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癌少女的初戀》-《第二章》
第二章

  這天的天氣很好,醫院內的病人無論男女老幼都走到庭園,感受著太陽和大地的朝氣。很諷刺的是,比起生活忙碌的城市人,這些行動不便的病人反而顯得更有活力。沒有血緣關係的病人們彷彿變成了家人、朋友,在大自然上享受著天倫之樂。

  「行人路上的醜小鴨,可以來陪天鵝小姐聊天嗎?」一道熟悉的聲音把我喊停了,我循聲而望,便見李淑英坐在一棟樹的樹幹上。

  我連忙去了上前,道:「小姐,這很危險的!妳給我快點下來。」她卻嘻嘻笑道:「人生短暫,不做點危險的事,怎對得住自己的生命?」又是什麼歪理?

  我冷冷說道:「好的,妳繼續冒險吧!但若其他人發現了,我可不保證他們不會關你七、八天。」她吐一吐舌,道:「真是壞心腸!」說罷,便緩緩從樹上攀下來。

  「哎呀!」她突然立足不穩,在樹上掉下來,雖然算不上是很高,但我仍因本能反應和責任而擁了上前,剛好抱著她細小的身軀。

  很輕。那是我即時的感覺,雖然她的身形是這般細小,但我意料不到她竟會輕到如此地步。

  「你的手臂很強壯啊!」她摸著我的肌肉,笑著道。我沒空抖她笑,輕輕把她放在地上後,便道:「小姐,我現在要當值了,先走了。下次妳便沒這麼好運,被我這種好人發現。」

  她哼了一聲,道:「你是好人的話,便不會催我下來。」我可沒耐性和她說道理,而且大概她又會說一些歪理來反駁我。

  我道:「今晚我又會依時來替妳打針,不要再看恐怖片了!」說罷,便轉身離去,儘管背面受盡她的千萬咒罵,我也堅決地不回頭。

  晚上,我又到了她的病房,今次她乖乖坐在床上,也沒有任何作弄我的舉動,只是板起副不滿意的樣子。甚至我替她注射了針筒,她也不吭出半句聲。

  我正準備離開病房,便看到她抱著膝,猛力拍打床單,道:「好呀你!欺負了人家後一點歉意也沒有,還要人家先開口說話。」我哪有欺負妳?不過,這種小朋友的發脾氣情況,我可是領教過不少。

  我唯有在她面前「認錯」,道:「好了、好了!是我的錯,最多我讓妳揍一下!」她立時轉個頭來,展露出奸狡的表情,突然左手一探,執起了置在桌上的針筒。

  我心裡一驚,立時縮後半步,她又突然嘻笑道:「我只是在嚇你而已,你當我變態的嗎?」剛才的一剎間,我的確以為妳是變態的。

  她把針筒放回原位,道:「我現在不要揍你,我要你今晚陪我入睡!」又是這招,拜託了,我上次因為陪妳,害我趕不到尾班火車,險些要回醫院露宿。

  我知道如我如實告訴她,她定會編出無數歪理說服我,我便道:「我待會還要巡視十多間病房,可沒時間陪妳玩。」

  她道:「那我陪你巡視那十多間病房,然後你陪我入睡,那我們便扯平了!」又給她說通了,但我當然不能接受,便道:「我不理會妳了,妳早點睡吧!睡不著便數綿羊。」說罷,便狠下心腸離去。

  「你的真不陪我?我今天看了三套恐怖片,一定會睡不著的!」我無視她的哀求,結結實實地關上了門。

  我換好了衣服,獨個兒離開了醫院,今晚的風寒涼撲面,和黑夜的樹枝吹奏出詭異的怪聲,我忽然聯想起醫院附近便是一座墳場,敏感的我不禁經常回頭張望,確保沒有奇怪的人影尾隨著我。

  終於走到了附近的商場,雖然這裡的人流也不多,卻相較剛才的環境,著實令我安心得多。醫院的情況也是差不多吧!通宵值班的醫護人員不多,而且二零三和二零五的病房也沒有人入住,聽不到隔離房的人聲,她或許會更害怕吧!

  「往上水列車現在到站!」我不知不覺已走到月台,但腦裡還是擔心著她,或許她真的很需要我,或許她現在正害怕得瑟縮一角。

  我衝出了閘口,往醫院奔去,彷彿是害怕來不及見她最後一面。我氣喘如牛地走到二零四號房面前,這間擁有不祥數字的病房。燈是開著的,她果然是睡不著!

  我緩緩地打開了門,發現她正坐在床上,聚精會神地看著手提電腦,掛著一個毛絨絨的耳機。瞧她安然無恙,我也立時鬆一口氣,連罵她遲遲未入睡的心情也沒有了。

  我靜靜走近她,看看她究竟在欣賞什麼?

  「貞子纏身?」我不禁喊了出來,同時也被她激得幾乎噴血。她也發現了我的存在,便除掉了耳機,道:「怎麼突然在我旁邊出現?想嚇死我嗎?」

  我氣壞了,道:「妳不是說睡不著嗎?怎麼還看恐怖片?」她卻一副理所當然地道:「對啊!就是因為睡不著,所以要看恐怖片來消磨時間和精神,讓自己容易入睡。」世界上怎會有這般奇怪的人?

  她打了個哈欠,關上了電腦,道:「你來得正好!本小姐剛好想睡,你留下來陪我吧!」怎麼好像向下屬落命令?明明那不是我的職責。算吧!既然尾班火車是決計趕不上,我便睡在這裡,順便賣個人情給她。

  我關上了燈,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好好讓自己休息一下。

  「你關心我吧!」她突然說著。我咦了一聲,她又道:「要不是,你怎會專程回來看我,現在還陪我入睡?」是妳強要我陪你吧!不過,我確是因為擔心而回來。

  她嘻笑道:「我看得出,其實你有很多話想說吧!你又不是文靜的帥哥,這種不哼一聲的憂鬱形象是作不了賣點的。」我著實不知給她什麼回應。

  「不過,很多謝你,是真的。」說罷,她便躺在床上靜靜睡著。月光再次照射著她的臉孔,但這次我看到的是她的微笑,她那麼快便作起美夢來嗎?

Share