道,可見周遭滿怖了圓形的洞口,原來所有茅廁也連接到這地方,水流匯集在一起。

  理應根據水的流動,便可推斷出大海的方向,奈何每走一段路,溪澗也會出現分支,所以要找到最接近的大海,媚兒的嗅覺是不可缺少。

  沿途走著,皆沒有燈光照明,幸好毛福壽的背包有兩枝電筒,他本想把一枝交給媚兒,但她瞧到這奇怪的筒子竟能發出燈光,便嚇得不敢碰。

  毛福壽用一枝電筒照著前路,另一枝在通道內隨意照著,找找有否其他缺口,而媚兒則摟著他的臂膀,半步也不敢離開。

  「媚兒,妳用不著摟得那麼緊。」毛福壽紅著臉說。

  「但……我怕會跟恩人失散。」

  「話雖如此,但妳靠得那麼近,我會因尷尬而分心的。」毛福壽瞪著媚兒的胸脯,但她仍是一臉狐疑,她這種純情的小狗精,根本不知道這是挑起男性慾望的行為,毛福壽也放棄了解釋,強迫自己專注。

  「這、這是!」牆壁掛著礙眼的東西,毛福壽擦一擦眼睛,竟是一台大型抽氣扇,背後還透露出陽光,跟一直以來瞧到的古歐洲式建築,完全是格格不入的,這時他想到,這條下水道的結構也跟現代相若,也即是說曾有現代人參與建築工程。

  「喂!妳知道這東西是什麼嗎?」

  「不知道,我從沒看過的。」

  如他所料,妖精們從沒來過這地方,或是有所遺忘,毛福壽本以為她們是吸收天地靈氣,孕育而成的森林妖精,一直跟外界隔絕,所以未能銜接現代的文明。現在,毛福壽要對她們的誕生原因重新作出評估了。

  循媚兒的指示,二人走了五、六分鐘,忽聽到上方傳來妖精們的擾攘聲,似乎火災還未撲滅,也證明了下水道跟地面相隔不遠,若不慎弄出巨大的聲音,恐怕會被耳朵靈光的妖精發現。毛福壽也把照著牆壁的電筒關掉,擔心燈光會經隙縫滲出,惹人發現。

  「咯」的一聲,毛福壽忽感到腳踏異物,他連忙開啟電筒照明,驚見一具人型骷髏骨躺在自己腳下,嚇得他踉蹌後退、險些喊了出來。

  毛福壽再仔細打量著,發現那人骨頭赤紅,似乎曾被火灼傷,而更意外的是那人穿著的竟是現代的工人服。

  「莫非他是曾經參與工程的人?」毛福壽本想檢查那具骷髏骨,但由於過於駭人,別說移開它的手臂,連碰它也不敢。躊躇之際,媚兒竟以嘴巴移開那對纏在一起的手臂。

  「對不起,我一見骨頭便想咬了。」媚兒傻笑著,為剛才的得意忘形道歉,卻令毛福壽產生一絲恐懼,他瞧著媚兒森寒的利齒,心想:「幸好我不是她的敵人,不然定會被她吃得連骨頭也不剩。」

  那人的胸口掛著一個編號牌和姓名,卻沒有印上建築公司的名字或商標,似乎是臨時徵召的散工。

  「這應該是一個不能張揚的工程啊!」毛福壽推敲著,繼續前進,陸續發現牆壁有被燒過或破壞過的行跡,穿工人服的骷髏骨越來越多。

  屍骨遍地,加上環境黑暗,毛福壽如摸黑探鬼屋,不期然產生一絲寒意,步伐變得僵硬。

  「恩人,你沒事嗎?」媚兒輕撫毛福壽的背脊,卻教他嚇了一跳,道:「沒什麼……只是從未見過那麼多屍體。你們這裡曾發生過什麼災禍嗎?有感覺到地震嗎?」

  媚兒搖一搖頭,道:「我自有意識以來,便住在城堡附近的密室內,幸好黑莎美女皇和彩尼大人帶領我們衝出去,我們才重獲自由。」

  「慢著!妳是說妳們不是大自然的動物演化而成,一開始不是住在這城堡嗎?這密室在哪?」毛福壽緊張地握著媚兒的雙肩。

  「我不知道,這密室被黑莎美女皇毀了,她說不希望這悶焗的地方留在世上。」

  「那麼,密室內有什麼?有沒有奇怪的儀器?妳大概也有一點印象吧!」

  「什麼也沒有,它是一個巨大的長方形房間,我和所有同伴都被困在這裡,而當中絕大部份死了……」說到這裡,媚兒流露出傷感的表情。

  「那麼說,這密室大有可能只用著囚禁妖精,是什麼人囚禁她們呢?他們又到了哪裡去?」毛福壽開始對事情有點眉目,只要他找到了製造這些妖精的地方便可解開一切謎團。

  「是這裡了!」毛福壽發現一道電子門,只是沒了電力,旁邊的電子鎖也黯淡無光,而門框掛了一塊膠牌,上面寫著「第二培育室」。

  「恩人,大海在這方向啊!」媚兒指著黑暗的通道。

  「我知道,但我必需弄清楚一件事。」毛福壽用力挽開大門,電筒往室內亂照,更為驚訝。

  這是一間高科技實驗室,牆身擺設了數台超級電腦和監視器,當中有不少儀器是毛福壽從未瞧過的。

  而最駭人的,是擺放在左邊的五個培養器皿,裡面浸著的全是妖精!獅子精、青蛙精、蛇精、馬精、猴子精,可是它們身體異常瘦弱,似乎已因營養不足而死亡,只是因為浸在培養液內,所以沒嚴重腐爛。

  毛福壽知道了真相,這些妖精都是被研究出來的,而黑莎美她們是被運到地面的完成品!

  毛福壽繼續搜索,發現中央有一處較空曠的地帶,他照著地面,上面劃著一個夾雜著圓形、星形和英文字的奇怪符號,跟現代的擺設格格不入。

  「但,也許這就是關鍵!」毛福壽抱著這信念,翻閱四散在文件和筆記薄。

  毛福壽找到了西遊記其中一冊,便推斷子母河、數百年歷史云云只是黑莎美看了其中一個工作人員帶來的小說胡扯出來,她們大有可能是近年才誕生。

  大部件文件都是無法解讀的深奧文章,還有一些古籍是用拉丁文撰寫的,內含如地上的奇怪符號。

  「科技和古藉,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東西。」毛福壽正想放棄,終於發現一本以漢字寫成的筆記,裡面記述了工作人員的背景。

  這個組織由莫約三、四十人組成,他們在十九世紀已到這個孤島進行研究,他們有著不同血統、性別、年齡,但都有一個共通點,便是鍊金術的狂熱者。

  鍊金術是中世紀的一種化學哲學的思想和始祖,目標是將金屬轉變成黃金,以及製造長生不老之藥。然而,這只是基本的概念,當學術發展到認為黃金是有生命的有機物質,術士進行了各方面的瘋狂研究,其中合成獸是其中之一,把人類和動物合而為一產生的奇異物種。

  以女性作本體的合成獸,本身的壽命比正常人類還要短,但她們的子宮能夠把雄性激素吸收,再轉化成能保持細胞活性化的營養,所以她們本能上是需要跟男性交歡,以滋潤自身。

  看到這些資料,毛福壽忽想起某套很具人氣的日本動漫,想不到現實真的存在把它實踐出來的狂熱者,而且不惜犧牲那麼多無辜性命!。

  鍊金術到了十九世紀便被徹底否定,而且被法律是被禁止的,但這些狂熱份子仍不放棄,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杳無人煙的孤島,在地底建立實驗室,至於地面的城堡是用作日常生活,一來極度嚮往中世紀的歐洲生活,二來是為了以名勝古蹟掩人耳目來才作這種設計。

  該組織會不斷發掘人材或是從成員的子孫中挑選,令規模得以延續,另外還會引入嶄新科技來協助研究。到了近代,雖然研究的手法還是以鍊金術為主,但培育和觀察實驗體、數據整理已套用現今科技。

  瞧實驗室的現狀,毛福壽推斷是某天發生了嚴重的事故,組織大部份人罹難,而剩下的人為了消滅證據,便把那些合成獸關進房間內,然後逃掉了,這也解釋了這些妖精為什麼懂得西方的文化、穿西方的古衣著,都是這些狂熱份子遺留下來的。至於橙橙的牛仔褲是由工作人員的衣服剪裁而成的。

  實驗體中不乏蜜蜂精,城堡之所以有那麼多蜜蜂兵是由蜂后誕下的,至於蜂后為何不露面,便要問問黑莎美了,或許是在過往的爭權中喪命,這也是毛福壽莫不關心的。

  「這些瘋子太不人道了。」毛福壽開始對妖精們產生憐憫之心。

  而看到筆記的末端,毛福壽更為咬牙切齒,他們的素材竟是從民間擄回來的,而看到黑莎美原形的相片,毛福壽禁不住流下熱淚。

  「恩人,你沒事嗎?」

  毛福壽擦一擦眼淚,道:「沒什麼,只是想起一些往事。我們走吧!離開這個鬼地方。」

  二人離開實驗室,走了不遠便聽到浩瀚的海水聲,他們加快腳步,終於離開了下水道的範圍,來到一個露天的河道交匯處。

  大海近在眼前,但急促的水流構成一條瀑布,毛福壽攀山的本事再高也沒信心在二人安然無恙下離開,唯有尋找別的路徑。

  朝上走了一段路,斜眼瞧見左方火光紅紅,原來城堡的大火一發不可收抬,蔓延到每個角落,很多妖精也懼怕火炎,又沒有先進的滅火裝備,滅火效率極低。

  媚兒流露出依依不捨的表情,毛福壽則牽著她的手離開,為了彌補自己犯下的罪孽,他發誓一生也要好好對待媚兒。

  「哎喲!妳這小狗真絕情,早知如此,我當初便不該讓妳活下來。」一道嬌捷的身影從樹上躍了下來,橙橙雙手盡是銳利的指甲,樣子更接近貓,一隻會殺人的野貓。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